※衍生文

 

大概是,沒辦法回到過去了吧。

盯著聚精會神在書本上的黑子哲也,青峰大輝心想。
這麼說也不太對。
應該說,沒辦法完全像過去那樣的相處。
沒辦法打打鬧鬧地拍上對方的肩膀,沒辦法輕鬆地扯著無聊的話題,沒辦法抱怨東抱怨西。
沒辦法正視著對方的眼睛,坦率地道歉。

『憑你的籃球是無法贏過我的。』

這應該是卡在兩人之間最大的鴻溝了吧。
至少青峰單方面的這麼認為。
儘管黑子在不久前已經說過了,過去的事就讓它過去吧。但是怎麼可能真的就這麼算了?頭腦簡單如青峰,他也知道這句話曾給了黑子什麼樣的感受。
但是,每當他下定決心一定要道歉,開口喊了聲「哲」,對上了湛藍的眸子後,那句對不起便硬生生地卡在喉嚨裡說不出口了。
很想牽拖是黑子的眼神純粹到有點恐怖,不過青峰也曉得,這種時候找藉口的就不是個男人了。尤其藉口還很差勁。
錯的明明是我啊。他懊惱地想著。


  ※


自從黑子開口請青峰教他投籃的那時候開始,兩人的距離貌似又一點一點拉回了中學時代。
特訓結束後,偶爾會互相傳簡訊或直接打電話──雖然都是些瑣碎的內容──或者在火神的要求下三個人來場小小的練習賽,又或是像一般的朋友一樣,約出門吃飯逛街。
就像現在這樣。
通常約見面的都會是黑子。比如陪他去書店買書,或是到速食店喝奶昔。
而有時候根本沒目地的。
「只是想看看青峰君而已,不行嗎?」
──可惡,用無辜的眼神說出那種話,怎麼可能不妥協?
太犯規了。

青峰一邊胡思亂想,一邊用吸管戳著飲料理頭的冰塊。
本來在看著剛買到的新書的黑子,稍微抬起頭,對他說道:「青峰君,不要玩食物,你是小孩嗎?」
「我才沒有在玩!」青峰沒好氣地吼了回去。
「是嗎?」雖然沒什麼表情,但憑著兩人這幾年的交情(中間曾經間斷的就別提了),青峰很肯定那個問句裡帶著滿滿的懷疑和一點點的笑意。
──這傢伙,我會這樣還不是因為你嗎?
當然,青峰並沒有說出口,只是砸砸嘴,將眼神移向窗外的街道上。
「青峰君,」看到他的反應,黑子好像會錯意了,有些抱歉地問:「很無聊嗎?」畢竟兩人坐在這裡已經快一個小時了。
「嗄?我又沒這樣講。」青峰皺起眉頭,下巴靠上撐在桌上的右手手腕。
「如果很無聊的話,那我……」
「就說了我沒有無聊。你慢慢看。」
「真的嗎?」
「真的啦真的!」
青峰揮揮手表示他真的不介意,看到黑子放下心重新埋頭在書裡後,悄悄歎了口氣。
──好不容易有了個能開啟話題的契機,結果又被自己放掉了。

從早上一到集合的車站見面後,兩人就一直沒什麼話題。
斷斷續續聊著路邊看到的奇怪廣告、最近流行的電視劇、學校剛結束的期末考成績、暑假球隊要到哪裡去合宿云云。
雖然好像聊了很多,但青峰大輝總覺得有點彆扭。
如果是以前的話,應該能夠更輕鬆的相處吧?
……以前?所以,以前到底是怎麼樣的呢?
忘了。
忘的一乾二淨。
只有這種時候,青峰大輝才會覺得青梅竹馬罵自己的那句「笨蛋阿大」還真是對到不行。


  ※


WC的海常在決賽對上了福田綜合。
兩個隊伍裡都有舊識,不過那兩個人的個性天差地遠。
比賽在來觀賽的觀眾眼裡應該很精彩吧?但在他們奇蹟世代的眼裡,只是場無聊又沒意義的鬧劇。
青峰大輝甩甩剛揍完人而有點發痛的手,瞥了眼倒在地上的蠢蛋,突然起了個令自己都發寒的念頭。
再差一點……再差一點的話,自己會不會就走上和這傢伙同樣的路?
如果,哲沒有伸手抓住自己的話,現在自己的表情會和這傢伙一樣猙獰嗎?
雖然現在還無法像以前一樣,坦率的說出喜歡籃球,但和不久前的青峰大輝比起來,有沒有稍微往理想──他不敢說是正確──的方向前進了?

「青峰君真的是笨蛋呢。」
回過神來時,黑子哲也已經站在他身後,臉上寫著滿滿的困擾。
「喂!一見面就說這種話嗎!」青峰瞪著他,看到那個表情就有氣。
搞什麼啊。
他可是很認真(很罕見)地在煩惱著重要的事情,竟然一眼被看穿而且還被鄙視了!
「我只是說出事實而已。」黑子微微偏著頭。
「這種時候不是應該說感謝你修理了這個蠢蛋辛苦了你了之類的嗎!」
「青峰君希望我這樣講嗎?」
「我、」
「青峰君還是個小孩子呢,真拿你沒辦法。」
「蛤?!」
「青──峰──君──你──辛──苦──了。」
「好歹也念得有感情一點!還有不要拉長音!」
「……要求真多。」
「嘖、那不是重點!我是要說哲你不要一開口就嘲笑別人啊!」
稍微繞了點路,總算把話題拉了回來。
黑子哲也走進了幾步,收起剛才開玩笑的表情(這只有青峰看得出來),抬起頭認真地對以前的搭檔說道:「青峰君和灰崎君是不同的人,當然不會選擇一樣的路。」
「……」
「起跑點就不一樣了,不是嗎?青峰君很喜歡籃球,熱誠比別人多一倍,練習也比別人都認真──當然這是以前的事了。」
「……不要在這種時候揭人瘡疤好嗎?」青峰半是困窘半是心虛地咕噥。
黑子當然沒漏聽這句話,但是選擇忽略掉繼續往下說。
「灰崎君雖然有才能,但是他沒有認真看待過籃球對吧?雖然這樣說很不好,但是灰崎君純粹把籃球當作打發時間的工具。籃球和打架對他來說沒什麼差別。」
說到這裡,他頓了一下,「這就是你們的差別,所以,不一樣。」
青峰幾乎屏息了。彷彿要親耳聽到後才願意相信。
這些話如果是別人說,他肯定不會相信。但對方是哲,是他的影子。
「青峰君和灰崎君是不一樣的。」黑子勾著淺淺地笑容這麼說道:「青峰君不是我的光嗎?」

青峰大輝瞇起了眼睛,覺得無法直視眼前的人。
──白癡,說這句話的你,對我來說才是無法取代的光啊。
就算被丟下了,還是拼命追上來。
對著這麼難堪的自己,仍舊伸出了拳頭。
包容著他所有的任性。
「哲,我……」
現在的話,應該能夠說得出口了吧──

「啊,」黑子像是想到了什麼,又補了一句,「但是那是以前了。現在的光是火神君喔。」

「……」
青峰只覺得壓抑得滿滿的想法,瞬間被蒸發了。


  ※


平常日的放學時間,今天球隊沒有練習。
當黑子哲也打算到速食店喝杯奶昔時,眼角忽然瞥到了蹲在誠凜校門口、穿著制服一臉快睡著的青峰大輝。
「青峰君?」他有些訝異地走到對方面前,拍了對方的肩膀一下。
「嗯?啊、哲,你下課了啊?」青峰揉揉眼睛,打了個大哈欠,「怎麼那麼慢?害我等好久。」
黑子有點無奈地反問:「青峰君,你翹課了?」
雖然學校都在東京,但那可不是一放學就能衝過來找人的距離。
「嗯?有嗎?」青峰站了起來,伸了個大懶腰,「那不重要啦!」
「請你偶爾也像個一般高中生一樣去上課好嗎?桃井同學會很困擾的。」黑子忍不住有些同情青峰那可憐的青梅竹馬了。
結果被責備的反而滿臉困惑。
「為什麼五月會困擾?干她啥事?」
「……當我沒說。」桃井同學你保重。
黑子放棄了這個話題,搖搖頭後,又問:「所以呢?青峰君是來做什麼的?」
「喔對!」青峰哼哼一笑,從口袋抽出一張皺巴巴的紙,滿臉得意地說道:「速食店的折價券,一起去吧!」
黑子眨眨眼睛,「那是從哪裡來的?」
「良給我的。」青峰理所當然地回答。
那個一直說著對不起的同級生嗎?黑子再度同情起和青峰同隊的人了。
「應該不是櫻井同學給你,是你搶來的吧?」
「嗄?都一樣吧!反正現在是我的了。」青峰的表情看起來和找碴的惡霸沒什麼兩樣。
──就這點來說,和灰崎君沒什麼兩樣啊。黑子心想,不過沒有說出口。
他歎了口氣,指著折價券說道:「那個是套餐的吧?沒有奶昔?」
「嗯,是沒有。」青峰點點頭。
「那為什麼找我?套餐我吃不完。」
──來了來了這個問題!青峰忍不住佩服了自己的腦袋。
今天一定要報仇不可。
「我只是想和哲一起去而已,不行嗎?」

但是,黑子完全沒有像預想中一樣,滿臉通紅地罵自己笨蛋。
他很平靜地點點頭,水藍色的眼珠子完全沒有波動,然後露出了青峰最沒輒的淡淡笑容。
「謝謝你。」


  ※


「青峰君?為什麼突然蹲下來了?不舒服嗎?」
「少、少囉嗦!別看我!」
「嗯?耳朵紅紅的?」
「就叫你別看了啊混帳哲!」

臉頰的溫度,大概能煎蛋了吧。

 

 

 

 

 

 

 

 

Start Line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硝音 的頭像
硝音

Dance in the Moonlight

硝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