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空文


對粉絲們來說,任何能送禮的節日都絕對不能錯過。
尤其是情人節這重大的節日。
無論是個人送的,或者是後援會集資送的,都是表達愛慕之意的大好時機,送特別的禮物說不定還會引起偶像的注意。
本來這和褚冥漾也沒什麼關係。
不過,當這些成山的禮物堆疊在冰炎的工作室時,就有大大的關係了。

「你,負責把這些東西清掉。」
冰炎殿下頤指氣使的對著小助理這麼說,然後一副事不關己的走掉了。

「學長……」
褚冥漾看著禮物堆簡直要哭出來。

──這個疊到天花板的高度是要怎麼整理啦!
清掉又是什麼意思?丟掉嗎?
把人家的心意丟掉真的沒問題嗎?
隔天新聞頭條不會出現「知名鋼琴家將粉絲禮物全數回收」這聳動的標題嗎!

就在褚冥漾對著禮物怨天尤人時,工作室的門被推開了。
「漾漾!找到你了!」
喵喵歡樂的衝了進來,後頭跟著千冬歲和一個之前沒見過的人。
「有什麼事嗎?」褚冥漾勉強打起精神,伸手指著禮物堆,「學長要我整理這些……」
──如果可以的話,請等我整理完再來找我玩吧……
這句話還沒說出口,他的意願就被完全忽視了。
「漾漾,跟你介紹這位!」
喵喵笑著勾過褚冥漾的手臂,拉到千冬歲和陌生人的面前。
千冬歲勾起笑容,指著身旁的人說道:「漾漾,這是萊恩‧史凱爾。萊恩,這位就是漾漾。」
在他的介紹下,兩人開始互相打量對方。
萊恩長長的瀏海遮住半張臉,只能隱約看見深藍色的雙眼。身材雖然高大,但有點駝背,身上的衣服也穿的亂七八糟。
──這個人……站在千冬歲身邊超級不搭的!
褚冥漾馬上閃過這個想法。
千冬歲雖然打扮不搶眼,但不是會被人忽視的腳色。
然後再加上亮眼可愛的喵喵……
這個叫萊恩的人好可憐,竟然如此的沒有存在感!
……慢著,該不會自己站在喵喵他們旁邊也是這種感覺吧?
褚冥漾東想西想,然後對著萊恩投以同類的同情眼光。
倒是對方先開口了。
「你好,你就是接了我的位子的人呀?」
「……欸?位子?」
褚冥漾一時有點反應不過來。
喵喵笑著替他解釋,「萊恩就是前一任的助理啦!」
「咦?你是之前的……」
萊恩慢慢的點頭,用低沉的聲音說道:「家裡臨時出了點事情,所以請辭了。之前跟著學長滿常一段時間的呢。」
「這樣呀。」褚冥漾理解的點點頭。
家裡出了點事情……感覺上是不太能大聲說的私事。
說不定是媽媽生病之類的。
「那叫出了點事情嗎?」千冬歲還不客氣的雙手抱胸,銳利的雙眼瞪著萊恩,「根本連芝麻小事都算不上!」
萊恩瞥了他一眼,「是嗎?我覺得挺嚴重的,因為丹恩他……」
「你知道嗎?漾漾!」千冬歲很乾脆的打斷他的話,抓住褚冥漾的肩膀害他嚇了一跳,「這個白痴!竟然因為弟弟打通電話來說『哥哥我現在被困在亞馬遜森林出不去了!』就辭掉助理不幹!立刻搭飛機衝去找人!」
「…………蛤?」褚冥漾愣愣的眨眼。
亞馬遜森林?
有聽錯嗎?
為什麼會被困在亞馬遜森林!
喵喵拍拍他的頭,一臉理解的說:「喵喵當初也被嚇到了呢!不過千冬歲說的是真的啦!」
褚冥漾馬上用詢問的目光看向萊恩。
萊恩一臉沒什麼的回答。
「丹恩他的夢想是開植物園,因為要採及各種種子所以和朋友跑到亞馬遜去。沒想到遇到食人蟻,就……」
「也太扯了!」千冬歲在褚冥漾喊出來的前一秒搶先大叫。
真的有食人蟻那種東西嗎!
萊恩聳聳肩。
「所以你就請辭了?」褚冥漾難以置信的看著他。
「對呀,現在在幫丹恩管理植物園。」
「這次是特地來看我們的喔!」喵喵開心的說道:「因為萊恩家就在這附近喔。」
「這、這樣呀……」褚冥漾傻笑起來。
原來,他的入行真的從頭到尾都是誤打誤撞!
連前一任的助理請辭理由都……
這時萊恩突然轉移話題,指著禮物堆說道:「你要整理這些嗎?」
「啊、對!」褚冥漾猛然想起學長要他整理這件事,「學長說要處理掉,到底是要怎麼……」
「我敎你吧,本來就是為了這件事來的。」萊恩拍拍他的肩膀說道。
然後,他從口袋拉出一條橡皮筋,將亂糟糟的頭髮束成馬尾。
本來無神又沒存在感的人,竟然瞬間變的目光炯炯還帶了點奇怪的殺氣。
「賭上史凱爾家族的名譽!絕對會幫你整理好的!」
喊出了莫名奇妙的精神喊話後,萊恩就在褚冥漾的傻眼下,衝到禮物堆旁開始動手整理。
「那、那個……」
「放心吧,漾漾。」千冬歲輕鬆的說道:「萊恩經驗挺豐富的。」
「萊恩很厲害喔!」喵喵點頭附和。
「漾漾!過來幫忙!」萊恩一邊把禮物分堆放好一邊喊道。
褚冥漾連忙跑過去,「請問要怎麼做?」
「禮物上頭都有寫內容物,依照那個分類。」萊恩頭也沒抬的回答。
……為什麼禮物上寫了內容!這不就沒驚喜了嗎!
「之前為了處理禮物發生太多慘劇,」萊恩大概知道他想問什麼,一邊回答一邊整理,「所以乾脆規定要送學長禮物的人一定要寫送了什麼,比較好整理。」
「……慘劇?」褚冥漾聽到了個不妙的詞。
「沒錯。」萊恩嚴肅的點點頭,「大概是學長出道沒多久的時候吧?有個瘋狂粉絲送了小型炸彈來,附了張紙條說『請和我一起殉情吧』。」
「炸、炸彈?!」褚冥漾驚恐的張大嘴巴,「最、最後怎麼處理呀!」
這次不是萊恩回答的,而是站在身後的千冬歲。
「聽說是動員了冰牙的親衛隊來處理的,畢竟事關國家繼承人嘛!」
對吼!差點忘記那個囂張的鋼琴師是冰牙王子這件事了!
沒想到連當個鋼琴師也能這麼危險,這是什麼世界呀。
「從那次之後,Atlantis公司和學長的後援會就有送禮要寫內容物的不成文規定了。」萊恩認真的下了這個結論。
「…………」
褚冥漾突然覺得可以理解為什麼冰炎不想收禮物了。





在萊恩的指導下,本來疊到天花板的禮物分成了四堆。
看過去還真是挺壯觀的。
褚冥漾有點後悔剛才沒拍照來個整理前後整理前的比較。
「那接下來呢?」他問。
萊恩揮掉額上的汗,轉頭看向千冬歲。
「歲,袋子。」
千冬歲遞來幾個大塑膠袋。
「謝謝。」萊恩點點頭,然後把其中幾個袋子塞進褚冥漾手裡,「除了食物之外,照著分類放進袋子裡。」
「欸?要丟掉嗎!」褚冥漾吃驚的大叫。
手上的袋子怎麼看怎麼像垃圾袋!
整理了這麼久結果要丟掉嗎!那幹麻還整理呀!
萊恩莫名奇妙的看著他。
「誰說要丟掉?」
褚冥漾呆了一下,「欸?不然?」
「漾漾,每年的慣例就是要把這些禮物送到各個基金會或是當地孤兒院去喔。」喵喵笑著說道:「學長很有愛心的呢!」
「……是嗎?」
聽了解釋之後有比較釋懷,但總覺得這和學長有沒有愛心無關。
學長肯定只是覺得東西太麻煩而已,真的有愛心的話會把粉絲送的東西送給別人嗎!
不過褚冥漾當然沒說出來。
他乖乖的開始把東西扔進袋子裡。

大約過了二十分鐘,東西總算全部整理完了。
「結束了!」喵喵笑呵呵的端來飲料,「辛苦兩位囉!」
萊恩和褚冥漾道謝後接過飲料。
「呼……」褚冥漾吸了口紅茶,「那,要連絡什麼基金會的人來拿嗎?還是我們自己送過去?」
萊恩搖搖頭,「已經來啦。」
「咦?哪裡?」褚冥漾左右張望,不過都沒看見想像中穿著紅背心、笑的很親切的志工媽媽。
喵喵笑著指指萊恩。
「萊恩他家就是做基金會的啦!每年都是把禮物送去他家喔!」
「欸?」有沒有這麼方便的事!
千冬歲的眼鏡閃過精明的光芒。
「這樣處理的話不儘快又方便,還可以掩人耳目。」
……是自己人的話,就不會有人發現冰炎殿下每年都把禮物丟去哪裡了是吧。
「就是這樣。」
萊恩扔掉已經喝光的飲料罐子,勇猛的一次揹起兩個大袋子。
「送到車上去吧!這個我來就好,漾漾可以休息了。」
「這樣好嗎?我還是來幫忙一下比較……」
「漾漾要想辦法處理食物喔!」喵喵歡樂的拉住要去幫萊恩的褚冥漾,「每年都是食物在傷腦筋呢!」
褚冥漾呆住了。
該不會要他全部吃完吧!有沒有這麼殘忍!
「你想太多了。」千冬歲笑著說道:「其實處理這滿輕鬆的啦,尤其是『今年』喔。」
……欸?為什麼?





因為這個那個的原因,褚冥漾現在穿著圍裙站在廚房裡。
他瞪著眼前的巧克力山,再度捫心自問這世界上哪個助理當的像他這麼委屈的。

剛才千冬歲和喵喵神秘兮兮的把他推到廚房,然後從禮物的食物堆裡挑出所有的巧克力扔上流理台。
「漾漾,接下來就是你的工作了!」喵喵笑的很開心,雙眼閃閃發亮。
「這是食譜。」千冬歲把一本薄薄書往褚冥漾手裡塞,「請照著上面的指示做出完美的成品吧。不用擔心剩下的禮物,我們會處理。」
褚冥漾傻傻翻了下食譜,然後愣愣的問。
「為什麼我要做巧克力蛋糕?這是工作嗎?」
千冬歲和喵喵互看了一眼,然後擺出一模一樣的無奈表情,嘆氣。
「幹、幹麻啦你們……」褚冥漾不安的看著他們。
難不成助理的工作還包刮把每年收到的巧克力做成巧克力蛋糕?
「錯錯錯!」喵喵豎起食指用力搖頭,「剛剛千冬歲說了呀!今年處理的方式比較不一樣。」
「剛剛是說比較輕鬆吧!」褚冥漾馬上挑出語病。
不過眼前的友人們完全無視他。
「漾漾!努力的做出讓學長滿意的巧克力蛋糕吧!就這樣!」
兩人同時丟下這句意義不明的話後就快閃了。

「讓學長滿意……到底是想怎樣。」
褚冥漾皺著眉頭抱怨,不過手上還是乖乖把一塊一塊的巧克力扔進鍋子裡融。
為什麼要讓學長滿意呀?
這不是粉絲們送的禮物嗎?不是應該讓學長一個人吃光光才對嗎?
……不對,學長不太喜歡甜食。
「身為粉絲應該要知道他不喜歡甜食吧,還送來巧克力?」
褚冥漾覺得無法理解支持者的想法。
重點是,他們覺得學長一個人吃的完來自世界各地的少女們的巧克力?
不不不,不可能。
褚冥漾對著鍋子和手上攪拌用的湯匙猛力搖頭。
學長的胃和小鳥沒什麼兩樣,食量大概是正常人的二分之一而已。
「說來說去,到底幹麻要我把巧克力弄成蛋糕?弄成蛋糕學長也不會比較喜歡吧!」
褚冥漾伸手拿起下一塊巧克力,盯著它的包裝瞧。
純度只有百分之三十!還是混牛奶的!
是想甜死誰?
「嗯,如果是我就直接吃了。」褚冥漾看著奶褐色包裝的巧克力,「但是學長不可能吧。」
他檢查了一下手邊如小山般的巧克力,這才發現純度很不均勻。
從百分之三十到百分之百都有!
這樣混出來的巧克力醬根本不知道到底會是甜的還是苦的。
褚冥漾苦惱的放下那塊百分之三十的巧克力,思考了一下後,決定稍微分類一下。
將一樣純度的放在一起,雖然可能因為品牌不同有點差異,不過總比全部混在一起好吧。
「好了!」
他看著成果──嗯嗯,看起來還不錯……不錯個頭啦!
即使分出來還是不知道怎麼做出不甜的巧克力蛋糕呀!
「唔哇啊啊啊啊!好煩喔!」褚冥漾受不了的在廚房裡跳來跳去。
──我不想做什麼鬼蛋糕啦!我要逃走!我要辭職!我要人權!
突然,一整天都不見人影的藥師寺夏碎冒了出來。
「褚,你在做什麼?」





先插個題外話。
這裡是Atlantis的歐洲某分部,至於是哪個國家就不贅述了。
這次是因為公司和夏碎商量後,決定在冰炎巡迴演出進行到中途時,發售出道五年的精選輯,所以在巡迴空檔時順道來公司。
精選輯不只收錄二十首名曲,還加收了這次巡迴演出的DVD及幕後花絮。
雖然冰炎本人好像沒有想發售的念頭,還當著高層人員面前冷冷的拋出一句「我懶的賺這種錢。」似乎是覺得精選輯的目的比較像在坑人。
不過後來還是在夏碎的說服下勉強接受了。
因為精選輯的發售其實是很多粉絲們寫信來要求,公司才會考慮的。

總之,夏碎就是為了處理這件事,才會消失一個早上。

「原來如此。」褚冥漾點點頭,「說服學長很難吧?夏碎學長辛苦了!」
夏碎微笑搖搖頭,「也沒那麼嚴重,不過要是褚去講的話,說不定還比我加上那幾個行銷部的話還有效率呢。」
「……欸?」褚冥漾呆了一下,「什麼意思?」
「沒什麼、只是自言自語,別在意。」夏碎笑瞇瞇揮手的說道,然後目光看向流理台上的巧克力堆和瓦斯爐上的巧克力鍋,「倒是你在忙什麼?」
「啊!這個呀……」
於是褚冥漾把來龍去脈大約和夏碎講了一遍,一邊在心裡默默祈禱夏碎能幫上忙,或者乾脆說句「別做了,直接扔去給冰炎吃比較快」他會更感激。
「嗯……這樣呀。」夏碎聽完後,拿起巧克力看了一下,「的確是純度和品質都很不齊呢。」
「是吧是吧?」褚冥漾用閃閃發亮的眼神看著他。
──求求你夏碎大神!發揮您的慈悲心救救我吧!
不過褚冥漾顯然忘了之前夏碎曾經放任喵喵他們一起玩弄自己的事。
所以。
「還是有辦法做的喔,」夏碎把純度百分之七十以上的全部分在一起,然後轉過頭來說道:「這個量就可以做一個八吋小蛋糕了,沒問題的!」
「…………是、是嗎?」褚冥漾傻笑起來。
──怎麼會沒問題呢!有大大的問題呀!我完全不會做蛋糕啦!
就算有食譜也不可能成功吧,以他的衰運。
大概是總算注意到了他快哭出來的表情,夏碎鼓勵性的拍拍他的肩膀。
「別擔心,我會在旁邊指導你的。」
這個結果雖然有點不盡人意,不過褚冥漾還是在心中默默喊了一百次的夏碎大人萬歲。





大部分的時候冰炎都是很冷靜的(除了生氣之外)。
就算天塌下來他可能還是一副這沒什麼大不了的表情,然後一腳把天踹回去。
不過,這次好像例外了。

「……這是什麼。」冰炎焰紅的雙眼盯著桌上的巧克力蛋糕。
「呃……蛋糕?」褚冥漾有點不確定的回答。
「什麼蛋糕?」冰炎又問,額邊有點冒青筋的趨勢。
「這個……巧克力、蛋…糕………」褚冥漾越說越心虛。
然後一點也不意外的在冰炎的臉上看見了「這也叫做蛋糕」的不屑表情。

有什麼辦法呀!
就算有夏碎在旁邊指導,他也差點把廚房毀了三次、烤箱炸了五次、盤子摔破N次。
至於身上大大小小的傷就不用說了。
如果不是夏碎每次都眼明手快把褚冥漾撈出廚房的話,可能不止擦擦藥膏和貼紗布就了事,而是直接送醫院了。
歷經千辛萬苦之後的成品,就連千冬歲、喵喵和萊恩也說不出半句安慰的話。
褚冥漾自己比誰都清楚他做出來的蛋糕和布丁沒什麼兩樣。
而且還是摔到地板、軟爛爛的那種。
上面還淋上巧克力醬的視覺效果有多驚人就不用提了。

「你沒事做這個幹什麼?」冰炎瞇起眼睛,手握拳頭。
褚冥漾驚慌失措的後退好幾步。
要不是喵喵他們很堅持的逼他來送蛋糕,夏碎使出三寸不爛之舌讓他覺得「難得做好的就送出去嘛」他也不會站在這裡!
「學學學學長你聽我解釋咿──?!」
話還沒講完,整個人就被冰炎拉了過去。
「坐下!」冰炎怒氣沖沖的把他推上椅子,「我看!」
「看看看看什麼?!」被突發狀況嚇到吱吱叫的褚冥漾,反射性的響推開他。
「不要亂動!」
冰炎不耐煩的左手抓住他的雙腕,靈活的反轉到他頭上,右手則往腰際一摸。
「咦咦咦咦咦學學長長長長?!不要亂摸我怕癢唔唔唔唔──!」
褚冥漾在椅子上縮成一團,語無倫次的尖叫。
「閉嘴!」冰炎怒吼一聲。
然後熟悉的巴掌打上褚冥漾的腦袋,讓他暈眩到差點昏過去。
不過亂七八糟的場面總算安靜下來了。
冰炎掀起褚冥漾的衣襬,看著他纏著紗布的腰際和貼滿OK繃的手臂。
他不悅的皺起眉頭。
「誰叫你做蛋糕的?」
褚冥漾先是發楞,然後小小的嗚咽一聲,「千、千冬歲和喵喵………」
──對不起千冬歲喵喵我出賣了你們!但是不講出來我的人生就要被學長出賣了!
冰炎瞇起眼睛,嘖了很大一聲。
「幹麻突然做蛋糕?」
其實他問出這句話時是有點期待的。
沒想到褚冥漾這顆石頭腦袋竟然也知道要做情人節蛋糕給自己──
「嗯……這個、」褚冥漾想了一下,然後不確定的傻笑一下。



「恭喜精選輯發售決定!」



「…………」
冰炎覺得剛才有那個想法的自己實在是白癡到家。
──褚冥漾是個不折不扣的蠢蛋!

然後響亮的踹人聲和殺豬般的慘叫聲傳遍了整個Atlantis員工宿舍。


                             終わり



















♪小後話

「結果你吃了嗎?」
夏碎一邊忍笑一邊問,招來冰炎的狠瞪。
──不要以為他不知道夏碎也是幫兇之一!
「吃了。」不過冰炎還是悶聲回答。
「嗯~」夏碎露出玩味的表情,「怎麼樣?吃起來如何?」
紅色雙瞳瞥了他一眼。
「意外的還可以。」
「是嗎?」夏碎笑了起來。

嗯,至少不會太甜。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硝音 的頭像
硝音

Dance in the Moonlight

硝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