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架空


「為什麼考試不能只考唱歌就好?這我比較拿手。」
「給我乖乖閉嘴讀書。」
「可是啊、」
「沒有可是。」
「欸~聽我說嘛!」
「你再瞎扯就準備留級!」
「……對不起我錯了。」

褚冥漾有點無辜的摸摸鼻子,重新將視線放回課本那堆密密麻麻的蟲字上。
下禮拜就是期中考了,平常雖然有乖乖寫作業、小考也都有乖乖準備,但是範圍一大他只能舉手投降。
為了防止被留級,他臨時抱佛腳地跑去找學長求救──每到段考都會來一次,冰炎都快習慣了。
他半是無奈半是惱火地瞪著褚冥漾。「之前也告訴過你了,如果想輕鬆一點,乾脆轉學到七陵去。那邊有專門培訓你們這種擁有特殊能力種族的課程,你的家人不是也都在那邊?」
成天只想輕鬆唱歌的話,幹麻還待在Atlantis自討苦吃?
褚冥漾抬起頭,眨眨眼睛,露出笑容,「什麼啊?這個原因學長早就知道了不是嗎?」
冰炎沉默地回看他的代導學弟,忍不住想到剛入學的時候那混亂的日子。天天狀況百出捅漏子,什麼狗屁倒灶的事都能發生。當時自己氣到差點衝去學校的註冊組逼問為什麼讓這種麻煩人物入學。
但後來某個大人物特別出面,像他解釋了褚冥漾的背景後,冰炎總算能了解這傢伙為什麼老是出包。
「哼。」冰炎冷笑一聲,「我是知道,但是理由未免太囂張。」
「會嗎?」褚冥漾歪著腦袋反問:「還好吧?」
「只有你這樣想。」冰炎敷衍地回答,然後伸手敲敲桌面,「別分心了,快讀書。等等我有任務,在那之前有問題快問。」
「是是是~」褚冥漾垂下肩膀,右手抓起筆開始練習符咒的畫法,而另一手則習慣性地摸向左耳上的深色綴飾。
冰炎瞇起了雙眼。

『耳墜裡封住了褚冥漾三分之二的力量。』

沒記錯的話,那個人是這樣告訴自己的──或者說,根本不會有記錯的可能。太過震驚,所以不可能記錯。
雖然冰炎自己也算是比較特殊的種族,但在怎麼特殊也沒有那個看起來又蠢又笨又惱殘的學弟來的稀有。
以前曾經聽父親說過這個種族的事情,也在書上看過這個種族的簡介,不過實際上看到後,只能說想像中的東西果然比較美好。
關於褚冥漾的事情,只有少部分人曉得。當初就是因為冰炎是黑袍,加上他也算是特別種族,學校在分配代導人時,就選定他了。
而他的任務就是看好褚冥漾,小心他的力量暴走。
但目前為止……

「學長,這個好難喔……可不可以用言靈修正就好?重畫好累耶!」褚冥漾用十分謙卑的表情,看著冰炎。
「不准!」冰炎抄起手上的書,往他腦子上用力一敲,「這樣還叫符咒學嗎?」
「嗚~可是怎麼畫都沒有反應阿……」褚冥漾摸著被打痛的頭小聲抗議,「言靈有什麼不好,很方便呢。」
冰炎受不了地吼道:「你的智力是和力量一起被封住了嗎?給我多用點腦子!」
「好過份!說來說去為什麼要學這種打架用的法術?」褚冥漾自知吵不過冰炎,開始遷拖,「遇到問題的話唱唱歌大家就會開心了呀!」
「不准頂嘴!你以為全世界都和你一樣嗎?」冰炎指著褚冥漾畫失敗的符咒,滿臉青筋,「而且你的符咒看就知道沒有用心畫!這邊這是什麼?叫你畫水元素你還真的畫個水滴在上面!」
褚冥漾瞪大眼睛看著符咒,然後忿忿不平地抱怨,「可是妖師一族講求心澄則靈!不管畫成什麼樣子,只要努力想像他是水元素就可以了啦!」
「事實證明就是不行吧!你自己不是也說符咒不能用嗎!」
冰炎忍不住一腳踹飛了還想狡辯的蠢蛋學弟。

瞪著邊嗚咽邊爬回來的褚冥漾,冰炎覺得自己應該認真考慮去妖師本家請族長把封印解除了。


fin.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硝音 的頭像
硝音

Dance in the Moonlight

硝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