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架空


妖師學弟最喜歡的事,除了唱歌之外,就是甜食。
舉凡原世界西式的蛋糕、芙蓮、泡芙、鬆餅、瑪卡龍、幕斯,到中式的鳳梨酥、紅豆餅、芋頭酥、西米露、芋圓,只要和甜扯上點關係的,全都在他的守備範圍內。
至於守世界的呢?

「我小時候在原世界長大嘛,十歲才到守世界來,雖然也是有喜歡的,不過還是家鄉味比較好。」褚冥漾一邊舔著因為剛吃完蜜糖吐司而沾在手上的糖粉,一邊正氣凜然地回答。
冰炎數了一下桌上的盤子,然後斜眼瞪他,「不准吃了,你想洗腎嗎?」
褚冥漾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一副別開玩笑了的表情。
「我才吃五盤耶!」平常可都是吃到七八盤,不成問題的!
「白癡!」冰炎一掌往學弟後腦勺搧下去,「你有把吃甜點之前的午餐算進去嗎?撐死你!」盤子的size都比你的臉還大!
「很痛耶學長!」褚冥漾揉著頭滿臉哀怨地說道:「你沒聽過,甜點有專用的另一個胃嗎?」
冰炎板著一張臉,瞇起眼睛冷笑,「上次是誰吃到進醫療班的?」
「……啊。」
褚冥漾抓抓鼻子,傻笑起來。
這蠢蛋完全忘了上次吃完晚餐後又接連啃掉米可雅和他巡司姊姊不約而同拿來的兩大盒點心,結果落得被拖去醫療班治胃痛的下場!冰炎受不了地想。
「總之,不准再吃了!」
「好啦──」
拉長的尾音聽起來很不甘心。


  ※


「學長都不懂甜食的好。」褚冥漾趴在桌子上,鼓著臉頰向千冬歲抱怨。
「是嗎?我倒覺得幸好有學長阻止你。」千冬歲無奈地看著好友。
他可還沒忘記,當他收到褚冥漾進了醫療班的消息後,緊張地衝去探病,發現好友躺在床上雙眼含淚地抱著肚子滾來滾去的慘劇。
但是褚冥漾裝做沒聽到他說的話,自顧自地繼續嘀嘀咕咕。
「下午茶不就是要配音樂才有氣氛嗎?身為音樂魔法師,怎麼可以不懂甜食的美好!」
「……漾漾你是怎麼把話題轉到那裡去的?」
「不重要啦!重點是,音樂和甜食是一起的!」
「你說喝下午茶要聽音樂才有氣氛我可以理解,但是沒有人說要吃到胃痛才叫道地吧?」
「不!千冬歲你不懂!」褚冥漾理直氣壯地雙手往桌上一拍,挺起胸膛說道:「音樂就是要和甜食合體才是真理!」
「……是嗎。」
千冬歲無言地看著說地興致高昂友人,不好意思潑冷水說他根本不想懂。


  ※


當冰炎剛結束任務,準備回自己房間時,隔壁褚冥漾的房裡傳來愉快的哼唱聲。他皺起眉,想著黑館的隔音效果應該沒這麼差,平時對著褚冥漾又踹又揍也沒見人來抗議聲音太大。
冰炎在那個掛著一串小風鈴的門前停下腳步,仔細一看,才發現門根本沒關上。
「笨──」
習慣性地推開門就要罵人,但當他看見坐在窗台上晃著雙腳的褚冥漾時,要說的話全吞回肚子裡去了。

純淨的嗓音。清亮又柔和的歌聲,在空氣中震盪著。
沒有任何樂器的伴奏,但卻不會感到絲毫寂寞的旋律。

「音樂魔法師」──他們是這樣被稱呼的。
唯一能以歌聲操縱言靈,罕見稀有的少數種族。
很多人曾試著想找到魔法師們的居住地;甚至有傳言說魔法師們的力量能夠治癒所有疾病,導致不少人在得了不治之症後,發任務委託公會尋找魔法師的幫助。當然,從未有人成功過。而
只有少數人知道那隱藏在背後的真相。
「……妖師。」冰炎喃喃地自言自語。

「嗯?」大概是聽到了冰炎的聲音,褚冥漾迅速轉過頭來。
──嘖,就這種時候特別機靈。
冰炎也懶的遮掩了,大步走進學弟的房間,指著對方的鼻子就開罵。
「褚,你怎麼可以蠢到忘記關門!」
「咦?」褚冥漾沒料到第一句話就是這個,呆呆看著冰炎。
「就算這裡是黑館,也不代表安全毫無顧慮,」冰炎伸手捏住對方的鼻子,瞇起眼睛壓低嗓音說道:「給我好好想起你為什麼會在這裡,可不是讓你來玩的。」
聞言,褚冥漾恍然大悟地啊了一聲,接著笑了出來。
「學長你放心,我沒有這麼弱啦!」
「這跟你弱不弱沒關係!」
「就說了不要緊張嘛,大氣精靈也都還在,不就表示沒問題嗎?」褚冥漾指了指笑嘻嘻地在周圍飛來飛去的大氣精靈們。
只要他一唱歌,大氣精靈就會從各個地方蜂擁而上,這冰炎和所有黑館的住民都已經習慣了──想當初,褚冥漾第一次在這裡開口唱歌時引來大群的大氣精靈,還讓管理人賽塔著實嚇了一大跳以為發生什麼事了。
冰炎吐了口氣,鬆開捏著褚冥漾的手。
「就算是這樣也不能大意,你明知道自己──」
「嗯,知道喔。」褚冥漾點點頭,墨色的雙眼盈滿笑意,「不過,我是故意把門開著的。」
「嗄?!」
在冰炎差點發飆的前一秒,褚冥漾笑著推開窗子,讓風吹進房間。
「唱歌的言靈,可以傳達幸福喔!」
冰炎微微瞠大眼睛,看著褚冥漾那單純的笑容,和被微風吹拂而輕輕飄動的深色短髮。

傳說中能撫平一切傷痛,帶著不可思議力量的音樂魔法師。
雖然知道這單純只是傳聞,褚冥漾本人也說了,那是不可能的事。但冰炎在那一瞬間,就是這麼想的。

「呼~那麼接下來……」褚冥漾看冰炎好像沒有要繼續責備自己的意思,於是跳下窗台,愉快地從桌上拿起一個放滿布丁的小拖盤。
「……又要吃了?」冰炎無言地看著他。
「當然囉,」褚冥漾用湯匙挖起一口布丁,塞進嘴裡,然後滿臉幸福地傻笑道:「音樂就是要配甜食的嘛!」
果然……剛剛感覺到感動什麼的都是幻覺吧。冰炎突然又煩躁了起來。
「不要告訴我,你曲子的靈感都是從甜點來的!」
褚冥漾抓著湯匙的手停格在半空中,他滿臉震驚地看著冰炎。
「欸──這樣有錯嗎?」
「……當我沒問!」冰炎咬牙切齒地回答。
──他怎麼會笨到和一個只會唱歌吃飯睡覺的悠哉種族認真!

房間裡只剩下褚冥漾吞嚥著布丁和大氣精靈們嘻嘻哈哈的聲音。


fin.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硝音 的頭像
硝音

Dance in the Moonlight

硝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