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園的樹下,隱隱約約可以看見一個男孩子正躺在那歇息。
大氣精靈們嬉鬧著圍繞在他身邊。

『在等人嗎?』
『又在等人了?』
『誰?誰?』

窸窸窣窣的耳語在耳畔響起,褚冥漾睜開眼睛,輕輕笑了起來。
「嗯,在等人喔。」
等某個任務狂回來。
晚上說好了,要一起回原世界吃飯的。
夜色的雙眼有點無奈的垂下。

『半精靈、是那個半精靈嗎?』
『嘻嘻、脾氣暴躁的半精靈……』

聽到大氣精靈們對學長的評論,褚冥漾忍不住笑出聲音。
沒想到連他們都這樣想。
學長要是聽到了會不會當場把精靈們燒成灰──應該不會吧。
他撐起身子靠到樹幹上,抬頭看著晴朗的天。
不知道台中天氣好不好?
在學院待久了,外面的世界和天氣流動到底是如何,他都快忘記了。
「真危險……」他一點也不想火星化。
等等回去查一下台中天氣吧。
如果剛好變冷了要記得帶外套,免的某隻暴力兔巴人。
一想到自己在等的那個人,褚冥漾無奈的嘆氣。
──已經快一個禮拜沒看到那個銀白中混著紅的身影了。
「搞什麼呀……」

『生氣了?生氣了?』
『嘻嘻嘻……妖師生氣了!』

看著那群不知道是在幸災樂禍還是關心自己的大氣精靈,褚冥漾笑一笑,搖搖頭。
「我沒有生氣啦……」
只是某個這陣子明明應該要好好休息的任務狂,竟然臨時接了個緊急任務。
公會是怎樣?沒人才了嗎!
其他黑袍不找,就偏偏要找學長!
是不把學長身體搞垮不甘心嗎?還是想要挑戰守世界國民偶像的極限?
越想越憤慨。
「搞不懂耶!」想到這裡,褚冥漾憤憤不平的對著大氣精靈的說道:「公會硬要派任務也就算了,學長可以拒絕呀!」
其實根本就是學長自己愛工作吧!

『人類的孩子真的生氣了!』
『生氣、生氣!』
『生氣長皺紋喔!』

「我還年輕,不會長皺紋啦……」
褚冥漾皺著眉頭揮揮手。
不過這種事情要是再多發生幾次,他真的要急速老化了。
等學長回來一定要好好的勸告一下才行。
而且不能只是說說而已,要用威脅的。
對,威脅。
褚冥漾哼了一聲。
口頭上說說的話,學長根本沒在怕的。
這次不就是因為自己的話沒什麼效果,才會讓學長溜去出任務的嗎?
早知道之前就不應該只是說「學長你要是出任務的話我會生氣喔!」,應該要兇狠一點的說「學長!你要是再出任務,接下來半年都別想拖我滾床單!」
…………咳。
褚冥漾臉頰微微一紅。
果然和火星人之王在一起久了,連思想都會變的糟糕!
把一切的措都推給那個應該還在出任務的黑袍身上,小小地球人感到一點點悲情的欣慰。
但是這本來就是學長的錯嘛……
這樣想一想,褚冥漾馬上就被自己說服了。
他滿意的點點頭,而身旁的大氣精靈們笑的更開心了。

微風吹過少年的臉龐,黑色的髮絲輕輕搖曳。




                       





☆小腦補☆

當晚,原世界的某飯店。


「褚,聽說你趁我不在的時候,一直講我壞話。嗯?」
冰炎一邊切著餐盤上的牛排,一邊若無其事的問道。
聞言,正在喝果汁的褚冥漾馬上嗆到。
「唔?!──噗噗咳咳咳!哪、哪有!你、學長聽誰說的!」
開什麼玩笑,承認的話那自己還要活嗎?!
「是嗎?」冰炎挑起姣好的眉,「我可是有證人喔?你要不要快點招了比較好?」
「……證、證人?」褚冥漾狐疑的反問。
那時候明明白園都沒有其他人呀?
有證人?
………慢著,不會吧──!
看著彷彿想起什麼而恍然大悟的褚冥漾,冰炎邪邪的笑了起來。
「哪,你要用什麼來賠罪呀?」


──該死的大氣精靈!早知道你們是學長的走狗就不會乖乖被套話了!


fin.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硝音 的頭像
硝音

Dance in the Moonlight

硝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