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捏口生日快樂喔喔喔!
*感謝提供關鍵字的綹和昀晴
*5個小短篇,最後有糟糕文,請小心食用

【掛。】

「好累。」
久久沒回原世界,一放連休回家就被老媽大肆使喚。
一下子到超商繳費、一下子到郵局寄信,最後甚至到隔壁鄰居家去幫忙照顧一個五歲的小孩。我體力快被消耗完了!
剛剛那個小鬼到處搗蛋,亂丟不想吃的午餐、一度差點溜出家門也就算了,不要拿盤子砸我頭呀!我做錯了什麼嗎?很痛耶!
『這樣就不行了?』電話那頭傳來學長不屑的哼聲。
我捏緊了手機,忿忿不平地說道:「如果你不想聽我抱怨,就不要打電話來找我!」
『不是你吵著說連休天天都要電話聯絡的?』
「我才沒有!不要捏造事實啦!」我對著電話抗議。
學長的記憶是被誰修改過了──不對,學長他自己就是外星人所以不可能有人能改的了他的記憶!
『這種無關緊要的事你也可以腦殘,褚,你沒救了。』學長這麼說。
就算沒看到他的表情,我也能猜出他現在絕對在冷笑。但是我現在已經懶的吐槽了。換話題吧!
「學長,任務沒問題吧?」
『當然,你以為我是誰。』學長語氣高傲地回答,『夏碎也在這裡,沒問題。』然後他語氣忽然又一轉,『想我了?』
一點點調侃。
我心一驚,咳了兩聲,「跟那個有什麼關係呀!只是關心一下而已!」
『是嗎?』學長不怎麼相信的說:『我以為你沒和我一起睡就會失眠。』
「最最最最好是啦!」只是覺得旁邊少了個抱枕而已!
『喔?那換個說法。』學長想了想,『我以為你恨不得跟我一起出任務。』
欸!越講越扯了!「最好是!跟學長的任務會死人!」
『少頂嘴了。夏碎說他最近每次要和我出任務,都會覺得背脊涼涼的。』學長的聲音帶著明顯的笑意,『還說是不是你在偷偷詛咒他。褚,你吃醋?這麼討厭我和別人在一起?』
「屁啦我才沒有那麼小心眼!」我受不了地對著手機尖叫,「我要掛了晚安!」

  ※

──嘟、嘟、嘟!
冰炎默默放下手,盯著手機瞧。
一旁的夏碎瞥了手機螢幕一眼,「就叫你不要講得太過火吧?」雖然說背脊涼涼的的確是他沒錯。
「嘖!」


fin.



【摟。吻。】

他輕輕往後一靠,貼近身後摟著自己的人。習慣性地在對方肩窩蹭了蹭,而手抓在對方衣襟上。
視線往下移,看著對方自然地擺在自己腰上的手,想了想,最後伸手偷偷將自己的手掌疊覆上去。
──跟他一比,自己果然渺小太多了。
雖然有點感嘆好像怎麼追也追不上,但是,正因為如此所以他們才能吸引著對方吧。他有點得意地覺得自己思想好像稍微成熟些了。
抬起頭,對方的臉很近很近。
歪頭猶豫了一下後,他閉上眼,拉長頸子,偷偷吻了上去。
冰冰涼涼的。他開心地偷笑起來。

只有這種時候,才能偷偷做些平常因為害羞而不敢做的事。
褚冥漾愉快地看著抱著自己,睡的正熟的冰炎。


fin.



【舔。】

「啊!那個看起來比較好吃!」
冰炎有點無奈地看著所謂吃裡扒外,明明手中已經有三球甜筒,還硬是要和自己分杯羹的褚冥漾。
「這麼想吃都給你。太甜了。」
其實他也不是這麼喜歡吃冰。但是因為褚說天氣很熱想吃,反正閒閒沒事也就順著他了。
「可以嗎?」妖師學弟先是雙眼一亮,但馬上又垂下肩膀,「可是我這個還沒吃完,等等學長的就融化了……」
「不會融化。」
冰炎輕輕彈了下對方的額頭。「你以為冰牙的能力只有打架才能用嗎?」
然後,他得意地看著學弟的表情先從困惑、驚訝,最後笑了開來。


fin.



【捏。撫。】

冰炎盯著認真寫著作業的學弟,觀察了好一陣子。
「褚,你是不是變胖了?」他問。
「咦?!」學弟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睛,「有嗎?是嗎?」
「臉好像變圓了。」他一邊回答,一邊捏上對方的臉頰。
學弟慘叫一聲,一臉挫敗地說:「可是我最近明明吃比較少耶……」
「嗯?有嗎?」冰炎隨口敷衍。
「有呀,上次姊要丟點心給我,我很心痛的拒絕了說,還有呀!」
學弟急著想解釋,伸出手指很認真的把應該不會變胖的理由一件一件說出來,完全沒注意到有人毛手毛腳的從臉捏到腰部去了。
等他發現時,衣服已經被拉到胸口了。
「欸?怎麼變冷了……等一下學長你在幹麻!」學弟驚慌失措地想拍掉他的手,但是怕他生氣又不敢太用力。「幹麻脫我衣服?!」
冰炎沒有挪開手,反而更加放肆在挺有肉感的腰上又捏又摸。
「緊張什麼,你變胖點比較好。」
學弟傻愣愣地偏頭,「……為什麼?」
「我喜歡。不行嗎?」冰炎狡黠地勾起嘴角,然後在他額上輕輕一吻。
「唔呃呃呃!」
學弟僵直了身子,但沒多加抗議,滿臉通紅地低下頭。


fin.



【上。咬。】

「唔……嗯哼……嗯……」
他瞇起眼睛,不感直視在自己身上又啃又咬、笑的一臉色氣的人。
「喜歡我碰這裡嗎?」焰瞳閃著不懷好意的眼色,半精靈的指尖滑過他胸前因為他的撫弄而挺立的乳尖。
「啊嗯……」他先是搖頭,但在對方故意用膝蓋蹭了蹭自己已經毫無遮蔽物的雙腿間時,又自暴自棄地點了頭。
半精靈笑得更開心,「哪,到底是怎樣?」
他一邊問,一邊伸手輕輕握住身下的人已經濕潤的尖挺,毫不客氣地搓揉撫弄起來。
「啊啊學、……嗯哈……」
平常只會說些腦殘話的嘴,現在只能發出一連串曖昧的呻吟,連抗議都做不到。僅能用帶著點情淚的墨色雙瞳,努力想露出生氣的眼神。
但這只讓半精靈更加愉悅。「那個眼神,是什麼意思呢?褚。」
他明知故問地笑,低下頭,沿著對方的頸子、舔上敏感的耳垂。滿意地看著對方怕癢地縮縮身子,然後加重了搓揉著對方脆弱的力道。
「唔嗯……啊……」身下的他不知是舒服還是難受地瞇起眼睛,扭動起腰部。
「嗯?想要了?」半精靈咬上他的耳朵,輕聲問。
「嗯、嗯啊……要……」他喃喃回答,甚至主動將雙腿纏上半精靈強健的腰。
「難得你這麼乖。」半精靈心情大悅。
他吻上對方柔軟的唇,舌靈活地挑動,直到對方喘不過氣。
最後,他扶起對方的腰,帶著令對方臉紅心跳的笑容,用沙啞低沉地聲線輕輕說道:「這是給乖孩子的獎勵。」然後深深挺入。


fin.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硝音 的頭像
硝音

Dance in the Moonlight

硝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