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衍生

※好久沒寫的正常學長←

 

 

褚冥漾的視力向來不錯,儘管和那群亂七八糟的火星人比起來遜了點,至少還是有個值得炫耀的1.0。而從小到大受到的大小衰運攻擊,也挺幸運地,從來沒傷到眼睛過。

所以,當他被西瑞羅耶伊亞給強行拖去某個聽說很陰的樹海出任務,在除蟲(對,那樹海整片被成群的大蝗蟲給蛀掉了一半)時一個大意被巨大蝗蟲從口中噴出的自衛酸液差點給溶了眼睛,雖然迅速被西瑞扔回醫療班搶救,不過還是免不了纏一個星期的紗布的命運後,難得的有點惶恐了。

 

「難得?」冰炎翹著二郎腿,滿臉不屑,「你哪天不惶恐的?」

算算進了學院也快要三年,這沒膽子的還是常常在大驚小怪。

「我指的是正常的受傷好嗎?」禇冥漾就算看不見,也知道對方大概露出了什麼表情,癟著嘴替自己辯護。

「能聽到你說被蝗蟲攻擊到差點弄瞎眼睛是正常的受傷,倒是真的挺難得的。可見還是稍微有習慣這裡了。」

「……學長你這樣說我也不會覺得是稱讚。」禇冥漾有些悶。

「放心,我也沒在稱讚你。」冰炎很自然地回答。

連嘆氣都懶了。

褚冥漾知道自己吵不贏,索性乖乖閉上嘴。往後靠上枕頭,一手輕輕摸著緊纏著雙眼的厚紗布──喔喔!不愧是守世界,連紗布也可以做得這麼透氣。以前某次的車禍弄斷了腿,當時捆著的紗布有多悲劇,只要每次在換新紗布時聞到那股恐怖的氣味就知道了。

「醫院應該僱用我當個什麼諮詢顧問的……」禇冥漾很有自信能夠對醫療器材寫出至少一種一千字的心得。

「那種經驗有什麼好說嘴的?」冰炎瞥了他一眼。「實在是…」

「很丟臉。」禇冥漾很貼心地幫他學長大人省口水,抓抓臉頰,「但是我常跑醫院是真的嘛。」

值得慶幸的是,除了偶爾的小感冒之外,他已經很久沒有到醫院去了。

不曉得這和進了學院,稍微理解了自己身上的力量有沒有直接關係。不過根據媽媽的說法是──「你家學長很照顧你吼?給我多謝謝人家!」

這點褚冥漾無法反駁。小悲傷。

但是明明在不久前,某個人還是需要自己看著的大病號咧!

「你是又在腦殘什麼?」冰炎的直覺向來很準,他伸手擰住褚冥漾的臉頰。

「沒、有──啦──」褚冥漾不敢拍開學長大人的玉手,只好犧牲了臉。

「病患就給我閉腦休息。」食指和大拇指掐著肉轉呀轉。

「嗚嗚嗚──偶、拜偷鬆開……嗚嗚痛──」

褚冥漾覺得自己很可悲。

暫時性失明也就算了,竟然還要被看護欺負。

──是,大忙人黑袍殿下推掉一堆工作和課業來當他小妖師的看護。不過這並不是什麼感人肺腑的學長學弟情誼,褚冥漾知道冰炎只是被他那群損友擺了一道罷了。否則依冰炎的個性,一定會丟下一句「白癡,連個巨大蝗蟲都搞不定!」後就踏進移動符出他的任務去。

「學長,」好不容易捏紅的臉頰被放開後,褚冥漾哭喪著臉說道:「反正我還有米納斯可以幫我,你如果想離開就…」

「誰說我要離開的。」冰炎冷冷地打斷他的話。

「但是……」

「還有什麼意見嗎?褚。」聲音越來越陰沉。

「可、可是……」可是您老聽起來很不爽啊!

褚冥漾不敢把話說完。

四周安靜了一會兒後,他聽見冰炎從椅子上站起,然後踏出腳步的聲音。

「學長?」他是探性地喚了一聲,但沒有得到回應。

──什麼嘛,還不是走了。褚冥漾挪動身子,將棉被拉至肩膀。

雖然是意料中的反應,但他仍舊有點鬱悶。

看不見的四周,有個熟悉的人陪著總是比較安心。其他醫療班的人員也有別的事情要忙,暫時性失明對他們來說也只是小問題,所以沒有全天候派人看著他。

「反正,與其讓輔長看著你,還不如讓冰炎殿下來幫忙的好。」月見說的很直接,褚冥漾就算看不見也想像的出那張溫和的笑臉。

當然,他對這個評論舉雙手雙腳贊成。

誰要一個會對著自己毛手毛腳的看護?就算是醫療班的左右手也敬謝不敏。

不過這下可好了,不小心把學長大人給氣走了。

褚冥漾抓緊被子,開始擔心起等等要怎麼吃午餐、或者空調太冷了要怎麼找到遙控器?雖然剛剛說有米納斯可以幫忙講的信誓旦旦,但米納斯是女的!如果想上廁所了該怎麼辦?這點褚冥漾非常計較。而且就算他好意思開口,也會馬上得到一個不屑的哼聲拒絕吧。搞不好還會被龍神精靈給一槍斃了。

「唉……」想到這裡,忍不住哀聲嘆氣起來。

只好打電話拜託千冬歲來了嗎?

 

忽然,臉頰接觸到一片溫暖的東西──「你又在想什麼亂七八糟的事。」

「欸?」褚冥漾訝異地抬起頭,伸出雙手胡亂揮著,「學長嗎?你在哪裡?」

「我在這裡。」強勁有力的手握住了他的,然後將一個溫暖的玻璃杯塞進他手裏,「拿去。」

「啊、謝謝……」褚冥漾愣愣地接過杯子,遲鈍地想:剛剛碰在我臉上的是杯子呀?

乖乖喝了口溫開水後,他才猛然想起冰炎怎麼還在這裡?

「學長你不是出去了嗎?」口氣有點急,自己也不曉得是為什麼。

他聽見冰炎在椅子上坐下的聲音,略為憤怒的開口,「你為什麼一直覺得我要離開?我哪時說過了?」

「呃?」是、是這樣沒錯啦……「可是剛才,我叫你你又沒回答。」褚冥漾覺得有點委屈。

冰炎瞇起眼睛,盯著他那個喜歡鑽牛角尖的學弟,暴躁的情緒忽然沒了,取而代之的是好笑。「你剛剛不是冷了嗎?我只是去調個空調,還用得著回答你?」

「什、……!」

──簡而言之就是你懶嘛!褚冥漾有點哭笑不得。

「哼。」他聽見冰炎的哼聲,感覺自己的手被輕輕握住,「我怎麼可能丟下一個笨蛋在這裡一個人撞來撞去?變得更笨倒楣的是我。」

「欸、喂!」褚冥漾不服氣地喊,「幹麻罵我笨!」

「本來就是。」冰炎的聲調聽起來更輕快了,「不笨還是你嗎?」然後捏了捏那隻因為憤慨而顫抖的手。

褚冥漾決定不要回答了,反正,又吵不贏。

冰炎勾起嘴角,替他把水杯放回床頭櫃。盯著褚冥漾那張看不見眼睛的臉,伸手碰觸。

「……學長?」

「沒事。」冰炎挪動手指,在對方的額上輕輕彈一下,「忍耐一下吧,一個禮拜而已。」

褚冥漾偏著頭,有點不明白為什麼話題會轉到這裡。不過他還是秉持著當個好學弟的精神,乖乖地點頭。

「嗯。」

 

fin.

 

*後記

求一個學長看護ry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硝音 的頭像
硝音

Dance in the Moonlight

硝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