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是秘密守則的後續,沒看過應該也OK的......吧(喂!

Seven大人的點文。

 

 

「你確定他不需要?」

「您確定他需要?」

「你真的覺得他不需要嗎?」

「您真的覺得他有需要嗎?」

褚冥漾面無表情地和留著一頭月色長髮的男子對望。

對方似乎被那雙死沉沉的黑色眼珠子看得有些過意不去,手抬到嘴邊假裝咳一聲,「你,有什麼想法嗎?為什麼會問這種問題?」

忍住不要翻桌子。禇冥漾努力告訴自己,深深吸一口氣,「這很明顯吧。」

「呃……」男子心虛地摸摸鼻子。

他當然知道眼前的少年有一點點的憤怒一點點的不甘心和一點點的不爽──對自家兒子的,儘管不是不能理解,但是為了兒子美好光明的未來,他還是得說幾句好話讓少年心情好點。

他想了想,伸出食指微笑道:「不是說剛進守世界的都得有個人負責嗎?漾漾是最佳人選呀!」

「這理由您用過了。」

見少年不是很領情,趕緊又說出一個理由,「董事不是說過嗎?你當初進學院的時候也有代導人,所以之後也得當一次代導人幫助新人熟悉環境。」

「這不成理由,我也可以去帶別人。」禇冥漾很給面子地沒翹二郎腿兼抱胸。

男子額角有些冒汗,拼命眨眼睛,「呃、那個!你想想嘛!小亞他什麼術法都不會,連護身的幻武兵器都沒有,雖然還沒有人知道他的身分,但說不准哪天就被拆穿,到時候還需要漾漾的指導啊,是不是?」

「是個頭!是你個頭!」

禇冥漾終於怒了,他氣鼓鼓地站起身,指著對方的鼻子吼:「亞那你老實說!你真的沒有教過冰炎任何東西嗎?蛤!?」

連敬稱都忘了用,以表他的怒火攻心。

亞那頭搖得像波浪鼓,雙手也滑稽地亂揮,「沒有!真的沒有!」

禇冥漾繼續吼:「最好我會相信你!他第一次和我出任務就把三分之二的食人花用一隻粉筆爆掉了!」雖然那是用爆符做的粉筆。

「我是無辜的!」亞那眼角積著眼淚雙手舉高高。

「你發誓!?」禇冥漾雙眼瞪得圓圓的。

亞那一手按在胸前,另一手仍舊舉高高,「我發誓!」唰地身子站得直挺挺,就差沒有喊出我最便宜。

「……哼。」禇冥漾瞇起眼重新坐下,總算是有點滅火。

亞那鬆了口氣,也跟著坐回沙發,喝了口冰茶後陪著笑臉說道:「你也知道,小亞的血統比較特殊,力量控制不好的話很容易傷到自己,我和妻子也不願意再捲入守世界那些紛爭,所以小亞還沒出生,我們就來原世界定居了。」

言下之意就是他既然要避世,就不可能讓冰炎知道真相。

褚冥漾沒回話,靜靜地聽著。

「不得以讓小亞回守世界讀書,是因為這陣子光靠我和妻子的結界已經穩不住他的力量,」亞那垂下眼睛,手指輕敲著杯壁,「尤其安地爾又帶來消息說,最近鬼族那裏不是很安分,萬一的時候還是得學個什麼護身,所以才做了這個決定……」

關於這點,褚冥漾其實是有些愧疚的。

當初因為任務關係,必須要混入原世界的學校去勘查,但由於自己的出現,才讓冰炎隱隱約約知道了這邊的世界。而自己三不五時使用術法,可能多少也對冰炎造成了影響吧。

──雖然有一大半都是那個城市管理人的錯!

沒事幹麻招惹冰炎,又把褚冥漾的地址塞給他聳恿他去找人?

聽了亞那的解釋後,稍微可以理解安地爾的想法──要開打了乾脆先做準備──不過褚冥漾還是覺得不是很爽快。

哼,他才不會承認是之前拜託安地爾幫忙處理狻狔的事情被擺了一道所以記恨在心的呢!哼!

亞那偷偷觀察了一下,發現少年的表情平和了不少,心想打鐵要趁熱,「以前凡斯答應過我,如果我遇上什麼困難,可以找他的族人幫忙。漾漾,你是他的繼承人,這件事一定得拜託你!」

又拿凡斯來壓人!褚冥漾忍不住對他祖先的交友選擇有點埋怨,但總歸是祖先,不管自己是否為繼承人,這個忙都是得幫的。

「我知道了,」禇冥漾悶悶地點頭,「我會盡力幫忙的。」

亞那一聽,漂亮的眼睛笑得彎了起來,「漾漾,謝謝你。」

被那純潔無害的視線一盯,褚冥漾也不好意思地別過臉,「沒、沒什麼啦……」只要你們不怕我幫倒忙。

解決了一件心頭大事,亞那忍不住覺得自己真厲害。

但事情往往都在這種時候產生轉捩點。

亞那想起自己優秀的兒子,一個高興就對禇冥漾說道:「漾漾也不用覺得壓力很大啦!小亞他第一次使用爆符就那麼順利,表示他有天分啊!」

有天分啊…

有天分啊……

有天分啊………

有天分啊…………

這麼說來自己還真是比不上個新人呢,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褚冥漾彷彿聽到自己神經斷裂的聲音。

 

那天晚上,冰炎回到家後,發現縮在角落發抖種香菇的父親。

「你在做什麼?」他皺眉問。

亞那緩緩轉過頭來,淚流滿面,「凡斯的曾曾曾曾孫好可怕啦嗚嗚嗚嗚嗚!」

 

 

-TBC-

 

*後記

算是交代一下前因後果。這個設定很早就想寫了,不過秘密守則一直沒填完就....(吹口哨

至於老安的身分,就讓他一直神秘下去吧ㄏㄏ←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硝音 的頭像
硝音

Dance in the Moonlight

硝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