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2016新刊:冰漾/UOG 月見草通販中

●既刊購買請看置頂文章:D

●刊物履歷請走這裡→

※旋律系列的日常番外篇:D

 

 

 

向安因確認了褚冥漾的下班時間後,冰炎戴上鴨舌帽便準時出發到公司等人。

季節正是最熱的七月份,也是學生們紛紛出籠的暑假,Atlantis每年都會在這時舉辦各種演奏會、演唱會、或是娛樂性質較重的搖滾音樂祭。聽說今年的活動差不多要開始了,發傳單、貼海報、宣傳車等等的事前準備工作一樣也不能少。

想到褚冥漾得頂著大太陽在路邊發傳單,冰炎的眉頭皺到快生出個川字。

一切都是夏卡斯這混帳的錯。竟然把(賣助理)合約書偷偷混入自己正在簽的那份和其他公司合作的合約裡!當時他心情煩得很,想快點收工,因此也沒察覺這張和其他合約書有啥不同就簽了名,一個大意之下生出這個後果。

冰炎拿出手機,氣悶地看著夏碎傳來的簡訊──『安因說你家小朋友好像在鬧彆扭,想個辦法逗逗他吧!』

這下可好,冰炎完全理解這回是自己理虧。

話說回來,為什麼要借人的夏卡斯和安因不直接去找禇冥漾,而要兜一大圈子透過冰炎?

「因為要是被褚知道一起工作的對象是式青,大概就不願意去了。」這是早上突然在錄音室收到自家助理被「徵收」的時候,冰炎怒氣沖沖質問夏碎得到的答案。

先不管這理由之中的各種BUG──冰炎寧可相信這是某個老太婆下令要來整自己的──最重要的是,該怎麼向褚解釋?老實說是因為自己一時恍神嗎?

認真思考的同時,忽然瞥見一個偷偷摸摸從大門走出來,往自己的反方向溜去的熟悉身影。

冰炎一個箭步衝上去,拎住褚冥漾的領子。

「你想跑去哪!」

禇冥漾不冷不熱地看了他一眼,沒說話。

不過轉頭時,硬是把慌張的表情收起來的那一瞬間,完全被冰炎看在眼裡。

「我來接你的,走吧。」冰炎再接再厲,扣住禇冥漾的手腕,發現對方沒有掙扎後稍微鬆了口氣,朝自己停車的方向走去。

 

沒想到回到家後,禇冥漾仍舊不發一語。冰炎想解釋,也只換來面無表情的凝視。

鋼琴師大人頭痛地看著助理閃進房間還鎖上門,難得體會到什麼叫做吃癟。

殊不知衝回房間的某人,其實是去避難的。

 

  ※

 

──和學長冷戰果然還是太刺激了啊!

禇冥漾強壓著想尖叫的衝動,躺上床拼命深呼吸。

早知道就不要相信式青說的話了。

「我賭冰炎拉不下臉向你道歉,所以大葛格教你個祕訣!那就是冷戰!什麼?你剛剛有說要這麼做嗎?唉呀小氣,就當作是我想出來的咩!禇小朋友,知道冷戰除了不說話之外還要做到什麼嗎?不知道對吧?聽好了!那就是高貴冷艷!」

很好,完全聽不懂。

不過褚冥漾還是賭著一口氣,採取沉默對策。

他相信,就算這是個消極的抗議手段,冰炎也能感受到自己的憤怒。

「唔……說憤怒好像太誇張了?」

事實上,他也沒這麼生氣。

除了看到安因手上那張合約書上的簽名時,稍微讓褚冥漾震驚個三秒後,接下來就是任勞任怨了。反正這幾天的確是沒事做,打個零工賺點外快也不要緊。

曬曬太陽悶悶身子確實有點不爽,但也沒到不能接受的地步──他又沒有公主病。而下班後正要走出公司大門,就發現冰炎穿著便服、頭戴鴨舌帽,完全一副在等自己的模樣,他就覺得沒什麼好生氣的了。

但,褚冥漾承認自己就是俗辣。不管在背後偷說冰炎說多少壞話,看到本尊後,還是一個小孬孬。

所以助理先生腦中的第一個反應就是「慘了我偷罵學長還說要冷戰的事被發現了!快逃!」

儘管兩秒鐘後還是被手長腳長的冰炎給抓了回去。

他只得啟動一點也不周詳的冷戰計畫。

後果就是被冰炎那張欲言又止的臉弄得心神不寧,雖然覺得有些好笑,但他還是有良心的。好幾次都想跳起來大叫:「好啦我騙你的我沒生氣啦!」

可是有這麼容易嗎?想想看學長發現被騙後的反應。嗯,除了吃不了兜著走之外不作其它猜想(儘管追根究柢是學長的錯)。

 

剛才逃回房間時,有偷瞄了冰炎一眼。

清秀俊逸的臉沒什麼表情,但褚冥漾總覺得心虛透了。

「唉。」

在床上滾動幾下,抓抓頭髮後,跳下床。

算了,反正本來就不是什麼太嚴重的問題。

 

  ※

 

洗完澡後,冰炎懶得吹乾頭髮,坐在客廳沙發上盯著窗外看。

下午和安因通電話時,就已經強烈要求立刻把褚冥漾還來,但安因很是困擾地說:「臨時也沒辦法找人呢……」

很想破口大罵關我什麼事,無奈安因是個好同事,冰炎不好拒絕他。

所以只能好聲好氣勸褚放輕鬆點去打工,之後再做點什麼補償他了?

吐了口氣,冰炎走到廚房。

唯一的希望就是褚冥漾最近很喜歡的千層蛋糕了。

雖然冰炎從來都不覺得那種甜膩的食物有什麼好稀罕的。

正要關冰箱,卻發現等會要找的人竟站在自己身後。

「褚?」冰炎眨了眨眼,聲音有些緊繃。

「學長你又不吹頭髮了,這樣會感冒。」

褚冥漾說完,便拉著手上仍端著蛋糕的冰炎回到客廳,二話不說開啟早就準備好的吹風機。

本來反射性地想說不吹也能乾,但又想起這是個好機會,冰炎便靜靜坐好,讓褚冥漾那隻笨手在自己頭上撥來撥去。

冰炎盯著沿著自己的銀色髮絲一顆顆滾下的小水珠,在心裡默數了二十秒後,開口說道:「褚,我不是故意的。」

站在身後的褚冥漾晃動著吹風機,沒說話。

「那天剛好在簽約,你的那張……被混在裡頭,我沒注意到就簽了。」

褚冥漾還是沒回話。

事實上是某人根本不敢開口,怕一說話就會不小心笑出來。但冰炎以為他還在生悶氣,又補上一句,「夏卡斯今天休假,我明天會去找他算帳。」

「……嗯。」嘴角顫抖。

「工作時記得離式青遠一點,他敢碰你一下我去揍扁他。」

「噗!」褚冥漾終於憋不住了。

好吧,以為冰炎真的會說對不起真是異想天開。他能做到的就是找別人麻煩,拐彎抹角式的道歉。

沒漏聽那短短的笑聲,冰炎迅速地抬起頭。「不生氣了?」

──大概是看錯了,總覺得學長的表情有點憋屈?

褚冥漾勉強壓下嘴角,「嗯。我沒生氣了。」

冰炎緊繃的肩膀總算放鬆地垂下來,「那就好。」他閉上眼睛繼續享受助理的吹頭服務。

撈起長長的銀色髮絲,發現外層雖然都乾了,但裡層還是沾著水氣,褚冥漾從口袋裡拿出幾根黑髮夾,將已經吹乾的頭髮往上夾好,仔細地揮動吹風機。

手上一邊撥動髮絲,一邊偷瞄著桌上的蛋糕,褚冥漾覺得自己應該做個總結了。

「學長,以後不可以再那麼粗心了。」天啊真爽!竟然可以對學長講這句話!

冰炎的身子晃了一下,睜開眼,勉強點了下頭。

褚冥漾終於笑出聲音來,嘴角勾起得逞的弧度。

 

  ※

 

手機傳來叮咚的簡訊聲。

掀開螢幕,在看到內容的那瞬間,挑了挑眉。

『聽說這在台灣叫做殺必死。』

冰炎哼笑一聲。

──至少安因還知道要給點補償。

 

附件照片上,是個抱著一顆綁了個大蝴蝶結的大頭偶頭套、下半身穿蓬蓬短裙站姿彆扭的黑狗大頭偶裝的青年。

 

fin.

 

*後記

   我發現一個重大的BUG。
   在本篇裡安因已經出現過了(雖然只有名字)...對不起,請各位就當做安因身兼二職吧!!!
   我實在想不到可以換成誰啊嗚嗚嗚(掩面奔
   然後式青的美女經紀人是以人魚小姐的感覺寫的,可能扭曲了點就是(欸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硝音 的頭像
硝音

Dance in the Moonlight

硝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楠
  • 好喜歡硝音的旋律系列~
    正篇+番外已經反覆看了無數次還是欲罷不能♥
    真的好棒好喜歡喔! 謝謝你帶給我這麼棒的文章!!
  • 謝謝喜歡>////<
    都過了N年了還能收到這樣的留言,我的人品真好>////<(自己講

    硝音 於 2016/09/19 14:18 回覆

  • 夏末央
  • 不知道現在才看文會不會太晚///////
    前幾天意外找到就整個陷進去了啊
    好喜歡這個系列作品 軟軟嫩嫩(?)的漾漾太可愛了

    總之就是好好看好喜歡!
    ( ´▽` )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