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直接點繼續閱讀:D

 

 

好不容易用熱毛巾把臉上的鞋底印擦掉後,我甩了甩腦袋走出洗手間,不意外地發現那個災星正站在櫃台邊等我。

我下意識地不太想靠近他,在離他還有三步以上的距離時就停下腳步,但生意還是得做──即使他看起來就是純粹來找碴的。

「咳、想找什麼魚嗎?」我問。

「你過得不錯嘛,換工作了。」戴鴨舌帽的傢伙說。

文不對題啊老兄!還有我換工作關你什麼事!我又不是自願去賣包包的──儘管我內心已經波濤洶湧,但還是維持理智,既然對方要挖苦我,我就繼續裝傻。

「之前養過魚嗎?新手的話推薦孔雀魚或是斑馬魚,不想養太多的話,也可以選擇鬥魚喔。」我笑瞇瞇地回答。

對方明顯愣了一下,大概沒想到我會來這招。

哼哼嚇到了吧?別以為我好欺負!

結果他嗯了一聲(語尾還上揚的那種),露出讓我覺得非常不妙的笑容。

「果然當過漁夫就是不一樣,嘴巴挺利的。」

──一定要虧我就是了!

我惱羞成怒地瞪他,「當過漁夫又怎樣?我現在也是賣魚的啊!」

對方倒是沒有急著回答。他掃了我一眼,看得我渾身不自在,接著第一次在我面前摘下了鴨舌帽,露出帽簷下的廬山真面目。

用強烈一點的說詞來形容,這大概就是傳說中的帥我一臉!

我呆愣愣地看著他,半天說不出話。

那人對我的反應回以冷笑,「再看,信不信我挖你眼睛。」

他看起來一點也沒開玩笑,我只得默默挪開視線,但仍舊用眼角偷偷瞄著。

他不再理我,逕自走到外頭的庭院,像是在賞花似地認真地把整個院子逛了一圈,最後在中央的水池前停了下來。

我心想他應該不是真的要挑水草吧?但我沒勇氣開口,只能乾巴巴地像個小媳婦一樣跟在他後面。

對方倒是主動開口了,「這裡不錯。」

「呃,謝謝。」我搔搔頭,「院子和店內設計都是老闆規劃的,如果你……」

我話還沒講完就被打斷。

「在這裡工作也不危險。」對方帶著嘲諷的笑容看我。

……你不嘲笑我會死嗎會嗎!

但是這傢伙看起來武力值頗高,我不敢回嘴,我忍!

他又低頭看著水池,露出感興趣的表情,大概也挺中意裡頭帶著淡藍色的海水吧?不過他什麼也沒說,就走向前頭的海底隧道。

終於要走了嗎?拜託你快走!我內心嚎叫著。

沒想到他在一個水缸前停下來,指著裡面的神仙魚問:「這好養嗎?」

我還真沒料到他會提問,摸摸鼻子說:「不太建議新手養,不過按照正確方法飼養的話,其實也不是很難。」

他點點頭,「給我一對。」

──好迅速!

「先生沒有考慮別種魚嗎?像是這個,」我指著另一缸魚說道:「球魚會比較好養,而且不占空間。」因為總覺得這個人看起來不是很有耐心養寵物的類型,我便雞婆地多說了幾句。

對方抓抓那頭烏黑的長髮,嘖了一聲:「那就球魚。」

最後我幫他撈了一黑一白的球魚,裝進塑膠袋裡,打過氧氣後遞給他。

「不買魚缸和飼料嗎?」我問他。

「謝了,不用。」他塞了錢給我,揮揮手就走了。

木門被關上後,我狠狠地鬆了口氣。

和這種帶著恐怖氣場的人打交道,我的小心臟真心承受不住。

正要轉身回花園後的小屋拿個餅乾壓壓驚時,門又被推開了。

那人晃著手中的鴨舌帽似笑非笑地說:「我叫冰炎,我還會再來。」

──求你別再來了好嗎我壓力很大!

 

  ※

 

然後隔天開始,冰炎真的天天來店裡報到。

他其實不太愛講話,但一開金口就非得拿我當過漁夫的事情做文章。被嘲笑了幾次後,我鼓起勇氣反駁他我又不是自願的。結果冰炎回答了什麼?

「廢話,我早就知道了。」

──去你的你早就知道了!

我嚴重懷疑這傢伙該不是常常跟蹤我吧?連我和小紅帽講的話都聽光光了!他會不會根本就是故意過來給我撞的?

冰炎聽完我的猜測,冷笑一聲:「你太自戀了。」

那鄙視的眼神裡清楚寫著「你也不看看自己有幾分姿色?」

好吧,我錯了。

 

其實冰炎來店裡也不是壞事,這幾天他又陸陸續續買了幾條球魚回去給之前的作伴,還買了些水草當裝飾。可以說是貢獻了不少摳摳。

我也不用像之前一樣,無聊的時候就蹲在水池前面一整天,或者對著魚群講冷笑話自娛。雖然說和冰炎說話壓力有點大,但有個人聊天總比對著動物傻笑還好多了。

我和然通電話報告店裡的情況時,也順帶把冰炎的事情也說給他聽。沒想到然一聽到冰炎的名字,口氣變得有些驚訝。

「你認識冰炎嗎?」我好奇地問。

『算是吧,』然回答:『工作時透過朋友介紹的,有幾次合作過。』

「這樣啊!他怎麼沒告訴我?我還以為是新客戶!」

和然合作過……敢情冰炎也是個漁夫!

『他比較低調一點。』然輕笑,頓了一會又對我說:『冰炎的人品不錯,有困難……有緊急的狀況的話,可以找他幫忙。』

「好。」

雖然不懂什麼是緊急狀況,既然店長都這樣說了,我也點點頭記了下來。

最後然說如果事情處理順利的話,三月底或四月初就能回台灣,這段時間就繼續交給我幫忙了。

我沒有異議。

反正進貨、整理環境和客人交流的程序我差不多都弄熟了,沒有意外的話,照這樣的方式管理應該不會出問題。

 

事後回想起來,這一小段平靜的日子,根本就是暴風雨前的寧靜。

我真是太天真了。

 

-TBC-

 

*後記

騙褚小朋友去賣包包的是國中同學才對...我寫到自己都搞混啦對不起XD

努力想把背景寫大一點,目前都是鋪陳還在醞釀中。對我知道完全看不出來哈哈哈ry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硝音 的頭像
硝音

Dance in the Moonlight

硝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