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33的突發本,三刷完售很久也沒有打算再刷,就放上來給大家看看吧XD

 

 

 

這是一個不大不小的王國。領地的東方,有座不大不小的森林。

砍柴的樵夫時常在此進進出出,獵人們也喜歡到這裡來狩獵。所以,這並不是個特別神祕的森林。

沒有藏有寶藏的山洞,沒有會一口吞人下肚的野狼,沒有能說話走路的樹人,更沒有喜歡抓小孩熬湯的女巫。

而這樣平凡的森林裡的小湖邊,住了一位王國最有名的裁縫師。沒有人知道他是從哪裡來的,也沒有人知道他的名字。

但,有一件事是眾所皆知的。

他有著其他裁縫師們永遠學不來的神奇魔法。據說,神奇的裁縫師能夠縫紉任何委託的項目。

甚至是修補記憶。

 

  

 

如果我遺忘了一切,你要怎麼喚醒我?

 

  

 

神奇裁縫師的一天,是從起床氣開始的。

每天,附有鬧鐘功能的裁縫車,會準時在早晨的七點開始嘎拉嘎拉地響──舊式裁縫車的輪軸和針頭同時運轉交織出的噪音,每每讓裁縫師氣的直接從床上跳起,衝到裁縫車旁狠狠地踹它一腳才肯罷休。

接著,仍舊半睡半醒的裁縫師,會搖搖晃晃地來到廚房,替自己倒一壺熱豆漿醒腦。這時倒楣的就是冰箱了。被摔上門導致裡頭的飲料和食物被撞得東倒西歪已經算是客氣了。

是的。裁縫師的脾氣不算挺好。可以說是糟糕又任性。

從裁縫師接的訂單也能看得出來。

──他從不接受洋裝的委託。尤其是有蓬裙的可愛洋裝。

本人沒有解釋過為什麼,不過客戶們八卦相傳最可靠的消息是,因為裁縫師在小時候,時常被收養自己的師傅強迫穿女裝而產生了這樣的後遺症。

不過,去除掉這些小缺點,長相漂亮而脾氣暴躁的年輕裁縫師的技術,是公認的完美無缺。

因此,裁縫師總是非常的忙碌。

高峰期時,一個月內甚至會收到十五件訂單。

委託的內容十分廣泛。

最普通的自然是量身訂做衣服、縫製布偶,或是修補布織物。

而今天,裁縫師收到了一件特別的任務。

 

『客人說想要愉快的心情呢,你準備怎麼做?』裁縫車的踏板匡噹匡噹。

「當然是先去蒐集元素。」裁縫師回答。

其實他不太喜歡這種麻煩的訂單,不過委託人給的報酬他非常中意,因此也就接下了。

裁縫師隨意地用碎布做成的髮帶將一頭漂亮的銀色長髮束起,穿上襯衫,套上黑色的長風衣和長靴,將一顆白水晶揣入懷裡,便準備出發。

『路上小心!』裁縫車貼心地喊。

「嗯。」裁縫師揮了揮手,輕輕帶上小木屋的門。

 

平常日的市集比較沒有人潮。對不喜歡吵雜環境的裁縫師來說,再好不過。

不過今天是假日,市集肯定人滿為患。

穿梭在前往市集的森林小路上,裁縫師一邊拋接著白水晶,一邊考慮著目的地。雖然他不喜歡人擠人,但今天是特別的。畢竟委託人要的是「愉快的心情」。

他瞇起眼睛,仔細回想對方的語氣和長相。

那人態度彬彬有禮,表情溫和,姿態優雅像個貴族。

「您就是傳說中的裁縫師嗎?太好了,我是鄰國來的人。因為聽說這裡有位能縫製心情的裁縫師,所以特地到這裡來想請您幫忙。」

對裁縫師來說,這是千篇一律的開場白。幾乎所有有特殊要求的委託人,都是這麼說的。這名委託人看起來和其他人並無不同,而且這個月的檔期有些緊湊。因此裁縫師冷淡地回了句我不收。

通常膽子小一點的委託人,就會打退堂鼓。但這名的委託人聞言,只是點頭微笑,彷彿不出他所料。

裁縫師看著那人淺淺彎著的嘴角,和漂亮的紫色眸子,毫無由來地感到煩躁。正想開門不由分說把人扔出去時,對方開口了。

「我有您想要的東西。可以考慮一下嗎?」那人慢條斯理地從寬大的袖袍裡抖出一個精緻的天鵝絨小盒,遞給裁縫師。

裁縫師瞇起眼睛打量了對方一陣子,才伸手接過盒子。

打開一看,是顆漂亮的水晶。銀色和紅色的流光,在水晶內流動,像是極光一般。只是看著,便能感受到水晶擁有的強大力量。

裁縫師一時愣怔。

這是我得手過最漂亮的水晶,沒有使用次數的限制,品質絕對比您使用的拋棄式水晶好,希望您會中意。」委託人愉快地說道。

「……你是水晶商人?」裁縫師好不容易從震懾中回神,語氣顯得不太甘心。

為什麼委託人會知道自己縫製布料外的商品時,會用到水晶?裁縫師已經懶得多想。因為這樣高純度的水晶,正是他所需要的。

委託人笑了,答非所問。「您願意接下委託嗎?」

 

雖然委託人說,可以先支付酬勞。但裁縫師回絕了。

他習慣以物易物。先收報酬並非他的作風。這也是委託與被委託人之間應有的默契。他是這麼認為的。

於是,委託人留下一句「那麼三天後見」,便離開了裁縫師的小木屋。

 

裁縫師花了將近三個小時,逛遍市集的各種店。

等到手中的白水晶發出飽和了的淡黃色光暈後,才回到森林裡。

裁縫師脫下風衣,將它掛上門口的衣架。然後拉下長靴,整齊地擺進鞋櫃,換上室內拖鞋。

然後他走向裁縫車,拍拍它,「工作吧。」

『收到!』裁縫車精神滿滿。

裁縫師坐上小木椅,拉開抽屜,拿出裡頭裝滿針線的盒子,找出合適的車針,仔細地裝上後,再將白水晶嵌入。

接著,閉上眼深吸一口氣。讓注意力集中。

等心情穩定下來後,雙腳踏上踏板,右手搭上輪軸,左手固定好白水晶下墊著的符紙。

「風之環、大氣之詩歌,祝禱災厄離去而保護降臨。

 火之盾、熾炎之詩歌,上願惡禍滅去而新生降臨。」

裁縫師吟唱起神秘的編織魔法。

他轉動輪軸,規律地踩著踏板,讓白水晶一點一點融入鵝黃色的符紙內。

「水之壁、淨潔之詩歌,祈求劫難退去而淨化降臨。」

裁縫車響起和平常說話時完全不同的聲音,不是惱人的嘎拉嘎拉、也不是吵雜的匡噹匡噹,而是彷彿敲在鐘琴上那樣的清澈透明。車身發出淡淡的紅色光暈,像灼熱的烈焰、又像沉穩的夕陽。

白水晶慢慢地,在歌聲和車針的交融下,變成了細細的白色粉末,在符紙上勾勒出文字般的輪廓。

裁縫師閉著雙眼,喚出方才到市集上的記憶。

愉快交談的婦人們、吆喝攬客的商人、廣場中央大理石的噴泉和佇立上頭的白鴿、抓著零用錢興奮地闖入糖果店的孩子、拉著手風琴哼著輕快曲調的吟遊詩人、比試著劍術的兩名青年和圍觀助陣的友人們、教堂內正在討論神學的幾名神父和信徒、遠處的鐘樓在準點時敲起輕脆的聲響。

「土之牆、鎮守之詩歌,敬啟邪事止去而衛守降臨。」

沉澱入符紙的白水晶粉末,漸漸成為一行行墨色的祈禱字句。

「音之阻、傳遞之詩歌,冀望喪亡消去而福音降臨。」

隨著最後的詩句終止,白水晶完全消失,輪軸和車針停了下來,溫暖的赤色光暈也淡化在空氣中。

 

  

 

當委託人看到成品,也就是那張薄薄的長方形符紙時,不知道為什麼,按著嘴角輕輕笑了。「果然是你的作風……」

「你有說話嗎?」喃喃自語的聲音,裁縫師聽得不是很清楚。

委託人搖搖頭,「只是表示一下對成品的讚嘆。」他露出真摯的笑容,接著將符紙小心翼翼地收進紫色袍子的內袋裡。

裁縫師哼了一聲,沒再多問。

很多要求縫製心情的客人,在看到成品竟然是張符紙時,都會皺起眉頭,顯然不是很信服。許多江湖術士也都是用符紙來誆騙招財的。但裁縫師的工作並不是說服別人相信自己的技術,他只需要完成委託。

如果委託人信任符紙的效果,那麼符紙就會回應他的期望。反之亦然。

而眼前這名委託人,顯然屬於前者。

「那麼,這是說好的酬勞。」天鵝絨的小盒子遞了過去,委託人微笑著說道:「希望這顆水晶能幫到你。」

「嗯。」裁縫師點頭,毫無顧忌地收下了。

他打開盒子,將裡頭環繞著銀紅流光的水晶拿出,握在手心裡。

水晶溫暖了裁縫師的手,令他感到前所未有的踏實和安心。彷彿水晶本來就該屬於他似的。

旁觀的委託人眨了眨眼,「它很適合你。」

裁縫師瞥了他一眼,勾起唇角,「是嗎?」反正是恭維話還是真心話他都不是很在乎。不過看著對方的表情,讓他想起了一件事。

「雖然商品到了你手裡,要怎麼用是你的自由。不過我還是得提醒,」裁縫師說著,語氣十分嚴厲,「要在對的時候使用它。否則只會造成反效果。」

委託人歪著頭,像是感到很有意思。「這是售後服務嗎?還是你覺得,我看起來不需要這帖藥?」

的確,裁縫師有想過,委託人的樣子看起來不像需要「愉快的心情」。但就像剛剛所聲明的,要怎麼使用是客人的自由。

而他會出聲提醒,只不過是想減少錯誤使用後,所衍生的後續問題──就和很多病人不聽醫生勸告,胡亂吃偏方而導致病情加重地道理相同,也有很多委託人在原本心情就不錯的狀況下,使用了符紙,結果可想而知。

沒耐性的王國第一裁縫師,可懶得理那些說要退費的蠻纏客人。

「我沒時間幫人擦屁股。」裁縫師冷冷地說。

委託人笑了,擺了擺手,「別擔心,這不是我要用的。是準備帶回去送給一名需要幫助的小後輩。」

裁縫師更加不高興了,他哪時候說他會擔心了?

「隨便你!」他惡聲惡氣地回答,走到門邊一腳踹開木門,指著外頭說道:「你可以走了!」

惡劣的態度並沒有讓委託人生氣,反而好像笑得更愉快。

他拿起披在椅子上的斗蓬,禮貌地行了個禮,「那麼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快滾!」裁縫師惱怒地大吼。

當委託人一踏出門檻,他便猛力甩上門,彷彿多看那個笑容一秒都讓他煩躁。

 

  

 

那天晚上,裁縫師作了個夢。

夢裡,那顆漂亮的水晶發出熾熱的光、捲起狂風,幻化成一柄透明的長槍。

 

-TBC-

 

*後記

總共四篇,這幾天會陸續丟出來~

其實冰漾的CP感沒有很重X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硝音 的頭像
硝音

Dance in the Moonlight

硝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