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搬舊文
※標題隨便取取,可能會改吧
※基本上是葉神中心
※半架空

 

 


1.

書店的老闆是個怪人。

店裡生意不算差,平均一周會進一次貨。

一箱箱的書,老闆從不親自搬運。總是叼著菸,指揮幾個苦力幫忙搬進倉庫。

書店店員加上老闆本人也就三人,一個時段裡只會有一個職員。那幾個苦力是哪兒來的?

「今天也辛苦你們啦!」

書店老闆將幾本遊戲雜誌當酬勞塞進青年們手中,笑咪咪地揮手目送那幾個青年回到對角的網吧裡去。

--讓我搬重物?那可貴了。

 


2.

書店的老闆還是個懶人。

除了進貨日之外,他都是上中或晚班,早班留給兩個員工輪流。有時候甚至會顧店顧到一半睡死在櫃檯,被要結帳的客人嚇醒。

「你就不怕遭小偷啊?」隔壁的花店老闆看得很無奈。

蹲在門口抽菸的書店老闆,吐了個煙圈,懶懶地說:「你當這兒的警察是死的啊?最近新來的那個,巡的可勤了。」

那倒是。花店老闆沒話說了。

雖然書店老闆該做的清點和整理工作一項沒落,但總是懶洋洋的。

連數錢這人人都愛的活兒他也幹得有氣無力。

哥的手可不是拿來做這種事的--以這莫名其妙的原因為由,他最後竟然把財政交給了在附近中學教數學的某個老友管理。

「小張有精神潔癖,不會污我錢的。」書店老闆很自信地對這個決定感到懷疑的兩名員工說。

 


3.

書店的老闆是個看起來和書完全扯不上邊的人。

眼神懶散、漫不經心,除了菸之外什麼都提不起勁。這樣的人怎麼會開書店?

被問到這問題時,他總是滿臉我也是受害者的模樣。

「我弟弟拜託我替他看店,真是拿他沒辦法。」

--僅管在所有人耳中聽來,這根本是擔心哥哥成天無所事事,乾脆開了間店讓他至少有口飯吃的好弟弟。

其實書店老闆也是有喜歡的書。尤其喜歡電競相關的雜誌。

但問他你玩遊戲麼?他又會笑笑說:「哥哪有那個閒工夫。」

或許他只是單純喜歡用看的吧。書店的兩名員工偷偷猜想。

 


4.

書店店員一號有個小煩惱:老闆和店員二號都太奇葩了。

老闆也就算了,畢竟他是老闆、是發錢的老大,而且老闆那些懶散的地方和店員二號比起來,根本是小巫見大巫。

店員二號大約是火星來的,店員一號每次和他說話都會覺得自己快要失去邏輯。

 

「包子,我對了中班的帳,發現金額不對,你...」

「什麼!店裡遭小偷了嗎!」

「不、我是說--」

「太可惡了!你放心好了小弟,有我在這裡,馬上就會抓到竊賊的!」

「聽我說、」

「我知道我知道,我不會和老大說的,你別擔心被罵。」二號拍著一號的腦袋認真地說。

…...中班是你輪值啊不是我。

一號揮開二號的手,努力擺出嚴肅的臉。

「包子你聽我講,」

「我懂、我都懂!不用太感謝我,包庇小弟是大哥該做的!」二號拍拍胸膛。

在一號還來不及阻止時,二號已經抓起一塊板磚衝出店喊著要抓賊了。

--其實我只是要說,我已經修正好了,你下次作帳時要小心點別算錯。

「......」

一號把臉埋進手掌心,思考起是否該辭職了。

 


5.

書店的右邊是花店,左邊是咖啡廳。

書店老闆不常喝咖啡,不過他和咖啡廳的老闆的交情還不錯。

咖啡廳的老闆帶著眼鏡,很斯文的一張臉,是滿受女孩子歡迎的那型。店裡總是高朋滿座,尤其是老闆在拉花時--嘖嘖,你瞧那些小姑娘們,哪個不是滿臉花癡?

「你一定要這樣說我的客人嗎?」咖啡廳老闆好氣又好笑。

「我只是陳述事實。」書店老闆揮著菸說。

咖啡廳老闆搖著頭笑,「你老是注意一些無聊的細節。」

「看起來無聊的東西,反而重要。」書店老闆正色。

反正這傢伙也吐不出什麼好話。心裡這麼想著的咖啡廳老闆,放下調棒時,卻發現書店老闆有些恍惚的表情。

「嗯?你怎麼了?」

書店老闆望著飄向天花板的煙,嘟囔著:「能改變人生的,都是一些不起眼的小事啊......」他說著,低下頭看著雙手,握了握拳。

咖啡店老闆奇怪地在他面前揮揮手,「你發燒了嗎?沒事吧?」

下一秒,書店老闆變回了原本漫不經心的懶散樣,「我沒事,倒是你......」

「我怎麼了?」

書店老闆指著廚房的方向笑得好不開心,「太受女孩子歡迎,不怕你家妹子造反嗎?」

咖啡廳老闆先是一愣,接著扔下書店老闆,急急忙忙地跑進廚房。

「小戴、小戴!別生氣啊!」

 


6.

書店的老闆最近迷上了一個小遊戲。

「唷!小周,今天也很努力啊!」

他笑嘻嘻地喊著,從店門口走過的年輕警察靦腆地點頭。

每天的下午3點,警察固定會到這條商店街上巡邏。以前聽說這附近比較亂,所以巡邏這裡已經成了慣例。

警察停下腳步,探頭望望書店內,又將視線拉回抽著菸的老板身上。

「沒事?」

「沒事沒事,今天平常日,這時間沒什麼人。」書店老闆揮揮那隻拎著菸的手。

年輕警察又點頭。

「倒是你,天天都很辛苦啊?」書店老闆意有所指地笑,越過警察的肩膀,看見了躲在各個角落的年輕小姑娘們。

警察馬上紅了整張臉,猛搖頭,「沒、沒有......」

「唉呀別害羞,」書店老闆拍拍警察的肩膀,「小周你臉長得好,沒人跟著才奇怪呢。」口上說得正經,笑容卻滿是曖昧。

年輕警察被調侃得不知所措,本來就不太會說話的他,嘴巴開開合合也沒發出半個音。

隔壁的花店老闆正好出來擺花藍,見狀馬上拔刀相助。

「老葉,調戲警察可是會構成妨礙公務的,收斂點吧你。」

書店老闆挑挑眉,「整天和樂樂親親我我的你才該小心點,妨礙風化會被小周抓走哪。」

「......」花店老闆放下花籃,吹著口哨踱回店裡。

「你看看,講不贏我就逃了,要不得啊要不得。」書店老闆搖著頭對警察說道。

這就是典型的得了便宜又賣乖吧。警察默默地想,頭上翹起來的那搓呆毛晃了一下。

書店老闆雙眼一亮。

「小周,來來來~」

老實的警察搞不清狀況,仍乖乖彎下腰湊上腦袋。就見那平常總抓著菸的手指碰了過來。

「!?」

「想不到啊,這呆毛觸感還真不錯。」書店老闆滿意地摸著那搓總是堅強豎立著的頭髮,用特別真誠的表情問:「你都用哪牌洗髮精啊?給哥介紹介紹。」

紅色直從臉頰蔓延到頸部,年輕警察不知所措地呆站在原處,蹭了半天回答不出。

書店老闆猛拍著他的肩膀,哈哈大笑起來。

 

住在對街二樓,從頭目擊到尾的某務實主義大學生,默默拉上窗簾裝做什麼都沒看到。

--調戲警察什麼的,真是太喪失了。

 

-TBC-

 

*後記

葉老闆的各種日常小段子。

肖戴太可愛了,小戴假裝吃醋和葉神一起逗逗肖先生神馬的,不能再更萌!!!

然後,我也好想調戲一把周呆毛啊嚶嚶嚶~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硝音 的頭像
硝音

Dance in the Moonlight

硝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