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空

※不是修真文,私設請不要計較太多XD

 

 

清醒後,一入眼的便是那熟悉的臉。

只是這回那張臉上不再是靦腆的笑,而是難得地眉頭深鎖。

葉修心底直嘆氣,心想:該來的終究還是逃不過。

身上的傷不嚴重,但靈力幾乎被抽乾了,葉修邊嘀咕著祭典真是個要命的活,邊掙扎著想從床上爬起,無奈實在沒力氣,只好衝著周澤楷露齒一笑。

「能幫個忙嗎?」

周澤楷瞇起眼,滿臉懷疑。

葉修忙搖頭,「這回不跑了!我保證!」

有前科的人說起來特別沒說服力,周澤楷是表面上沒什麼攻擊性,又不是個真傻的,自然不搭理他,直挺挺地靜坐在床邊的小木椅子上,盯著床上的人看。

這還是他頭一回拒絕了葉修,可見是真生氣了。

葉修摸摸鼻子,腦子飛快地轉著該怎麼解釋才好。

其實胡謅也行,但恐怕不適用於現在的周澤楷,被拆穿了可更慘。何況葉修打從開始就沒想一直瞞著他,只是一直找不到時機罷了。並不是刻意要隱瞞的。

嗯,就是這樣。

如此想後葉修更覺得有了底氣,便說道:「小周,那啥……」

結果話才起了個頭,就被同時張口的周澤楷打斷了。

「前輩,我去躍龍門。」

青年鏗鏘有力地說。

葉修那張一年四季都寫滿嘲諷的臉上出現了錯愕的神情。

「嗄!?」

「我去躍龍門。」周澤楷又說了一遍,彷彿擔心葉修沒聽清楚。

 

葉修當然不是沒聽清楚,他是年紀大了點,但還沒到高齡重聽的程度。

只是他一直以為周澤楷那嚴肅的表情是在生自己的氣,所以開口必須是責備的話語(儘管有點難想像),沒想到卻是語出驚人。

躍龍門,這是所有鯉魚一生的最終目標。

躍過了那扇高聳入雲際的拱門,就能化為至高無上的龍。

身為鯉魚,尤其是族裡最優秀的周澤楷,自然也會去躍龍門──但絕對不會是現在。

「你還沒準備好。」葉修直白地說道。

周澤楷還很年輕,前些日子才在葉修的幫忙下煉出人形,至少要再修練百年才有足夠的實力去挑戰龍門。

躍龍門失敗的鯉魚,通常會失去大半靈力,甚至連人形也無法化出,等於被打回最初的型態。一切修練都要從頭再來。絕大多數的鯉魚都在失敗過一次後,庸庸碌碌過完剩餘的魚生。

可周澤楷一旦固執起來便沒人勸得退。

一如他當初堅持要留在葉修逐漸衰敗的龍神湖裡一樣。

「不行。」周澤楷搖頭,「必須去。」

葉修看著他晶亮的黑眼,啞口無言。

這孩子怎麼這麼死腦筋!

 

房門外悠悠地傳來一句:「跟你一樣固執。果真是什麼人養什麼狗呢。」

房內的兩人迅速轉頭,半掩著的窗子被慢慢推開,露出一張溫和的臉。

「好久不見。」身穿淺藍長袍的青年笑瞇瞇地打招呼。

葉修斜睨了雙臂悠哉地撐在窗台上的喻文州一眼,非常嚴肅地說道:「你眼睛有什麼問題?小周是魚,不是狗。」

一邊的周澤楷同樣嚴肅地點頭。

「哎唷。」喻文州眨眨眼。

「我靠靠靠周澤楷你要不要這麼乾脆就承認你是葉修養的!?」

黃少天忽然從喻文州旁邊冒出來,一開口就是砲轟。

「我正想你的跟屁蟲怎麼沒出現呢,可惜了我清靜的好日子。」葉修感嘆地對喻文州說道。

喻文州彬彬有禮地道歉:「不好意思,打擾到前輩了。」

黃少天猛翻白眼,「你的日子還真是清靜到一身靈力都被耗光了啊?」他邊說著邊擠開喻文州,輕巧地從窗台跳進屋內,「嘖嘖嘖看看你看看你,躺在床上很舒服很愜意?」

周澤楷皺起眉,轉頭看向房間好端端的門,又看看東張西望的黃少天,覺得藍雨塘的鯉魚教養不太好。

「看什麼?」

「小周在嫌你怎麼沒敲門進來呢。」葉修緩緩翻個身,斜斜撐起腦袋,「文州,管好你家小黃魚啊。」

「你叫誰小黃魚啊!聽起來特髒!」黃少天哇啦哇啦叫起來。

喻文州無奈地伸出食指比在唇邊,「少天,前輩需要靜養。」

小黃魚安靜了。

 

特地從藍雨來的兩人是急匆匆來的,連扮手禮都沒有。

葉修嫌棄地揮手,「來看神龍怎麼可以沒有貢品,回去回去!」

神龍可不是免費參觀這麼廉價的。

「跟你講正經的還嫌東嫌西!」

「少天,安靜。」喻文州敲了下黃少天的魚腦袋,問葉修:「現在這個藏身處還有其他人知道嗎?」

這裡是離龍神湖不遠的一處森林內,由於佈下了結界,一般人類是進不來的。然而擁有靈力的生物不在此範圍內。

葉修搖頭,「當初就告訴了你和老韓。」

喻文州有些訝異地笑了,「沒想到前輩這麼信任我們。」

「那不是沒得選了嗎?藍雨和霸圖是離這最近的啊。」葉修聳聳肩,覺得沒什麼大不了。「而且越少人知道越好。」

「那是。」喻文州表情嚴肅起來,「你還需要多久能恢復?外頭都在傳神龍殞落了,最近好多鯉魚要去躍龍門。」

傳說中,殞落了一條神龍後,天庭為了填補空缺,使得在那段期間內躍龍門的鯉魚有更大的機會能化龍。

當然,那都是傳說而已。

葉修知道那和有沒有空缺無關,主要還是天時地利魚合。

他甚至懷疑放出這個消息的,是某些喜歡吃鯉魚的惡質仙人,蠢笨的鯉魚傻傻去躍龍門後,就會被躲在龍門後的饕客仙人戳去當下酒菜──據說靈力越高的鯉魚肉質越是鮮美,吃了還能補精元。

所以他必須快點現身,以防鯉魚們真的成群結隊屁顛屁顛得去送死。

但是無奈靈力恢復得挺慢。

葉修握了握手掌,「恐怕要等半個月。」

喻文州點頭,「藍雨有聽到風聲,怕是搞龍神祭典的那些傢伙,可能會在這段時間內在你的地盤撒野。」

衰敗的龍神暫時性地失去了靈力,這對想占據龍神湖的傢伙們來說是個再好不過的機會。如果葉修沒有守住這裡,那他將會失去自己的領地。

失去領地的龍雖然仍是一條龍,但靈力會大幅下降,危及到生命安全。

「所以我們才來看看你需不需要幫忙啊。還一直想趕我走!」黃少天氣哼哼地說。

葉修笑了起來,「小黃魚兒,本神龍再怎麼不濟也輪不到你來幫著保護。」

「混帳說了不要再叫我小黃魚!」

喻文州趕緊拉住黃少天的衣領,以免他衝上去把葉修揍一頓。

並不是擔心葉修被揍,而是擔心黃少天被周澤楷揍。

瞧瞧那條銀鯉魚一副蓄勢待發的忠犬模樣,唉,明明是條前途一片光明、鯉魚界魚魚都稱讚的大好青年,怎麼就被養成一條狗了呢?

喻文州才這麼想,周澤楷就開金口了。

「我來保護。」

黃少天馬上不怕死的要吐槽,「你一個人行嗎?龍神湖的範圍可大可大了敵人要從四面八方來你怎麼打?」

周澤楷神閒氣定地給了一個剛才嚇死葉修現在準備嚇死黃少天的答案:「躍龍門。」

 

-TBC-

 

*後記

之前都有公布在噗浪,只是我的更文速度和坑品都很糟才沒放在這邊XD

猶豫好久還是放上來了...當作一點動力吧~

希望喜歡周葉的小夥伴能多一點啊QQ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硝音 的頭像
硝音

Dance in the Moonlight

硝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