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空

 

 

周澤楷是誤闖入龍神湖的。

和同伴們成群結隊在小溪戲耍時,他發現了一條通往別處的岔路,不由自主地就朝那兒游去了。

等到查覺和同伴游散,周澤楷已經能聽見人聲鼎沸,從水面傳來。

他住的小湖旁少有人煙,好奇心驅使他擺動魚尾賣力往湖面游去。

從水面探出魚腦袋的瞬間,在水面下還有些模糊的聲音,立刻清晰地傳入耳中。

周澤楷呆愣愣地望著熱鬧的人類世界。在他不長不短的魚生中,還從未見過這麼多的人類。排排整齊的建築物、路上的男男女女都讓周澤楷看得眼花撩亂,還有許多他連名字也不曉得的新奇玩意兒。

小小的鯉魚望著陌生的陸地世界,一切都讓他目不暇給。

 

而葉修就是在這個時候出現的。

穿著花花綠綠的奇怪服飾,撐著一把油紙傘,男人悠悠哉哉地往湖邊走來。

「嗯?銀鯉魚?真少見啊。」

男人在周澤楷面前蹲下,打量著半個腦袋冒在湖面上的銀色鯉魚。

普通魚類是沒有眼瞼的,但周澤楷是條具有靈性的魚,所以他對著葉修眨了下眼。

葉修頓時樂了。

「這兒好久沒有開靈智的鯉魚了。」他伸手戳了下周澤楷的小腦袋,「你從哪兒來的?」

銀鯉魚擺動尾巴,轉身看向北方。

「北邊?」葉修跟著看過去,想了想,「啊、是輪迴泉?」

銀鯉魚又眨了下眼表示肯定。

輪迴泉位在北方,名字取得神秘,其實就是個普普通通隨處可見的泉水湧生處。不過那只對普通人類而言是如此。

「另一個世界」的住民們都知道,那兒可是這五十年來最具靈性的泉水。這說的不是什麼風水寶地,而是字面上的意義。

輪迴泉裡,開啟靈智的鯉魚特別多。

「聽說喝了泉水的陸生動物,也能開啟靈智。」葉修好奇地問銀鯉魚:「此話當真?」

這可問倒銀鯉魚了。

他年紀小,常被長輩叮囑千萬不要輕易浮出水面,陸上的天敵隨時都可能出現,因為一時好玩而賠上性命那是很不值得的。輪迴泉少有人類,野生動物自然就多,周澤楷向來乖巧也機警,張望水外的世界次數,那是一隻魚鰭上的紋路數目都數得出來的。像方才那會兒一樣,不但探出水面還看得收不回神,是罕有的事。

葉修見小鯉魚眼神呆滯,一副想到雲天邊了的模樣,也無意探究。本來就是隨意問問罷了。說聲「不知道就算啦」,便盤起腿在湖邊坐下。

周澤楷覺得有些抱歉,但他還沒修成人形,無法開口說些什麼,只能眼巴巴望著葉修,期待他能從眼神看出點端倪。

這一看便讓葉修誤會了。

他啊了一聲,嘴上邊說我知道了你等等,邊把還未收起的紙傘舉起來抖了抖──一塊小糕點掉了出來。

「你是要這個吧?」葉修捏起小糕點,側著頭道:「手邊沒什麼東西,將就一下。」然後將小糕點湊到銀鯉魚的小腦袋前。

周澤楷有些急了,他那眼神又不是要討吃的!

不過……聞起來好香,好想吃。

銀鯉魚猶豫著應該要先表達無法給葉修一個答案的歉意,還是該順勢啃掉那塊點心表示友好?

結果是葉修再度誤會了周澤楷的舉動,以為他在掙扎該不該吃陌生人給的食物,嘿嘿笑著「別客氣啊!這可是難得的小點心喔!」接著硬是把食物塞進了周澤楷傻傻張著的魚嘴巴裡。

──好吃。

銀鯉魚滿足地搖頭晃腦,蹭了蹭葉修的手指表示謝意。

葉修愣了一下,哈哈大笑:「你這孩子真有意思。」

周澤楷不是很懂他在笑什麼,不過既然對方看起來很高興,那就不用介意了。

之後,心情很好的葉修就坐在湖邊,給第一次來到這兒的小觀光客,全面性地做了一次觀光導覽。

從人類還沒出現的時候,這裡可是滿坑滿谷的野草野花小動物,講到人類出現之後,以驚人的速度開墾了這片土地,成了現在的模樣。連這兒的歷屆地方官都如數家珍地介紹給了周澤楷。

換做別人或許會無聊到睡著,但周澤楷很認真地把葉修的話一字不漏地聽完,還牢牢記在心裡了──難得能聽到一些鯉魚蝦蟹等水中生物之外的歷史,他可是興致勃勃,而且還能回去講給江波濤分享,他相信好友對這些也會有興趣的。

直到天色暗了,小聽眾十分捧場,說書人也講得意猶未盡,葉修便說:「你要是還想聽,明天再來這兒吧。」

周澤楷鄭重地點點頭。

葉修見他那認真的小模樣,又笑了起來。

 

-TBC-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硝音 的頭像
硝音

Dance in the Moonlight

硝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