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空

※本文和Lullaby無關XD

 

 

褚冥漾手笨腳笨腦袋迴路也不靈光,就一頭短髮生得特別快。

遇到完美主義的冰炎大師後,更是被強迫每隔三個禮拜就得小修一次。

無論是鬢角、瀏海或頸後,只要有一點點不整齊的小毛髮露出來,冰炎的手就磨刀霍霍了。

 

「坐好。」

趁著褚冥漾來收當月貨款,冰炎硬是押著人坐到鏡台前。

「又要修了嗎?」褚冥漾照著鏡子,拉拉髮尾,「我不覺得有……」

「有,亂了!」

「哪、哪裡啊?」

冰炎瞪了他一眼,拉過椅子,對著鏡子扯著褚冥漾的兩邊鬢角說:「長度不一樣,看到沒?」

褚冥漾苦著一張臉點頭,不敢說自己根本看不出來哪裡不一樣長,只能小聲地說道:「我跟白陵約好了3點送藥水過去,你看時間……」

「來得及!」

冰炎擺出臭臉,褚冥漾頓時乖了,坐姿端正得像個小媳婦,假裝沒聽到後面傳來其他員工曖昧的偷笑聲。

 

冰炎的手指很漂亮,又白又細,指甲沿著指緣剪得乾乾淨淨。

揮舞剪刀的時候看起來就像個藝術家,全心全意地專注在眼前的作品上。

褚冥漾總是目不轉睛看著鏡子裡的冰炎。

以前還不懂,但他現在很贊同認真工作的男人最帥氣這句話,用在冰炎身上更是適合得不得了。

褚冥漾尤其喜歡冰炎替自己修瀏海的時候。

很多人在被修瀏海的時候會閉上眼睛,那是眼睛的反射動作,擔心剪刀或細碎髮絲會扎到眼睛。但褚冥漾總是睜著眼睛,恨不得自己的瀏海長得必須修到天荒地老。

只有這個時候他才能毫不害羞、正大光明地盯著冰炎一個毛細孔也沒有的白皙臉龐看,因為冰炎的焦點都放在瀏海上了,不會注意到他的視線。

 

冰炎收回手,仔細看了看瀏海再對照鏡子後,滿意地點頭,「好了。」

褚冥漾趕緊收回赤裸裸的視線。

冰炎再度坐回椅子上,「你的鬢角也該修了。」

褚冥漾身子一僵,冰炎的心情愉快起來。

「別亂動。」他故意警告。

「……知道啦。」

冰炎欣賞了一下他憋屈的表情後,右手換了把打薄刀,左手緩緩伸向褚冥漾。他好笑地看著自己越靠近,對方就越是緊繃的模樣。

──食指毫無預警地碰上了耳朵。

「嗯……!」褚冥漾整張臉漲得通紅。

「忍耐一下。」冰炎私毫沒有要隱藏自己的笑意,帶著愉悅的表情,食指輕輕壓下也變得通紅的耳朵輕聲說道:「很快就好。」

「唔……」褚冥漾咬緊下唇。

冰炎不急不徐地修著鬢角,壓著耳朵的手仍沒放開,以免碎髮掉進耳朵裡。

「嗯……快、快點啦……」褚冥漾的聲音在顫抖。

「好。」冰炎回答。

終於,等左右鬢角都修完後,褚冥漾已經成了一隻熟透的蝦子。

冰炎放下剪刀,故意在他耳邊吹了口氣,「好了。」

「啊!」褚冥漾癢得整個人跳起來。

他又急又氣地摀著耳朵罵道:「不要每次都這樣弄我啦!你明知道我怕癢!」

冰炎雙手抱胸笑得詭異,沒有因為被反抗了而惱羞成怒。

 

褚冥漾喜歡在修瀏海時偷看冰炎。

而冰炎喜歡在修鬢角時,聽聽褚冥漾可愛的呻吟聲。

 

-END-

 

*後記

好想聽褚的呻吟聲(ˉ﹃ˉ) 

消~魂~的~呻~吟~聲~(ˉ﹃ˉ) (被戳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硝音 的頭像
硝音

Dance in the Moonlight

硝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