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2016新刊:冰漾/UOG 月見草通販中

●既刊購買請看置頂文章:D

●刊物履歷請走這裡→

※遊戲+系統+毫不留情的米納斯姊姊

※褚漾漾吐槽技能全開的打算

※學長戲份好少腫摸破

 

 

日子很普通地又過了三天,褚冥漾乖乖地邊工作邊攻略,看著龜速上升的好感度覺得很洩氣。

冰炎的防備心比一般人強,本來就較難親近,加上褚冥漾的不良前科,導致劇情的進度到現在都仍在第二章「職場相依,日久生情」,遲遲無法跨出下一步。連開口邀請冰炎去吃個飯都很困難了,更何況是系統指定的通關條件。

儘管系統並沒有強制規定要在幾天內通關,但這麼拖拖拉拉也不是辦法。

為了刺激劇情,米納斯做出了一個決定。

『噹噹啦噹~突發劇情!』

褚冥漾滿頭問號。

『目前好感度39%,劇情進度40%,可以說是完全沒有進展。』米納斯的聲音憑空傳出,倒是沒見到她的人影。

一顆比褚冥漾的頭還要大的鑽石漂浮在半空中,上頭刻著好感度和劇情進度的分析,悽慘的數字都是刺眼的紅色。

『劇情沒有進展,愛情就沒有未來。幸好偉大的系統研發人預知了會有這麼沒用的主人,制定了良好的對策。』

「光明正大地數落我沒用!?」

『來自系統的建議──』米納斯優雅的聲音稍稍提高,『抽鬼牌!』

巨大鑽石瞬間宛如煙火般地炸開,細碎的藍色光粉四散在褚冥漾面前,光粉迅速地堆積起來,呈螺旋狀快速地向上攀升,最後變成了一張張地撲克牌,整齊地分為三個區域排在半空中。

褚冥漾瞪大眼睛,「抽鬼牌?」

『是的。』

米納斯忽然冒了出來,妝扮和往常的精靈裝束不同,海藍色的波浪長髮在耳下綁成雙馬尾,頭上頂著魔術帽,臉上和身上都畫著鮮豔的圖騰。

『遊戲規則:撲克牌分為三區,A為事件主角,B為事件配角,C為引發事件!

 「你們沒有搞錯抽鬼牌的意思嗎?」褚冥漾指著撲克牌說:「我知道的抽鬼牌玩法是……」

『主人知道的玩法是什麼並不重要,』米納斯打斷了主人的話,『重點是系統研發人想要這樣玩你……咳,想要促進劇情的進展。』

妳的心裡話光明正大說出來了喔。褚冥漾死心地望天。

算了,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能要求這個遊戲按照一般常識來的話,他就不會被困在這裡出不去了。

「我選就是了。」褚冥漾抹抹臉說道:「不會有什麼奇怪的事件吧?」

米納斯微笑,『見仁見智。』

「……為什麼越來越不吉利了?我可以拒絕玩嗎?」

米納斯加深笑容,『不行。』

「我想也是。」

『再告訴您一個訊息吧,抽到鬼牌就是BE。』

「喂──!不是說要促進劇情發展嗎怎麼可以強制BE啊!」

BE也是一種結局,請不要瞧不起BE。』

「可惡!」

『請直接在想選得牌上點一下,選出三張後,會一次公布結果。』

褚冥漾深深覺得自己這個主人也當得太像小媳婦了,怎麼委屈怎麼來!

他拼命祈禱著不要抽到鬼牌不要抽到鬼牌不要抽到鬼牌,視死如歸地緩緩朝撲克牌伸出手──

會選到什麼牌都是機率,挑也沒有用,隨便點吧!

 

三張被點到的撲克牌發出淡淡的黃色光暈,而其他的牌則化作光點消失。

『公布時間!』米納斯揮著指揮棒說道:『A!』

指揮棒點上第一張撲克牌。

褚冥漾緊張地搓著手,撲克牌緩緩翻面。

上面寫了一個名字。

『冰炎』

褚冥漾呼了一口氣,太好了,很正常。

B!』米納斯的指揮棒點向第二張牌。

撲克牌轉動,這次的人名是──

『褚冥漾』

褚冥漾愣了一下後,揉揉眼睛,確認自己沒有眼花。

米納斯淡淡說道:『恭喜您得到了登場的機會。』

「……難道玩家還能不登場的?」

米納斯看了主人一眼,『為什麼不行?』

褚冥漾呆呆地回望她,「不登場怎麼攻略?」

米納斯指指主人的胸口,『玩家可以死掉啊,對這個遊戲世界毫無影響。』

──喂!我好像聽到不得了的情報了!這遊戲還能殺玩家!

褚冥漾雙手捂著胸部僵硬地問:「死、死了能讀檔重來嗎?」

『那要看您有沒有記得存檔……啊。』

米納斯露出由史以來最為完美的笑容,然後將指揮棒指向最後一張牌。

『那麼公布最後……』

「給我等一下!妳別想就這樣把沒告訴我有存檔這件事帶過去!」褚冥漾急得猛跳腳,為什麼這麼倒楣碰上這個沒良心的AI系統!

米納斯無辜地說:『因為您沒有問過。』

褚冥漾瞪大眼睛,「這不是系統本來就該先講好的訊息嗎?」

『原來如此、原來如此,其他的遊戲都會先告訴玩家必須記得存檔。』米納斯邊點頭邊點出透明面板,在上頭寫了一串奇妙的文字。

褚冥漾問:「妳想把責任推給遊戲開發人嗎?」

『您怎麼會有這種錯覺呢?本系統向來不踢皮球,公開透明誠實負責。』

「那妳有沒有要告訴我怎麼存檔了?」

米納斯擺動指揮棒,『當然,一點也不難,不過請等公布完抽鬼排的結果後吧。凡事要講求順序。』

「一開始就故意不告訴我要存檔的妳,好意思強調講求順序?」

米納斯裝作沒聽見,將指揮棒點向最後一張撲克牌。

C!』

「聽我說話啊!」

 

撲克牌在一人一系統的注視下緩緩翻面,只見上頭寫著短短三個字:

『喝咖啡』

 

『喔?』米納斯發出意味不明的讚嘆聲。

「咦?」褚冥漾還沉浸在沒有存檔的陰影中,一時反應不過來。

怎、怎麼突然就要去約會了我還沒有心理準備啊啊啊啊!

『劇情即將在30分鐘內觸發,請主人做好外出準備。』米納斯讀條似地宣布。

「我今天休假耶!」褚冥漾邊哀嚎邊衝向衣櫃,七手八腳地換起衣服。

『愛情是沒有休假的。』

「不要突然說出這種好像有道理但其實一點意義也沒有的話好嗎!?」

 

  ※

 

三張撲克牌串在一起,就是冰炎、褚冥漾、喝咖啡。

如果沒有系統的陰謀詭計,應該就是正常的約會橋段了。

褚冥漾坐立不安地在上班地點對面的咖啡店等待冰炎下班,不時抬起手腕看時間。

為了避免打擾冰炎上班,他只用簡訊詢問「要不要一起喝咖啡?在對面咖啡廳等你下班唷~(*/*)」,也還沒得到正式的回覆。

那個充滿少女心的簡訊內容是系統強制的,米納斯說要褚冥漾來寫的話,肯定一點浪漫的感覺都沒有,所以自動幫他傳送訊息了──順帶一提,手機號碼不是和冰炎要的,是庚笑瞇瞇地塞了張紙條神神秘秘給的。

「浪漫的點在哪裡啊?」褚冥漾皺著眉頭凝視寄件備份,覺得身為一個男人用顏文字好假掰。

『所以才說您沒有談戀愛的細胞。』米納斯的聲音在腦海中響起。

「知道還拉我進來玩遊戲?妳就不擔心要跟我綁定一輩子嗎?」褚冥漾酸溜溜地問。

『系統沒有壽命,但是主人有。』米納斯很淡定。

又拿這套來威脅!褚冥漾懊惱地握拳,本來是想刺激一下米納斯看她會不會就這樣把自己吐出遊戲世界皆大歡喜,沒想到被反將一軍。

『主人想點高毒舌技能的話,應該要等到下輩子。』米納斯嘆息。

……求換一個綁定系統。

 

嘟~嘟~

手機震動了。

褚冥漾查看後,果然是冰炎回覆的訊息。

『不要』

高冷又短小!連標點符號都懶得給!

褚冥漾趕緊撥打他的電話,沒想到一接通就是一頓臭罵。

『打來幾次都沒用,我拒絕!』

「呃、欸?」

『之前對你客氣是看在父親和你有些交情,但凡事都有限度。』

「咦?我、我和你父親?」

『就這樣。』

──喀。

通話被爽快地切斷。

褚冥漾莫名其妙地瞪著手機螢幕,覺得好像哪裡怪怪的。

他想了想,又重新撥電話,冰炎接通後馬上掐著時間點快速聲明:「晚安我是褚冥漾!」

話筒傳來冰炎還沒恢復平穩的呼吸聲,一會兒過後,透過電話變得比本人還要溫和一些的好聽聲音響起:『……原來你和安地爾是一夥的。』

「欸?」那是誰啊!

『難怪……』光是聽聲音就能想像冰炎咬牙切齒,『難怪你老是纏著我!』

「等等!」褚冥漾緊張地喊:「你說安什麼兒?那是誰啊我不認識!」

『哼。』

「我發誓!」褚冥漾中氣十足地說。

又安靜了幾秒後,冰炎才又很勉強地開口,『給你十分鐘解釋,地點就你待的那家咖啡廳。』

安全過關!褚冥漾簡直要歡呼。

雖然不曉得冰炎到底把他誤會成誰,無緣無故被洗了一臉口水,不過這下子觸發劇情就可以成功開始了!

沒等多久,就看見冰炎不急不徐地從馬路對面走過來。平時只能看他穿制服的模樣,難得看到私服,沒想到竟是很樸素的白色T恤和牛仔褲。

褚冥漾呆呆地望著冰炎走近,心想人正真好,穿個老土裝扮也很有回頭率,過個馬路根本像在走台步!不愧是系統設定的總裁行霸氣男主,好蘇。

冰炎毫不客氣的拉開椅子砰地一聲坐下,褚冥漾正要打招呼,他就率先開口道:「你請客對吧,嗯?」

──哇……連威脅人的「嗯?」都可以這麼有魔性,這個遊戲到底對冰炎有多偏心啊!褚冥漾就這樣迷迷糊糊地答應了。

冰炎點點頭,「很好,那就准你用十秒解釋為什麼你會有我的手機號碼吧。」

「……」

褚冥漾忽然覺得被庚小姐坑了好大一把。

 

-TBC-

 

*後記

最近瘋狂刷刀劍所以沒時間碼文(!!!

「覺得標題的UOG到底是什麼東東啊!!!!」的人請舉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硝音 的頭像
硝音

Dance in the Moonlight

硝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馨馨
  • 公司支票的開頭就是BE
    一直想問銀行可不可以換HE
    所以看到一半我就笑了^^

    米納斯的吐嘈功能好強大
  • 哈哈哈如果是我我也會很想吐槽公司XDDDDDD
    米納斯大姊很威的

    硝音 於 2015/05/23 21:5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