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2016新刊:冰漾/UOG 月見草通販中

●既刊購買請看置頂文章:D

●刊物履歷請走這裡→

※嚴重卡文

 

 

阿希斯是個非常自來熟的人,很自然地向褚冥漾搭話,並在自我介紹後,理所當然地繼續站在褚冥漾身邊自說自話。

諸如我跟冰炎他老爸認識很久了,從小看他長大的呢,小時候多招人疼呀,怎麼長大後變得這麼不可愛;冰炎可不只化妝技術好,臉長得也特別精緻,各方面都適合進入時尚圈發展,為什麼想不開要跑來底層做個小人物呢;冰炎他爹娘都是有名的攝影師,以前曾經把冰炎抓去棚拍,那組照片驚為天人,可惜在攝影界裡只是個傳說。

聽阿希斯這樣碎碎念這麼久,褚冥漾也不會蠢到不曉得他到底是誰了。

──不就是冰炎很嫌棄的那個安地爾嗎!傳說中的安地爾!

褚冥漾偷偷打量著講得興致勃勃一發不可收拾的安地爾,覺得很不科學。外表雖然不比冰炎好看,但也是十足的俊逸了,跟先前想像的翹小指形象完全不同。

這年頭連變態都可以長得人模人樣了,褚冥漾哀傷地捏捏自己的臉頰:為什麼心地善良思想正常的我就長得這麼普通呢?

「嗯……你也是細皮嫩肉的。」安地爾忽然伸出一隻手捏住他的另一邊臉頰,很感興趣地捏了捏。

「你幹嘛!」褚冥漾反射性地拍開他。

這可是被冰炎視為變態還唯恐避之不及的人物,各方面都得警覺一點。

「緊張什麼,」安地爾笑了,還彎下腰仔細看著褚冥漾緊繃的臉蛋,「皮膚不錯,就是……長得有點普通。」

長得普通錯了嗎!那是什麼憐憫的表情!

褚冥漾咬牙切齒地瞪他,「普通也有普通的好處!」

比如說比較不會被老師記住、放學回家不會遇到怪糬叔之類的……啊,面前這個就是一個阿。

安地爾倒是點頭了,「你說得沒錯,普通點也有不少好處。」

那表情像是想起了什麼事情般,有點微妙,但褚冥漾沒有時間多想。

因為系統在此時煞風景地開口了。

 

『觸發新劇情。』

「!?」褚冥漾心裡一驚。

果然選擇來這裡是對的,真的有新劇情了!終於可以跟停滯不前的劇情進度說再見了嗎?

不知道會往好還是壞的方面發展。

褚冥漾正要向米納斯詢問詳細內容,系統又響起了背景音樂。

 

『新劇情即將啟動,請主人做好心理準備。』米納斯輕快地說。

 

每次米納斯的聲音變得愉快,就表示有不好的事情要發生了,褚冥漾已經學到了許多教訓。

他渾身一顫,緊張地問:『為什麼要做好心理準備?不就是新劇情嗎?』

『系統身為輔助工具,提醒玩家自然是系統的工作。』

『……可是我覺得妳好像很高興,而且以前哪有在觸發劇情的時候,要我做好心理準備?』

『那當然是因為我今天心情很好。』

『妳為什麼今天心情特別好!』

米納斯一般哪時候心情好?當然就是整主人的時候!

褚冥漾想哭了。

他覺得今天天上會下紅雨,夕陽會從東邊落下,冰炎還會變得溫柔體貼!

米納斯用恨鐵不成鋼的語氣道:『來自系統的建議,請看看舞台的方向。』

與此同時,前面那一大群婆婆媽媽姐姐妹妹們都發出震天的驚叫聲。身旁的安地爾也低低笑起來:「終於要開始了。」

一股寒意卻打從腳底竄到褚冥漾的頭頂,他僵硬地往舞台方向望去。

舞台上站著一名耀眼奪目的銀髮青年,青年的臉上難得帶著淺淺的笑意,青年的視線一動也不動地放在褚冥漾的臉上,青年眨了眨明媚的雙眼。

就在褚冥漾覺得搞不好即將要迎來被掰彎的歷史的一刻時,青年那薄薄的唇微張,緩緩吐出幾個字。

『褚,你死定了。』

附贈一個迷死人的笑容。

台下的女人們尖叫起來。

褚冥漾在心裡哀嚎了起來。

──乖乖站在安地爾旁邊等著被抓包的我就是死了也活該啊啊啊啊啊!

 

  ※

 

活動就在冰炎那能閃瞎人眼的笑容中開始了。

同事們擔心的事情都沒有發生,本來以為他會臭臉臭整天,上台前庚還在小心勸慰冰炎,要他放輕鬆點,沒想到一上台冰炎就露了一手變臉特技。

果然還是小看冰炎的專業意識了!簡直太敬業!

同事們覺得很欣慰,化妝師和主持人更是情緒高昂(彩排時的冰炎太嚇人了),觀眾們各個笑得一臉死而無憾。

氣氛熱烈的活動,跟台下一臉死了爹娘的褚冥漾形成強烈對比。

從接收到冰炎的死亡預告後,褚冥漾就在「要逃?還是不逃?」的掙扎中痛苦萬分,偏偏旁邊那個惹禍的安地爾還一副看好戲的模樣,更是讓他想求米納斯能不能讓這段劇情快轉,給他來個早死早操生。

『本系統沒有快轉功能。』

『廢話!我就是想想而已!』

褚冥漾忿忿地抬頭看天花板,努力不要讓眼裡悲憤的淚水滑出來。

他開始歇斯底里地覺得系統開發者跟自己有仇。

 

「沒想到你跟冰炎認識呢。」很敏銳地注意到冰炎上台時對褚冥漾發出的警告,安地爾很感興趣地看他。

「……我們是同事。」褚冥漾心情惡劣,話都減短了。

「嗯……」安地爾用那掃描器般的雙眼上下檢視了褚冥漾一遍,「沒想到你這樣的資質也能進專櫃品牌。」

──這樣的資質是哪樣的資質!這赤裸裸的鄙視是找碴嗎!

「真是抱歉,我是倉儲工讀生。」褚冥漾咬牙切齒地說。

安地爾笑了起來,藏在墨鏡下的臉寫滿了呵呵呵。

「是我失禮了才對。」

──那就道歉啊混蛋!

褚冥漾握了握拳頭,告訴自己小不忍則亂大謀,宰相度裡能撐船,才不跟這種沒啥戲分的角色一般見識!

『這段劇情裡安地爾是第三要角,希望在劇情結束之前,主人的身體能夠健健康康。』米納斯擔憂的聲音飄出來。

『妳真擔心的話就想辦法讓安地爾滾,少惺惺作態了!』褚冥漾怒氣沖沖地罵。

米納斯還沒回應,安地爾又開口了。

「你好像很不喜歡我,為什麼?」

因為你很明顯就是來幫我拉仇恨的啊──這話當然不能講,褚冥漾只能硬梆梆地說:「你想太多了,我又不認識你。」

「這樣啊,但是我挺喜歡你的。」安地爾笑瞇瞇地湊過來,趁褚冥漾不注意,又再度往他臉上掐了一把,「你很有趣。」

褚冥漾連忙扯回自己的臉皮,想後退個幾步跟他保持距離,以免被冰炎發現他們真的有互動,很可惜周圍擠滿了微關活動的群眾,一點縫隙也沒有。

「別那麼緊張,我又不會吃了你。」安地爾低低笑起來,那聲音卻讓褚冥漾只有不詳的預感,「讓我猜猜看吧,是不是冰炎跟你說了什麼?」

這人是狗嗎?這麼敏銳!

「沒有。」褚冥漾心虛地別過臉。

「嗯,那就是有了。」安地爾決定不要告訴少年,他臉上大方地寫著我說謊。

褚冥漾氣憤地瞪他。

安地爾的好心情不受影響,興致勃勃地問:「他說了些什麼?」

「不關你的……咳,我就說他什麼都沒講了!」

「我不是壞人,更不會在光天化日下做壞事,」安地爾舉起手做發誓的姿勢,「無論冰炎跟你講了什麼,我想一切都是誤會。」

褚冥漾滿臉不相信。

攻略角色說的話就是聖旨好嗎?必須屹立不搖地無條件盲目相信冰炎!

如果攻略角色的話都不能相信,那這個遊戲就會變成推理題材了。

褚冥漾敢打賭,照系統如此厚愛冰炎,還附帶了一堆總裁風設定,冰炎說的話絕對不會沒錯,敢質疑就是妥妥的找死。

安地爾見他仍然十分防備,無奈地正要開口說什麼時,四周忽然安靜下來。不只他愣住,褚冥漾也被嚇了一跳。

怎麼所有的人都在看他們!

 

台上的漂亮女主持人咳咳兩聲,親切地對著褚冥漾說道:「那邊那位小帥哥,沒錯、就是您!恭喜您被選中現場體驗我們的新商品!快上台來吧!」

褚冥漾錯愕地指著自己的鼻子,努力張大眼睛看著主持人,無聲地質疑她有沒有叫錯人──他是個男的,上去體驗個頭啦!有沒有看到那邊的女孩子沒被選到都快哭了!求重來!

主持人彷彿真的有心電感應,笑瞇瞇地說:「是我們的模特兒抽到您的喔!公平起見,不能重抽囉!」她揮了揮手上的紙條,「上台吧!不要害羞!」

我什麼時候有投名字參加抽選了?

褚冥漾愣愣地望向冰炎。

冰炎頂著一張被化妝師畫得更加勾人的美人臉,用似笑非笑的表情回看他。

──我感受到了陰謀!

 

-TBC-

 

*後記

 

   拖了快兩個禮拜才把這篇寫好,中間充滿各種血淚(並沒有

 

   啾~竟~能不能在10之前把櫃哥篇結束呢!

 

   ..........我覺得不可能QAQQQQQ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硝音 的頭像
硝音

Dance in the Moonlight

硝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馨
  • 漾漾
    被系統玩~
    被冰炎玩~~
    被安地爾玩~~~
  • 這奏是命運~~~(不

    硝音 於 2015/07/15 16:2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