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2016新刊:冰漾/UOG 月見草通販中

●既刊購買請看置頂文章:D

●刊物履歷請走這裡→

※櫃哥篇完結辣~

※坑死人不要錢,拍磚請小力一點

 

 

主持人在一旁講了什麼,褚冥漾全都左耳進右耳出。

他渾身僵硬地坐在舞台的高腳圓椅上,心裡默念著:一顆西瓜、兩顆西瓜、三顆──沒辦法,他可從來沒有這麼萬眾矚目過。

看看台下的女人們羨慕忌妒恨的眼神,簡直能把褚冥漾單薄的身子戳出一個大洞,臉上赤裸裸地寫著:明明是個男的還搶我名額,不要臉!

褚冥漾何其無辜。

參加彩妝體驗抽選活動,必須事前在櫃上消費滿一定金額,才能拿到抽選券。他沒消費更甭提有沒有抽選券,冰炎到底是從哪裡抽出一張褚冥漾來的?他比誰都還困惑啊!

還在胡思亂想時,一個冰涼的濕潤東西貼上褚冥漾的臉,他驚得肩膀一抽。

「放輕鬆,先幫你上個化妝水。」彩妝師不知何時已經湊到他面前,面帶笑意地解釋。

褚冥漾乖乖地點頭,瞇上眼睛。

雖然不是很懂化妝水有什麼效用,但在這炎熱的天氣裡,抹起來冰冰涼涼的還是挺舒服,也幸好彩妝師是個男的,少了很多緊張感。

褚冥漾很快就適應了,反正閉上眼睛的話,近距離塗塗抹抹的彩妝師和用熱辣辣視線瞪著他的觀眾們都可以無視。

 

主持人和彩妝師在講什麼,冰炎同樣全當成了耳邊風。

趁著觀眾的注意力都在褚冥漾身上時,他惡狠狠地瞪向台下那打扮得異常顯眼的阿希斯‧安地爾。

雖然早有心理準備這人會出現,但實際看到後,冰炎還是煩躁起來。尤其是安地爾大大方方在他眼皮底下站到褚旁邊搭話,褚還愚蠢地回應了他。

冰炎當然知道褚不認識安地爾,這在不久前褚發神經邀他去喝咖啡時,他就已經確定了。只不過見褚毫無防備地跟那變態聊天,冰炎還是起了一股無名火。

剛剛抽到的抽選券當然不是褚冥漾的,不過是冰炎臨時起意,用那雙特別有壓迫性的雙眼掃了主持人和彩妝師一眼,這兩人就摸著鼻子乖乖聽話了──辦活動做點小手腳早就屢見不鮮,抽選名額也不只一位,不過是內定一個人罷了。

更何況,誰不知道冰炎是董事的那誰誰啊。

褚冥漾就這樣順利地被「弄」上台來了。

舞台下的安地爾感受到冰炎略帶怒意的視線,向他點點頭後,抿著嘴偷笑。

冰炎不悅地收回視線,轉頭看向乖得像隻兔子一樣,縮在椅子上給彩妝師上妝的褚冥漾。

平常的褚說不上是很有活力,比起蹦蹦跳跳的西瑞算是很安分。那雙黑溜溜的眼睛十分靈活,講起話來有時正經有時愚蠢,和西瑞、米可蕥或庚聊天時會笑得很大聲。

不過在冰炎面前就會像現在這樣,乖得跟隻兔子沒兩樣,尤其現在還瞇著眼睛,看起來更像一隻快睡著、毫無防備的小動物。

本來就因為安地爾的出現而煩躁的心情,突然又多了一種難以形容感覺,很像被根頭髮刮在手上,不痛卻又很在意。

如果是工作的時候遇到心情不順,冰炎會很順手地往褚的後腦勺拍下去、或者踹他一腳來發洩,但現在卻不行。

冰炎不知道為什麼會突然有這種微妙的心情,卻也沒有特別想要搞清楚,只能捏捏拳頭,告訴自己等等下台後就要把褚種到倉庫門口去當觀賞植物。

反正心情不好絕對是褚的錯,誰叫他要跟安地爾那個老滑頭聊得那麼開心!

 

褚冥漾是個男性,皮膚又不錯,很快便完妝了。

彩妝師指著他臉上的各個部位,滿意地向觀眾們一一指出這個妝容的優點,並強力推銷這次的新品。

當然,觀眾們最在意的並不是褚冥漾臉上的妝好不好看,而是自己有沒有機會上台去體驗一下,順便跟冰炎吸一口同樣的空氣!

主持人偷偷瞄了眼冰炎,確定這位老大沒有要做別的黑箱舉動後,高高興興地塞了試用品給褚冥漾後,送他下台。

褚冥漾總算鬆了一口氣,他靦腆地對著主持人和彩妝師露齒一笑,咚咚咚地跑下舞台。

「冥漾,這邊!」台下的庚立刻迎過來,拉著他往員工休息室走。

看到庚就有一股莫名的安心感,褚冥漾沒多想就跟著她進了休息室。

庚笑瞇瞇地讓他坐下,從自己的櫃子裡拿出卸妝用品,朝褚冥漾晃一晃,「幫你卸妝吧?」

庚姊姊真是太貼心了!

褚冥漾感動地猛點頭,臉上被抹了一堆黏呼呼的化妝品,讓他覺得皮膚好像無法呼吸。

「沒想到你會被抽到呢,你是什麼時候投的?」庚一邊往化妝棉上倒卸妝油一邊笑問。

「我沒有投!」褚冥漾無辜地說。

「那就奇怪了,是……啊。」庚稍微思考一下後便恍然大悟。

褚冥漾滿頭問號。

「你別多想了,反正就當作體驗一下吧。」

「欸?可是名額……」

「總共五個,還有四個機會嘛。」

庚笑著彎下腰,正要把化妝棉拍上褚冥漾的臉時,一隻手迅速伸過來,抓住庚的手腕。

褚冥漾反射性地往後縮,庚則毫不意外地對著來人微笑:「你來啦?」

冰炎搶過她手上的卸妝用品,「我來就好。」

褚冥漾緊張兮兮地抖,「你、你來?」

庚不假思索地點頭,「那我就回去了,這邊交給你。」

「嗯。」

「冥漾,等等見。」

「咦!?」

啪咚,休息室的門又關起來了。

褚冥漾目瞪口呆地看著門──這麼高效率!

那表情讓冰炎手一癢,揮手往褚冥漾腦袋上用力拍。

「蠢死了!」

褚冥漾疼得倒抽一口氣,但仍舊習慣性地第一時間道歉:「對不起!」

冰炎瞪他。

褚冥漾緊握手掌,用最誠懇的聲音說道:「我一開始不知道那是安地爾,我今天第一次看到他,他來跟我說話我也不能不回應吧?這樣很沒禮貌。」

冰炎繼續瞪他。

褚冥漾覺得頭皮開始發麻,「我我我、我下次會裝作不認識他!」

那雙紅紅眼還是沒放過他。

褚冥漾快哭了,「我也不知道為什麼你會抽到我!我真的沒有抽選券!」

「喔?」

「一定是哪裡出錯了!」褚冥漾不自覺地伸手抓住冰炎的衣角。

──拜託饒了我吧!化妝後的冰炎看起來更有氣勢了啊!

冰炎低頭看著縮在椅子上很是慌張的褚冥漾,忽然勾起嘴角。

這蠢蛋也太好騙了,自己一句話都還沒講就通通招了。

當然,冰炎是故意這樣逼他的。哪有他一個人煩躁,褚冥漾卻可以卸妝後高高興興回家的道理?看到褚冥漾的反應後,冰炎滿意了。

他彎下腰,抬起手,褚冥漾緊張地瞇起眼睛準備迎接痛擊──卻等到了一個冰冰涼涼的化妝棉。

「嗯?」褚冥漾小心翼翼地張開眼。

「別亂動。」冰炎淡淡地說。

褚冥漾化妝起來沒有特別的改變,仍是一張普普通通的臉,那彩妝師還能對著觀眾誇大其詞也是十足的舌粲蓮花了。

腹誹了彩妝師一番後,冰炎邊替褚冥漾卸妝邊說:「我知道你不認識安地爾,你要講幾次?」

「喔、嗯……」那你幹嘛這麼生氣啊?褚冥漾不敢問。

「抽你到就抽到了,想那麼多。」冰炎當然不會告訴他是自己黑箱了一把。

「嗯。」褚冥漾想到庚也這麼說,既然他們都不在意,那就沒事了吧?

幸好褚冥漾就是這個性子,不然追根究柢發現真相的話,恐怕會更慘。

「安地爾是來做什麼的?」褚冥漾對這個還比較好奇。

「做他試了一百次也不會成功的事。」冰炎冷冷地說。

「明明知道你不會答應還一直來找你?」褚冥漾很想知道到底是安地爾太閒了還是他喜歡找虐。

冰炎沒有說話,扔掉化妝棉,重新換了一片新的。

沉默了一會兒後才說:「我父母是自由攝影師,長年不在家。」

褚冥漾睜開眼睛,黑亮亮的眼睛寫滿「然後呢?」

忍住補他一腳的衝動,「從小都是父母的朋友在看照我。」

──叮叮!系統敲起一個提示音。

褚冥漾的雙眼更亮了。

終於能進展劇情了嗎?

「這家彩妝公司的董事就是我父母的朋友開的。」

「……」難怪態度這麼不服務業也沒被客訴過。褚冥漾嘴角抽搐。

冰炎說服自己並沒有看到褚冥漾蠢蠢的表情。

他強硬地把對方的眼皮闔上,將淡金色的眼影、兩頰的腮紅一一抹去。

「安地爾跟我父親關係特別好,大概是被拜託了什麼。」

褚冥漾想了一下,才明白冰炎的意思。

他忍著笑意說:「你父親請他不定時來看看你?」

冰炎一點一點抹掉眼線,「要不是這樣我早就報警了。」

褚冥漾笑出聲來。

「他只是找個藉口來看你一下,你既然知道幹嘛態度這麼差?」

「這不改他是變態的事實。」

褚冥漾睜開眼睛,眼底帶著滿滿的笑意,「那你等等會理他嗎?」

那表情彷彿在說,好歹也尊重一下關心你的長輩吧?

冰炎不爽地擰了他臉頰一把,「不會!」

褚冥漾痛得嗚咽一聲。

「別動,剩下嘴唇了。」冰炎壓住他的肩膀。

「嗯。」褚冥漾趕緊坐正。

冰炎的臉離他很近,紅寶石的雙眼專注地盯著他的嘴唇,手指輕巧地塗抹。額邊那束顯眼的紅色髮絲垂下來,輕輕搔刮著褚冥漾的臉頰。頸邊飄來一股淡淡的香味,應該是洗髮精還是沐浴乳的味道。

褚冥漾一直都很喜歡冰炎認真工作時的模樣,平常只有下班後,特意繞過專櫃打招呼時才能看見。現在這張認真的臉只在他面前不到十公分處,好像眨個眼睛,冰炎那長長的銀色睫毛就能碰到自己似的。

--叮叮!

系統的提示聲再度響起。

褚冥漾卻沒有聽見,他耳邊只剩下自己心臟忽然加速跳動的聲音,還有冰炎平穩又安定的呼吸聲。

 

等冰炎扔掉化妝棉,轉頭想檢查一下還有沒有遺漏的地方時,只見褚冥漾滿臉通紅地仰著頭,黑亮的雙眼裡盈滿自己的倒影。

 

「幹嘛?」饒是冰炎也被那個眼神看得有點不好意思,他伸手在褚冥漾的額頭上彈了一下。

褚冥漾彷彿被打醒似地跳起來,「啊?沒沒、沒沒沒事!」

「你臉很紅。」冰炎說。

「有有有嗎?應、應該是太熱吧?哈哈哈哈……」

「是嗎?」冰炎似笑非笑地看著褚冥漾慌亂的模樣,忽然覺得有點不高興。

為什麼褚對著自己老是這麼緊繃?明明在別人面前可以笑得很開心,剛才在那不認識的彩妝師面前也乖得跟什麼一樣。

冰炎皺起眉頭,不知道這種感覺該怎麼形容。

──叮叮!系統又出聲了。

「冰炎?」褚冥漾緊張地叫他。

「你為什麼在我面前老是畏畏縮縮的?」冰炎乾脆問了出來。

「咦?有嗎?」

「沒有嗎?」

「……好像是。」褚冥漾小聲地回答。

「我很可怕嗎?」冰炎瞇起眼睛。

「呃……」

總不能回答因為你是我的攻略對象,必須像供神一樣地對待你吧。

「我們很不熟?」冰炎又問。

「呃……還好?」褚冥漾小心翼翼地回答。

也不能算熟吧?好像就是關係稍微好一點的同事,頂多加上一個其中一方對另一方有(被迫)不軌的企圖。

對著這副表情的褚冥漾,冰炎只覺得煩悶,卻又下意識覺得不能生氣。

兩人大眼瞪小眼半天,最後還是冰炎先開口。

「以後不用這麼小心,我又不會吃了你。」

褚冥漾受寵若驚地點頭。

「回答呢?」

「是!」

冰炎滿意地哼笑,戲謔地說:「就算你喜歡我,我也不是很介意。」

「呃!?」

怎麼變成這個話題了!

話說不介意是什麼意思啊?是可以追你還是你沒有把我放在眼裡!

──叮叮!

這次褚冥漾被系統提示聲點醒了,他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

「冰炎。」

「做什麼?」

褚冥漾的表情很嚴肅,冰炎也不禁跟著嚴肅起來。

褚冥漾用力吞吞口水,努力壓下越跳越快的心臟。

「那個……」

「嗯?」

「那個、你……」

「不是說講話不用這樣畏畏縮縮嗎?」冰炎故作不悅地說。

「那那那那啥!」被這麼一催,褚冥漾的舌頭都快打結了,「請請請請告訴我你的名字好嗎!」

終於說出來了!褚冥漾覺得這一刻系統應該要放個慶祝音樂才對!

冰炎的表情卻是一愣。

「名字?」

「嗯,冰炎……應該不是你的真名吧?」至少系統是這樣說的。

但冰炎卻是莫名其妙地瞪了他一眼。

「你是腦殘啊?去哪裡聽來這種謠言的?」

「……咦?」

「我就叫冰炎,你是哪根筋不對勁了?」

褚冥漾瞪大眼睛看著冰炎,確定冰炎臉上沒有任何開玩笑的意味後,瞬間天崩地裂──系統坑人!

 

──叮叮!

『系統提示:新劇情已破解,獎金500。』

『與新角色談話,獎金50。』

『與攻略對象談心,獎金100。』

『得到攻略對象的背景,獎金150。』

『達成心跳加速成就,獎金50。』

『達成引起攻略對象的注意成就,獎金50。』

『劇情進度達成99%,好感度85%。』

『攻略條件:角色真名,失敗。』

『本次任務失敗,進度歸零。』

 

褚冥漾還沉浸在被系統坑了的打擊中,連四周景像、眼前的冰炎都像鏡子般碎裂成一片片消失無蹤都沒有發現。

等米納斯一條條讀完系統通知後,他才啞著嗓子說:「……冰炎說他沒有真名是怎麼回事?」

『他不願意告訴你吧。』

「最好是!不是你要騙我嗎?」褚冥漾都快哭了,聲音有些顫抖。

他付出了一堆心血全都歸零了,怎麼能不生氣!

『冰炎有真名。』米納斯說。

「他沒有騙我。」褚冥漾想起剛才冰炎的眼神,是完完全全的困惑,一點也不假。

『系統絕對不會欺騙您。』米納斯很堅定。

「那是怎樣?程式BUG嗎?」褚冥漾怒氣沖沖地問。

『系統通知:已接收到玩家客訴,系統將開啟掃毒模式。』

「現在說那個有什麼用?任務都失敗了。」褚冥漾沮喪地垂下腦袋,「沒有補救方法嗎?回到存檔點……啊,啊!!!」

他想起來了。

「妳是不是一直都沒告訴我怎麼存檔!」

『咳、咳咳。』

「難怪進度歸零!這是系統的問題吧?幫我想辦法啊!」褚冥漾已經怒極反笑了。

一團藍色的水霧憑空冒了出來,旋轉幾圈後,變成了米納斯,米納斯手上拿著一個小盒子。『主人,您還有一個禮物盒,或許可以扭轉乾坤。』

那是觸發任務的獎勵。

褚冥漾臭著臉點頭,「打開。」

米納斯在禮物盒上戳了一下,禮物盒就像煙火一樣地炸開。

──噹噹啦!

『恭喜主人,得到存檔手環一只。』

一個黑呼呼的純色手環飄至褚冥漾面前。

米納斯輕快地說:『請主人戴上,就可以進行存檔了。』

「……原來存檔點還不是系統附帶的,是獎勵品喔?」

『是的。』

「……那如果我觸發任務沒有通過,不就永遠不能存檔?」

『系統會確保這類事情不會發生。』

「最好是!」褚冥漾憤怒地一邊把手環戴上,一邊跳腳:「妳早就知道這是存檔點了吧?還叫我不要那麼早打開禮物盒!」

米納斯很冷靜,『我事前並不知情。』

「妳以為我還會相信妳嗎?」

『為了回到原來的世界,您也只能相信我。』

褚冥漾已經怒到全身無力了。

他大口大口喘著氣,告訴自己不要跟一個沒有感情的機器計較太多。

等稍微恢復平靜後,褚冥漾戳著手環問:「現在存了什麼?」

『獎金以及您的打工費,合計共8000元。』

『劇情進度已在剛才歸零,無法補救。』

褚冥漾板著臉,「那我現在能做什麼?」

『問得好不如問得巧。由於前一向任務失敗,即將啟動處罰遊戲,請主人做好準備!』米納斯一個旋身,再度化作水霧消失。

褚冥漾瞪大眼睛哇哇大叫:「妳都這樣坑我了還要處罰遊戲!」

但米納斯已經消失無蹤。

虛空中捲起一個大大的黑洞,褚冥漾毫無抵抗之力,一下子就被吸了進去。

 

-TBC-

 

*後記

好久沒有一次寫那麼多字了,這次一氣呵成衝到本篇結束XD

處罰遊戲不要想太多,沒有很髒的東西,在興奮什麼?(誰興奮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硝音 的頭像
硝音

Dance in the Moonlight

硝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馨
  • 太慘了=,=
    被遊戲玩弄到這種地步+.+
    沒有最慘只有更慘~~(喂~~)
  • 哈哈哈哈哈~這就是人生(不

    硝音 於 2015/07/21 15:36 回覆

  • 吐司
  • 怎麼辦,我是不是很壞。
    因為我看到歸零這兩個字,要不是在公司偷偷摸魚,我早就笑開了.....XDDDD
  • 再怎麼壞也沒有寫得如此歡樂的我壞啊(摸摸

    硝音 於 2015/07/21 15:3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