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2016新刊:冰漾/UOG 月見草通販中

●既刊購買請看置頂文章:D

●刊物履歷請走這裡→

※處罰遊戲

 

 

恢復意識後,褚冥漾眨了眨眼睛,覺得有些刺眼。

周圍環境漸漸地變得清晰。四周環繞著高樓,到處都可看到三五成群的年輕人,偶爾傳來刺耳的喇叭聲。

「我在馬路邊?」褚冥漾嘀咕著,同時感覺到背上背著包包,手上好像還拿著什麼東西。

低頭一看,是用一個透明夾鏈袋包裝起來的,零錢包。

「……」

等等,這打扮怎好像有點眼熟?

「離他遠一點,不然會被推銷。」

「嘖嘖!一個小零錢包賣三百五對吧?騙錢也不是這樣騙的。」

「新聞前陣子才報過不是嗎?怎麼還好意思出來丟人現眼?」

褚冥漾囧著一張臉,發現經過身旁的人都用不屑的眼神看著自己,閒話講得也不小聲,好像是刻意說給自己聽的。

他走到行道樹樹蔭下,慢吞吞地打開後背包──不意外地發現裡面全是這種小零錢包,上頭繪著他無法欣賞的劣質彩色圖案。

「……」

背後再度傳來路人的談話聲。

「快看,野生的漁夫!」

──噹噹啦噹!

一個歡樂的喇叭音樂響起。

『系統提示:處罰遊戲正式開始!』

褚冥漾忍住不要大叫,「……米納斯!」

『二十四小時隨叫隨到,您最貼心的系統小幫手在此。』

最好是貼心,最好是小幫手。

「解釋!」

他剛剛才從攻略角色設定出現問題、遊戲進度歸零、存檔點竟然一直都被扔在陰暗小角落的嚴重打擊中稍微回神,對於現況可能無法保持平時的冷靜。

『任務失敗後的例行處罰遊戲,將讓主人體驗現實的殘酷考驗。』

褚冥漾馬上就明白了。

「處罰遊戲是要我賣這個!?」

『是的。本次的餘興節……咳,本次的任務是在1小時內,賣出五個包包,達成後將回到主線任務。』

褚冥漾惡狠狠地捏著手上的零錢包,這小東西一個要價三百五,要在一小時內賣出五個……「為什麼只有一個小時!」

米納斯的聲音很無辜,『節省時間。』

褚冥漾咬牙切齒:「失敗的話會怎麼樣?」

『任務失敗將會執行更深刻的處罰。』

褚冥漾一點都不想知道什麼是更深刻的處罰,按照米納斯那聽起來很愉快的語氣,想必不會是好東西。

他深吸一口氣,開始討價還價。

「米納斯,我越快回到主線任務,對妳來說也比較輕鬆吧?」

『自然。』

「條件就不能改一下嗎?一個小時內要賣五個不會太多嗎?」

『這是生存的基本必備條件。』

「我從來都不知道當個漁夫還是基本的生存條件了!」

『那就更有必要體會人生疾苦。』

「喂!」

褚冥漾氣得直跳腳,也不管經過的路人用什麼眼光看他了,反正這些路人不過是一堆系統用數據堆出來的假人。

這時他就恨起自己腦袋不靈光,口才又不佳,根本沒有機會說服一個只會執行任務的機器系統。可是他一點也不想體會「更深刻的處罰」啊!

『既然我們達成共識,那就計時開……』

「等等!」褚冥漾大喊:「妳欠我一次!」

『我不是很懂您的意思。』

褚冥漾喘了口氣,「妳一直不告訴我怎麼存檔,這難道不是妳的責任嗎?」

『……』

感覺到米納斯的猶豫,褚冥漾趕緊趁勝追擊。

「降低條件快點過關的話,對系統的負擔也比較小吧?」

這是胡謅的,褚冥漾根本不曉得系統的運作模式。不過顯然是起了一點作用,米納斯沉默了一會兒,像是在思考。

「米納斯,拜託!」褚冥漾放低姿態說道。

系統傳來咿咿呀呀、很像古早網路連線的聲音,過了幾秒後才停止。

「米納斯?」

『系統通知:經內部檢討後,本系統的確有疏失。因此同意玩家,將放寬通關條件。』

褚冥漾眼睛一亮,「真的?」

『調整為一小時內,賣出兩個零錢包,即可過關。』

褚冥漾鬆了一口氣,如果是兩個的話還比較有信心。

他正要道謝,米納斯又補了一句:『避免影響系統營收,零錢包將漲價為一個五百五十元,請諒解。』

「……」系統營收是什麼啊!就知道沒有這麼便宜的事情!

 

褚冥漾清楚這是系統的底線了,要求一個機器更改內部程式設定應該不太容易,只能接受現況。

計時開始後,褚冥漾重新背起裝滿小零錢包的背包,往人潮最多的街口走去。一路上當然是厚著臉皮邊走邊推銷,但人群避他如蛇蠍,褚冥漾簡直成了現代版的摩西,在熱鬧的路上,他的兩旁硬是空出一大片區域。

他沒有那麼殘忍,跑去找年紀小的孩子逼他們買,只能尷尬地找成年人。

成功被褚冥漾搭話的人竟然還挺機靈的。

「這不是都三百五嗎?你為什麼賣五百五?」國中少女臭著臉問。

褚冥漾硬著頭皮說:「現在物價上漲嘛……」

國中少女瞪她一眼,迅速走掉了。

「米納斯,真的不能降價嗎?」

『不行。您應該多多鍛練口才。』

「我一點也不想在這種場合鍛練口才。」褚冥漾不高興地瞪著手中的零錢包。

『在任何地方都能生存,正是本系統的最終目標。』

「這明明是戀愛遊戲!」

 

走著走著,時間就過了快半小時,褚冥漾緊張起來臉皮莫名就厚了。他乾脆不直接把零錢包遞給人看了,反而先藏到背後,從拉客開始下工夫。

「美女!有沒有想要買新的零錢包呢?我這裡有很不錯的選擇喔!」

「大姐您好,不知道您對手工零錢包有沒有興趣?」

「這位大哥,家裡有女兒嗎?要不要買個小禮物回去讓女兒開心一下呀?」

連續招攬了將近二十個人後,還真有一個的胖大叔,聽到可以送女兒後就有些心動了。

褚冥漾故作神秘地拉著他,小聲說道:「老實跟您說,我出來的時候被老闆交代了,一個要賣七百五,一塊錢都不能少。可是我再賣一個就可以達到這個月的業績目標了,業績達成了才有薪水拿。這樣吧,我就賣您五百五,剩下得我自己貼!」

胖大叔看起來很老實,一聽原價這麼貴,褚冥漾又一臉誠懇,於是拍拍胸口、大方地掏錢買了。

褚冥漾笑呵呵地揮手送大叔離去,心裡鬆了一口氣。

「好歹妳也算是有些用處了。」

『系統本來就是用來輔助主人的。』米納斯謙虛地回答。

褚冥漾人雖不笨,但口才也不是腎上腺素一刺激就能變好的,這攬客小手段還是米納斯終於看不下去,給他出的主意。

難道系統終於有一點點良知了嗎?

『我也是有壓力的,上頭交代我至少要服務過十個主人才能退休。照您的攻略速度,我恐怕是無福享受退休生活了。』米納斯幽幽地補了一句。

「……那真是抱歉喔。」褚冥漾咬牙切齒。

系統的上頭?那是什麼鬼東西?從來沒聽過一個程式還可以退休的。

褚冥漾深深相信這是米納斯為了氣他才編出來的。

『系統提醒:處罰遊戲還剩下二十分鐘。』

「唔!」

沒時間吐槽遊戲了,褚冥漾內心一震,打起精神繼續尋找目標。

在人聲鼎沸的街頭繞來繞去,褚冥漾已經被附近的路人和店家給記住了,剛才那推銷的方式也有了點阻礙。褚冥漾臉皮本來就薄,不好意思地轉移了陣地,往附近的小巷子走去。

小巷子裡的人雖然比較少,但還是有些藏在裡頭的小店,也吸引了不少人在巷子裡繞繞轉轉,褚冥漾又換上了不太熟練的營業用笑容湊上去。

不過剛才的好運彷彿已經用完,接連好幾個人都沒給他好臉色,甚至還有人拿起手機對他狂拍,帶著惡意的笑容說要發到網路上讓大家警覺。

褚冥漾尷尬得不行,也沒意思阻止對方──畢竟這只是遊戲的虛擬世界,不是在現實社會,所以只是賠笑後就往另一條巷子快步走去。

──啪咚!

褚冥漾的鼻子結結實實地撞上了路人,立刻痛得流出眼淚。

「走路要看路,你的眼睛生來做什麼的?」對方尖酸刻薄地說。

「抱歉抱歉、我不是故意的……好痛……」褚冥漾摀著鼻子嗚咽,覺得整張臉都麻掉了。

「喂,你流血了嗎?」對方嘖一聲,湊過來要看。

褚冥漾擺擺手表示不要緊,這對在現實世界一天到晚出意外的他來說不算什麼,抬頭正要和對方說話,雙方卻不約而同地愣了一下。

銀色帶紅的柔順長馬尾、白皙到近乎透明的臉、銳利有神的紅寶石色雙眼。

──我還在想講話這麼不客氣的人是誰?這不是冰炎嗎!!!

「米納斯,這是怎麼回事?」褚冥漾還以為處罰遊戲跟攻略對象無關。

『戀愛就是無時無刻的巧遇。』

「……妳很適合去寫書騙騙小女孩。」

『過獎了。』

褚冥漾翻翻白眼,揉著鼻子打量起冰炎。

這應該不是原來那個世界。因為冰炎的打扮明顯跟之前很不一樣,雖然也是很低調的黑白兩色,但襯衫跟黑褲看起來很有設計感,脖子上還掛著墜鍊,和「櫃哥冰炎」下班後總是一身樸素的T恤搭牛仔褲很不一樣。

冰炎看起來也似乎很困惑。

他眨了眨紅色雙眼,問:「我們……有在哪裡見過嗎?」

褚冥漾內心一驚。

貼心小幫手米納斯適時地開口解惑:『這跟先前的時空背景不同,按理說冰炎不認識你。』

褚冥漾便搖頭否認:「應該是沒有吧。」

冰炎皺皺眉頭,不作回答。

既然系統都說冰炎不可能記得褚冥漾,那應該純粹是認錯人,或者是因為褚冥漾長了張大眾臉的緣故。

褚冥漾正要講點什麼讓氣氛不要這麼詭異,冰炎就搶先說話了。

「漁夫?」

「……」褚冥漾張大嘴巴。

「哼,漁夫。」冰炎冷笑。

「……」褚冥漾閉上嘴巴。

「小小年紀就當漁夫給父母丟臉。沒出息!」

「……對不起。」我是被逼的好嗎!

冰炎的視線放到褚冥漾手上的小零錢包,便指著它問:「一個多少?」

褚冥漾厚著臉皮,報出良心價:「七百五,不二價。」

冰炎不屑地回答:「我又沒有要買。」

「……」那你是問心酸的嗎?

其實褚冥漾尷尬得不行,理智上知道冰炎已經送廠後「格式化」了,但還是有種被老媽抓到自己在抽菸的感覺,下意識地覺得很愧疚。

可是──他瞄了眼手錶,發現離系統訂下的時間快到了。

眼前就有一個(曾經的)熟人能厚著臉皮給他蹭,當然得想辦法抱好大腿!

「你沒興趣嗎?這個拉鍊其實很不錯喔。」褚冥漾說著就要示範。

「沒興趣。」冰炎冷冰冰地瞪他。

如果褚冥漾是剛認識他,八成就會打退堂鼓,但他好歹也跟「前任」冰炎打過交道,也看得出來眼前這位的個性應該沒有改變太多,所以倒也沒有退縮。

「冰……大哥,幫我個忙吧!我今天再賣一個,就達成這個月的業績了。」褚冥漾很是可憐地說。

「關我什麼事?」冰炎似笑非笑。

──就因為你不告訴我本名害我得當漁夫!所以跟你有關係!

褚冥漾在心裡狠狠地大罵,臉上的表情也有點扭曲。

冰炎瞇起眼睛,表情莫測高深,不曉得在想什麼。

──叮叮!

『系統提示:離處罰遊戲結束,倒數五分鐘。』

只剩五分鐘!!

褚冥漾瞬間被打醒。

他硬著頭皮對冰炎說:「真的不考慮嗎?」

「哼,我為什麼要幫你這種沒志氣的人?」冰炎作勢就要離開。

「我我我就剩最後一個要賣了!以後都不會出現在您面前了!」為了一個遊戲,還對遊戲角色用上敬語了。

冰炎雙手抱胸,「以後還賣?」

褚冥漾把頭搖得像甩波浪鼓,「不賣了不賣了!」

冰炎挑挑細眉,「一個七百五?」

褚冥漾狗腿地笑:「算您五百五就好!」

冰炎這才慢吞吞地拿出皮夾,像是故意弔褚冥漾胃口似地,一張一張數起鈔票。

褚冥漾緊張得要命,坐立難安地動來動去。

等冰炎數好鈔票,褚冥漾拿出五十元連同零錢包交給他。

「謝謝惠顧!」他簡直要痛哭流涕了。

「記得不要再當漁夫了,沒前途。」冰炎叮囑,見褚冥漾點頭如搗蒜,紅寶石般的雙眼總算有了一點笑意,也不知道是嘲笑還是欣慰的笑。

 

──叮叮!

『系統提示:處罰遊戲已通關,恭喜主人、賀喜主人。』

『順利達成任務:獎金500

褚冥漾雙眼一亮,沒想到處罰遊戲也有獎勵!

『跟系統討價還價:扣玩家財產1000

「……」把我的感動還來!

『請玩家做好萬全準備,十秒後將轉移至下一關。』

「可以先告訴我下一關是什麼嗎?」褚冥漾趕緊問。

『劇透是可恥的。』

「……那你幹嘛叫我做好萬全準備!」

米納斯不理他,直接喊道:『十!』

 

眼前的景象再度化為虛空,褚冥漾雙眼一黑,昏了過去。

 

-TBC-

 

*後記

覆蓋一張牌,結束這回合!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硝音 的頭像
硝音

Dance in the Moonlight

硝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天青
  • 怎麼覺得穿越了…不過這樣一來 一直很想看的葉隙有著落了!!(飛撲
  • 對不起QAQQQQQQQ
    這篇就是用來補葉隙光的XDDDDDD

    硝音 於 2015/07/27 11:3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