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2016新刊:冰漾/UOG 月見草通販中

●既刊購買請看置頂文章:D

●刊物履歷請走這裡→

※遊戲+系統

※最近卡稿了

 

 

被冰炎趕出休息室後,褚冥漾還覺得有點像在作夢。上一輪的好感度上升速度實在是太悲劇,這回才第二次正式見面就上升到之前努力了快一個月才好不容易才累積出的成果。而且這還是建立在第一次見面時,褚冥漾就給了冰炎一個盧小小的印象基礎之上。

褚冥漾覺得哪裡怪怪的,但這是系統自己發布的數字,就表示應該沒有出錯。他想了想,認為這種花腦袋思考的工作不適合自己,便很大器地揮到腦後。

啊,說到腦後。

褚冥漾想起剛才被冰炎上過藥的地方,有點好奇那腫包隱藏在頭髮下,是怎麼把藥抹上去的?

他走到一面有著古銅色花邊鏡框的鏡台前,扭過腦袋努力想看到後面。

「你在做什麼?」雷多不知從哪兒冒出來,很有趣地看著褚冥漾的動作。

「啊,我想看一下後面被上藥的地方。」褚冥漾很不好意思地回答。

「你想把脖子扭斷嗎?」雷多邊笑邊從桌角拿起一面方鏡,「這樣就好啦!」

他把方鏡舉到褚冥漾的腦袋後方,後腦勺便映照在大鏡台裡頭。只見後面一小撮頭髮用黑色髮夾往旁邊夾起,露出一片紅通通的腫包。

「你剛才撞到什麼了?」雷多關心地問。

一瞬間,褚冥漾有點猶豫要不要老實回答剛才是被冰炎給打了。不過他還是很給面子地傻笑:「在公司撞到玻璃櫃了。」

雷多好奇地往休息室的方向瞄,「是冰炎幫你塗藥的?」

褚冥漾點點頭,接過他手裡的方鏡,放回原處。

「真難得。」雷多馬上燃起了熊熊的八卦之心,雙眼亮晶晶地盯著褚冥漾,「你們以前不認識?」

褚冥漾被那眼神看得不禁後退一步。

「不認識啊。」

「冰炎一般不會對陌生人這麼親切。」雷多上下打量他。

「嗯?可是他不是設計師嗎?」褚冥漾奇怪地問。

如果對陌生人不親切,還有客人嗎?

雷多知道他的意思,笑著回答:「對客人親切是理所當然,但是私底下怎麼樣是另一回事。」

他見褚冥漾還是很茫然,壓低聲音說:「比如說,除了工作之外,冰炎不太私底下幫人剪頭髮的。」

──褚冥漾心底咯噔一聲,起了不好的預感。

「當然作品集也在工作範圍內,所以幫模特兒剪頭髮對冰炎來說也是公事。」

「這是冰炎跟你說的嗎?」褚冥漾乾巴巴地問。

雷多笑得肩膀都抖起來。

「他怎麼可能自己講呢,是大家觀察出來的啊!」

褚冥漾想起了這次的過關條件,系統明明白白說了要冰炎自願幫他剪髮。他開始擔心以系統的狡詐程度,自告奮勇去當模特兒肯定不算在條件範圍內!

自願真是個曖昧的詞,就看當事人怎麼想。

眼前的雷多滔滔不絕地講起以前聽來的冰炎軼聞。

「冰炎本來就比較一板一眼,所以老闆才請他來當店長。工作態度是沒話說的,不過遇到不尊重專業的客人他也不會太客氣哈哈哈!」

褚冥漾想起遊戲的上一輪,冰炎曾經說過他很討厭指手畫腳的外行人。果然這個性到哪裡都沒變。

「冰炎無論是什麼時候都很慎重。有些設計師請模特兒來可能只是為了測試一下新學到的技巧,不過他只要請了模特兒,絕對會在事前練習過至少10個假人頭,模特兒來了就是正式上場。」

簡單來說就是完美主義者啊。褚冥漾心想。

「而且,冰炎很少私底下幫人剪髮的。」

「為什麼?」褚冥漾緊張起來,這可是關係到他的生死啊!

「工作時間之外,他很堅持要休息。」

「……」好任性的講法!其實就是懶了吧!

好難想像懶惰的冰炎到底是什麼模樣。

「不是你想的那樣。」

面無表情的雅多突然從雷多背後探出頭來,把褚冥漾結結實實嚇了一跳。

雅多比比自己的手腕,「設計師很需要休息,否則會有職業病。」

他認真的口吻和眼神,讓褚冥漾不禁也嚴肅起來。

的確是自己太膚淺了,就冰炎那個個性怎麼可能真的偷懶呢?

「謝謝你的提醒。」褚冥漾用力點點頭,對雅多道謝。

雅多淺淺地勾起嘴角,「嗯。」他順手摸摸褚冥漾的頭。

「……」其實我只是想謝謝你點醒我,讓我的攻略之路少了一條荊棘。

被晾在一邊的雷多不甘示弱似地,也伸手拍拍褚冥漾的腦袋瓜,「冰炎朋友很多,不過很少一開始就能讓他這樣照顧,你真不簡單。」

──怎麼又繞回這個話題了!

褚冥漾尷尬地別過臉,「你想太多了啦……」

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就好了。

 

──叮!

『系統提示:與NPC對話,得到攻略資訊,獎金100

『恭喜主人。』

趁著雙胞胎被黎沚以等等有客人要來快點把毛巾摺好為理由拉走後,褚冥漾咬著牙悄聲說:「不要恭喜我,先跟我解釋一下攻略條件是怎麼回事。」

剛進這個世界時,系統只有簡單地一句話帶過過關條件,褚冥漾也沒想太多,覺得再怎麼不濟,厚著臉皮去拜託冰炎幫他剪髮也一樣算是達成任務吧?

沒想到雷多一下就把他給打醒了。

系統哪有這麼好心!

『條件就是冰炎自願幫主人剪髮。』米納斯重複了一遍。

「那個自願的範圍到底在哪裡?」

『以攻略角色的觀感為主。』

「……不能再仔細一點嗎?」

『玩家主動去請冰炎剪髮的話,就不算過關。』

好一個仔細一點!還真是簡潔有力!

簡而言之就是不能強迫冰炎就對了,系統這麼保護攻略角色到底有什麼好處?為什麼也不保護一下玩家的權利?這個遊戲的玩家應該要改名為被玩家!

褚冥漾看著很認真在推車上擺工具的冰炎,覺得未來一遍慘淡。

『請主人務必記得,要在一個月內攻略完畢。』

「……」

褚冥漾默默把臉埋進手心。

神啊,給我一點契機好嗎?

 

  ※

 

神很難得地聽見了倒楣人類的呼喚。

契機竟然很快便出現了。

 

隔天早上,千冬歲拉著褚冥漾,幫他上了一堂認識產品的課程後,便把冰炎指定要的藥水交給他。

「昨天沒有人為難你吧?」千冬歲關心地問。

「沒有,大家都很好。」褚冥漾笑呵呵地回答。

除了被惡魔設計店那個真的很像惡魔的妖嬈女人調戲了一把、冰炎很順手地巴了他的後腦勺之外,一切都很順利。

千冬歲沒看出褚冥漾腦袋在想什麼,又走到儲藏間整理出一小箱的染膏,微笑道:「這組就是剛剛上課時跟你說到的染膏,應該都記下來了吧?你去Atlantis的時候,順便練一下怎麼跟客戶介紹產品。接下來我要跟哥哥去出差了,沒有時間照顧你,不好意思。」

在褚冥漾還沒反應過來之前,就迅速地被千冬歲推出公司大門了。

他呆呆地爬進箱型車,呆呆地吩咐米納斯啟動自動駕駛,呆呆地把手上那組藥水跟染膏放到後座。

然後後知後覺地發現──我被老鳥放生了!

放一個菜鳥業務員去跟客戶溝通真的沒有問題嗎!

『系統提示:已接受NPC的臨時任務。』

「……」

啊啊啊沒有反悔的餘地了!

 

「所以,千冬歲要你來練習?」冰炎那雙紅眼睛微微瞇起。

褚冥漾抖得像隻被欺負的小動物一樣。

「可以,我下午才有客人。」冰炎邊說,邊帶著他到沙發上坐下。

「呃……」

「猶豫什麼,開始了。」

褚冥漾緊張地猛眨眼睛,這裡的人怎麼對菜鳥這麼毫不留情!

但是他想起這也算是個跟冰炎混個臉熟的方法,深吸了幾口氣後,從小箱子裡拿出一條染劑,嚴肅地對冰炎說:「先生您好,有聽過我們家的染膏嗎?」

「你在賣安利嗎。」冰炎面無表情。

「對不起。」為了保護自己已經很破爛的腦袋,褚冥漾迅速道歉。

冰炎瞪他一眼,想了想,乾脆由自己的問題開始比較快。

「有什麼特別的?」

「呃,」褚冥漾邊翻著箱子邊絞盡腦汁回想千冬歲上課時提到的內容,「市售的特殊色都要漂白過後才能上染劑,對髮質不好。」冰炎點點頭算作鼓勵,褚冥漾扯了一個僵硬的笑容:「我們、嗯……針對常常要染特殊色的客人,特別研發這款不需要漂白,就可以上特殊色的染劑,原料完全天然。」

冰炎指指他手上的小箱子,又問:「例如呢?有什麼顏色可以用?」

褚冥漾反射性地跟著低頭看箱子,在腦子一遍混亂中,下意識地抓起了銀白色的染劑,遞到冰炎面前。

「用這款天然染髮劑,您以後不用漂白就能染成比現在還要漂亮自然的銀白色!」附帶一個真誠的笑容。

──啪!

冰炎一腳踹上褚冥漾的小腿。

「就說了這是天生的!」

「……對不起啦!」

褚冥漾抱著差點折成兩半的小腿,淚汪汪地道歉。

冰炎伸手擰住褚冥漾的臉頰,「你以為賣染膏和賣包包一樣隨便賣就好嗎?」

褚冥漾邊搖頭邊辯解:「沒有哇~」

「哼。」冰炎鬆開他的臉,從口袋抓出手機,快速撥通之後跟對方說:「喂?是我,你家的新人沒教好就讓他出來丟臉嗎?」

對方不曉得說了什麼,讓冰炎愣了一下,隨即轉頭瞪了褚冥漾一眼。

沒學好就出來丟臉的新人很無辜地縮縮肩膀。

「好啦……好啦我知道了,那就這樣。」冰炎掛掉電話後,大步走到褚冥漾面前,伸出食指戳在他額頭上,「你們區域經理說你們公司現在人手不足,沒時間教你,我勉強接受這個理由。」

褚冥漾摀著額頭想哭。為什麼一根食指有這麼大的力氣,不科學!

人手不足的話千冬歲怎麼還有時間教我一個早上!區域經理又是誰!

「區域經理是千冬歲的哥哥。」冰炎隨口回答他,褚冥漾正要開口又被打斷,「別問!看你的蠢臉也知道你在想什麼。」

「……」

「我們剛才商量過了。」冰炎露出不悅的表情,「你每天處理完其他店家的貨品後,就到我這裡來。」

褚冥漾張大嘴巴,「來這裡?」

冰炎重重地哼一聲:「我來教你認識產品。」

褚冥漾恍惚地點頭。唉呀?好像是個刷好感度的好機會?

「而你的任務,」冰炎故意拉長尾音,吊得褚冥漾緊張起來,「你的任務就是在這一個月之內想辦法說服我買你的產品。」

「…………」

──系統救命!我要英年早逝了!

 

-TBC-

 

*後記

寫文不打草稿就跟說謊一樣,遲早會穿幫(???

所以最近卡得有點嚴重。

所以延遲到2月出本囉。

所以...拍磚請拍小力一點。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硝音 的頭像
硝音

Dance in the Moonlight

硝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暗夜
  • 漾漾這是個不•可•能的任務,放棄吧(拍肩
    千冬歲 這是標準的見色忘友哦!!!
    拍磚是什麼?(歪頭
  • 千冬歲就是過過場而已ry
    拍磚就是...拿著磚頭追殺作者

    硝音 於 2015/09/01 11:01 回覆

  • 天青
  • 加油大大
  • 謝謝~~~~

    硝音 於 2015/09/01 11:02 回覆

  • 馨
  • 米納斯表示
    既然退休生涯又遙遙無期
    只能玩弄主人抒發壓力了~~~~~~~~~~~~~~~~~~~~~~~~~~~~~~~~~~


    漾漾 : 不要這樣!!!!!!!!!!!!!!!!!!!!!!!!!!!!!!!!!!!!!!!!!!!!!!!!!!!!!!!!!!!!!!!!!!!!!!!!!!!!!!!!!!!!!!!
  • 是作者玩弄褚冥漾哈哈哈哈哈啊

    硝音 於 2015/09/01 11:0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