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2016新刊:冰漾/UOG 月見草通販中

●既刊購買請看置頂文章:D

●刊物履歷請走這裡→

※遊戲+系統

※嗯(?

 

 

系統不但沒有救命,還很愉快地通知他:『NPC臨時任務已完成。』

而且沒有獎金!

理由是NPC給的任務已經交接給攻略角色,所以獎勵要等攻略角色發布的任務完成後才能發。

什麼歪理!

但褚冥漾向來就沒有反駁的權利,抱怨個幾句後也就認命了。

從那天開始,他只需要早上去公司打卡,把萊恩交代的事項做完──通常就是送送貨,或者幫忙買飯糰,之後就要去冰炎的店裡報到,簡直搞不清他到底是哪裡的員工了。

褚冥漾知道冰炎的個性嚴謹,卻不知道可以魔鬼到這種程度。

冰炎以身為一個業務不能連基礎的美髮知識都沒有為由,扔給褚冥漾一大疊的講義資料,還附上了學習進度表,每天要背多少東西都有規定,隔天馬上就會抽查小考。

褚冥漾腦筋不算差,在現實世界裡,背的科目他也比較拿手,所以背誦對他來說不難。可惜的是,他是個天生缺乏藝術細胞的人。

說缺乏還好聽了點,套句冰炎的形容詞,那簡直可以稱為蠢材!

「調色有這麼難嗎?」冰炎黑著臉問。

「嗯。」褚冥漾硬著頭皮回答。

「基礎原理就是三原色,你不是背得好好的嗎?」冰炎瞪著染碗裡慘不忍睹的染劑……那已經不能稱為顏色了,稱那是顏色根本是汙辱藝術。

褚冥漾羞愧的無地自容,他也覺得那顏色醜得不能再醜了。跟冰炎指定要的巧克力色差了十萬八千里不止。

「我哪知道……應用又不一樣……」

「我剛才明明用一模一樣的比例示範給你看了!」冰炎抬手就要揍他,瞥見自己手上沾到的染料,迅速收手改為用腳踩。

「客人要來了,你繼續練習,我等等再來檢查。」冰炎不理抱著腳慘叫的褚冥漾,脫下髒掉的手套便往外走。

等冰炎的身影消失後,褚冥漾沮喪地拉了椅子坐下。

這樣下去,得到何年何月才能完成攻略?攻略時間限制一個月,眼看已經過了一個多禮拜,他卻還在這裡不務正業。

好感度是有在漸漸增加,而且每次都是在褚冥漾被揍之後增加的,他都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但冰炎給他的任務也要想辦法完成才行,褚冥漾有預感這個坑人的臨時任務完成後,好感度和劇情也許可以成直線上升。

他嘆了一口氣,順手拍拍手腕上的黑色手環存檔,拿起那碗慘烈的染碗準備處理掉時,從牆角冒出一顆黎沚的腦袋。

褚冥漾嚇得倒退兩步。

黎沚笑嘻嘻地向他招手,「來一下。」

「好,我先把這處理掉……」

等他把染膏洗掉後,黎沚迫不及待地抓住他的手臂往外拖,別看他個子小,力氣可是異常驚人。

褚冥漾踉踉蹌蹌地跟著他小跑出練習室,「怎麼了啊?」

黎沚在進到外場前停下腳步,扯著他躲到一盆造景盆栽後面,臉上不知道是興奮還是怎麼的,憋得滿臉紅通通。

「你看、你看那邊!」他粗魯地勾住褚冥漾的脖子,伸手指指不遠處。

從這個角度只看得見冰炎那雙穿著深色牛仔褲的大長腿,還有在背後晃動的銀色馬尾。

褚冥漾呆呆地想,黎沚叫我看這個做什麼?冰炎有多好看我又不是不知道。

見他一臉呆樣,黎沚馬上知道他看錯地方,「好心」地扯著他的腦袋,幫他轉了個彎。

「你看客人。」

還來不及抗議自己的脖子差點斷掉,褚冥漾就看見鏡子裡那個化作灰他也絕對能認得的彩色腦袋。

他張大嘴巴說不出話。

──那不是五色雞嘛!

 

褚冥漾還沒來得急震驚完,那邊的設計師大人跟滿腔熱血的助手已經迅速地開始準備上工了。

黎沚笑呵呵地說:「那顆頭一個月要來補染一次,每次要花5個小時,也就冰炎才能這麼耐心。」

褚冥漾張大嘴巴,「……他很耐心?」那我是被揍心酸的嗎?

「你想想,要先漂白,他的髮質還莫名健康所以要等很久。漂白後要上染膏,上完染膏還要一束一束慢慢捲鋁箔紙……」

褚冥漾聽到頭都暈了,連忙阻止他繼續講,「我懂了我懂了。」

黎沚一臉我就說吧的表情。

這樣一分析,還真不是沒有耐心的人能夠接的客人,褚冥漾不禁對冰炎的敬業又更加佩服了──也對五色雞的耐心有了全新的體悟,這傢伙明明特別暴躁,居然為了染頭髮有耐心靜坐五個小時,不可思議。

「等等,雷多之前講的七彩頭客人,該不會就是西瑞吧?」

「你沒看雷多高興成那樣?」

黎沚憋笑,指著笑得嘴巴都快裂開、正在幫西瑞羅耶伊亞圍圍巾的雷多。

──笑得跟神經病一樣。褚冥漾額頭流下一滴汗。

「嗯?你怎麼知道那顆頭的名字?」黎沚忽然轉過頭。

「呃!」褚冥漾噎了一下,結結巴巴地回答:「你、那個……你剛剛自己告訴我的啊!」

「有嗎?」懷疑的表情。

「有!」說謊就要說的堅定。

黎沚瞇起眼睛,「可是我從來沒有記得過客人的名字。」

「……」

褚冥漾額頭滴下第二滴汗,「那、那不然呢?」

黎沚理直氣壯地說:「我記性不好,都用髮色跟髮型認人!」

褚冥漾忍不住歪樓,「那如果客人換造型了?」

黎沚挺胸,「那就算新客人!」

能夠堂堂正正這樣硬扯也算是奇人了。

褚冥漾拍拍他的肩膀,很誠懇地說:「我覺得你不適合做服務業。」

黎沚笑瞇瞇的,「洛安也這樣講,但是沒辦法,我出了車禍之後忘記以前的事情,連帶記憶力也變差了嘛。」

總覺得好像聽到了不該聽的東西,有點不好意思。

褚冥漾的臉寫滿了愧疚。

幸好被這麼一歪樓,黎沚好像也忘了要追究為什麼褚冥漾知道西瑞的名字,很親切地反過來安慰他。

「別介意,我自己都不是很在意啊。」

「呃,你不介意就好。」

「但是我很介意。」

一個冰冷的聲音從背後幽幽地傳來,當然不是黎沚。

褚冥漾像個機器人一樣一格一格地往後轉,看見冰炎那雙發著詭異光芒的紅色眼睛。

「呃,嗨。」

「嗨你個頭!」冰炎一腳把蹲著的褚冥漾踹倒在地,厚底靴子不留情地在腦袋上轉了又轉,「叫你去練習你在這裡偷懶!」

「我錯了我錯了!對不起!啊啊呃呃……頭殼、頭殼要破了嗚……」

 

趁著客人被雷多帶去洗頭,冰炎拖著趴在地上掙扎的褚冥漾,風風火火地回到練習室去。

經過沖洗台的時候,褚冥漾還聽見西瑞很感興趣地問:「地上那是誰啊?」

雷多雙眼亮晶晶地盯著西瑞的彩色腦袋看,嘴上答道:「喔,那是冰炎收的小徒弟。」

──我才沒有這麼暴力的師傅!

「那下次讓他幫我洗頭。」

「欸?為什麼!」

「本大爺看到你就不爽。」

「可是……」

「就是這張欠揍的臉!」

「太傷我的心了!我這麼喜歡你這頭藝術的髮型!」

「喂!不能換你哥來嗎?再吵就揍你!」

──這是在演哪齣啊……

褚冥漾還沒開口問,冰炎就很自動地回答:「他們每次都這樣,習慣就好。」

進到練習室後,褚冥漾揉揉後腦勺從地上爬起來。

「讓雅多來不就沒事了?」

「你以為雷多不會鬧嗎?」冰炎嗤笑。

「……」我錯了。

冰炎從牆上的儲物櫃迅速地抽出染膏,扔到桌上。

「別想轉移話題,給我練習!」

褚冥漾憂愁地垂下腦袋,「是……」

雖然冰炎說的沒錯,要當一個稱職的髮品業務,就要全盤了解美髮知識──但問題是他不是來這裡學美髮的啊!明明就是來玩遊戲的,他到底在這裡幹什麼!時間不多了好嗎!一點都不想知道下一個處罰遊戲是什麼!

褚冥漾心裡著急,但仍乖乖地將染碗放上電子秤,小心翼翼地擠出染膏。他可沒有忘記早上的慘劇:第一次擠染膏抓不到力道,立馬噴得到處都是,毫無懸念地被「師傅」揍了一頓。

冰炎看他一臉正經,便在一旁坐下監看。

不能否認,剛開始冰炎對褚冥漾的印象實在不怎麼樣,畢竟褚冥漾可是腆著一張臉,可憐兮兮地求他幫忙衝業績。

連工作都做不好,也挑不好的人,個性會好到哪裡去?

但是最近褚冥漾的學習態度還是值得鼓勵的,冰炎很清楚他沒有美髮的才能──一根毛的才能都沒有,不過,總覺得看他明明心裡很憤慨又不敢反抗的樣子,真是,滿有趣的。

一開始是夏碎要他幫忙,他也就看在朋友的面子上幫著指導褚冥漾,直到現在過了一個禮拜,在黎沚某次意義不明地笑著問:「你是不是很喜歡褚冥漾?」的時候,他才發現自己已經很習慣地把褚冥漾納入日常生活的一部分了。

儘管這笨手笨腳的少年真是吵得要命。

 

褚冥漾感受到冰炎的視線,以為自己做錯了什麼,緊張地轉頭問:「我比例配錯了嗎?」

冰炎看他那張蠢臉就想笑,臉上仍沒什麼表情,「沒有,你繼續。」

褚冥漾鬆了一口氣,低頭繼續跟染膏奮鬥。

染膏這種東西真是太奇妙了,明明冰炎擠起來就順手得不行,要多少克就多少克,到自己手上卻像隻滑來滑去的蛇一樣難控制,一個恍神就會超過指定的量。

台上十分鐘,台下十年功的道理果然不是隨便說說的。

──啊。

褚冥漾看著電子秤顯示的克數,替自己點了一根蠟燭。

「專心一點,不要老是想廢話!」冰炎走過來呼了他腦袋一巴掌。

「我是在思考人生。」褚冥漾吸吸鼻子後退幾步。

「如果常思考就能做好工作的話,我也不會阻止你。」冰炎冷笑,拿出挖勺挖出多的份量,「好了。」

褚冥漾尷尬地傻笑:「嗯,謝謝。」

冰炎又在他額頭彈了一下,「我要出去了,等等做好讓黎沚幫你看。」

「喔。」

「喔什麼喔,叫師傅。」

「…………」

呼叫米納斯,冰炎的畫風是不是有點怪怪的?

 

-TBC-

 

*後記

八月只更新了一次ry

最近在重看第一部,忽然覺得夏漾跟西漾真是好吃到不行55555

夏是夏碎,不是夏卡斯。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硝音 的頭像
硝音

Dance in the Moonlight

硝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天青
  • 恭喜大大更新(灑花
  • 謝謝~~(被灑

    硝音 於 2015/09/17 11:18 回覆

  • 馨
  • 但是有人幫夏卡斯寫過同人文喔
    很少就是了
    很多漾我都喜歡
    九漾休漾利漾......
    不過夏漾跟西漾的文有點少......
    跳一下回來本文
    我想如果到這間店整理頭髮
    請黎沚出馬好了
  • 哈哈哈我知道,因為有人誤會我要寫夏卡斯,偷偷槍他一下(欸
    黎沚感覺比較正經嗎XD

    硝音 於 2015/09/17 11:17 回覆

  • 馨
  • 我只是想看黎沚工作時的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