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2016新刊:冰漾/UOG 月見草通販中

●既刊購買請看置頂文章:D

●刊物履歷請走這裡→

※遊戲+系統



據說只剩黎沚看店很辛苦,雙胞胎助理跟著吃完午餐後就被冰炎趕回去。

其餘的人也一起浩浩蕩蕩地走了。

幸好這個四人病房目前只有褚冥漾,沒有其他室友,不然以剛才的熱鬧程度非得遭白眼。

只剩下冰炎坐在床邊盯著褚冥漾瞧。

褚冥漾被他看得渾身發毛,嚥嚥喉嚨問:「我怎麼了嗎?」

冰炎嗤笑:「難道你很好?」

褚冥漾低頭看著自己打著石膏的左腿,摸摸纏了滿頭滿手的繃帶。

「不太好。」他乖巧地回答。

「大概是前陣子被颱風摧殘過,那顆樹就不是很穩了。」冰炎皺著眉說:「我再讓人去檢查看看以防萬一。」

放心,那不是颱風的錯。也不會有下次了。褚冥漾習慣性地想要摸一下手環,這才發現手腕上空空的。

他震驚地差點跳起來──那可是重要的存檔工具啊!該不會跟著被樹砸壞了!

「你在找這個?」

「嗯?啊!謝謝!怎麼在你那裡?」褚冥漾鬆了一口氣,趕緊戴回手上。

冰炎伸手想敲他腦袋,卻發現他滿頭繃帶有點難下手,只好用力擰他的臉。

「你是不知道你送醫院急救嗎?」

褚冥漾呆呆地眨眼,「有這麼嚴重啊?」

冰炎深吸一口氣,像是在忍耐不要吼一個病人。

「你昏迷了一個禮拜,不嚴重?那棵樹直接砸在你腦袋上!」

「喔。」我知道啦。

「你被砸昏之後,被西瑞看到,他力氣大馬上就把你拖出來。」

五色雞真厲害。褚冥漾還記得自己背後是一棵不小的木棉樹。

「之後請他吃吃到飽好了。」他真誠地說。

冰炎頓了一下,表情微妙地看著褚冥漾,慢吞吞地開口:「醫生說,如果不是西瑞把樹亂推,你的腳也不用打石膏。」

「……」

敢情斷腿不是被樹砸的,是被西瑞拿樹砸的!

褚冥漾雙手摀住臉,呻吟一聲,覺得自己八成上輩子欠了西瑞什麼。不然他怎麼從上一輪遊戲跟到這一輪來虐自己!

『系統小提示:基友無論到哪裡都是基友。』

所以到下一輪西瑞還是會出現嗎?這是什麼惡質綑綁!

「你可以請他吃便宜一點的吃到飽就好。」冰炎難得地安慰道。

「重點是那個?」褚冥漾懷疑地看他。

冰炎聳聳肩,表情上寫著關我什麼事。

正在褚冥漾準備蒙頭大睡當作對殘酷現實的抗議時,被瀏海遮到看不見臉的醫生又進來了。

他看了看房間。

「剩下你了啊。」

「嗯。你跟他說,我在旁邊聽。」冰炎讓開位子給醫生。

褚冥漾困惑地看著他們。

「怎麼了嗎?」

兩人對看一眼後,醫生隨性地在椅子上坐下。

「沒什麼,放心。就是跟你解釋一下後續。」

「請說?」

「因為你的撞擊力道有點大,就順便幫你做了電腦斷層掃描以防萬一。你現在應該還是覺得頭昏想睡覺吧?」

褚冥漾點點頭。

「檢查的結果發現,你有腦出血的狀況。」

「腦、腦出血?」

「嗯,腦出血,有點嚴重的那種。」

「很嚴重?」

「對。在電視上看過吧?」醫生好心地提醒。

褚冥漾愣了幾秒終於反應過來,他張大嘴巴:「是『那個』腦出血!?」

旁邊的冰炎看不下去,順手就往他後腦勺抽下去,「不然還有哪種腦出血!」

醫生瞥了他一眼,「你最好不要因為手癢就讓他的病情加重,他能醒來已經很幸運了。」

手癢的冰炎:「……」

幸運的褚冥漾:「……」

醫生對他們的反應很是滿意,笑呵呵地丟下炸彈:「下次可能就沒這麼幸運能醒來了,建議你快點開刀把淤血處理掉,不然會中風喔。」

哇,我第一次被說幸運耶!褚冥漾很不合時宜地竟然有些樂飄飄。

等等。

……不對!

……………WTF!!!怎麼從戀愛遊戲變成八點檔了!!!

 

  ※

 

醫生走出房間,說是要給他們兩人最後的獨處。

人又還沒死,竟然講得好像要生離死別了。

褚冥漾本來覺得有點憤怒,但仔細想想後,渾身毛了起來。

病人的狀況醫生是最清楚的,儘管這個頭髮毛茸茸、整個人看起來很像仙人掌的醫生一直都是用很輕鬆的口吻解釋,但這很可能只是為了要安撫病人的情緒。

難道說真的很慘嗎?

褚冥漾摸摸包著層層紗布的頭,很想跟系統抗議,看能不能讀檔重來,至少要能夠回去把開口說要系統給意見的自己給砍掉重練!那句話就是一切的禍根!

腦子開刀了要怎麼做任務阿!之後還有頭髮給冰炎剪嗎!

如果不是冰炎還在這裡,褚冥漾早就爆發了。

冰炎不發一語,表情平靜地靠在窗邊。

從醫生出去到現在已經過了快十分鐘,冰炎也已經柠在那裡當了十分鐘的美男雕像了。就褚冥漾的眼光來說,真是養眼……咳。

雖然冰炎本來就不是多話的人,但這種氣氛還是滿難得的。

以褚冥漾這陣子對他的了解,以及淺薄的觀察──冰炎好像在愧疚。

儘管冰炎什麼也還沒說,但褚冥漾可以肯定,他這麼責任心重大的人,肯定覺得自己花園的樹倒了,砸到了朋友家的員工,還害人家一個不小心可能就會死翹翹,必須負責。

褚冥漾很想安慰他,這不是你的錯,這一切都是源自一個腦殘不小心跟一個魔鬼系統許了惡魔的願望後,導致的小小悲劇,一點都不用自責!

但是要怎麼講?冰炎聽了只會直接把他踹上天堂去吧。

在褚冥漾陷入思考的同時,冰炎反而先開口了。

「你有家人嗎?你還未成年,要請他們來簽手術同意書。」

他的語氣很平靜,就跟平常教導褚冥漾的時候一樣。

褚冥漾很順口的要說有,但隨即搖搖頭,「沒有。」

他的家人都還在現實世界呢,系統也沒有那麼好心地連他的家庭背景都規劃好,所以在這個虛擬世界裡,褚冥漾的身分是個孤兒。

冰炎對此不知情,一聽他沒有家人,垂下眼睛。

「那我去問問我能不能代簽吧。」

「……嗯。」

冰炎躊躇了一下,走到床邊,低頭看著褚冥漾。

「你會沒事的。」

褚冥漾很驚訝地看他。

冰炎又說了一次:「你會沒事的。」

他的表情很認真,完全不像在安慰人,彷彿是在陳述一個事實。

褚冥漾笑了出來,「當然,剛才醫生也說沒什麼啊,我這個年紀開刀恢復的速度也快。」

冰炎靜靜地看他,「會怕嗎?」

其實褚冥漾覺得還好,畢竟這是個遊戲,剛才米納斯有告訴他,並不會真的讓他有「開刀」的感覺,只會讓他睡一覺後就醒來。

但是看到冰炎認真的臉,他忽然不想這麼隨便地帶過了。

應該說,他忽然察覺到這是一個大好的機會。

褚冥漾沉默了幾秒,輕輕點頭,「有點緊張。」

冰炎默默地在床邊坐下,紅寶石般的眼睛直勾勾地看著褚冥漾,褚冥漾隱約能從那清澈的雙眼裡看見自己的倒影。

兩個人對望很久,久到褚冥漾有點不好意思起來。

陽光從冰炎背後的窗戶照進來,背光讓他的側臉有些朦朧。

「我以前也常生病住院。」冰炎突然講起了自己的故事:「我小時候身體不好,住院是常有的事情。我父母親工作很忙,又要抽時間來陪我。」

褚冥漾覺得很意外,但仍專注地聽著他說起住院的記憶。

其實這是一個很普通的故事。

一個從小身體不好,常跑醫院,父母卻老是因為工作而沒時間陪伴的小孩的故事。褚冥漾覺得這設定已經爛大街了,八點檔常演的那種。不過還是因為冰炎不鹹不淡的口吻,而認真地聽完了。

冰炎簡短地說完後,輕輕地摸了下褚冥漾的頭:「我們都會在外面等你出來。」

褚冥漾突然湧起濃濃的愧疚感。

真正該感到抱歉的,應該是自己才對。

自己為了任務而刻意受傷(儘管不是他自願的),讓這些人擔心得要命,不太喜歡講私事的冰炎還刻意說了自己的往事來安慰他。

結果呢?

結果褚冥漾在想什麼?

褚冥漾只想著要怎麼快點結束任務,回到現實世界去。

他想說服自己,冰炎只是個虛擬人物,會有這些表現都是程式設定好的,並不是真的有血有淚。

但是冰炎就在面前,沒說話,只用那雙紅寶石眼睛認真地看著他。

被那樣的眼神注視,任誰都無法不動容吧。

褚冥漾不知道自己怎麼了。

等他回過神來時,發現自己伸出一隻手,輕輕貼在冰炎的臉頰上。

「啊!」褚冥漾尷尬地紅了臉,「抱抱抱抱歉!」

冰炎瞇起眼睛。

褚冥漾迅速收回自己的鹹豬手,「我我我只是在想你的臉應該不是表面上看起來那樣冷冰冰的應該是有溫度的吧哈哈哈哈哈!」

──我在說什麼啊啊啊!

果不其然,冰炎的表情馬上扭曲起來,偏偏剛才醫生才警告他不要手癢,他只好一掌拍在床上洩憤。

「難不成你以為我是死人嗎!」

褚冥漾拼命搖頭。

「我遲早有一點會被你氣死!」

褚冥漾繼續搖頭表示無辜。

冰炎怒吼了幾句後,從床邊站起來。

「我去問醫生簽名的事情,你給我老老實實待著!」

「是!」

褚冥漾就差沒有站起來行軍禮了。

冰炎風風火火地離開後,褚冥漾盯著門口看了很久後,才哀嚎起來,慢慢把臉埋進手心。

       「我剛剛在幹嘛啊……」


  -TBC-


  *後記

   歡迎搭乘普悠瑪號前往結局(๑•̀д•́๑)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硝音 的頭像
硝音

Dance in the Moonlight

硝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天青
  • 冰炎抱抱QQ~~~
    大大請繼續加油
  • 謝謝QAQ
    不是應該要抱抱褚冥漾嗎哈哈哈哈哈

    硝音 於 2015/10/13 17:41 回覆

  • 馨
  • 是會順利過關
    還是
    請主人繼續努力,不過要先進行懲罰遊戲by 米納斯
  • 不會連續BE的不然太慘了XDDDDD

    硝音 於 2015/10/13 17:4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