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2016新刊:冰漾/UOG 月見草通販中

●既刊購買請看置頂文章:D

●刊物履歷請走這裡→

※遊戲+系統

 

 

 

心事說開後,冰炎如同解開了心中的枷鎖,褚冥漾也終於甩開先前的厄運,走在前往美好結局的康莊大道上了──才怪!爽度還沒達到最低標準啊!褚冥漾的心情五味雜陳。

幸好下午時段褚冥漾被安排去空著的小包廂指導靈芝草,不需要跑外場,否則這張苦瓜臉要怎麼接待客人。

「醋左醬油右,記好了嗎?」他將擺在小小的醬料鐵架上一左一右的醋和醬油推到靈芝草面前,「還缺什麼?」

靈芝草眨巴眨巴大眼睛,「嗯……DM小卡。」

褚冥漾點點頭,把小卡遞給他,「放好。」等靈芝草在醬料架上擺好小卡後,又問:「還記得醬料架都放在桌子的哪裡嗎?」

小包廂裡原本只放著十人用圓桌,為了訓練,褚冥漾又另外搬了兩張小方桌進來。小方桌沒有並在一起,而是稍稍留著一點空隙,用以表示這兩桌是不同組客人使用的。

靈芝草努力回想在外場看到的擺法,在兩張小方桌交接處的地方擺上醬料架。「這樣對嗎?」

褚冥漾迅速在寫著攻略的系統面板上掃一眼,走過去看了看,「不是這樣,這個反了。」他挪了其中一個架子,「兩張桌上的醬料架是背對背的。」

看著靈芝草恍然大悟的表情,褚冥漾心虛地別過臉──還好不計成本花錢跟系統買了攻略。系統萬歲。

如果不是親身體驗到了,褚冥漾還真從沒注意過餐廳的各種小細節。客人很可能並不會隨時注意到一家餐廳在小地方的用心,可一旦餐廳出了點小差錯,卻很可能被放大檢視。因此一家好的餐廳,無論客人可不可能注意到,都要隨時讓餐廳處於完美的備戰狀態──這是攻略上寫的。

外場如此講究,內場也不可能鬆懈,甚至更繁雜,畢竟還牽扯到了食材的管理。據說這些也都是主廚必須調度的,冰炎平時應該很忙才是。

『由此可知,冰炎對您很用心呢。』米納斯的聲音在腦海中響起。

『不要突然跟我說話啦!嚇死人!』褚冥漾想得正專心,被米納斯嚇了一大跳。

「主廚對學長很用心呢。」

「不用講兩次!」

靈芝草困惑地歪著腦袋看他,「我第一次說喔?」

褚冥漾尷尬地擺擺手,「嗯,對不起。」

靈芝草很貼心地拿了張椅子過來,「學長請坐吧,你一定是太累了。」

不是太累,只是在思考要怎麼「親近」你口中很用心的主廚。褚冥漾心煩意亂地接受了他的好意,坐下後,順手拿起剛剛練習倒茶的水杯灌了一大口。

靈芝草等他喝完茶後,再次說道:「主廚對學長很用心呢。」

「不用講第三次!」

靈芝草掰指頭數,「這應該是第二次?」

褚冥漾摀臉,「好啦!」簡直要懷疑靈芝草是米納斯操控的。

靈芝草不是得理不饒人的個性,也不曾多想,只管顧著把自己想說的話一股腦兒講出來:「領班之前在教育訓練時有講過每個職位的工作內容。」他邊說還邊摸出手機,點開一個檔案給褚冥漾看。

那是一份非常詳盡的表格,上頭記載了所有人員的培訓目標。往下一頁翻,居然有一張冰炎雙手報胸瞪鏡頭的臭臉照片,配圖文字是滿滿的主廚的工作範疇,廚房總指揮、新進內場人員訓練不必說,還有一堆密密麻麻的事項,看得褚冥漾眼花撩亂。

「主廚很厲害吧?」靈芝草驕傲地問,彷彿冰炎是他兒子。

「是很厲害。」褚冥漾真心誠意地回答。

「所以,主廚對學長很好啊!」靈芝草再三強調:「你看,主廚工作那麼多,還空出時間和學長培養感情,學長怎麼想?」

臉皮很薄的褚冥漾紅著臉不說話。先前還真沒考慮到冰炎有其他的工作,只想著自己的任務是不是可以順利完成,現在想起來非常愧疚。難怪冰炎的房間空空蕩蕩,那不都是因為沒時間娛樂嗎!

之前光想著自己的任務怎麼辦,都忘記這個遊戲對於NPC們的人生刻劃可是非常真實的。褚冥漾深刻地反省起來。等等去找冰炎,讓他別再特意花時間準備下班後的點心和愛心早餐了吧。

「學長?」

「咳、」褚冥漾故作淡定地清清喉嚨,「工作時間不要講這些!冰炎給了你什麼好處,你老是幫他講話?」

靈芝草無辜地舉起雙手,「沒有喔!我只是覺得你們很相配…」

褚冥漾用力拍拍桌子上的菜單表,阻止靈芝草講出更讓他不知所措的話,「有時間作媒,不如讓我看看你的菜單背得如何了?」

靈芝草馬上在嘴邊比了個拉拉鍊的動作。

聽完靈芝草結結巴巴的菜色簡介後,褚冥漾嚴肅地對他說:「我知道你很崇拜主廚,所以想要幫著他,但是這種事情強求不來的。」

「是我雞婆了……」靈芝草垂頭喪氣地說。

「也,沒那麼嚴重啦。」褚冥漾神情複雜地看著這個從認識到現在都不遺餘力推銷冰炎的小小NPC,知道他只是在完成自己身為一個助攻NPC的角色而已,所以也沒真的生氣。

反過來說,或許正是多虧靈芝草的活躍(偷偷把鑰匙藏起來之類的),劇情才能順利往前走也不一定。這點還得感謝他呢。

「總之,我自己會判斷的,你也不要窮緊張了。」褚冥漾拍拍學弟的肩膀。

「好的。」靈芝草是個粗神經,立刻就恢復精神了,「那學長,其實我剛剛話還沒講完呢!」

褚冥漾:「……」這小朋友還能溝通嗎?

靈芝草沒注意到他一瞬間扭曲的表情,再度把手探進口袋裡掏了掏,「剛才那是前言啦,主要是想把這個給學長。」他摸出一個小紙團。

褚冥漾問:「那是什麼?」

靈芝草兩手抖了抖,把那紙團攤平──是一張收據。

仔細一看,頂端寫著私立Atlantis醫院。

 

  ※

 

無殿位在住宅區和商業區的交界處,和其他在都心的餐廳比起來坪數大很多,不過只有一層樓,三分之二又是外場,即使冰炎不在廚房,要找人挺容易。

褚冥漾很快便在後門的陽台上發現那個銀色的背影,安地爾和歐蘿妲也都在,遠遠就能感覺到氣氛嚴肅。

「該不會真的是……」褚冥漾皺起眉,捏緊手裡的小紙團。

沒想到只是這樣嘀咕一聲,靠在陽台扶手上的冰炎馬上轉過頭來,銳利的眼神能分分鐘把人砍成碎片。

「誰!」

「嗯?」安地爾和歐蘿妲也看了過來。

褚冥漾反過來被嚇了一大跳,「是我啦!」他趕緊探出腦袋。

發現來人是褚冥漾後,冰炎收回嚇人的視線,表情卻有些複雜。

「你來做什麼?工作呢?」

在面對強硬的冰炎時,褚冥漾總是會縮回去,但這回他覺得自己頗有幾分底氣。他解釋:「我讓靈芝草自己練習。」

冰炎瞇眼,「是嗎?」

褚冥漾努力無視他散發出生人勿近的低氣壓,「是不是出了什麼事情?」

 

剛才靈芝草一拿出紙團,系統忽然就響起來。

『叮叮!系統提示:得到劇情道具。』

褚冥漾趕緊問人蔘學弟:「這是冰炎的?」

靈芝草臉上寫著學長你真笨,「當然呀!學長,主廚一定是發生……」

這學弟真的是劇情小推手啊!太感激了!褚冥漾當機立斷,向學弟借來那張收據,道謝過後馬上衝去找人。

 

褚冥漾緊張兮兮的模樣,讓另外三人有些驚訝。

歐蘿妲問:「你怎麼會這麼想?」

褚冥漾偷瞄冰炎一眼,「我、你們聚在一起,不就是有事情了嗎?」好不容易劇情和好感度都提升了,一點都不希望冰炎發生任何「意外」。他可是牢牢記得米納斯說過,再來一次BE,就要開啟這樣又那樣的處罰模式了。

三人對視一眼,歐蘿妲挑挑眉又搖搖頭,安地爾則勾起幸災樂禍的笑容,「你自己看著辦。」他自來熟地拍拍冰炎的肩膀,惹來冰炎一踢,安地爾呵呵笑著輕鬆躲過,和歐蘿妲一起離開了。

陽台的門關上後,褚冥漾想了想,大著膽子直奔主題,「是不是手受傷了?」

剛才在找人時,褚冥漾想起人蔘學弟說過冰炎好像在敷熱毛巾,加上練習擠番茄醬時冰炎戴著一雙平時不曾見他用的塑膠手套,如果是手受傷那就解釋得通了。

冰炎果然臉色一僵,「沒有。」

褚冥漾無奈地抓抓頭,「你們剛才表現得很明顯耶。」

冰炎沈默了幾秒後收起情緒,淡淡地說:「我沒有受傷。」

褚冥漾奇怪地問:「不然你……」

冰炎雖然沒什麼表情,但還是能看得出他猶豫了一下後才不鹹不淡地說:「偶爾會這樣,沒什麼。休息一下就好。」

「是嗎?」褚冥漾狐疑地指指歐蘿妲和安地爾離開的方向,「沒什麼大不了的話,有需要請領班和副主廚來陽台談?」

褚冥漾在關鍵時刻還是有點敏銳度的。想想冰炎平時有話直說的個性,如果真沒事肯定會瞪褚冥漾一眼,罵他想太多,最後在他腦袋上敲一拳。哪裡會這樣顧左右而言他呢?

「不用擔心,小事情。」冰炎仍是不願解釋,讓褚冥漾有點不高興了。

「我以為我們講開了。」

「什麼?」冰炎一愣。

「我說了,你很認真對待我,我也以相同的態度回應你。」褚冥漾把手上那張收據攤開來,指著上面的看診人姓名問:「你為什麼不告訴我你去醫院了?」

感謝靈芝草。皺巴巴的劇情小道具一拿出來,冰炎也無法再繼續否認。他拿過那張收據問:「你從哪裡找到這個的?」

褚冥漾很快就把小學弟賣掉,「學弟說他撿到的。」

冰炎嘖了一聲,「從回收桶撿回來?真有心。」

褚冥漾:「……」原來你把它回收了嗎?

冰炎把收據塞進口袋,斟酌著用詞說:「跟你說沒事不是騙你的,這是體質問題,不是意外。」他邊說邊把袖口捲起來,又將手套脫下,露出一雙紅通通的手。

整個手腕到指尖,無一處是完好的,皮膚上長滿了小紅疹,看起來就像是被什麼蟲咬了一樣,不至於怵目驚心,但也讓褚冥漾一時說不出話來。

這個、到底是……

他臉色變得很難看,緊張兮兮地問:「這是怎麼了?你手怎麼了?」

冰炎淡定地說:「過敏。」

褚冥漾想抓過冰炎的手仔細看又不敢,只能問:「過敏?對什麼東西過敏?」

冰炎眨了下眼睛,「海鮮。」

海鮮?「我們餐廳的?」

「不是,老闆錄用我時就知道我不能碰海鮮,所以海鮮都是讓其他人處理。」

「那你是……」褚冥漾愣愣地抬頭。

冰炎又閉嘴了。

關鍵時刻,褚冥漾的敏銳度再度上升。他赫然想起自己今天早上起床時,冰炎好像已經在廚房待了一段時間。

「你早上做了什麼?」褚冥漾的臉幾乎要貼到冰炎臉上去了。

冰炎雖然對於褚冥漾不自覺地離自己這麼近感到愉悅,但這可不是高高興興揩油的機會,他冷靜地說:「做早餐,不然呢?」

褚冥漾有點生氣了,「你當我傻子!明明就是弄了海鮮對吧!」

至於為什麼要弄海鮮?為什麼一直不肯直接告訴褚冥漾?那還需要多作解釋嗎?

本來想要騙褚自己是在工作時不小心碰到,但此刻冰炎知道已經瞞不住,點點頭,「嗯,我在準備做炸蝦球。」

褚冥漾咬咬牙,「你、你是笨蛋嗎?明明知道自己會過敏!」

冰炎摸摸褚冥漾的頭說:「因為你喜歡吃啊,晚上回去當宵夜。」

「你、你這個、」

「我可不想被比我笨的人嫌棄。」冰炎挑眉。

褚冥漾瞪他一眼,但沒有多說話,小心翼翼拉過他的手。如果不是長了那些紅色疹子,那應該是骨節分明、手指纖長的一雙手。

「會不會痛啊?」褚冥漾問。

「還好,就是很癢。」冰炎說。

「還裝!明明就會痛!」褚冥漾憤憤地故意捏緊了那雙手,果然成功讓冰炎說不出話來。「要擦藥嗎?」

「嗯,擦個兩天就會好了,只是看起來嚴重而已。」冰炎反過來安慰看起來有些沮喪的褚冥漾。

褚冥漾歪頭,「真的?」

冰炎微笑,「嗯。今天我在廚房下指導棋而已。剛才也和歐蘿妲、安地爾說好了,這兩天先休假。」

「那就好……」

冰炎的嘴角的弧度勾得明顯了。他的笑容總是淡淡的、不張揚,但很好看。

褚冥漾這才發現,冰炎最近笑的時候似乎變多了,不曉得是這個世界的設定是冰炎有喜歡的對象才變成這樣、還是因為褚冥漾的親近才導致冰炎表情豐富了些?

「褚。」

「啊?」

一陣好聞的味道飄過來,還有一縷紅色髮絲蹭到臉上後,褚冥漾才發現兩人的距離不知何時已經靠得這麼近。昨晚那個突如其來的吻,又浮現在腦海,褚冥漾臉頰瞬間燒起來。

冰炎低低笑起來,「褚,你臉好紅。」

褚冥漾惱羞成怒地想踹他,「沒有!」

冰炎輕鬆躲過,看起來心情不錯,「褚,你剛才很擔心我。」

「哼。」褚冥漾沒好氣地揮開他的手。我只是擔心遊戲進度而已,才不是擔心你本人呢,一個NPC又不會真的受傷,哼!

雖然沒有得到正面的回應,但冰炎十分滿意。他一邊重新把手套戴上,一邊問:「褚,如果我現在重新問你一次,你的答案會不會改變?」

「咦?」褚冥漾一臉不知所以然。

「聽不懂還是裝不懂?」

「……你的話題跳得有點快。」

冰炎點點頭,伸出指頭開始數,「好,我幫你回想。一,你昨天因為我被同事們騙而生氣;二,我洗完澡出來時你看著我臉紅;三,我餵你吃東西你不反感;四,我親了你,你還毫無戒心留在我房間睡覺;五,我莫名其妙發脾氣,你還是乖乖來找我和好。」

一項項數起來,褚冥漾表情都快崩不住了──這人太恐怖了!細節偷偷被他看在眼裡卻一聲不吭!而且從他口中聽起來,自己被形容得彷彿是喜歡冰炎的那一方,難道這就是橫看成嶺側成峰, 遠近高低各不同的意境嗎?

「還有……」冰炎抬手,輕輕點在褚冥漾的胸口,褚冥漾渾身一顫,雙手緊貼在身側一動也不動。

「不說了,」冰炎見他視死如歸的表情忍不住笑出來,「剩下的,你不如問問你自己?」

褚冥漾聽見自己劇烈的心跳聲。

 

雖然他是在冰炎告白後才開始遊戲,但神奇的是,明明沒發生在自己身上的場景,卻宛如真實記憶一般、如潮水一般湧了出來。

那個完全跟情話兩字扯不上邊的人,僵硬地捏著褚冥漾的手,眼神卻一如既往的明亮而清澈。『褚,你也喜歡我嗎?』

怎麼也無法直接說出我喜歡你,只好拐彎抹角用反問的方式來告白。

平時明明是個有話直說的人,原來也是會緊張的。

褚冥漾忍不住覺得,這樣的冰炎,有一點點、一點點的可愛。

無論是一時被感染了情緒也好,早就已經慢慢被他吸引了也罷,或許在自己被強行拉進這個遊戲世界時就已經注定了吧。至於冰炎到底只是個很像真人的NPC、或是一個有點像NPC的真人,在這一刻並不是那麼重要。

 

冰炎耐心地看著褚冥漾。

他知道上次或許時機不對,但這次他有信心。他有信心不會再聽到那句讓他心情瞬間盪到谷底的「抱歉」了。

 

過了很久之後,也許也不是挺久。

「冰炎。」褚冥樣叫他。

「嗯。」冰炎點頭。

褚冥漾摸著手腕上的黑色手環說道:「我現在、可能還不能給你你希望的答案,但是……」他知道自己現在說出的,都不是為了回到現實世界而說來欺瞞系統的話。因為他知道冰炎是很認真地等著自己的回應。

「我覺得,我、我好像不是很排斥這樣的感覺。」

褚冥漾紅著臉,靦腆地衝著他微笑。

冰炎紅寶石般的眼睛像是燈火一樣,瞬間被點亮。

 

  ※

 

四周的景象忽然停滯了。

無論是握緊了褚冥樣雙手的冰炎,或是隱約從陽台門後傳來餐廳的聲音,全都如同被按了暫停鍵一樣,定格在那一瞬間。

褚冥漾眨眨眼睛,「米納斯?」

『……』

一直有求必應的系統,竟然沒了聲音。

褚冥漾這才查覺不妙,「米納斯?怎麼了?」

『……系、……滋──』

「怎麼回事?系統壞了!?」褚冥漾馬上把事情聯想到最壞的後果。

幸好系統面板還能喚出來,他檢查了上頭的各項數據,還停留在米納斯昨晚報告的進度上,可見沒有被洗掉,但今天一整天下來的……

『系統報告。』

褚冥漾差點跳起來,「妳回來了?」

『請放心,本系統二十四小時不打烊。』

「……妳剛才明明就出問題了吧?」

『系統報告:方才臨時接收到遊戲中央的指令,進行軟體更新。』

「咦、咦咦!剛剛更新了!?進度呢?我剛才、」

剛剛好不容易鼓起勇氣講了那麼羞恥的話啊啊啊啊啊!

『主人請放心,系統立即統計遊戲進度,並沒有清空。』

褚冥漾鬆了一口氣。幸好這系統還沒到如此令人髮指的地步。

「那什麼時候計算好?我要等多久?」他看著眼前動也不動,表情還維持在那一秒的冰炎,偷偷也捏了捏冰炎的手。

冰炎雖然定格了,卻仍然有溫度,像是真人一樣。眼睛裡是滿滿的喜悅之情,握著褚冥漾的手捏得緊緊的,彷彿對於他的回答感到不可置信。

「……誰才笨啊。」褚冥漾嘀咕著,低頭看看那雙紅紅的手。這人如果活在現實世界,要喜歡誰肯定都是手到擒來。這追人的技巧喲,嘖嘖嘖。

捨得了嗎米納斯的聲音十分曖昧。

「可、誰捨不得了!」褚冥漾恼羞地放開冰炎的手。

米納斯涼涼地回答:『請稍待片刻。』

話一落下,那個雕像般的冰炎就從眼前消失了,連帶著四周景象也變得一片漆黑。取而代之的,是跑馬燈般的回憶,一個個像電影螢幕一般,圍繞著褚冥漾播放起來。

 

-TBC-

 

*後記

廚師篇結束!是的!就是這麼任性!

修修改改寫了好久,成果是這樣。不知道大家覺得如何(艸)

下一篇走奇幻路線(不是),然後就會回到現實世界( ・∀・)σ)з・`);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硝音 的頭像
硝音

Dance in the Moonlight

硝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璐絲
  • 欸欸欸欸欸欸欸欸欸欸欸欸欸欸然後呢然後呢然後呢?!!!!!!!!!!!!!!!!!!!!!!!!!
    所以這是破關的意思嗎!!!!!!!!!!!!!!!!!!!!!!!!!!!
    然後我說那個奇幻路線是什麼啊啊啊啊啊啊啊o_O
    天啊我覺得我的精神開始各種亢奮了(給我冷靜
  • 姑娘冷靜XDDDDDDD
    看到這麼多驚嘆號很擔心你的呼吸啊(咦

    硝音 於 2016/10/07 16:45 回覆

  • 河豚
  • 媽、媽媽,我追到腳快抽筋的遊戲本本好像快完結了耶〈呆滯臉〉
    腫麼辦,在這緊要關頭...我忽然好想叫作者再繼續寫下去寫到天荒地老喔喔喔!
    好想看更多系列篇噢,例如逼炎醫生和漾漾護士〈抹口水〈〈欸你這人
    這篇的劇情硝音大大寫超快呀呀呀!我喜歡!〈大拇指〉
    是說漾漾終於看見傳說中的跑馬燈了,心情應該頗娛悅...XD??
    之後也會繼續支持^○^ 中秋快樂喔~還有颱風科科,我们還要上半天各種怨氣嘎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噴淚〉還能順便求下安慰嗎硝音大大QQ
  • 對不起,你的腳還好嗎!!!!(自宮謝罪
    本來也打算在颱風天更新的,真是不好意思><
    天下無不散的筵席,我會有始有終的XDDDDDDD
    希望河豚可以開開心心看到最後~

    硝音 於 2016/10/07 16:46 回覆

  • 葵
  • 看遊戲本看了好一陣子了,終於褚冥漾要出去啦!
    最近壓力都大,看大大的文最舒壓了!!
    期待買本的那天~~~
  • 謝謝~~~~
    我也喜歡看文舒壓,寫文就不一定了XDDDDD(喂你
    我會努力的!!

    硝音 於 2016/10/07 16:4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