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2016新刊:冰漾/UOG 月見草通販中

●既刊購買請看置頂文章:D

●刊物履歷請走這裡→

※遊戲+系統

※二號星開始

※二號星結束

 

 

 

事實證明,遊戲設計方異常偏愛冰炎──或者說是亞。

宇宙船被捲入黑洞後,不僅沒有被黑洞的高密度給壓成肉餅,還非常親切地充當一次傳送門,將宇宙船送到附近一顆行星上去了。

中途就被搖暈了的一人一花,在恢復意識之後,發現他們平安地降落在一片汪洋上,隨著水流搖搖晃晃。

亞來到窗邊,窗外是一望無際的藍色海水,偶爾幾顆和宇宙船差不多大的泡泡會從海裡冒出來,啵地一聲消失在空氣中。

「亞,你還好嗎?」呈大字型躺在地上的褚冥漾,揉著腰爬起來。

「沒有異狀。」亞回答:「你呢?」

褚冥漾苦笑著摸摸額角,那裡濕潤了一片。

亞靠過來問:「你流血了?」

「嗯,但是不要緊,沒有很痛……」

「讓我看看!」亞粗魯地打斷褚冥漾,拍開他按在額角的手仔細查看。

果然,褚冥漾似乎是在暈倒時撞上了什麼,頭皮被擦破了一小片,鮮豔的紅色血液沿著臉龐緩緩滴落。

「這樣還叫沒事!」亞擰了他的臉一把,讓褚冥漾疼得唉唉叫,「被我捏臉就會痛,額頭撞成這樣不會痛?」

他伸出左手攤開五指,食指頂端嘰地一聲開了個小孔,伸出一個像棉花棒的白色棉頭,仔細把血跡全部擦乾淨。接著中指冒出一個噴槍,噴出酒精消毒傷口,滴出幾滴藥膏抹勻,最後掌心往傷口輕輕一貼──一個方形絆創貼完美地覆蓋在傷口上。

「好了。」亞臭著臉說。

「謝謝。」褚冥漾笑著摸摸額角,「不愧是機器人,好方便。」

「算你運氣好。」亞故意嚇他,「要是斷手斷腳我也救不了你。」

「是是是。」

不曉得為什麼,小小隻的亞做起這些事情來特別招人疼,就算嘴巴壞了一點也發不起脾氣。褚冥漾想起在被黑洞吸進去之前,亞緊張地抓著自己衣角的畫面,笑容越發燦爛了。

旁觀的米納斯默默想:主人好像對年紀小的對象比較親切?這構成犯罪嗎?是不是該跟中央控制報告,修改冰炎的年齡?

「對了,宇宙船呢?有沒有壞掉?」褚冥漾問。

這艘船壞了,之後要旅行就只能靠魔法移動了。如果能有一台宇宙船當作基地,旅途會比較安心。經過黑洞的摧殘後雖然看似無礙,但褚冥漾總有種不祥的預感。

果不其然,亞測試了幾個功能後發現,宇宙船的引擎故障了。

「怎麼辦?你會修嗎?」褚冥漾擔心地問。

「我試試。」亞捲起袖子,蹲下身把控制台下的隔板打開,露出裡面的主機板。

但事情沒有那麼順利,兩個外行人怎麼可能把宇宙船修好?亞忙了大半天,只勉強能讓宇宙船在海面上移動,飛行功能則是毫無頭緒。

褚冥漾偷偷召喚米納斯。

『能不能幫忙?』

『這是劇情的一部份。』

『……』

迅速就被系統給打發。非常想客訴。

更不巧的是,從進入這次的任務開始都還沒進食的褚冥漾,肚子忽然咕嚕咕嚕地大聲抗議起來。

坐在地上的亞放下手邊的工作,仰頭看他,「你餓了?」

褚冥漾不好意思地點頭,「嗯,一直都沒有吃東西。我找看看有沒有緊急糧食吧!」肚子叫那麼大聲真丟臉。

亞搖搖頭,「別找了,不會有的。這艘宇宙船是機械星的機器們製作的,他們不需要進食,就算有備用糧食也是機油。」

褚冥漾:「……」這下可糟!

有事忙的時候,會自然地忽略飢餓感,可是一旦意識到餓了,就沒辦法忘記肚子空空的不適感。褚冥漾摸摸肚子,愁眉苦臉。

亞戳戳自己的胸口問:「你給了我營養液,難道沒有你自己的份?」

褚冥漾嘆氣:「沒有。」果凍營養液是盆栽附贈的啊,哪有我的份?

這種時候就特別不滿系統怎麼可以沒有商店,更讓褚冥漾懷念起上一個任務的好──背景是現代、周圍都是正常人類、還有專屬廚子給做宵夜!相比之下,這回簡直虧大了。

「唉,好想吃小籠包……」褚冥漾想起冰炎親手捏的小籠包,口水都快滴下來了。

「小籠包是什麼?」亞沒聽過這種食物。

「薄薄的麵皮,裡面包肉餡,咬一口就滿滿的湯汁流出來……」褚冥漾形容給亞聽,一邊在手中比劃著,「嗚嗚!不行!越想越餓!」

亞看了看宇宙船螢幕外的海洋,想了想,「我記得海裡有魚?應該可以抓幾條魚來吃?」

褚冥漾眼睛一亮,從地上跳起來,「走走走!吃吃吃!」

差點忘記外面就是一個現成的大食倉!人生忽然充滿希望!

 

──轟隆。

 

一人一花正要動身,震天響的雷聲生生打斷了兩人的計畫。褚冥漾錯愕地轉頭一看,剛才還是晴空萬里的天氣,竟然瞬間下起了驚人的暴風雨。

「……」褚冥漾坐回地板,滿臉無奈,「看來只好等雨停了。」

亞皺起眉頭,「嗯。」

天不時、地不利、只有人和沒有用啊。

為了節省力氣,亞把褚冥漾趕去休息,自己繼續搗鼓著宇宙船。

外頭的天氣並沒有因為時間經過而轉好,風雨反而越來越強烈。狂風捲起海浪,宇宙船被一陣一陣的大浪給打得東搖西晃。

「情況不太樂觀,」亞站起來看著螢幕外,幾乎能夠覆蓋一艘宇宙船高度的海浪,「現在是白天,如果遇到滿潮還沒停歇,我們就危險了。」

橫躺在沙發椅上的褚冥漾爬起來,「宇宙船有什麼預防功能嗎?」

亞聳聳肩,「很不巧,修復中。」

褚冥漾一手拍上額頭,「該不會沈船吧?頂多只會被捲得東倒西歪吧?」

亞從腦袋裡的知識庫拉出資訊,回答:「難說,如果宇宙船的平衡機制被破壞的話,就很有可能……」

 

碰!

 

瘋狗浪突然襲來,毫不留情地將宇宙船捲了進去。還在說話的兩人一個不留神,頓時像卡在輪胎裡的石頭一樣,在宇宙船內摔得狼狽不堪。

「哇啊啊啊啊!」褚冥漾像個破布一樣撞上天花板、又狠狠摔回地面。

「褚!」亞的機器人身體平衡感好,腳下又有平衡裝置,很快就適應了三百六十度翻轉中的宇宙船,他伸出手臂想抓住褚冥漾,但下一個浪馬上又把宇宙船捲入海中。

「米米米米米納斯!」褚冥漾覺得自己像隻踩在失控滾輪上的倉鼠,「手環的保護功能現在能開嗎嗎嗎嗎嗎?」

『手環只能抵禦武器。』米納斯回答:『主人,快找機會抓住椅子,能綁上安全帶的話應該暫時就安全了!』

「你說的、簡單!咳咳咳!」船體猛地傾斜,褚冥漾滑向船尾,「可惡!」

如果只是這樣滑來滑去還勉強可以撐住,但褚冥漾已經被摔得頭昏腦脹,他咬緊牙關以免不小心咬到舌頭。

「褚,撐著!等我過去!」亞朝他喊。

褚冥漾苦笑,這可不是撐不撐的問題,而是要看外頭天氣的臉色。

他剛才又撞到了額頭,還未痊癒的傷口再度流出血來,身體的其他地方也都痛得不行——希望別骨折了,否則要去哪裡找醫生?

亞三步併作兩步,在失控的宇宙船中努力走向褚冥漾。

「亞,很危險、你…」

「機器人不會有事!」亞不耐煩地打斷他,「少婆婆媽媽的!」

「嗯,抱歉。」褚冥漾愧疚地低下頭,緊緊貼著地面。

為什麼這種時候,總要靠亞來幫忙,而不是自己做些什麼?太不像話了。在尖塔被機器人警衛攻擊時是亞帶著他逃出去,在被捲入黑洞時也是因為亞才能冷靜下來,這次也還是要依賴亞嗎?

終於,在最後一個大浪襲來之前,亞撲了過去抓住褚冥漾的手,「過來!」

褚冥漾低頭看著亞緊緊握著自己的手,想笑又想哭。

明明是機器人,為什麼會這麼有溫度呢?

 

  ※

 

「咳咳、測試一!性能檢測!」

「首先,『揮手』。對對、非常好!揮手!」

「嗯,接下來,『走過來』,『走過來』……沒錯,就是這樣!」

「『跳躍』!『蹲下』!『倒退走』!」

「哈哈哈哈看動作沒問題了!」

「測試二,反應檢測!」

「按下這個鈕……好了。咳!」

「『你好』。」

「……」

「……誒?怎麼沒有回應?」

「『你好』。」

「……」

「……」

「……」

「唉,到底哪個環節錯了?程式調整過那麼多次,怎麼還是……」

 

  ※

 

褚冥漾夢見一群小籠包異常囂張地在他面前載歌載舞。

「你吃不到~吃不到!」

「吃、不、到!嘻嘻!」

然後他就被餓醒了。

 

長時間空腹的胃很不舒服,褚冥漾像隻蝦子一樣蜷起身子,揉揉胃部,非常不想起床面對沒有食物的現實。

「褚?」亞發現他在動,湊過來拍拍他的肩,「醒了?」

褚冥漾不情不願地睜開眼,「嗯……」

亞緊皺著的眉心鬆開來。他將褚冥漾翻正,眼睛射出一道紅光,掃瞄褚冥漾的全身,確認體溫沒有異常,「要坐起來嗎?」

褚冥漾全身都在疼,帶著重重鼻音說:「我沒有骨折?」

亞搖搖頭,「我檢查過了,沒有異狀。但是挫傷、瘀青不少,很痛嗎?」

褚冥漾慢吞吞地伸手摸摸自己的額角,「嗯,全身都痠……」

亞拍拍他躺著的行軍床說:「還好有找到這個,不然椅子不好躺。」

褚冥漾微微一笑,「謝謝你。」

亞指指窗戶說:「暴風雨停了,但是我們沈到海裡了。」

「什、什麼!」褚冥漾驚得差點不顧疼痛,想跑去窗邊看看。

「別亂動!」亞怕他壓到手臂上的傷口,趕緊拉住他,「我檢查過了,平衡裝置已經故障,所以沒有辦法浮上海面。」

褚冥漾一副要哭出來的模樣,「那怎麼辦?我、我我我想想看有沒有咒語能夠把船抬起來!」

亞擰住他的臉,「不需要!你好好休息!」

褚冥漾可憐兮兮地問:「那宇宙船怎麼辦?我們要怎麼…」

亞強硬地把他壓回床上坐好,「休息!等我一下。」

褚冥漾迷糊地歪著頭,「什麼?」

亞沒有多作解釋,用眼神示意他不准亂跑後,走到宇宙船的門邊,從那裡一個小凹槽拎出一個水桶。水桶裡面似乎裝了東西,不時拍出水花。

「亞?」褚冥漾喊他。

「別吵。」亞看也不看他一眼,將水桶放在地上,伸手抓住裡面的東西,重重一掐——水桶很快就沒了動靜。

褚冥漾看半天看不懂亞在做什麼,他又不肯解釋,只得乖乖坐好,低頭查看傷口。大片的挫傷貼了絆創貼,小傷口也塗了藥,涼涼的。

「……」褚冥漾垂下眼。

從來沒有想過一個戀愛遊戲居然搞成生存遊戲,攻略對象還成了貼心小護士。真是非常慚愧,也堅定了他回到現實世界後,馬上投訴遊戲公司的決心。

回到現實世界啊……

褚冥漾有些恍惚。他沒有仔細算過進遊戲世界經過多久,只覺得遊戲外的生活,彷彿都是上輩子的事情了。現在他的記憶裡,是滿滿的、遊戲裡的記憶。

如果回到現實世界,是不是就不能再見到冰炎了?

他偷瞄了背對著自己的亞一眼。亞現在是個小孩子的模樣,但褚冥漾知道,無論是大的冰炎還是小的亞,都是非常非常好的人——好到他不想承認這居然只是遊戲內的角色。

褚冥漾想起之前曾經懷疑過冰炎也是玩家,但一直得不到證實。畢竟如果是個玩家,應該多少會露出破綻。比如對著天空發呆但其實是在和系統對話、或是看到曾經在上一個任務見過的角色時露出驚訝的表情。冰炎一次都沒有過。這表示他的記憶的確重置過,每一次都是全新的冰炎。

「現實世界裡也沒有那麼完美的人啊……」褚冥漾感嘆。

這麼一想,全項全能的冰炎就更不可能是玩家了。真有這樣的人,其他正常人類還有臉活下去嗎?

 

「褚……褚!」

「啊!是!」

亞沒好氣地敲敲褚冥漾的腦袋,「發什麼呆?」

褚冥漾傻笑,「在想要怎麼把船修好。」

亞嘖一聲:「剛才不是說了,你休息!我來想辦法!」

褚冥漾皺眉,「可是、」

亞打斷他,「少囉唆。吃魚!」

褚冥漾瞪大眼睛——魚!

亞遞過來一整條的烤魚。

香噴噴的,形狀詭異的,烤魚。

「怎怎怎怎麼會有烤魚!」肥肥嫩嫩的魚,看起來好好吃啊……

餓到極點時,已經沒有時間去思考奇形怪狀的外星魚是否有毒了。

「抓的。宇宙船有機械手臂可以伸到外面去撈。」亞簡短地回答:「快吃!」

褚冥漾顫抖著雙手,接過那條閃著金光的烤魚——「好燙!」

「喂!別弄掉啊!」亞趕緊撈起接住烤魚。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為了避免被誤會,褚冥漾揮舞著手說:「只是有點燙,我拿不住。」

亞眨眨眼睛,有些困惑,「燙?」

啊,玫瑰花不懂這個啊?褚冥漾輕笑出來,「亞,人的皮膚是很敏感的,碰到過熱的東西會燙傷。」

亞看看自己的手,「這樣啊。」

「嗯,你現在使用的是機器人,可能感受不到溫度?」

亞點點頭。

褚冥漾覺得有趣,「你明明有體溫呢。」

亞噘起嘴巴,吐出一口冷氣,把魚吹涼後,拿給他。

「謝謝。」褚冥漾笑咪咪地張口一咬:「……嗯!」

皮脆肉嫩!咬下去還有肥嫩的肉汁流出來!

亞看起來很高興,「好吃?」

褚冥漾猛點頭,「你用什麼烤的?」

亞抬起手,「機器人有內建簡易的廚藝功能。魚是什麼味道?」

褚冥漾感動地一邊嚼一邊說:「味道?嗯、鹹鹹的、香香的,軟軟嫩嫩?」

亞:「……你的單字量真少。」

褚冥漾誠懇道歉:「對不起。」

餓了那麼久,終於能吃到食物,感動到無法言語不是正常的嗎?褚冥漾很快就把那條烤魚吃得乾乾淨淨,滿足地歎一口氣。

「亞,謝謝。」

「沒什麼。」亞讓他把魚刺扔進水桶,站起來,「吃飽就休息吧。」

褚冥漾抬頭看著他的背影,少年的背影小小的,看起來卻非常可靠。

「亞,可以轉過來嗎?」

「做什麼?」

褚冥漾伸出雙手,用力抱他一下,「真的,謝謝你。」

亞別過臉沒說話,耳尖微微泛紅。

 

  ※

 

宇宙船的平衡機制在暴風雨中被撞壞了,幸好船體沒有特別重,所以勉強能在海流中漂流,不至於沈入海底。

休息兩天後,有玫瑰花照顧還有外星魚吃的褚冥漾恢復了精神,蹲在努力和宇宙船奮鬥的亞身邊幫忙遞工具。宇宙船的零件十分精細,修復作業只能由同樣是機器的亞來進行,讓褚冥漾做的話肯定會因為動作太大而綁手綁腳。

「嗯。先這樣。」

「好了?」

亞看他一眼,「只是先試試,不保證能恢復正常。」

褚冥漾好脾氣地點頭,「嗯,辛苦你了。」

兩人起身正要試試宇宙船的機能時,忽然外頭傳來碰碰碰的撞擊聲。

「喂!有人在裡面嗎?」是個男人的聲音。

褚冥漾和亞錯愕地對看一眼。

這裡是可是海裡!

「我是商人!要不要做交易呢?」男人喊道。

「商人?」

「交易?」

一人一花從彼此的眼神裡看出懷疑。海底怎麼會有人?而且剛才明明還沒有任何動靜,只有海水和奇形怪狀的魚,怎麼突然冒出人來了?

「嗨!有人在嗎?奇怪,該不會是裡面的人死了?」

聞言,亞沒好氣地按下宇宙船的對外鏡頭,大螢幕上立刻出現了外頭的景象──一個異常巨大的玻璃金魚缸。

一人一花瞪大了眼睛,「這是什麼?」

巨大魚缸裡面坐著一個全身黑衣的男人,頭上一頂綁著大蝴蝶結的黑帽子把臉遮住大半,色彩鮮豔的魚群繞著他游來游去。男人歪著頭打量宇宙船,滿是好奇。

褚冥漾小聲地問亞:「你要和他說話嗎?」

亞皺眉頭,「這人看起來很奇怪。」

褚冥漾正想說那就別理他了我們裝作沒聽見就好,系統就非常不解風情地嚷了起來。

『請和商人進行交易。』

褚冥漾:「……」真是非常煩。

他看得出來亞一點興趣也沒有,但是系統老大已經發話,不做點什麼搞不好會被處罰。褚冥漾嘆了一口氣,硬著頭皮說:「那我來和他聊聊吧?畢竟我們是外來者,可以問問他有沒有辦法找人修宇宙船。」

亞不置可否地瞥他一眼。

魚缸裡的黑衣人把手掌擺在嘴邊圈成一圈,又喊了起來:「到底有沒有人在啊?沒人的話,這艘船我可就佔為己有啦?」

褚冥漾趕緊找到廣播鍵(好貼心的設計)按下去,「有人有人!」

黑衣商人眼睛一亮,「喔?你願意做交易嗎?」

亞:「不要。」

褚冥漾:「可以。」

商人:「……」

宇宙船內的亞不高興地踩了褚冥漾一腳,「不要隨隨便便就答應可疑人物!要是被賣了怎麼辦?笨死了!」

久違了,暴力的冰……暴力的亞小朋友!好痛啊!褚冥漾抱著腳跳來跳去,一邊還得說服他,「反正我們有船,不用怕一個魚缸嘛!」

亞重重地哼一聲,非常不屑。

宇宙船機能停擺了大半,能指望什麼?

「客人們在猶豫什麼?」黑衣商人估計是知道船上的人起內鬨,非常機靈開始推銷商品,「我可是無所不知無所不賣!交易絕對不吃虧!」他說著,忽然從身旁的魚群裡,抓出一隻圓滾滾胖乎乎的白色肥魚,「這是我的招牌商品!非常有魅力!」

白色肥魚咕嘟一聲冒出一大串的泡泡,眼睛翻起白眼,看起來非常蠢。

亞冷笑:「招牌商品?」

褚冥漾:「……」

黑衣商人不棄不餒:「可不要小看球魚了!這是宇宙罕見的神魚,要價不菲人人都搶著要!」他長臂一撈,撈出另外兩隻白色肥魚。

「神魚?肥成那樣也叫神魚?」亞在一邊嘀嘀咕咕,完全沒有掩飾。

「別這樣,聽他說看看哪裡神啊!」為了完成任務,褚冥漾摸摸亞的頭安撫他。

「喔?客人有興趣嗎?」黑衣商人高興地把三隻球魚捧到胸前,笑嘻嘻地照順序介紹:「左邊數過來,分別叫做愛、勇氣、希望!」

褚冥漾:「…………」

亞高高地跳起來往他後腦勺神準一巴,「還神魚!」

褚冥漾迅速地認錯:「對不起,你是對的。」

那是什麼蠢名字,一聽就非常山寨!絕對是從什麼地方抄來的吧!

「唉唉、你們的反應太讓人失望了,真的沒聽過嗎?」黑衣商人滿臉震驚,「很多客人都指定要買神魚呢!」

褚冥漾汗顏,「神魚可以做什麼?」觀賞用?還是食用?

亞心想:剛好這兩天附近的魚都被褚吃過一輪了,乾脆趁機換個口味。

黑衣商人得意地摸摸球魚,「客人不知道嗎?神魚可以實現願望。」

褚冥漾眨眨眼,「什麼?」

黑衣商人站起來,跳著舞轉了一個圈,「客人聽說過嗎?這個宇宙裡有許多種族是天生沒有情感的、也有人不小心丟失了情感。」

褚冥漾愣愣地點頭,亞則雙手抱胸不發一語。

「神魚,可以幫助這樣的可憐人。」黑衣商人帽子底下的嘴,咧得大大的。

亞批評道:「我不相信。」

褚冥漾也懷疑地瞇眼,「這只是一條魚耶。」

吃下去可以幫助人什麼的,聽起來很迷信。

黑衣商人把球魚頂在頭頂上蹦蹦跳跳,「客人有所不知!神魚總共有三種,對於失去愛、勇氣和希望的生命體可以說是唯一的救贖。只要吃下愛的神魚,就能得到愛、擁有愛,吃下勇氣的神魚,就能充滿勇氣,吃下希望的神魚,就會積極樂觀面對一切……可以說,神魚是最高等的萬靈藥!」

褚冥漾聽得目瞪口呆。

哪來這麼神奇的魚?如果真有這麼神奇,哪可能運氣這麼好被自己碰見?

等等、吃下去就能得到情感?這不就是一號星上的機器人們在追尋的目標嗎?只要花錢買魚就能實現,既方便又快速,但是……

「吃下另一個生命,才能得到愛?」亞指著魚說道:「如果要剝奪另一個生命才能得到這些,豈不是很矛盾?」

黑衣商人歪著頭笑,「您會這麼說,是沒有實際體會過神魚的奇妙之處。我做生意這麼久,也不乏您這樣的客人,但最後都相信我了。」

亞冷笑:「是嗎?」

黑衣商人誇張地伸出雙臂,畫了個大圈圈,「吃下神魚的客人們,一個個過著多采多姿的生活呢!」

他抬起手,透過鏡頭,竟是不偏不倚地指著亞,「像是這位客人,您確定您不需要神魚嗎?」

話一落下,周遭原本清澈的海水漸漸暗了下來。褚冥漾看向窗外,發現本來在附近游來游去的各種怪魚都不見了。怎麼回事?

亞挑起眉,「我為什麼需要?」

黑衣商人壓低聲音說:「如果我沒看錯,您的本體是一朵花吧?」

褚冥漾和亞臉色一變。

「你從哪裡得知的!」亞厲聲問道。

但黑衣商人恍若未聞,「花是這麼的弱小,生命又短暫,很快就會凋零,就算美也只能在小小角落孤芳自賞,真是非常可惜。」

他像個劇場演員似地高高捧起表情蠢笨的神魚,畫面十分滑稽。「客人們,看看這幾隻外貌平凡的魚,如果不說,誰知道它們是如此神奇的寶藏呢?就像您一樣,綻放在漆黑的角落,永遠沒有觀眾。」

「所以……」黑衣商人拋開神魚,雙手指著亞,「這樣的您,不正需要愛嗎?」

亞還沒回話,褚冥漾就搶著發難了。

「你怎麼知道他沒有人愛?」褚冥漾掰著手指頭,如數家珍地說道:「他勇敢、驕傲、果斷,是我見過最值得尊敬的人,沒有人不喜歡他。」

黑衣商人狡猾一笑:「您錯了,喜歡和愛,是兩回事。」

褚冥漾不悅地說:「你在胡說什麼!」

他可是整整做了三個任務,自從進遊戲以來幾乎天天都和冰炎相處。論了解

,他有自信不會輸給任何人。從第一個任務以來,冰炎的周遭總是圍繞著許多朋友,他就像天生的太陽一樣吸引所有人的目光。而眼前這個詭異的商人,居然擅自對冰炎說沒有人會愛他?不過是一串數據!未免太囂張!

可惜黑衣商人的的確確是一串數據,所以聽不到褚冥漾的內心話。他自信滿滿地對亞說:「您有沒有時常覺得這個世界上,其他的生命都注視不到自己呢?」

亞緊閉著嘴巴不說話。

四周的海流圍繞著玻璃魚缸,將它染上一抹詭異的深黑。

「或者換個說法。」黑衣商人像引誘夏娃吃蘋果的蛇一樣,嘶嘶嘶地說道:「您應該有想過吧,為什麼自己會生長在一個荒蕪的星球,沒有其他生命的陪伴?就算您現在擁有旅伴,但他能體會您身為一朵花的寂寞嗎?」

亞握緊拳頭,死瞪著螢幕外的宇宙商人。

「亞,別聽他的!」褚冥漾抓住他的肩膀。

「您是與眾不同的玫瑰,您擁有過人的智慧,應該成為眾人矚目焦點。為什麼只能屈就於一個小小的機器人軀殼?」宇宙商人柔聲說道:「吃下神魚,您就會吸引所有人的目光,再也不寂寞了。」

 

理智上,亞知道這個陌生人的話不可聽信。凡事都是需要代價的,吃下一隻神魚的後果是什麼,宇宙商人可是半個字也沒有提。況且,整件事聽起來只是毫無根據的無稽之談。

感性上,亞知道自己被說中了心裡一直找不到答案的癥結。他是一朵玫瑰花,而且是朵驕傲的玫瑰花,卻被一個小小的玻璃罩子隔絕了和外界交流的機會。自從有記憶以來,亞的視線永遠只有黑漆漆的星空,他的確會想:為什麼上天要給這樣的自己擁有智慧呢?為什麼自己不能只是一朵不會思考的玫瑰就好了?

小小星球上的玫瑰花,總是很寂寞。

 

「亞!」褚冥漾用力搖搖亞的肩膀。

亞慢慢地看向他。

 

──在遇到褚之前,他的確是這麼想的。

 

但是他遇見褚了,褚蠢蠢笨笨的、但是對自己很不錯。

褚還幫他找到了身體,他也能自由行動了。

所以。

 

「我不需要你的『愛』。」亞抬起頭來,露出瀏海下如同紅色寶石般,在一片漆黑的深海中仍然炫目奪人的雙眼。

他指著魚缸內的男人說:「我不需要你的『愛』,我已經不寂寞了。」

 

  ※

 

宇宙船內與船外都因為亞的宣言而陷入沉默。

幾秒後,黑衣商人忽然仰頭大笑,用力鼓掌起來。

「哈哈哈哈哈有趣!太有趣了!」

亞錯愕地看著他,不明白這個人怎麼忽然好像畫風全變了?

「小後生,」宇宙商人手一揮,將黑色的外袍脫掉,露出裡頭一身純白的袍子,「你非常有趣,我很中意你。」

周圍的深色海流隨著他褪去外衣,一掃而空,恢復成本來清澈的海藍色。

亞瞪大眼睛,「你在說什麼?」

褚冥漾也是一臉狀況外。這人怎麼說變就變?本來以為是個瘋子呢,結果是個騙子。本來以為是個陰險的騙子,結果又變成了個滿臉正氣的大俠!

黑衣……現在變成白衣商人了,他雙眼亮晶晶,笑容滿面地摸摸下巴,「你叫亞沒錯吧?」

「……你怎麼知道的?」

白衣商人揮揮手,「這個不重要!重點是你通過了我的考驗。」

「考驗?」亞和褚冥漾對看一眼。

白衣商人指指魚群裡的球魚說:「這只是一條再普通不過的魚。」

一人一花臉上大大寫著果然如此。

「但是,它被外人叫做神魚的事,我的的確確沒有欺騙你們。」白衣商人笑咪咪地說。

兩人一花的視線看向外表圓圓胖胖,其貌不揚,在魚缸中翻滾的球魚。

「知道為什麼普通的小魚會變成神魚嗎?」白衣商人拍拍手,開始給兩人講古:「很久以前,有個星球叫做海洋星,海洋星很小很小,和這個魚缸差不多吧。上頭只住了一個商人,還有一大群的球魚。」

商人自詡為商人,卻從來沒有做過生意。他想發大財,苦於手邊沒有任何值得交易的東西,所以總是沒有人願意來訪。商人想了很久,某一天靈機一動──商品不是唾手可得嗎?是的,他決定販售球魚。

但是球魚只是平凡的魚,做為食材很普通、觀賞用更是不及七彩銀河魚的一半美麗。商人走了歪道,決定替球魚編一個驚人的身世。

宇宙知名的「神魚」就出現了。

商人告訴大家,神魚是宇宙之神不小心遺落在海洋星上的寶貝,吃下神魚就能實現任何願望。人都是貪心的,永遠都有數不完的願望。第一個客人吃下神魚後,向愛慕許久的女性求婚成功了。誤打誤撞之下,神魚的名聲傳了開來。

「最後,商人發了大財,球魚也因為貪心而滅亡。」白衣商人感傷地說:「當我想阻止時,已經剩最後的三隻了。」

褚冥漾聽得嘴巴都合不攏。這個遊戲什麼時候開始走嚴肅路線的?這種半吊子寓言故事的既視感!

白衣商人對亞說:「你是第一個拒絕了球魚的客人。」

亞問:「你的目的是什麼?你到處這樣測試人?」

白衣商人笑了:「小後生,別說得那麼難聽。我比較喜歡稱之為尋找有緣人。」

「有緣人?」

白衣商人點頭,「是的。既然我們有緣,就送你一隻球魚吧。」

亞很嫌棄地看著傻乎乎的球魚,「我要它幹嘛?」

白衣商人眨眨右眼,「這可是神魚喔?帶在身邊會很幸運的!」

亞哼一聲:「你這行為和故事裡的商人沒什麼兩樣。」

白衣商人大笑:「你說得對!」他轉頭問褚冥漾:「你呢?你想要球魚嗎?」

「不不不您留著您留著!」褚冥漾猛搖頭。開什麼玩笑?宇宙船上可沒有魚缸,重點是亞不想要、就必須不能留!要乖乖聽主角的話!

白衣商人上下打量他,「嗯嗯,原來如此。」

褚冥漾心裡一驚,「什麼原來如此?」

對方笑得很猥瑣,同時,褚冥漾的耳邊傳來細碎的耳語:「你喜歡小玫瑰?」

褚冥漾瞬間滿臉通紅──不要把我講得像變態一樣啊!可以選擇的話我一定選成熟的冰炎好嗎?這不是沒得選嗎?

到底是怎麼穿過魚缸和宇宙船在人耳邊說悄悄話的?真是非常變態!

「嘖嘖、果不其然。」白衣商人一邊砸舌一邊搖頭,「放心吧,我什麼人都見過,你一個戀花又戀童的也不稀奇。」

褚冥漾:「……」閉嘴!

白衣商人笑嘻嘻地戳了下翻滾中的球魚,球魚馬上咻地回到魚群裡。

「既然兩位小後生都不接受這個小可愛,那麼我可以實現你們一個願望。」他張開雙臂說道:「有沒有什麼需要幫助的?」

幫助?褚冥漾和亞眼神一亮。若不是被這怪異的商人給攪局,首要的當務之急只有一個。

一人一花搶著開口:「修理宇宙船!」

白衣商人故作驚訝,「原來你們是船難?我還以為這是新型的宇宙船觀光行程。」

褚冥漾在心裡翻白眼。你看過哪艘宇宙船的觀光行程是海底的?

「交給我吧。」白衣商人自信地點點頭。在一人一花吃驚的目光下,他輕輕鬆鬆穿過玻璃魚缸,鑽進了宇宙船。

「你也是魔法師?」亞盯著他問。

「不是喔。」白衣商人笑瞇瞇地搖頭,「一點小把戲罷了。」

他上了船後左看看右看看後,表示這是小菜一碟,很快就可以修好。白衣商人捲起袖子,要褚冥漾和亞讓讓位子,自己站到宇宙船的中央,雙手一握──一道雷電般的白色閃光從他雙手中出現,在白衣商人的指揮下,白色閃光像煙火一樣炸裂開來,一道道小閃電鑽進宇宙船的機體內。

「工作囉!」他輕快地喊。

整台宇宙船劇烈晃動,從四面八方傳來乒乒砰砰的敲打聲。

褚冥漾:「……」

亞:「……」

這真的沒有問題嗎?

隨著一聲聲的奇怪撞擊聲,幾根金屬條從機體內被拋了出來,扔到白衣商人的腳下。白衣商人撿起其中一根金屬條,深感興趣地觀察了幾眼,「嗯,這還有別的用處,先別破壞掉。」

白色閃光似乎聽得懂他的話,唧唧咕咕叫了幾聲,又吐出幾個金屬片。

褚冥漾忍不住問:「先生,你到底在做什麼?」感覺很像在拆房子啊!

白衣商人拍拍他的頭,和藹可親地說:「放心,幫你們改造一下,升級配備、扔掉不需要的零件,就能跑得更快囉!」

最後一根金屬條被吐出來後,宇宙船的震動終於停了。

「回來。」白衣商人招招手,白色閃光扭了扭,咻地鑽回他的手心中。

宇宙船的外型從方方的長條型,被改成胖胖的橢圓形,內部構造倒是沒有太大的變化,不過亞好奇地到控制台操作了幾下後,迅速轉頭看著宇宙商人,眼裡滿是肯定。

「不錯吧?」白衣商人得意地問。

「還行。」亞哼笑。浪費了我們這麼多時間,給點補償是應該的。

「這些要怎麼辦?」褚冥漾看著地上亂七八糟的金屬條和金屬片問。

白衣商人神秘一笑,湊到褚冥漾耳邊輕聲說:「送你個驚喜!」

褚冥漾一臉問號。

白衣商人笑著跳到亞身後,「別動啊!」他固定住亞的肩膀,在亞開始掙扎前,揮手招來地上的金屬。

那些金屬條和金屬片,在白衣商人的動作下,變得十分柔軟,像海水一樣圍著亞繞圈,將他全身包覆起來直到密不透風。

「你在做什麼!」褚冥漾緊張地喊。

「說了,送你一個禮物。」白衣商人給了他一個安撫的眼神。

他打了個響指──啪!

海水般的金屬流湧進亞的身體裡。亞的機器人殼子怪異地扭動,像吸了水的海綿一樣快速膨脹。白衣商人打量了幾眼後點點頭,在機器人的眉心戳了一下。

機器人發出重新啟動的提示聲。

「完成!」他高興地向褚冥漾展示。

褚冥漾瞪大眼睛,說不出話。

「怎麼樣?有符合『需求』嗎?」白衣商人笑得很曖昧。

「你、你怎麼……」褚冥漾瞠目結舌。

站在那裡的,不是十二三歲的小冰炎,而是他一直以來認識的冰炎。那個他相處了好幾個世界的成年冰炎。

亞對於被改造完的身體也很好奇,從被金屬流包圍後就一直有點狀況外,現在才發現自己的殼子居然變了!

「喜歡嗎?」白衣商人也不曉得是在對亞還是褚冥漾說話。

褚冥漾沒有回答,還在一團混亂──為什麼這個神棍要做這種多餘的事情!

至於本來就希望有個成人殼子的亞倒是很滿意。

「謝了。」從遇見白衣商人到現在,他第一次真心誠意地道謝。

白衣商人搓著手嘿嘿笑:「小事一樁!」

他又挪到褚冥漾身邊戳戳褚冥漾的腰追問:「哪!你還沒回答我呢?我可是按照你腦子裡想像中的模樣做的,成品挺不錯的吧?」小後生以後就不用被誤會是戀花或戀童了,我真貼心。

亞奇怪地問:「什麼想像中的模樣?」

褚冥漾滿臉通紅地踹了白衣商人一腳,「你給我閉嘴!」

白衣商人賊兮兮地笑得更愉悅了。

 

-TBC-

 

*後記

二號星一口氣寫完了,剩最後一趟旅程!

祈禱我趕得上截稿噢噢噢噢噢(T_T)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硝音 的頭像
硝音

Dance in the Moonlight

硝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幻雅法蘭斯
  • 哎哟!浴缸人是白川主吧!恭喜漾漾终于不用再当一个恋童癖了!
  • 河豚
  • 輔長,幹麻偷穿白川主的衣服然後學安地爾講話xddd
    咦欸,還是是扇董事阿xdd
    一整個就是大亂鬥嘛哈哈
    終於只剩最後一個旅程了!結局快來吧!好想知道冰炎的真面目!
    中間那段冰炎的心聲好有愛呀~啥時才能坦承相見哩~
    之後也會繼續支持唷唷唷唷^^硝音大大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