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2016新刊:冰漾/UOG 月見草通販中

●既刊購買請看置頂文章:D

●刊物履歷請走這裡→

※遊戲+系統

※三號星開始

 

 

 

 

宇宙船平穩地在銀河中飛行,和白衣商人的星球已經有好一段距離了。宇宙船被白衣商人改造的十分精巧,多餘的零件被拆掉,外型也經過調整,前行的速度比之前還要迅速,亞還發現多了一個觀光導覽推薦功能。

褚冥漾看著好笑:「這是什麼意思?」

亞研究了一下,「可以選擇推薦的目的地,我們就不用思考要去哪裡了。」

這對於想到處遊歷的玫瑰花來說是再方便不過的功能。但他似乎並沒有特別想去的地方,大手一揮拍下隨機按鈕。

於是,一人一花正在前往未知三號星的路上。

 

『和商人交易已完成,獎金100

『玫瑰花的願望二已達成,獎金一萬』

『劇情進度:75%,好感度:70%

 

玫瑰花的願望?本來悠哉躺在行軍床上聽著米納斯回報的褚冥漾皺起眉,系統什麼時候偷偷塞了這個任務進來的?完全沒通知啊。

他看向亞。在白衣商人的幫助下,順利「長大成人」的亞正在不亦樂乎地測試自己的新身體,一下子伸展筋骨、一下子把胸腔的機關打開查看裡頭的電路板,像個拿到新玩具的小孩一樣開心。

難道玫瑰花的第二個願望,就是擁有成人的外殼?有這麼膚淺嗎?褚冥漾爬起來,決定問看看:「亞,你之前很介意自己的外表是小孩子?」

亞轉過來,單手遮著一隻眼睛,「還好,但成人身體比較方便。」他瞇起眼睛,沒被遮住的左眼瞬間迸出一道紅光直直射向褚冥漾——褚冥漾的褲子馬上被燒出一個洞。

褚冥漾:「……」

亞:「……抱歉,功能測試中。」

褚冥漾無奈地摸摸褲子,幸好沒有傷到皮膚,「這是什麼功能?」

亞眨了下眼睛,那道光就消失了,「那個商人幫我加上的,鐳射光,小至做手術大至殺人都可以。」

——不要隨隨便便幫人裝奇怪的功能啊!褚冥漾在內心吶喊。

「你很喜歡?」褚冥漾問。

「挺方便的。」亞微笑:「以後幫你找食物,又多了一個工具能用了。」

「……謝謝。」褚冥漾心情複雜。幸好小玫瑰本性善良,否則換了個大惡棍肯定就不是帶著溫和的微笑說「我可以幫你找食物」這麼簡單了。

不過這麼看來,玫瑰花的第二個願望,似乎並不是想要長大。亞只是很單純地因為有個方便的軀體而愉快。那麼,會是什麼?褚冥漾想了許久,又不好意思貿然開口直接問,米納斯也不肯解釋要他自己琢磨。直到吃飯時間,褚冥漾還啃著烤魚沈浸在自己的世界裡。

地球人真呆。亞默默在心裡給了評價。真沒想到,這麼呆的人類竟然幫了自己許多忙。亞有點想知道,褚是不是只有對自己這麼好?還是對所有人都很親切?以褚的性格來推斷,應該是後者的可能性比較大。這麼一想,亞不知怎麼地悶悶不樂起來。但他和褚的最大差別就是,有話肯定直說。

「褚。」亞想了想,問他:「你有很多……朋友嗎?」這個爛好人一定有很多人圍繞著吧?不像自己。

褚冥漾差點把嘴裡的魚肉給噴出來,他邊笑邊反問:「你怎麼會這樣想?」

亞認真地說:「你很好,所以朋友應該也很多。」他的外表已經不是個小孩,而是成人模樣的冰炎了。他坐在褚冥漾旁邊,上半身微微前傾,紅寶石般的眼睛直直地盯著褚冥漾看。

某人非常不爭氣地臉紅了。「不要靠這麼近……」褚冥漾一手推他一手捂著臉說:「我沒有你想的那麼好。」因為從小莫名的衰運體質,他都是被同儕疏遠的邊緣人之一。如果不是生性柔軟、又有支持他的家人,或許早就受不了了吧。

「我運氣不好老是出意外,別人怕受到我牽連,所以一直都沒什麼朋友。」褚冥漾自剖得很尷尬,畢竟亞非常正經地認為自己肯定很受歡迎,但事實卻違背了他的期待。

亞奇怪地問:「你總不會二十四小時都處於運氣差的狀態吧?為什麼要因為偶發的事件而疏遠你?」

褚冥漾伸出手想拍拍他的頭,又想起亞已經不是小孩子了,只好把手縮回去。「我也不能保證不會影響到別人啊,其實這樣對大家都好啦。」

亞瞇起眼,「是嗎?我覺得一點也不好。」

「那是你不擔心,別人會啊。」褚冥漾笑著說。

「褚,」亞伸手搭在褚冥漾肩上,「我……我們是朋友。」亞不曉得褚曾經經歷過什麼,他只知道,褚雖然嘴巴上總說著無所謂,但心裡總有一塊地方是柔軟的,怎麼可能不受傷呢?

亞一板一眼地說:「我們可以一直在一起,就都不寂寞了。」

「……」褚冥漾瞪大眼睛。這朵小花,真的知道自己在講什麼嗎?用這麼純潔的表情,講出如此總裁的告白,真的沒問題嗎?

亞見他不說話,以為他還在難過,於是學著褚之前常常對自己做的動作,拍拍他的腦袋當作安慰。但是非常可惜,他還抓不太準力道。

「哎唷!」褚冥漾被他那隨意的兩下拍拍,給敲得腦袋一陣暈。

亞:「……抱歉。」他摸摸鼻子別過頭。

褚冥漾笑了出來,「沒關係,謝謝你。」

原來是這樣。白衣商人的時候也是、剛才安慰褚冥漾的時候也是,亞都說了「寂寞」。小星球上的玫瑰花一直是很怕寂寞的,所以忽然出現的褚冥漾,在無意之間觸碰到了玫瑰花最柔軟也最期待的願望。

「亞,我會陪著你的。」褚冥漾仰頭看他。

我會陪著你,直到遊戲結束為止。

 

  ※

 

或許是霉運都用完了,一人一花非常順利地抵達了三號星。

當宇宙船發出即將降落的提示聲時,褚冥漾和冰炎正在暴殄天物地使用宇宙船的超大螢幕玩威利在哪裡玩得不亦樂乎。

「這裡!」亞跳起來,搶先戳了螢幕上一隻腳沒穿鞋子的威利。

「機器眼真好用。」褚冥漾嘖嘖搖頭。為了打發時間,亞從宇宙船系統找到了這款遊戲,每次都是亞獲勝。一點也不丟臉,人哪能比得過機器啊?

褚冥漾戳戳螢幕,「那我換下張圖囉、」

忽然,滿螢幕的條紋大叔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外頭的即時景象。

『抵達目的地。』宇宙船發出機械音。

「到了?」褚冥漾看著螢幕,眼睛一亮,「喔!」

外頭的風景,真是……

亞點開提示視窗查看目的地,「花開星。」

放眼所及皆是一片綠意盎然,點綴在其中的花朵爭奇鬥艷,隨著微風輕輕搖晃,景色一派祥和。

「好漂亮!果然符合星球的名字。」褚冥漾笑著說:「出去看看吧?」

亞看著他的側臉,安靜了幾秒後才回答:「好。」

宇宙船有自動探測器,能夠偵測外在條件是否對人類有害,確認安全後,這才讓褚冥漾和亞出了船艙。

一踏上鬆軟的土,一股淡雅花香撲鼻而來。褚冥漾深吸一口氣,「好香!」說也奇怪,這裡的花種類繁多,香味卻異常和諧地混合在一起,沒有刺鼻的味道。

亞卻一臉不以為然,「哼。」這些野花,有比玫瑰香嗎?

褚冥漾笑問:「你不喜歡啊?」

亞正要說什麼,耳邊突然隱約傳來呼喚聲。

「喂──!喂──!」

一人一花轉過頭一看,發現不遠處的小山丘上有個混在花海中的人影,正一邊招手一邊喊著什麼。褚冥漾聽不懂,似乎是這個星球的語言,但即便那人是用喊的,語調聽起來也十分優雅,和這顆星給人的柔軟印象一樣。

「亞,你聽得懂嗎?」

「嗯。」亞指著那人說:「他問我們是從哪裡來的,宇宙船壓到花了。」

褚冥漾:「……」完全沒想到這回事!

果不其然,宇宙船大大方方地把一片花草給壓得扁扁的,旁邊有幾隻蝴蝶飛來飛去似乎很著急——這種破壞環境的罪惡感!

褚冥漾緊張地抓著頭髮說:「我我我們快把船移開吧!」外星人一落地就破壞自然生態什麼的,聽起來一點也不友善,搞不好會惹怒這裡的原住民。

亞挑起眉,似笑非笑:「要挪去哪裡?」

「這個……」褚冥漾一臉困窘。放眼望去全是花花草草,似乎到哪裡都不太對,「不然問問那個人吧?」

山丘上的人已經朝這裡跑來,嘴裡還在說著什麼。亞上前一步,抬起手算是打招呼。對方似乎很高興得到回應,也揮了揮手。

褚冥漾趕緊召喚系統:『米納斯、米納斯。』

『您最忠心的系統在此苦苦守候。』

『……嗯。』不想吐槽了,『有沒有辦法讓我聽得懂這裡的語言?』

『需要收費。』

『……』可以爆粗口嘛!

『語言翻譯需要調整系統設定,收費非常合理。』米納斯解釋。

這解釋只讓人火大,哪裡有讓玩家看不懂劇情的道理了!但除此之外別無他法,褚冥漾無奈地擺手問:『多少錢?』

米納斯愉快地回答:『系統大特價,只要三千,一次到位。』

褚冥漾心痛地同意了。至少跟先前的各種剝削比起來,這次還算小意思,勉強可以接受,況且不付費不行,總不能一直狀況外。

玩家一同意,系統立刻爽快地進行處理──眼前欣欣向榮的畫面忽然像電視機當機一樣模糊起來,一閃一閃之間,還能看見一行行複雜的程式碼。

「這是、遊戲編碼?」褚冥漾好奇地張望。

『是的。』

不同的項目有不同的程式碼,但全都呈現綠色,草原、花朵、宇宙船、蝴蝶、天空、雲朵,新出場的外星人也是綠色編碼。由於系統要調整語言程式,組成外星人的編碼正以驚人的速度變更著。在一片靜止之中,米納斯表示為了防止BUG產生,褚冥漾只能站在原地不准移動。

「好吧。」褚冥漾有些可惜,他剛才正想湊過去摸看看那些程式碼呢,非常高科技的感覺,如果自己站過去,畫面妥妥就是一部好萊塢科幻電影。

褚冥漾退而求其次地低頭打量自己,果然他的身體也閃爍著各種奇怪的數字。褚冥樣鬆了一口氣,這麼看來,自己只是意識掉進遊戲世界,而不是整個身體都跟著來了。只不過,遊戲和現實世界的時間流動不曉得一不一樣,如果一樣的話,他的身體應該已經被當作植物人了吧?希望起床的時候,不要被媽媽和姊姊揍一頓才好。

「咦?」神遊之間,褚冥漾發現清一片的綠色中,似乎夾雜了一絲銀。他以為自己看錯,抬頭揉揉眼睛再看——只見一抹銀色從冰炎身上閃出來。

冰炎的編碼,是紅銀混合的?難道冰炎作為遊戲裡的主角之一,連編碼也硬生生和別人的顏色不一樣?嘖嘖,遊戲研發人員偏心的不要太明顯。

『系統更新完畢,調整為玩家指定語言。歡迎回到遊戲。』

米納斯說完,靜止的世界瞬間活了起來。

畫面恢復成舒適的色調,微風重新吹起來,花草搖搖晃晃地擺動。星球的原住民已經來到褚冥漾和冰炎面前。這次他說的話褚冥漾完全聽懂了。

「你們是天上來的客人嗎?」原住民是個男性,長得高挑修長,一身民俗風味的短褂和長褲,腰間掛著一塊成色精緻的玉佩。

亞點頭,「嗯,我們在旅行。」

原住民友好地笑一笑:「歡迎你們。」

男人看起來氣質親和,說話也很好聽,帶著一股天然而成的韻味。褚冥漾也自然而然地對他微微一笑,「抱歉、宇宙船壓壞花草了……

褚冥漾還未來得及告訴亞他聽得懂了,亞挑起眉,有些訝異。

男人揮揮手說:「你們是外來者,不懂規矩也不是故意的。」他圈起手指放在嘴邊,吹了聲口哨:「拉可奧!」

隨著口哨聲,一頭黑色巨狼搧著大翅膀,從天上緩緩降落。男人走過去摸摸牠的頭,輕聲低語,巨狼呼嚕呼嚕地應答著,晃晃毛茸茸的尾巴,然後跑向宇宙船,用鼻子輕輕一頂──竟然輕輕鬆鬆把大牠一圈的宇宙船給背了起來。

「沒沒沒問題嗎!」褚冥漾緊張地問。倒不是怕宇宙船被摔壞,而是擔心宇宙船若倒了巨狼會被壓扁。

男人笑著搖搖頭,「你放心,拉可奧可以的。」他說完,對著巨狼比了個手勢,巨狼嗚一聲當作回應後,再度拍拍翅膀,頂著宇宙船飛走了。

亞皺著眉問:「牠去哪裡了?」

男人指著某個方向說:「回我們的村子去了。你們也一起來吧?」

或許是他充滿親和力的笑容、也或許是空氣中的芬香讓人放鬆,褚冥漾毫無戒心地拉著亞,跟上男人的腳步。

 

男人說他叫做阿斯利安,住在附近的村落裡,飛狼拉可奧是他的好搭檔。

「這裡好漂亮。」褚冥漾稱讚道。

阿斯利安笑著說:「謝謝。聽說很少有像我們這樣都是花草的溫暖星球?」

「聽說?」褚冥漾問:「你們沒有離開過這裡嗎?」

阿斯利安點頭,「我們不能離開母星,所有的消息都是外來者告訴我們的。」

褚冥漾好奇地歪頭,「不能離開母星?」

亞沒好氣地說:「別亂問。」搞不好是這裡人的隱私啊。

阿斯利安笑著擺擺手,「這不是什麼了不起的祕密,告訴你們也無妨。」

他停下腳步,轉過身面對褚冥漾和亞,解下腰間的玉珮,放在胸口。玉珮隱隱發出鵝黃色的光芒,「你們看。」阿斯利安讓他們看玉珮──玉珮中央,是一顆小小渾圓的深棕色種籽。

亞猛地抬頭,「你是……」

微風將阿斯利安棕色的頭髮吹了起來。

他微微一笑,「嗯,我們是花族。」

 

  ※

 

花族顧名思義,本體是朵花。阿斯利安說,花開星上的花朵們經過長時間吸收日月精華後,在很小的機率下,花會化作人形。化為人形的花朵們就聚集在一起,形成一個個的部落。

「每個部落的花種都一樣嗎?」褚冥漾舉手發問。

「不是以花的種類做分類,」阿斯利安把玉珮繫回腰間,「畢竟能夠化為人形的規律誰也說不準,都是自然母親的旨意。」他誠心誠意地合掌對天一拜。

「那就是區域囉?」

「沒錯。」阿斯利安領著一人一花向前走,「同個區域的花會湊在一起,互相照應。我們平時會輪流巡邏附近的草原,尋找有沒有新生的夥伴。」

「那,不能離開這裡的原因是?」

阿斯利安微笑,「我們的生命來自自然母親,靈魂和星球緊密相連,所以一生都無法離開這裡。」

童話一般單純的世界呢。褚冥漾聽得合不攏嘴。

亞瞥了他一眼,抿著嘴不發一語。

阿斯利安倒是對亞十分好奇。「你呢?」他問:「你應該也是花的眷族?你是怎麼離開自己的母星的?」同種族能夠感應到彼此,阿斯利安感覺得出來他們是相同的。

亞淡淡地說:「我沒有感受到星球的束縛。」

阿斯利安訝異地眨眨眼,「就我所知,花的眷族還沒有任何這樣的前例。」

亞心情忽然愉快起來,他指著身旁的褚冥漾,「是他帶我離開的。」

「你?」阿斯利安看向褚冥漾,「你是……」

褚冥漾不好意思地搖頭,「我只是一個人類。」

亞替他補上一句,「他是個魔法師。」

褚冥漾:「呃!」

阿斯利安比剛才聽見亞的回答時還要驚訝,「魔法師?我以為這是故事書裡的傳說?」

亞輕輕在褚冥漾頭上拍了拍,「這裡有個現成的。」

褚冥漾有些手足無措,畢竟他只是買了系統的咒語教學,不是真正的魔法師啊!而亞能離開他的小星球,褚冥漾深信只是劇情的安排,並非自己有任何特別之處。若是阿斯利安順勢拜託他幫助這裡的花族離開母星的話,該怎麼辦才好!

幸好阿斯利安顯然沒有這樣的想法,他只是直勾勾地看著褚冥漾,嘴裡喃喃自語:「太驚奇了,天上來的客人,總是讓人驚訝。」

褚冥漾趕緊轉移話題,「這裡常常有外星……天上來的訪客嗎?」

阿斯利安搖搖頭,「偶爾才會出現,都是很有趣的客人。」接著,他開始分享自己招待訪客的經驗,體型有大有小、卻不外乎都是對這裡充滿好奇心,有人長住好幾年才離開,也有人幾天後就走了。

「偶爾有訪客,對我們來說都是意外的驚喜。」阿斯利安說:「畢竟能化成人型的花族幾百年才有一例,我們的星球又十分安穩,所以有訪客帶來外頭的訊息,就是我們最大的娛樂了。」

阿斯利安做為「外星人」的嚮導再適合不過,前往部落的路上,順便就著沿途遇到的風景和花草做了詳盡的解釋,同時也有問必答。褚冥漾和他聊得十分投機,一路說說笑笑地走到了目的地。

「就是這裡了。」阿斯利安指著面前一幢幢的小木屋說。

這是一片開滿白花、鳥語花香的小山丘,上頭蓋著幾棟精緻小巧的木屋,毛茸茸的兔子、松鼠在附近跑來跑去。不遠處有塊只有土壤的空地上,正停放著褚冥漾和亞的宇宙船,飛狼盡忠職守地蹲在旁邊,看見阿斯利安便高興地跑了過來。

「辛苦你了。」阿斯利安摸摸飛狼。

「好乖啊。」褚冥漾看著巨大的狼像隻小狗一樣繞著阿斯利安搖尾巴,忍不住笑出來。

「你們可以在這裡待到喜歡為止。」阿斯利安領著他們,走向一棟小木屋。「這是我的家,歡迎你們。」

褚冥漾感激地握緊他的雙手,「謝謝!」

亞瞪著兩人交疊在一起的手,哼了一聲。

 

在這個溫馨又可愛的地方,褚冥漾完全放鬆下來,差點把自己正在做任務給忘記了。阿斯利安空出一間房,讓兩位訪客入住後,表示他得回去巡視草原,晚點再見。褚冥漾愉快地在阿斯利安準備的木製小床上打滾。

「好久沒有床可以睡了!」軟綿綿的、床舖!

亞坐在另一張床上,看著他幼稚愚蠢的樣子冷笑,「你還真是一點戒心也沒有。這裡可是他們的地盤。」

褚冥漾頓時一僵,他躺在床邊仰著頭看向亞,「你想太多了吧,阿利人很好啊!」

亞在他的額頭上一拍,「你怎麼知道那不是偽裝?蠢蛋!」

「好痛……」褚冥漾揉揉額頭,覺得委屈。明明阿斯利安人不錯,整理出房間讓他們休息,晚上還說好要把他們介紹給附近鄰居,大家交個朋友。況且──「騙我們有什麼好處?」

亞站起來俯視他,「誰知道。」

褚冥漾眨眨眼,啊一聲,「難道你剛才是故意告訴阿利我是魔法師?」為了表示自己也不是省油的燈,讓對方知難而退?

亞沒有正面回答:「外出旅遊要謹慎,你不曉得?」

褚冥漾:「……是。」這種媽媽教訓兒子的熟悉感。

當然,褚冥漾嘴上說著是是是,心裡想的可不是那麼一回事。他仍舊不覺得阿斯利安會是個騙子,不僅僅是因為這款遊戲一直是走安全劇情(除了在機械星尖塔被追殺之外),也是因為阿斯利安的表情十分真誠。

「如果真的有問題,我們就馬上離開。」褚冥漾提議。

「好。」亞十分滿意他的態度,微微一笑。

褚冥漾:「……」好久沒看到成人版的冰炎了,也好久沒看到他微笑了,突如其來的笑容讓小心臟有點承受不住。褚冥漾翻過身,把臉埋進枕頭,耳尖紅紅的。

「褚?」

「沒沒沒事!我想睡一下,可以嗎?」褚冥漾問。

亞嗤笑:「人類的身體真脆弱。」

褚冥漾奇怪地問:「你不會累?你的本體是花耶!」

亞拍拍胸口,「你見過花睡覺?」

褚冥漾想了想,「阿利也是花,他既然有床就表示他也需要睡覺。」

聽見阿利兩個字,亞不悅地抿起嘴唇,「那跟我有什麼關係。」他蹬開鞋子,把自己捆進棉被裡不說話了。

褚冥漾:「……」怎麼突然生氣了?吃到火藥?

一直旁觀著兩人互動的米納斯輕飄飄地冒出一句:『感情危機呢。』

褚冥漾:「……」妳不說話沒人當妳是啞巴。

 

-TBC-

 

*後記

三號星的後半部還在絕贊掙扎中,嘻嘻

現在本子在預購喔,可以到置頂公告看看,嘻嘻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硝音 的頭像
硝音

Dance in the Moonlight

硝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璐絲
  • 第二願望是什麼~?(舉手
    然後因為未來的不確定性我不知道我到底該用哪種預購我要哭了(悲傷
  • 第二個願望就是希望有人陪伴:)
    你可以慢慢考慮,預購到12/2哈哈哈
    餘本會全部放月見草販售,所以場次後還是可以買的,放心~

    硝音 於 2016/11/14 18:33 回覆

  • 幻雅法蘭斯
  • 噢噢噢噢!
    阿利出现了!而且是在梦一般优美的星球!
    好想去啊!
    冰炎吃醋了~好可爱~
    米纳斯突然飘出的一句【感情危机】也真心觉得可爱~~~
  • 下一篇也是繼續吃醋XDDDDDD

    硝音 於 2016/11/15 08:33 回覆

  • 河豚
  • 大大,之後的殘本在小七取的到貨嘛?
  • 月見草應該可以711取貨,你可以問看看,我不太清楚><

    硝音 於 2016/11/15 08:3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