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2016新刊:冰漾/UOG 月見草通販中

●既刊購買請看置頂文章:D

●刊物履歷請走這裡→

※遊戲+系統

※三號星結束

 

 

 

褚冥漾舒舒服服一覺睡到下午,阿斯利安回家後才被亞叫醒。他舉起雙手伸了個懶腰,在枕頭上蹭了幾下,這才心甘情願地爬起來。

「你很久沒睡床了?」亞在一旁問。

「嗯,旅行嘛。」褚冥漾簡略地回答以免露出馬腳。沒床睡自然是被米納斯扔到這次的任務中才有的事,以前再怎麼樣,背景都還是正常的人類社會啊。

「阿斯利安說有點心,問你要不要吃。」

「要!」褚冥漾立刻高興地跳下床。在離開白衣商人的星球前,亞幫他抓了許多怪魚冷凍起來,所以他已經吃了好一陣子的魚了,雖然味道鮮美,但總是想換換口味。不曉得花開星上的食物是什麼樣子的?

一人一花走到客廳時,阿斯利安正在矮木桌上擺出一盤盤的烤餅乾,旁邊放了一壺熱騰騰的茶壺,整個客廳充滿了令人心情愉悅的甜膩味。褚冥漾感動地看著好久沒能吃到的甜食,簡直想哭。至於會不會也是系統說的「編碼都一樣的食物」之一?暫時不在考慮範圍內,外表不一樣就很滿足了!

阿斯利安向他招招手,「你醒了?過來吃點點心吧?」他拉了幾個坐墊,讓褚冥漾和亞在桌旁坐下。

褚冥漾滿臉期待地看著奶油色的餅乾。餅乾的造型十分精緻,是一朵朵立體的小花,整齊地擺放在同樣是小花造型的盤子裡,「這是阿利自己做的?」

阿斯利安笑著搖頭,「我手可沒這麼巧。」

「是主人做的!」一個小女孩突然從桌子底下爬出來,大聲說道。

「哇啊啊啊!」褚冥漾嚇了一大跳,膝蓋碰地撞上桌角。

亞趕緊扶住他,「這樣也能撞到!蠢死你!」

小女孩抓了一塊餅乾塞進嘴裡,喀滋喀滋地邊吃邊說:「主輪、輝常膩害!」

褚冥漾揉著膝蓋,眼睛還黏在小花餅乾上,「的確很厲害。」

亞嘀咕一聲:「吃貨。」

阿私利安彎下腰問小女孩:「小亭,妳的主人呢?」

小女孩又抓了一片餅乾,指著外頭說:「主輪債外面!」喀滋喀滋喀滋。

她話才說完,一個穿著服飾較為素雅的男人走了進來,手上還拎著兩個食盒。他看見桌旁的兩個陌生人,好奇地問阿斯利安:「就是這兩位嗎?」

「對,」阿斯利安拉過男人,幫雙方介紹,「這位是亞,這位是褚冥漾。」

亞點點頭,「你好。」

褚冥漾趕緊站起來,「名字不好記的話,叫我漾漾就好。」

男人微笑,「歡迎你們,我是夏碎。」

阿斯利安指著桌上的食物說:「這些都是夏碎特地準備,說要招待客人的。」

是個暖男啊!褚冥漾感激地道謝。

夏碎把已經解決掉一盤餅乾的小女孩拎起來,略帶歉意地說:「家教不嚴,讓各位見笑了。」小女孩一臉無辜地打了個異常大聲的飽嗝。

褚冥漾覺得她挺可愛的,「這是你的……」

夏碎摸摸小女孩的頭,把手裡的食盒遞給她,「小亭是我的使役。」

小亭舔舔嘴唇,粗魯地把包著食盒的布扔開,捧著食盒嘩啦啦地把餅乾一股腦兒往嘴裡倒。褚冥漾看得目瞪口呆,這小孩的胃是怎麼長的?

「這裡除了花族外還有什麼種族?」亞問。

「動物為主。」夏碎向他介紹,「比如小亭的本體是黑蛇,還有阿利家的飛狼。不過他們的智慧還處於開發階段,欠缺思考能力。」

褚冥漾:「……」難怪黑蛇小妹妹猛吃。動物本能嘛。

夏碎也拿了一個軟墊坐下,問道:「聽阿利說,你也是花族嗎?」

亞瞥他一眼,「嗯。」

回答也太簡略!褚冥漾雞婆地幫他解釋:「亞是玫瑰花喔!這裡也有嗎?」

「玫瑰花啊!」阿斯利安高興地說:「真有緣,我們也有幾個玫瑰花同伴呢!」

亞愣了一下,「咦?」這裡,也有很多玫瑰花嗎?

褚冥漾沒注意到他的表情,拍拍他的肩說:「有你的同伴耶!」

夏碎喝了口茶,「等大家回來後,可以介紹給你們認識。」

褚冥漾猛點頭,「謝謝你。」如果能藉這個機會,讓他多和同類相處、交交朋友是再好不過了。

但亞的反應卻沒有如同預期中一般開心。他只是平淡地點點頭說:「好的,麻煩你們了。」

阿斯利安和夏碎都笑咪咪地要他別客氣,而話題也就順勢變成晚上要不要在外頭舉辦歡迎餐會,邀請附近的花們來互相認識。

褚冥漾:「……」

他看著和兩朵當地花聊天的亞,總覺得哪裡奇怪,卻說不出來。亞和他們相處得不錯,看起來卻沒有很開心,為什麼?

 

到了晚上,阿斯利安和夏碎真的舉辦了一場小型餐會。

長長的餐桌擺在草坪上,中間是熊熊燃起的營火,住在這個山丘的花朵們都帶著自己做的料理前來分享。當然,主要是對這次的訪客十分好奇。畢竟這些年來陸陸續續有不少客人,卻從來沒有同是花的眷族,更奇妙的是居然還有魔法師。

花開星上的住民們,都是從花朵化形而成,長相、言行、舉止無一不像一朵朵優雅的花,看得褚冥漾目不轉睛。

「真是一個被造物主眷顧的星球。」他感嘆道。一個種族裡能有這麼多漂亮的男男女女,放在現實世界,也是一件驚奇的事了。

「你很喜歡?」亞問。

「這裡的人都很溫和、環境又好,當然喜歡。」褚冥漾笑著說:「就說你想太多了,防備心不要那麼重啊。」

亞哼一聲,沒有回答。

等眾花朵們聚集的差不多後,坐在主位的阿斯利安拉著褚冥漾和亞站起來,替他們介紹身份。在聽見阿斯利安說亞不僅也是花族,更是一朵玫瑰後,一群花高興地湧上來,搶著要和亞認識。

被擠到一邊去的褚冥漾苦笑著問:「那些是?」

夏碎牽著吃個不停的小亭陪在他旁邊,「都是玫瑰花,對別的星球的玫瑰花好奇才這麼熱情。希望亞不要感到被冒犯了。」

褚冥漾連連擺手,「不會不會、他也是第一次碰到同伴,我想應該是很高興的!」應該吧。

話雖然這麼說,褚冥漾還是有些擔憂地看向被包圍在一群花中間的亞。

夏碎低頭看著他的側臉好一陣子後,忽然笑出來。

褚冥漾呆呆地轉頭,「怎麼了?」

夏碎笑著說:「抱歉,看你那麼擔心,就覺得挺有趣的。」

褚冥漾不好意思地抓抓臉,「啊、那是因為亞他……」

或許是夏碎的表情十分溫和,讓人有想傾訴的念頭,褚冥漾想了想,情不自禁一股腦兒地把內心話說出來了。

「亞在遇見我之前,一直都是一個人,雖然我們認識的時間不長……但是我知道亞討厭寂寞。」褚冥漾瞇起眼睛,看著幾個大方的玫瑰花幾乎快貼到亞的臉上去,「這次是個好機會,難得能遇到同是花族的人,如果能交到朋友就好了。」

雖然不曉得遊戲是怎麼運作的,但假如在玩家離開後,遊戲會按照被玩家影響的軌跡走下去的話,交到朋友的亞,是不是在自己離開遊戲後也可以開開心心地走下去呢?

營火隨著微風舞動,在褚冥漾的臉上映照出溫柔的橘,他淺淺地笑著,瞳孔裡裝的都是亞的身影。夏碎一時看得有些挪不開眼。

他忍不住拍拍褚冥漾的頭頂,輕聲說道:「你一定很喜歡亞吧?」

褚冥漾抬頭看他,靦腆地笑,「嗯!」

 

  ※

 

亞有些煩躁。他一邊耐著性子告訴一玫瑰花A宇宙船不是請求自然母親而是靠科學力量才能飛行,一邊用眼角偷瞄,尋找褚冥漾到哪裡去了。

自從抵達了花開星,他就有一件事情瞞著褚沒說。第一眼看見阿斯利安,亞就發現對方的胸口是半透明的,一朵紫色小花靜靜沈睡在裡頭。亞吃了一驚,眨眨眼,發現紫色小花消失了,便以為是自己眼花。直到阿斯利安拿出玉珮,說出他是花族的時候,亞才知道原來自己看見的並不是幻象。隨後而來的夏碎也一樣,只要亞仔細瞧,就能看見他體內的花朵。

亞不曉得這是機器人的功能,還是自己天生就有這樣的能力,無論如何,他一點也不喜歡。

對褚冥漾來說,和阿斯利安、夏碎相處很自然,可在亞的眼裡,他只看見褚冥漾在和兩朵花聊天——兩朵別的花。

「你有玉珮嗎?你的本體在哪裡呀?」玫瑰花B好奇地扯著亞的袖子問。

「我沒有。」亞眉頭微蹙,不著痕跡地把袖子抽開來。

亞知道自己和這些花是不同的。這些花的人類軀殼是自然母親賜予的珍貴禮物,是真實的;他的外表雖然看似相同,卻是內在冰冷的機器人。

「咦?那你的種籽呢?」玫瑰花們驚奇地圍著他轉。

「……」這裡總歸是別人的地盤,再怎麼樣也不能給褚惹麻煩。亞忍住推開這些玫瑰花的衝動,敷衍地扯了個笑。

在一團熱鬧中,阿斯利安察覺到亞的不適應,趕緊走了過來。「亞是客人,別問太多沒禮貌的問題,知道嗎?」他輕輕地在玫瑰花ABC的頭上敲了敲,玫瑰花們老實地回答「是~」後,齊齊拉著亞道歉。

「不用道歉。」亞淡淡地說。

「這個請你!」一朵識趣的小黃花拿了一杯果汁給亞。

「……謝謝。」亞不能說自己不需要進食,只能將杯子接過來,盯著裡面的玫瑰色液體發愣。

阿斯利安拍拍他的肩,「你在找漾漾嗎?」

亞頓一下,緩緩抬起頭,「他在哪裡?」

阿斯利安微笑,指著營火旁說:「在和夏碎他們聊天。」

亞順著方向看過去,果然看見了褚滿面笑容地,被幾朵花圍著。

褚冥漾沒有注意到亞,他正在和一朵白色小花說著什麼,表情很是愉快,旁邊一朵七彩小花很自來熟地搭在褚冥漾的肩上嘰嘰喳喳,褚冥漾也只是好脾氣地衝著他微笑。

「……」亞靜靜地看著褚冥漾被營火照亮的溫和笑容,捏緊了手裡的杯子。

褚看起來很開心。

阿斯利安說:「褚的個性純粹,花朵天生喜歡親近這樣的人。」

亞:「……是嗎?」

褚對那些花也一樣笑得很燦爛。

褚會和他們聊些什麼呢?

褚也會和他們玩遊戲嗎?

褚沒發現我正在看他。

褚沒有注意到我。

褚……

「……」

是不是,沒有我也、

阿斯利安發現亞的表情變得很古怪,頓時愣了一下,「亞,你……」

亞抿著唇,緊捏著杯子的指尖有些泛白。

 

褚冥漾感受到強烈的視線,轉頭一看,發現亞正在幾步之外盯著自己瞧,旁邊是比手畫腳苦笑著的阿斯利安。發生什麼事了,剛才亞不是正在和玫瑰花們說話嗎?怎麼表情像在生氣?他看不懂阿斯利安想講什麼,只覺得動作很是滑稽。

褚冥漾忍不住笑了出來,他抬手對著亞揮了揮,「亞!我在這裡!」

一瞬間,亞眼裡的陰霾全都散去。

「你怎麼了?累了?」褚冥漾笑問。

亞深吸一口氣,快步走去,緊緊拉住褚冥漾的手。

「亞?」褚冥漾困惑地叫他。

自從「長高」之後,褚冥漾就比亞矮了近一個頭。亞低下頭,看著他的髮旋卻不發一語。

『他怎麼了?』褚冥漾得不到回應,只得小聲地轉頭問阿斯利安。

阿斯利安搖搖頭,只示意他安撫亞。

「漾~你們在玩什麼?是魔法師的儀式嗎?我也要參加!」七彩小花──在哪個任務都陰魂不散的西瑞‧羅耶伊亞也湊過來,硬是抓住褚冥漾的手。

亞的臉色瞬間又沉了下來。

「……」褚冥漾看了他一眼,笑著拍拍西瑞,「等等再聊!」然後拉著狀態反常的亞往角落走去。

「亞,你想回去休息了嗎?」褚冥漾以為亞不習慣這樣熱鬧的場合。

「……不是。」亞不知什麼時候就把飲料弄丟了,兩隻手緊緊抓著褚冥漾的手腕,表情鬱悶,「剛剛那些是誰?」尤其那朵顏色奇葩的花,真不順眼。

「你在說西瑞?」褚冥漾乾笑──那是橫跨了多個任務的孽緣。

「還有很多。」亞板著臉說。

「是、是很多人沒錯?」褚冥漾對於他想表達什麼有些摸不著頭緒,只好換話題,「你呢?剛才聊得不開心嗎?」

亞想起那群有紅有白有黃的玫瑰花,每一朵都十分熱情,卻也令他感到窒息──如果自己混雜在裡面,褚冥漾還能認得出來「亞」在哪裡嗎?

「沒什麼。」亞鬆開褚冥漾的手,「他們很好。」

褚冥漾高興地邊點頭邊說:「是嗎?夏碎說這裡的玫瑰花都很好相處,你有交到朋友嗎?」

「……沒那麼快。」

「這樣啊?聽說那些玫瑰花的年紀都不大,和他們玩應該挺有趣的?對了,桌上的玫瑰花茶好像就是他們泡的,太神奇了!難道是用自己的花瓣泡茶?嗯、亞你千萬不要這麼做,拔自己花瓣,光聽就很痛……」

亞見他興高采烈地說著,還有在夜裡仍然晶亮的黑色眼瞳,一股愧疚感油然而生。褚冥漾在想著自己能不能和其他人好好相處,自己卻在鬧彆扭?亞搖搖頭,努力揮去心中雜念。

「我不會拔自己的花瓣泡茶。」他捏住褚冥漾的臉,「那茶也不是玫瑰花自己拔花瓣來的,是用自己栽植的花泡的。」誰會拔自己的生殖器泡茶?

褚冥漾一愣,然後哈哈大笑:「你說的對!」

晚風吹過,長桌上的燭光搖曳,將褚冥漾的臉映得紅撲撲的。那些令人厭煩的念頭在此刻全都被拋到千里之外,亞瞇起眼睛,稍稍放下心來。

 

  ※

 

歡迎會一直熱鬧到深夜才結束,褚冥漾在好奇心旺盛的花朵們要求下,無奈地使用咒文表演了什麼叫做用魔法收拾善後。

阿斯利安抱歉地說:「你明明是客人,還讓你收拾場地……」

褚冥漾大方地搖搖頭,「沒什麼,舉手之勞而已。」

方才還燃燒旺盛的營火,已經被熄滅,一縷煙緩緩向上飄去。褚冥漾順著方向一看,頓時驚奇地睜大了眼——「啊!星星!」

花開星是個尚未被科技佔領的樸質星球,自然沒有光害,營火一熄滅,滿天星斗佔據了視野。雖然在宇宙旅行了一小段時間,身處其中反而看不出景色的美好。褚冥漾仰望星空,張著嘴巴說不出話。

夏碎好笑地問:「你不是從宇宙來的嗎?」

褚冥漾嘿嘿傻笑:「這樣遠望比較漂亮!」

他轉頭想叫亞也一起看看,卻沒發現亞的身影。「去哪裡了?」褚冥漾左右張望,只看見零零散散結伴回家的花朵們,還有撿到掉落在地上的食物碎片的松鼠們竄回樹林裡的影子。

 

在褚冥漾用咒語幫忙收好所有餐具後,花朵們興奮地圍上去問東問西,亞靜靜看著褚冥漾有些困擾的笑著。他站在角落攤開手掌用雷射光把垃圾銷毀後,就默默地回到了阿斯利安的小木屋。

亞坐在床邊發了一會呆,脫下上衣,下達指令,胸腔就敞了開來。裡頭是亞的心,他的本體。自從被放進機器人的身體裡後,都還不曾出來過。亞沒有將盆栽捧出來,他站在鏡子前看著那朵白色的玫瑰,那朵其貌不揚的白玫瑰。

如果褚沒有先認識自己的話,對他來說自己是不是也是一群花裡的其中一朵而已?花看人類,正如同人類看花。在花的眼裡,人類的長相都是差不多的,勉強分辨得出雄性雌性罷了;在人類眼裡,也是一樣的吧?

「……不對。」亞搖搖頭。

他想起第一次看見褚冥漾的那天。亞一如往常,隔著玻璃罩,對著宇宙思考數不清第幾遍的逃脫計畫,但仍然沒有一項是可行的。是褚冥漾的出現,讓玫瑰花的生命有了轉機。亞也許看起來很冷靜,可實際上聽到褚冥漾說出「我能帶妳離開這裡」的時候,誰也不曉得,他有多期待褚不是在說謊。

褚是他遇見的第一個人類,他絕對不會錯認。可是褚呢?

亞不曉得為什麼自己會整晚揪著這個問題不放,甚至看見其他的花朵和褚說話就感到煩悶。他看著鏡子裡的白玫瑰,伸手輕輕觸碰「自己」的花瓣。

「這個是有了心之後,才會有的情緒嗎?」

 

  ※

 

褚冥漾站在房門外,看亞對著鏡子皺眉頭,「那句話是什麼意思?」

有了心之後才有的情緒。

『您不會不曉得。』米納斯說。

褚冥漾低下頭,想起整個晚上都很反常的亞。褚冥漾並不遲鈍,他多少感受到亞的意思,但總想著亞是一朵玫瑰,也許只是碰巧遇見的第一個人是褚冥漾,才產生的錯覺?可是亞很顯然地正在為此煩惱。剛才在和阿斯利安道晚安前,阿斯利安說的那席話,更讓褚冥漾知道自己不能繼續掩耳盜鈴。

 

「如果讓你不舒服了,我先道歉,」阿斯利安溫柔地笑著,指指亞所在的房間說:「亞很喜歡你。」

褚冥漾驚訝地看著他。

阿斯利安拍拍他的頭說:「你以為沒人看得出來?」

褚冥漾臉頰燒了起來,「我、我只是……」

阿斯利安擺擺手說:「我沒有要插手什麼,只不過,我剛才看得可清楚了。」

褚冥漾蠢蠢地問:「你看見什麼?」

阿斯利安笑了出來:「你別告訴我你不清楚喔。」

褚冥漾啊了一聲,緊張地抓著耳鬢低下頭,「那是……」

眼看達到目的了,阿斯利安沒再追問下去,輕輕地拍拍褚冥漾的肩膀,「想清楚了,就別猶豫。」褚冥漾抬起頭,看見阿斯利安笑得很溫柔,「那是對花來說一生一次、最珍貴的感情。」

 

褚冥漾透過門縫,看著亞胸口內的白色玫瑰——綻放得如此美麗又絢爛,自傲卻又嬌憨可愛。

他當然知道阿斯利安說的看見了是指什麼。當西瑞拉著褚冥漾的手時,亞的不耐、褚冥漾和花朵們愉快聊天時,亞的鬱悶,褚冥漾都察覺了。或許在更早之前,就該要發現才是。這一趟旅行不長也不短,精準地計算的話或許只過了半個月,但兩人相處的每一刻,都是如此令人喜悅。

也正因為如此,每次點開遊戲面板,看見上頭的圓滿世界指標,褚冥漾就一陣煩躁。如果米納斯所言屬實,他知道這一次的任務結束後,就能夠回到現實世界了。但回去之後,亞——冰炎要怎麼辦?他還會繼續待在10的世界裡,等待下一個玩家嗎?他還會記得曾經有個玩家叫做褚冥漾嗎?

從一開始的滿心期待要回到現實世界,到如今的猶豫不決,褚冥漾還是有些不可置信。他不敢相信自己居然真的喜歡上了一個遊戲內的角色。更不願相信的是,他就快要離開這裡了。

褚冥漾看著任務欄裡閃著「實現玫瑰花的第三個願望」,覺得格外諷刺。他知道亞想要什麼的,但在實現願望的同時,他們也即將分離。

「我還是自私的。」褚冥漾自言自語。

系統並沒有給出AB的選項,讓褚冥漾選擇要離開或是留下,完成任務後就只有離開一途。而他在現實世界裡還有家人,真正的身體並不在這裡,不可能一直待在遊戲世界裡。

『系統提醒您,』米納斯輕聲說:『如果玩家沒有完成玫瑰花的第三個願望,也只會走向BE。』

褚冥漾無奈地笑了。他自然想過拖著任務一天是一天,但系統是如此的聰明,為了防範玩家鑽漏洞,連這點防備都設計好了。

「放心,我會完成任務的。」褚冥漾拍拍手環,對著自己說。

 

  ※

 

亞和褚冥漾已經在花開星上住了好一陣子了。甚至在阿斯利安和夏碎的幫忙下,搭建了他們的小木屋,外頭庭院停放著他們的宇宙船。

在花開星上的每一天都是如此美好。

一人一花嘗試著自己種植蔬菜,一開始老是失敗,總靠著鄰居們來救援。幸好亞不需要進食,褚冥漾的食量也不大,填肚子的問題很快就在亞發現森林裡有許多動物能抓時解決了。他們一起整理家園、布置花園、保養宇宙船──它如今最大的作用兩人的遊戲室──亞不曉得原來自己可以這麼容易就滿足。

他以為離開出生的小星球後,最大的願望是遊歷各個星系,但在花開星上的短短日子裡,亞就知道這已經不是那麼重要。從前被困在一方小土上,所以渴望自由,但現在他已經有了比自由還要珍視的事物。亞仍舊不喜歡老是纏著褚冥漾的那群野花,可是如果那是褚冥漾所喜歡的,那一點連自己都感到羞恥的嫉妒也可以暫時忘卻。褚只要還在,那就無所謂。

這一天,褚冥漾和亞一起到樹林裡找蜂蜜,想帶回去讓夏碎做蜂蜜鬆餅。亞拉著褚冥漾的手走在前面開路,一路往西邊走。

「你怎麼知道哪裡有?」褚冥漾好奇地問。

「這個。」亞比比自己的腦袋,「機器探測。」

褚冥漾開玩笑道:「當初冒險帶出這個機器人真划算。」

亞也跟著微微一笑。那是他最喜愛的回憶之一。

「你明明不需要進食還老是陪我找食物,不好意思……」

「我要是不陪你,你自己找得到嗎?」亞故意問。

褚冥漾舉起手來表示服了,而後嘆口氣說:「但是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

亞腳下一頓,「怎麼了?」

褚冥漾戳戳他的肩膀,「這裡的人都不曉得你的身體是機器人,你又不肯說!」他的表情有些埋怨。

他不知亞出於什麼原因,很抗拒讓其他花知道自己的本體完好地放在機器人裡頭,只有不出門的日子,褚冥漾才能將小玫瑰放在陽台曬曬太陽。而偶爾和其他人一起用餐時,亞為了偽裝到底,也會將少量的食物嚥下,儲存在一塊用不到的區域,回家後再取出來扔掉。

褚冥漾擔憂地說:「一直這樣做,機器真的不會出問題嗎?」

亞摸摸他的頭說:「我有分寸。」

褚冥漾皺起眉,「意思就是久了之後還是會出問題對吧?」

亞:「……」

褚冥漾停下腳步,用力拍上亞的雙肩,「不然我們離開吧?」

亞瞪大眼睛,「什麼?」

褚冥漾說:「離開這裡,你就不需要勉強自己了。」

亞問:「你不是很喜歡這裡嗎?」他知道褚冥漾喜歡他們的小木屋、朋友和這顆星球,但是……

「我不知道你為什麼要隱瞞,你不想說,我也不強迫你。」褚冥漾輕聲說道:「但是我希望你活得輕鬆一些。」

亞低聲說:「我現在已經很……」

「你好不容易離開囚籠,又要把自己關進另一個牢裡嗎?」褚冥漾臉色嚴肅地說:「這世界上一定還有很多不需要偽裝,也能活得很開心的星球,我們一起去找,好嗎?」

亞看著褚冥漾的眼睛,那雙眼睛裡滿滿的關切,都是為了自己。如果不是莫名的自卑感,不願意讓其他花朵發現,亞並不是一朵已經化形的花,只是投機取巧利用了機器人、沒有自然母親恩惠的白玫瑰,如果不是這樣的話,褚冥漾也不會主動說出要離開。

「我……」亞難受地說:「是我的錯。」

褚冥漾驚訝地問:「什麼?」

心事藏了那麼久,也是時候說出口了。

亞張開雙臂,緊緊抱住褚冥漾。褚冥漾的身子很溫暖,帶著淡淡的清香。明明機器人是不可能顫抖的,亞抱著他,卻覺得自己連聲音都在發顫。

「褚,我只是不想輸給其他的花。你會討厭這樣自私的我嗎?」

 

  ※

 

……快……

……亞、快起……

「亞,快起床!」

褚冥漾的聲音在耳邊響起,亞整個人跳了起來。

「怎、怎麼回事!?」

「你怎麼了?還好嗎?」褚冥漾緊張地問。

亞有些反應不過來。明明剛才還在樹林裡,怎麼現在卻躺在床上?

「我是在?」

「你睡昏頭了?」褚冥漾好笑地坐到床邊,拍拍亞的臉頰。

亞眨了下眼睛,瞳孔裡閃過現在的時刻──原來、是夢?

啊,想起來了。晚上的歡迎會後,他獨自一人先回到阿斯利安的小屋,對著鏡子發愣卻得不出結論,只好躺在床上發呆等褚冥漾回來。沒想到竟睡著了。

那麼,夢裡的一切都還沒有發生。他們沒有在花開星上住下來,自己也沒有為了掩飾那點可笑的自卑感而欺騙他人,害得褚擔心不已。

「我沒事。」整理好思緒後,亞轉頭問:「怎麼了嗎?」

褚冥漾臉上掛起了大大的笑容,「現在時間剛好!我們去看個好東西吧?」

好東西?

 

天色還未轉亮,一人一花輕手輕腳地走出木屋,以免吵醒還在睡覺的阿斯利安。褚冥漾牽著亞的手,在前方領路,一路往樹林走去。

──和夢裡一樣。亞愣愣地問:「我們要去哪裡?」

難得看照這副茫然模樣的亞,褚冥漾不禁有些得意。他指著前方說:「剛才聽夏碎他們說,穿越樹林一直走到底,有個能看到海的懸崖。」

亞的機器眼敏銳地警戒四周,以免有危險,「這個時間去看海?」以人類時間來計算,現在是凌晨五點半,能看到海?

褚冥漾神祕兮兮地說:「就是這個時間才剛好。」頭一次可以讓什麼都知道的亞露出困惑的表情,褚冥漾十分滿足。

但在抵達目的地之前,褚冥漾知道自己還有其他必須做的事。他不快不慢地拉著亞往前走,聽著兩人踩在枯葉上、還有風吹過樹林間的聲響。

「亞,你在煩惱什麼?」他問。

「什麼?」亞被戳中了心事,有些驚愕地看著褚冥漾。

褚冥漾捏了捏手裡的大掌,「你來到這裡後,一直不開心……」在察覺亞要否認時,褚冥漾搶先說:「別說沒有喔!很明顯!」

亞閉上了嘴。

褚冥漾好笑地搖搖頭,「不然先從我開始吧?」

亞眨眨眼,「從你開始?」

褚冥漾點點頭。他把自己這趟遊戲之旅說了出來──當然經過些許潤飾。

褚冥漾告訴亞,他其實是個時空旅行者,並不是魔法師。在第一個世界,褚冥漾認識了一個男人,男人是個典型的刀子口豆腐心,嘴巴上不饒人(甚至手腳並用)卻十分照顧褚冥漾;第二個世界裡,那個男人竟然又出現了,這次兩人都是不同的身分,褚冥漾因為親自穿過時間裂縫所以還能記得對方,對方不記得褚冥漾了,但仍然對褚冥漾非常照顧。在那之後,第三個世界、第四個世界,褚冥漾都遇見了同一個男人。男人總是不記得褚冥漾,但還是對他一樣好。

「亞你知道嗎?這個世界、嗯,這個宇宙裡有無數的生命,所以,每一次的相遇都是珍貴的緣分。」

如果褚冥漾沒有在暑假的那天聽了同學的話,點開這個遊戲,他永遠不會知道在另一個世界裡,還有一個叫做冰炎的、獨一無二的NPC

「一開始我只是因為無聊而旅行,」褚冥漾一邊說一邊笑起來:「可是,緣分讓我們認識了。光是想到這點,我就很感激。」

身為罪魁禍首的系統再怎麼欺負人,還是會在危急時刻關心褚冥漾,並不是單純把人抓進遊戲裡耍著玩而已。米納斯是個可惡,卻又最適合褚冥漾的惡魔系統。

褚冥漾直直看著前方往前走,依然緊握著亞的手,「能來到這裡,我很開心。」

 

知道褚冥漾並不是這個世界的人,亞以為自己會很難過。

但他並沒有很驚訝,仔細想想一切有跡可循:能夠使用神奇的魔法、在奇怪的時候有莫名的勇氣、明明聽不懂花開星的語言卻突然能和阿斯利安溝通。所以他聽著褚冥漾的自白,只有原來如此、而不是驚愕不已。

他不知道褚口中的男人是誰,也不知道褚這次遇見男人了沒,只想問清楚一件事。

「褚,你……你還會離開嗎?」

褚冥漾的腳步停了下來。

「你會留下來嗎?」

亞不明白褚冥漾為了什麼而旅行,他只想知道,自己會不會成為褚冥漾駐足的、微不足道的理由。

褚冥漾轉過頭來,答非所問地笑著說:「我們到了。」

亞順著褚冥漾指的方向往前看──海平面上,一抹溫暖的光微微透出,將尚未完全從黑夜裡破繭而出的深藍海洋,暈出一片柔軟的橙色。

「日出。」褚冥漾鬆開亞的手,笑著跑向懸崖,「果然很漂亮!」

亞看著他披著讓黑暗也無所遁形的耀眼陽光,背光前行,站在懸崖邊回頭衝著自己笑——「亞。」

「小心不要掉下去。」亞有些緊張。

褚冥漾又叫了他一次:「亞!」

「……」亞收回本來想勸阻他的話,「嗯,我在。」

褚冥漾笑得更開心了。

「你知道最神奇的是什麼嗎?」 亞搖搖頭,褚冥漾笑道:「最神奇的是,我們這一次仍然相遇了。」

亞的眼睛睜得大大的,滿臉不可置信。褚說的人,是我?

「你呢?」褚冥漾問:「你是怎麼想的?」

——我是怎麼想的?我希望你可以不只看著別人也要記得看看我,我希望你可以陪著我,我希望我們可以一直……「我、」亞握緊拳頭,輕聲說:「我希望你,可以每天幫我澆水、帶我曬太陽、對我說說話。」

不要忘記我,不要找不到我。玫瑰花要的不多,這是他最微小的願望。

褚冥漾臉頰紅了起來,「你、你知道這表示什麼嗎?」

亞摸著自己的胸口,微微蹙眉。

——看來要一朵花想通這件事,還是得靠自己推一把啊。

褚冥漾拉住亞的手,「你還記得機械星的留言嗎?」

亞點點頭。

『心』

「嗯,」褚冥漾微笑,「每個生命的『心』都是獨一無二的,心的最裡面,裝著最寶貴的情感。」他輕輕碰上亞的胸口,點了一下。

亞愣愣地低頭看著胸口上的指尖,「最寶貴的……!」他瞬間明白了什麼,驚訝地抓緊了褚的手,「那是……」

「嗯。你懂了?」褚冥漾眉眼彎彎,「這次換我先說啊——亞,我喜歡你。」黑色眼瞳裡,盛得滿滿的都是亞的倒影。

亞覺得周遭的空氣都震動了起來。玫瑰花曾經被關在玻璃罩子裡,渴望呼吸新鮮的空氣,直到這一刻,他終於知道了最甜美的氣息。作繭自縛的煩惱、不悅、忌妒全都在日出的陽光中消失匿跡。

玫瑰花終於理解了這個世界上獨一無二的情感,眼前是他選擇的託付之人。亞猛地向前一踏、緊緊抱住褚冥漾,讓淡淡的香味撲向自己的鼻尖。

他聽見褚埋在自己肩頭輕笑的聲音,搔的他耳際發癢。

亞也跟著笑了出來——「褚,我也喜歡你。」

玫瑰花面對著陽光,終於毫無陰影。

 

-TBC-

 

*後記

我盡力了,不要打我!

接下來就要回到現實世界,最後一章囉(終於

大家最關心的冰炎到底會用什麼身份出場呢,咦嘻嘻(閉嘴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硝音 的頭像
硝音

Dance in the Moonlight

硝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幻雅法蘭斯
  • 啊啊啊啊啊!终于告白了了了了了了!!!
    我的少女心啊啊啊啊啊啊啊!!!!!
    好期待冰炎的真实身份!!!!
  • 帶著滿心的小花把最後看日出的場景寫完XDDDD
    下一章就知道了!!

    硝音 於 2016/11/19 21:37 回覆

  • 楠
  • 漾漾你終於承認了喔喔喔<3 (灑花)

    亞的身份啊~
    這是可以猜的意思嗎? :D
    那我猜亞是遊戲製作者亞那的植物人兒子! (隨便說)
  • 一直都可以猜呀哈哈哈哈哈
    的確跟亞那有關係~

    硝音 於 2016/11/19 21:38 回覆

  • 璐絲
  • ..........為了追漾漾而開發UOG的無良系統開發者
  • 冰炎就是系統開發者的意思嗎XDDDDD
    並不是喔~

    硝音 於 2016/11/19 21:3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