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2016新刊:冰漾/UOG 月見草通販中

●既刊購買請看置頂文章:D

●刊物履歷請走這裡→

※遊戲+系統

※完結篇

 

 

 

『劇情進度:100%,好感度:100%

『玫瑰花的願望三已完成』

『本次任務已通關』

『恭喜玩家,世界圓滿指標達成100%

褚冥漾看著眼前的亞再度跟之前的所有任務一樣,措手不及地化作碎片,他不由自主地想上前拉住亞的手——「等等!」系統怎麼每次都不先溝通就直接END,老是看到喜歡的人在眼前消失,久了也會有心理陰影的啊!

「米納斯!」就不能好好讓我跟亞道別嗎!

喊出聲時已經來不及,褚冥漾什麼也沒抓到,踉蹌地跑了幾步,四周轉眼間變成以往任務結束後的虛空。

一片黑暗中,點點藍光聚集,最後變成米納斯的模樣,『恭喜主人達成Happy Ending條件,即將實現您的願望。』

褚冥漾看著亞消失的地方,愣愣地說:「是、是嗎?」

真的結束了?就這樣結束了?

好不容易鼓起勇氣告訴亞自己的想法,也得到了回應,還以為在離開遊戲前能多留一點點時間的。褚冥漾低頭看著掌心,剛才還和亞緊緊握著的手,彷彿還留有溫度。他輕輕吐出一口氣,搖搖頭。這是自己選擇的結果,也是遲早都會面對的最後,事到如今還有什麼好抱怨。

『玩家已完成所有任務。』米納斯雙手一揮,褚冥漾一直以來使用的遊戲面板瞬間放大了數十倍,『劇情、任務條件、觸發任務、處罰遊戲。』每說一個詞,遊戲面板內就飛出一組的數字,在米納斯身後快速轉動。

褚冥漾不明所以地問:「這是要……?」

米納斯:『統計玩家積分。』

四組數字像是放大版的吃餃子老虎一樣,一邊轉動一邊吐出七彩的星光,再配上系統突然播放的背景音樂,場面十分喜氣洋洋。

隨著最後節奏緊湊的鼓聲落下——『叭叭啦叭!恭喜玩家通過重重考驗!』

所有的數字同時停了下來,炸成一團團的絢麗煙火。

褚冥漾嚇了一跳,「有、有必要這麼誇張?」

米納斯擺動尾巴飄到他面前,『請說出您的願望。』

褚冥漾皺起眉,「……」

米納斯問:『您不是一直想要回家嗎?說出來就可以實現了。』

的確,他一直以回到現實世界為目標在努力,但在終於可以成真的這一刻,竟然感到猶豫,「米納斯,願望只有一個?」

米納斯肯定地說:『是的。』

褚冥漾抬起頭,「如果我、」話還沒說完,米納斯的纖纖細手輕輕放在褚冥漾的唇上,「米納斯?」

米納斯搖頭,『我知道您想說什麼,但是請您收回。』

褚冥漾:「……」

米納斯摸摸他的臉頰說:『冰炎不是人類,您想說的無法實現。』

褚冥漾:「……嗯,我知道的。」儘管時常懷疑冰炎跟自己一樣是被遊戲抓進來的玩家,也用這個理由來說服自己或許回家後還能再和他見面,但被這麼直接地打破希望,不知該哭還是該笑。

米納斯看著他五味雜陳的表情,張口想說些什麼,腦海裡卻閃過那個人的話,掙扎了一下後——還是決定稍稍讓他的小主人再忍耐一下吧。

『時間差不多了。』米納斯輕聲催促。

「嗯……」褚冥漾揉揉眼睛,擠出笑容,「是時候回家了。」

『回家』二字正是關鍵詞,系統一接收到訊號,四周突跳出大量的白色球魚。球魚們一邊歡樂地啾啾叫一邊朝褚冥漾身上擠。

「嗚啊啊啊啊這是球魚?不要過來啊啊!」褚冥漾被大量的球魚包圍,就算沒有密集恐懼症,眼前的景象還是讓他寒毛直豎,「米納斯!?」

米納斯輕飄飄地說:『球魚是領路人,很可愛的。』

褚冥漾身上掛著球魚越來越多,腰都挺不直了,「說得輕鬆!那妳為什麼要離我那麼遠!」

米納斯:『……』

褚冥漾:「回答啊!」

米納斯優雅地攏了攏一頭水藍色秀髮,『啟動傳送裝置!』

——居然想要呼攏過去!這個混蛋系統!但褚冥漾還沒來得及吐槽,轟地一聲就被啾啾叫的球魚們給淹沒了。

「哇啊啊啊!」

UOG感謝您長久以來的支持與愛護,希望遊戲內的經歷能成為您最美好的回憶。傳送裝置已啟動,請握緊扶手站穩踏階——』

「哪來的扶手跟踏階啊啊啊啊啊!」

地面忽然碎裂開來,褚冥漾在幾百隻球魚的簇擁之下,朝深淵墜落而去。

在失去意識之前,彷彿聽見米納斯幽幽地說:『有緣再見。』

然後他就什麼也不知道了。

 

  ※

 

褚冥漾做了一個很長很長的夢。

他夢見自己變成了一團數據,沒手也沒腳更沒有身體。他好奇地看看自己的模樣,又看看四周,發現這裡有許多的數據同伴。他試著挪動自己,發現只要想著「往前」就能離想去的地方更近一些,於是他靠近那些看起來和自己一樣的同伴,開口打招呼:「你們好。」

附近的數據們也友好地說:「你好。」

褚冥漾問:「你們在這裡做什麼?」

數據們回答:「等待。」

褚冥漾又問:「等待什麼?」

數據們回答:「等待博士的召喚。」

……博士?這是一個褚冥漾不懂的詞彙,他翻動自己的記憶,總算從數據裡找出關於博士的資訊。「我的……創造者?」創造又是什麼?褚冥漾又翻動記憶,發現創造者就是將自己製作出來的人。

「原來我是被製作出來的。」褚冥漾似懂非懂地下結論。

「我們都是被博士製作出來的。」數據們告訴他。

「這樣啊。」褚冥漾想了想,又問:「博士製作我們有什麼目的嗎?他想利用我們做什麼嗎?」

「這個……」數據們面面相覷。

難道自己提了一個不該問的疑問?褚冥漾正想告訴他們,不能說就算了,數據們忽然一一開始對他自我介紹。

「我是博士用來蒐集情報的。」

「我是博士用來觀測實驗的。」

「我是博士用來賺錢的。」

「我是博士用來打掃家裡的。」

「我是博士用來守衛研究院的。」

「我是博士用來消磨時間的。」

「我是博士用來洗衣服的。」

每個數據都有自己的範疇,他們一板一眼地向褚冥漾簡介著自己。褚冥漾聽明白了,博士什麼都需要人幫忙,肯定是個很懶惰的人。他直接地把自己的感想告訴數據們,卻再度引來他們面面相覷。

「懶惰?」

褚冥漾肯定地說:「是的,什麼都需要人代勞,就是懶惰。」

「這是我們的生存意義。」數據們這樣回答。

褚冥漾只好閉上嘴。他不說話後,數據們也安靜了下來。褚冥漾開始打量自己待的環境,思考這是哪裡?有藍色、銀色的東西在流動,就像……就像……

「就像海洋一樣。」他從自己的記憶裡撈出一個符合形象的詞彙。

「這裡是數據海。」離褚冥漾最近的一個數據告訴他,「博士用不到我們的時候,就會讓我們待在這裡待機。」

原來如此,是個休息的地方。褚冥漾懂了。

他又開始想,既然所有的數據都有自己的使命,那麼自己呢?自己需要幫博士做什麼?但是沒有數據能回答,褚冥漾在記憶裡也翻找不出相關的訊息。他有些介意,如果大家都有使命,而自己沒有,那是不是沒有機會見到博士?

這麼一想,褚冥漾就更發覺得應該要釐清,否則會永遠待在數據海裡。

「這很正常,」一團數據聽了褚冥漾的想法後,說:「博士並不是每天都會把我們全部召喚一遍,只在需要時指名需要的數據。」

褚冥漾問:「沒被召喚到的數據呢?」

「待機。」

褚冥漾又問:「這樣不會無聊嗎?如果一直等不到博士,要怎麼辦?」

數據們又開始面面相覷了,褚冥漾想,難道自己又說錯話?

最後,一個數據做為代表回答他:「沒有怎麼辦,待機。」

褚冥漾:「……這樣啊。」

或許是褚冥漾特別愛問導致其他數據們的困擾,後來他的周遭就空了一大半,只剩下流動的數據海圍繞著他。褚冥漾覺得很奇怪,為什麼他們都不會想爭取機會見到博士呢?如果永遠等不到召喚,難道要在數據海裡像顆石頭一樣蹲一輩子?但是褚冥漾不敢問了,他不想造成同伴的麻煩。

於是褚冥漾開始探索自己,他發現自己身上有很多的數字,似乎叫做程式編碼。褚冥漾將一條一條的程式編碼仔細看過,發現上頭有神奇的規律,他甚至找到了幾個錯誤,自行將錯誤修正了。同時褚冥漾也發現,自己並不需要一直待在數據海裡,他有別的地方可以去──網路。

這是一個令他振奮的發現,可以不用在數據海裡枯等博士的召喚,也能找事情打發時間。褚冥漾毫不猶豫地進入了網路──立刻就被大團大團的資訊給砸得頭昏腦脹。

「這些是什麼?」褚冥漾花了一段時間緩過勁後,好奇地抓住一團資訊讀了起來,「……知識?」

開啟了新視野的褚冥漾,像團海綿一樣瘋狂吸收起來。他知道了自己是人類製作出來的AI、他知道了人類是種神祕又複雜的生物、他知道了地球上還有很多不同的生物、他知道了地球以外甚至還有宇宙。

「我真渺小。」褚冥漾下了結論。

突然,他發現一個顏色有些不同的資訊,他好奇地靠過去,將那團紅色的資訊拉過來──

「小心!」一個緊張的聲音忽然從四面八方傳來。

褚冥漾嚇了一大跳,頓時將那團紅色資訊給忘了,「誰在說話?」

「那是病毒,可不能隨便亂碰。」

「病毒?」褚冥漾想起剛剛讀到的訊息,「會讓我生病?」

「是的。」

「你又是誰?」褚冥漾問。

那個聲音帶著笑意說:「你好,我是你的父親,亞那‧伊沐洛。」

 

  ※

 

『玩家轉移成功,系統開始回傳資訊』

『情報回饋完成』

『數據回饋完成』

『非必要資訊已銷毀』

『中央已確實將系統端回饋資訊存檔』

嗶嗶——…………

…………

……

『收到指令,所有情報連結至SYMIA運作塔台』

SYMIA開始讀檔』

『預計花費時間:601分鐘』

嘰——…………

…………

……

『距離讀檔結束,還有60秒』

50秒』

40秒』

30秒』

20秒』

10秒』

——嘟!

『檔案讀取成功,準備啟動SYMIA系統』

『硬體運作正常、軟體運作正常』

SYMIA中央處理器連結正常』

——噹!

『恭喜博士,SYMIA系統已甦醒』

 

  ※

 

這裡是Atlantis科學研究院,說是研究院,就是一棟比較寬敞的兩層樓別墅罷了。研究院內部不是古板的純白極簡風裝潢,牆上漆滿精緻的手繪圖騰、北歐風格的木質家具、每個角落都擺了一盆植物,乍看之下很像一座溫室,說是高科技的研究院肯定沒人會相信。

此刻的研究院,和往常有些不同。

「為什麼不快點叫醒我啊!」一個男人披頭散髮,邊狂奔邊穿上白色長袍。

「叫了很多次,是你自己愛賴床喲。」另一個男人呈現極端的從容,雙手插在口袋裡,悠哉地跟在白袍男人的後方。

「唔唔!」白袍的男人無話可說,只能不甘心地閉上嘴,反正現在最重要的並不是吵贏安地爾,而是去看他的寶貝兒子。

「對了,」安地爾拿出手機一邊滑一邊說:「我有通知醫院把那個倒霉的小孩送來,人已經在醫療室了。」

白袍男人猛然停下腳步,「啊!醒了嗎?」

安地爾微笑:「剛醒喔,你要不要先去看看?」

白袍男人露出掙扎的表情。

安地爾:「你把凡斯家的小朋友捲進來,不用去道歉?」

白袍男人:「……」好掙扎!到底要先去探望兒子還是先去道歉!

安地爾欣賞幾秒臉色變來變去的白袍男人後,才心滿意足地告訴他:「凡斯已經先過去了,你就去看你的實驗成果吧。」

白袍男人誇張地拍拍胸口表示鬆了一口氣,同時嚴正反駁:「不是實驗成果,是我兒子。」表情可嚴肅。

安地爾敷衍地說:「好、好,那你要不要過去了?」

「去!」白袍男人再度狂奔起來。

安地爾在他身後摸著下巴,思考著自己到底要先跟著亞那去看他寶貝兒子呢,還是先去凡斯那裡欣賞一下褚冥漾震驚的表情比較有趣呢?哎,真煩惱。

 

此刻的褚冥漾,風中凌亂。

被一群球魚帶回現實世界後,一睜開眼,還沒來得及感嘆居然忘記跟米納斯說再見,同時哀悼一下自己剛發芽就死掉的純純戀愛,就看見好久不見的凡斯叔叔坐在床邊盯著自己瞧。

「感覺怎麼樣?」凡斯問。

「呃、有點暈。」褚冥漾揉揉額角想爬起來,手卻完全沒有力氣。

「你睡了兩個月,要休養一陣子才能動了。」凡斯扶住他。

「兩個月!?」褚冥漾儘管有了心理準備,還是吃了一驚。遊戲內跟現實世界的時間差,到底是怎麼算的?還有──「凡斯,你怎麼會在這裡?」

凡斯神情複雜地說:「把你的意識抓走的遊戲,是我朋友做的。」

褚冥漾:「…………」

凡斯拍拍他,「你還是休息一下,等穩定後我再來解釋。」

褚冥漾抓住他的手說:「不不不!你還是現在講吧!」到底是哪個死沒良心的,害得自己好慘!一定要搞清楚事情真相,然後狠狠地客訴一番。

凡斯點頭,「你躺好,我慢慢講。」

褚冥漾馬上像急著聽睡前故事的小孩一樣,躺得直挺挺,眼睛眨巴眨巴地看著凡斯叔叔。於是凡斯開始把自己的損友幹的好事,一五一十地全講了──但是褚冥漾傻乎乎的,一個字也沒有聽懂。

褚冥漾:「什麼?」

凡斯:「你還好嗎?」

褚冥漾:「不、不太好,可以請你再講一次嗎?」

凡斯:「……我已經講第三次了。」

褚冥漾:「……對不起。」

凡斯站起來,平時處變不驚的人,此刻看起來竟十分煩惱:自己的小外甥智商受損了,必須去和亞那討個高額賠償費。

事情始末聽了三遍,還是多少有些吃進去的褚冥漾,不好意思地抓抓頭,「那個,所以說、我玩的遊戲是你的朋友亞那開發的,呃,UOG情報收集系統?」

凡斯點點頭,「嗯,亞那在做實驗,所以透過網路收集各種資料。但是只靠網路收集還是缺乏了一些……必須資訊,安地爾那個混蛋就鼓吹亞那,把他的大數據系統偽裝成Online Game,吸引年輕族群使用。」

在這裡聽見某人的名字,讓褚冥漾的下巴都快掉下來,「安安安安安地爾?他不是一個NPC嗎!」

凡斯蹙起眉頭,「什麼?他是亞那的助手。」

褚冥漾雙手亂揮,「可是、可是他有出現在遊戲裡!」

凡斯思考幾秒後,不悅地說:「原來如此,他瞞著我們偽造身份進去玩了?漾漾,他有沒有對你做什麼?」

褚冥漾呆呆地搖頭,「沒有、嗯,其實也不是沒有……」如果凡斯講的「做什麼」是指糟糕的事情的話,安地爾的確為了刺激冰炎而假裝要親他,這算嗎?

沒有得到回應凡斯也不著急,他雙手抱胸說:「算了,等等去查詢BUG紀錄就知道了。」

沒想到,遊戲裡竟然真的不只自己一個真人。褚冥漾這麼一想,心臟忽然猛烈地加速起來。會不會冰炎他也、

「凡斯!」褚冥漾抓住凡斯的手,緊張地問:「冰炎呢?冰炎也是人嗎?」

凡斯被他嚇一跳,拍拍褚冥漾的手背,「別激動,你睡了整整兩個月,身體經不起折騰。漾漾,放慢呼吸。」

在凡斯的安撫下,褚冥漾的呼吸又平順下來。他吐出長長一口氣後,再次問道:「凡斯知道冰炎嗎?遊戲的主角,他也是真人嗎?」

凡斯聞言,搖搖頭說:「冰炎是一組程式,並不是人。」

褚冥漾渾身一顫,他開口想說話,卻不曉得該講什麼。剛才聽到安地爾是人類不是NPC後,他的一絲幻想死灰復燃,然而現在希望又再度破滅。儘管有心理準備,但還是讓褚冥漾的心情盪到谷底。

「是嗎?原來是這樣……」褚冥漾低下頭,把臉埋進枕頭裡,「真的、」真的不會再見到冰炎了。這一刻,他終於完全清醒。

有些後悔為什麼自己要乖乖聽米納斯的話,按著劇情乖乖過關呢?拖著一天是一天,只要能在系統警告自己以前,明明能和亞、和冰炎多相處一段時間。離開遊戲後,數據會初始化,所有的NPC記憶洗牌,就算褚冥漾以後還能進入遊戲,也沒有人會記得他了。那些曾經經歷的事情,將只變成他「一人」的回憶。

褚冥漾抓緊棉被,不由自主地想起冰炎對他告白的時候、想起自己對冰炎訴說心意的時候,還有微笑的冰炎、生氣的冰炎、吃醋的冰炎、認真的冰炎,每一個每一個,都會是……

「漾漾,你在哭嗎?」凡斯驚訝地問。

「咦?」褚冥漾抬起頭,這才發現枕頭上一片濕潤,「啊!真的、我怎麼會哭了?啊哈哈哈哈……」他趕緊把抹抹臉,一邊笑一邊說:「一定是太高興可以回家了,好久都沒有看到爸媽和姊姊,他們應該很擔心吧?」

「他們很好。」凡斯說。

「那就太好了,等等打電話報平安吧,不然一定會被媽媽揍哈哈哈!」

「……」凡斯皺起眉,心想自己是不是說得太簡短,讓漾漾誤會了什麼,正要開口解釋時,房門突然被打開了。

褚冥漾和凡斯往門口一看,是個年輕的男人。男人身穿白色袍子,一頭醒目的白金色長髮,眉眼彎彎似乎心情非常好。他一見到凡斯就撲了過來,「凡斯我對不起你──!」表情十分雀躍,嘴巴裡卻喊得可淒慘。

方才還在掉眼淚的褚冥漾,目瞪口呆地看著他。

凡斯不耐煩地想把男人推開,對方卻像無尾熊一樣地死死纏在他身上,「亞那,放開我。」

亞那眨眨眼睛,「那你不要生氣。」

凡斯踹他,「你該道歉的對象不是我。」

「啊?」

凡斯用大拇指比比褚冥漾。

亞那看向呆坐在床上的褚冥漾,鬆開凡斯,笑咪咪地打招呼:「你好。」

褚冥漾愣愣地看著他,「你、你好……」

亞那摸摸自己的臉,好笑地問:「我臉上有什麼嗎?」

褚冥漾搖搖頭,一臉呆滯──這個人,長得和冰炎好像。但是遊戲既然是這位亞那博士設計出來的,角色和他長得相像並沒有什麼好驚訝。

「嗯?」亞那湊過來和褚冥漾大眼瞪小眼。

「別浪費時間了,快點把事情搞定。」凡斯有些不耐地催促。

褚冥漾一臉迷糊:「什麼?」

亞那跟著一臉迷糊:「什麼?」

凡斯:「……」

凡斯正在考慮是否該把派不上用場的亞那趕出去時,門外又走來一個人,那人比凡斯還要不耐煩地站在亞那身後說:「讓開。」

褚冥漾:「!?」這個聲音……

亞那摸摸鼻子挪到一邊,讓身後的人露臉。

T、牛仔褲、帆布鞋,及腰長髮束成高高的馬尾、左額一束耀眼的紅色髮流、銳利的雙瞳,還有絕對不會錯認的那張臉。

「冰、冰冰冰冰炎!你怎麼麼會會會在這裡!?」褚冥漾受到驚嚇,瞬間從床上跳了起來。

「我為什麼不能在這裡。」冰炎反問。

「因、因為……可可可是米納斯說!」褚冥漾眼睛都快掉下來了,為什麼NPC會出現在這裡?難道其實自己還沒有脫離遊戲嗎?還是這是整人節目?

冰炎順手巴上他的腦袋,「吵死了,安靜。」

昏迷了兩個月才從遊戲中被扔出來,身體還非常虛弱的褚冥漾,在這毫不留情的一擊中,兩眼一翻,暈倒了。

亞那、凡斯:「……」

跟在後面進來的安地爾:「哇。」

冰炎訕訕地收手,「沒控制好力氣,抱歉。」

 

  ※

 

冰炎坐在床邊一絲不苟地把蘋果削成均等大小,擺上盤子,亞那高高興興地伸手拿了一片,幸福地塞進嘴裡。

「兒子削的蘋果就是特別好吃~」他舔舔嘴巴,傻笑。

「這是給病人的。」冰炎皺起眉頭提醒他。

「別這樣講嘛,」亞那笑咪咪地摸摸兒子的臉——哇!臉好滑嫩!手感真不錯!鹹豬手忍不住把冰炎的整張臉連同頭髮都摸了個遍。

冰炎:「……」不想承認自己有這種笨蛋老爸。

褚冥漾:「……」看到有人做這種蠢事,剛才暈倒似乎也不丟臉了。

等亞那不客氣地把整盤蘋果消滅掉後,滿足地拍拍肚子,「嗯,漾漾有沒有什麼要問的?」冰炎意思意思地把衛生紙粗魯塞給他。

褚冥漾無言地看著亞那雙眼又開始冒星星,「應該說,從頭到尾都是問題吧?哪裡沒有問題?」快給我解釋清楚啊!

在褚冥漾被拍暈後,凡斯和安地爾似乎有事情要「溝通」就先行離開(希望別打起來才好),醒來後,房間就只剩下亞那和不可能出現在這裡的冰炎。

冰炎看了沒神經的老爸一眼,決定還是自己解釋比較快。

「凡斯有告訴過你,你玩的遊戲是亞那做的系統嗎?」

「嗯。」

「亞那這麼做,是為了把我變得更完整。」冰炎說。

「呃?」褚冥漾瞪大眼睛,「你……你不是人?」

冰炎勾起淺淺的笑容,「不是,我是人工智慧。」

在褚冥漾呆滯的表情中,他開始講述一切的禍根。

 

亞那是個科學研究員,專業領域是人工智慧。他天賦異稟,在這個軟體還停留在簡易智慧的年代,就創造出許許多多劃時代的AI。冰炎就是其中一個,也是亞那投入最多精力的一個系統。

冰炎當時的代號是SYMIA,他被亞那創造出來後,不知從何時開始,竟然有了自己的意識。他對自己的存在感到困惑,同時又對外界有所好奇,某一次試圖自己連上網路讀取資訊的時候,被亞那發現了。

亞那非常驚喜,他透過各種測試,確認了SYMIA擁有自己的思維,和其他按照著設定表現出行為的AI是完全不同的。亞那頓時有了個瘋狂的想法——他想要讓SYMIA擁有自己的身體。在同是研究員的安地爾幫助下,開啟了這項計畫。

冰炎從塑膠袋內翻找出下一顆蘋果,繼續削了起來,「首先,計畫第一步是機器人的製作。」

亞那的專業是人工智慧,並不是機械,他輾轉透過人介紹,認識了機械領域的凡斯,花了好一段時間才說服正常人凡斯加入這個瘋狂的隊伍。

褚冥漾:「亞那不是正常人?」

冰炎冷笑:「你看他那個樣子像是嗎?」

亞那像隻小狗,眼睛閃亮亮地看著冰炎手中的蘋果,非常期待。

褚冥漾:「嗯,我懂了。」科學家嘛,多少有些怪毛病。

解決了機器人的問題後,亞那本以為接下來只要把SYMIA植入就能大功告成,卻沒想到屢戰屢敗。手腳能動了,腦部運作卻不順利;好不容易腦部也能運作了,變成肢體不協調;終於讓腦部運作和肢體和平相處後,又發生SYMIA行為不受人控制的事件,各種狀況頻頻,讓亞那頭痛不已。

「那是怎麼解決的?」褚冥漾聽得全神貫注。

「後來,亞那發現機器人無法順利啟動,是因為SYMIA沒有感情。」冰炎平淡地說著,好似完全和自己無關。

「沒有感情?」褚冥漾奇怪地說:「怎麼會,你明明……」

「那是漾漾的功勞喔!」亞那忽然插話,笑著戳戳褚冥漾的臉頰。

「咦?什麼意思?」褚冥漾瞪大眼睛。

冰炎視線默默地飄開。

 

在發現SYMIA的根本問題後,亞那開始努力致力於讓「他」也有和人類相同的喜怒哀樂。但要讓一個非生命體擁有這些情感,並非簡單就能做到。亞那試著引導式教學,把SYMIA當作幼童一樣地照顧,但沒有成效,SYMIA還是我行我素。亞那甚至利用了大數據系統,撈取網路上的各種訊息植入SYMIA,仍然沒有成功。走投無路之時,安地爾突然提出了一個鬼點子。

「有愛就行了!」他義正嚴詞地說:「愛可以解決一切。」

凡斯在一旁翻白眼,從一個滿肚子黑水的人口中聽到這種話,簡直想吐。亞那卻大力讚賞,馬上採用安地爾的意見,決定讓SYMIA親身體驗什麼是愛。

於是,萬惡的UOG就誕生了。

UOG是大數據系統的延伸系統,它設計出一個又一個的戀愛故事,還將一個貨真價實的倒楣人類的意識給丟進去,用意是當做SYMIA的引導者。SYMIA被扔進UOG系統後,在劇情的引領下,果真漸漸有了情感。

「果然要快快長大,就得談戀愛呢。」亞那嘿嘿笑著把兩人的手交疊在一起。

冰炎無言地瞪著他,褚冥漾則燒紅了一張臉。他低下頭,看著冰炎的手,還是感到十分不踏實。AI機器人?聽起來非常像是騙人的,但是他們有必要編故事來哄騙自己嗎?

「等等、為什麼只有我被抓進遊戲裡?」褚冥漾狐疑地問:「要讓冰炎學習人類的情感,樣本數不是越多越好嗎?」比如說抓十個玩家進來,同時進行很多條線,冰炎就能學習到和十種不同人類相處的方法了不是嗎?。

亞那一臉震驚,「沒想到你是這種可怕的孩子!」

褚冥漾也被他嚇一跳,「我、我說錯了什麼?」

亞那嚴肅地往前一湊,鼻尖都快頂到褚冥漾臉上去了,「你在想什麼呢?小亞怎麼可以同時和不同人談戀愛?」

褚冥漾滴下一滴汗,「呃……」

亞那漂亮的眉毛糾結成一團,「腳踏多條船,禁止!」

褚冥漾:「……噗。」

亞那補上一句:「道德觀要從小就建立好,非常重要。」

褚冥漾忍不住笑了出來:「哈哈哈哈哈!」

亞那坐回椅子上,重新露出笑容,「嗯,終於笑了。」

「欸?」褚冥漾揉揉眼角。

「幫你把男朋友哄好了,你要怎麼感謝我?」亞那笑呵呵地戳戳兒子的腰。

「多管閒事。」冰炎沒好氣地拍開他的手。

「男、男朋友!?」褚冥漾聞言,臉頰又開始燒了。

的確,他和冰炎已經在遊戲裡確認關係,但把這個關係帶到現實世界來,他可是一點心理準備也沒有。更遑論方才那些話題,已經讓他的腦子有些超載,實在無暇思考這件事。

「怎麼?」冰炎挑眉。

「你……」褚冥漾搖搖頭,有些擔心地問:「你還記得我嗎?」

米納斯那句「NPC的記憶會重來」至今還在腦中迴盪,就算眼前這人是真的冰炎,那他還有記憶嗎?會不會只是被輸入了從遊戲中搜集來的「對褚冥漾的好感」才這麼說的?褚冥漾仍然記得廚師冰炎的任務,正是遊戲先行設定了冰炎對褚冥漾有好感。

冰炎還沒說話,亞那就先笑出來了,「青春的煩惱!真好啊~」

褚冥漾:「……」

冰炎終於受不了了,他一巴掌推開亞那,指著門外說道:「請博士先出去,讓我跟褚好好談談。」這麼鬧心的人在一邊搗亂,完全沒了氣氛。

亞那可憐兮兮地抽著鼻子,口中碎念著「有了男朋友就不要爹了」,三步一回頭、依依不捨地走了出去。

門關上後,褚冥漾猶豫地問:「你這樣對他可以嗎?」好歹也是你爸爸耶。

冰炎哼一聲:「早就受不了他嘮嘮叨叨又老是抓不到重點的個性了,真不曉得這種人怎麼成為科學家的。從我還只是個普通AI的時候,其他AI就告訴過我亞那特別會講話,聽久了總有種手癢的感覺,後來才知道那叫做欠揍。」

──對自己的創造者也毫不留情!褚冥漾汗顏。

冰炎換了個姿勢,雙手抱胸,似笑非笑地看他,「回到你剛剛的問題。」

「呃!是!」褚冥漾緊張地縮起肩膀,他眨巴著黑溜溜的眼睛,手指頭不自覺地絞著棉被,透露出此刻的不安。

「這個,」冰炎沒有直接回答,反而抬起手掌,一個立體影像立刻出現在掌心,「看不出來,你倒是挺狠心的。」立體影像有些眼熟,每一張圖都是褚冥漾呆呆地站在原地,看著眼前的冰炎消失在虛空中的畫面。

「不不不不這個是!」褚冥漾震驚地猛搖頭,「這不是我自願的!是米納斯老是一過關就把場景切掉啦不不不是我!」為什麼這些畫面被錄影了?為什麼這種蠢臉的畫面拍得這麼仔細?該死的UOG,遊戲結束後還不放過自己!

冰炎板起臉,非常不滿地說:「你擔心我只是被輸入喜歡你的指令?把我利用完就馬上拋棄我,我才比較想要找你問個明白。」

褚冥漾:「!!!!!」這是什麼狀況!

他下意識地用力握住冰炎的手,慌張地說:「我沒有那個意思……嗯,一開始的確是為了要回家才按照系統說的做,但是,你、和你相處久了,就不覺得你只是一個NPC了,我並不是隨隨便便看待你的!」

冰炎感受著雙手被他握著的觸感,手掌一攤,非常自然地反過來將褚冥漾的手包進自己的掌心,「你不會阻止米納斯嗎?」

「欸?她從來都不聽我的指揮啊!」褚冥漾覺得很無辜,「你不知道,米納斯想怎麼來就怎麼來,我哪有表達意見的立場。」

「真沒用。」冰炎批評道:「不過是個小小的系統,你也能吃鱉?」

「唔……」褚冥漾不甘心地咬唇。

滿足地欣賞完他忿忿不平的表情後,冰炎才又問:「然後呢?」

褚冥漾歪頭,「什麼然後?」

冰炎哼笑:「你現在反悔了?」

「咦!」

冰炎起身坐上床,手指輕輕勾住褚冥漾的下巴,感受著他有些急促的鼻息、看著他因為緊張而顫動的睫毛,還有裝滿了自己倒影的黑色眼瞳──「你後悔了嗎?」

 

他是個AI,聰明過頭而對自身存在感到困惑,他和同樣待在數據海裡的AI同伴們是不同的,同伴們按照被設計的方式運行、對此毫無疑惑,SYMIA能和他們溝通,卻因為只有他能思考而永遠無法互相理解;可他也不完全像個正常思考的人類,他不懂亞那口中說的「情感」到底是什麼?

SYMIA來說,每一件事情都有應該運行的方式,只要修正誤差,照著合理的公式走就不會錯。但是人類的世界並沒有如此簡單,人類是種麻煩生物,有許多AI世界裡不存在的情理與規則。

SYMIA知道亞那為此很傷腦筋,他思考了一下,交出一份小論文,用以證明不具備人類所劃出的道德標準,也能正常生活,動物不正是如此嗎?亞那看得哭笑不得,兒子以AI的觀點在看這個世界,他難道能說你錯了?

AI和人類是完全不同的兩個概念,SYMIA不完全屬於任何一個範疇,他是一個全新、卻也孤獨的獨立個體。他十分聰明,亞那對著那份小論文發愁,讓他馬上理解了自己的特殊處境。不顧亞那的道歉,SYMIA收回了小論文,回到數據海裡──不被理解,並不會讓SYMIA感到困擾,亞那也無須道歉。

他沒想到的是,亞那居然為了他設計出一套專門「教材」。

在被亞那扔進UOG裡之前,亞那很難得認真地說:「這是我身為你的父親,必須讓你學習的課題,所以請你嚴肅以待。」

「祝福你可以找到所想要的。結束後再回來找我,好嗎?」

SYMIA以同樣一絲不苟的態度說:「好的,博士。」他傻傻地以為亞那所說的是身為一個AI必須通過的試煉,通過後就能知道自己存在的意義。

——直到遇見了褚冥漾,才恍然大悟根本不是這麼一回事。

 

為了追求真實性,遊戲內SYMIA被封鎖了身為AI的記憶,在每一個任務結束後的中場休息時間才能暫時取回,以確保能稱職地扮演主角──冰炎。

第一個任務不太順利,結束時,他取回了自己的記憶,對於那個被抓進遊戲內的倒霉鬼感到些許的同情──得有多倒楣才變成自己的陪練對象?同時他終於知道亞那要他在這個遊戲裡學習人類的情感,而不是什麼見鬼的考驗。

第二次任務結束後,他低頭看看自己的手──揍倒楣鬼揍得越來越順手了,而且倒霉鬼的腦袋意外地觸感很不錯。

第三次任務結束後,冰炎揉著額頭非常無奈,遊戲表示為了讓雙方都能更快進入狀況,所得出的結論竟然是讓冰炎追求褚?完全沒有邏輯可言。不過,他回想著褚紅紅的臉頰還有緊張兮兮的模樣,覺得挺有趣的,不看白不看。遊戲偶爾還是會有識趣的時候嘛。

第四次任務,或許是目的快達成了,冰炎或多或少在故事進行中感受到了一絲違和,而所有的場景都讓他備感親切。直到褚笑著說「我喜歡你」,成功結束任務後,他才恍然大悟──原來他這次扮演的,並不是別人。小小星球上的孤獨玫瑰花,自始至終都是他自己。

SYMIA回到數據海沈浸了許久,最後他向米納斯──附屬於UOG的玩家系統──要了褚在這段日子裡的記憶,SYMIA看著褚,他知道自己找到想要的東西了。

所以事到如今,絕對不允許褚說出「那只是遊戲而已」。

 

褚冥漾驚訝地看著冰炎,說不出話來。他想起了自己被球魚們帶出遊戲後所做的夢,難道那是冰炎的記憶?一個找不到歸屬的,AI的故事。

冰炎額頭輕輕靠上褚的,再次問道:「你後悔了嗎?」

他知道自己無意間將所有的「情緒」傳達給了褚,他也知道褚可以理解自己,所以在遊戲結束後,他迫不及待地衝進亞那早就準備好的機器人軀殼,第一次毫無障礙地啟動了機器人。他想要快點見到他的領路人。

明明不是人類,卻擁有和自己一樣的體溫,身上帶著的淡淡清香甚至和在遊戲裡時一模一樣。褚冥漾覺得自己的臉現在燙得能煎蛋,他小小聲地說:「我知道的,我有看到你的記憶。」

冰炎點頭,「嗯。」

褚冥漾握住他的手問:「你那時候是怎麼想的?」

冰炎搖搖頭說:「當時怎麼想並不重要,我沒有情緒也不懂情緒。重要的是現在──」他食指輕輕點在褚冥漾的胸口,問道:「你後悔嗎?」

褚冥漾臉頰紅紅的對著他笑:「怎麼會呢。」

他喜歡冰炎,無論他是個NPC還是AI都一樣喜歡,怎麼會後悔。他拍拍冰炎的頭頂,「要對自己有點信心啊,小玫瑰。」

冰炎瞪他,「不要那樣叫我。」

褚冥漾笑著問:「那要叫你什麼?」

冰炎勾起笑容,帶著七分調侃三分愉悅,「要這樣──」

他往前一湊,吻上褚冥漾的嘴唇。軟軟的、濕濕的、溫溫的。

「你、你幹嘛!」褚冥漾漲紅了臉,手指壓著自己的唇。偷襲什麼的太卑鄙了!

冰炎抿抿嘴,「湊合著吧。」

褚冥漾氣得想揍他,「混蛋!」心得還這麼敷衍!還我初吻!

冰炎眼底滿是笑意,「也就我不嫌棄你了。」

「唔!」褚冥漾的焰氣立刻被撲滅,「我、我還不是……」

冰炎笑著問:「你還不是怎樣?」

褚冥漾哼哼唧唧:「也只有我不嫌棄你!」看你上哪能找到像我一樣被打被罵,對象不是人類還能敞開心胸接受你的好人!

冰炎愉快地抱住他,在他耳尖又咬了一口,「嗯,謝謝你。」謝謝你。

褚冥漾象徵性地胡亂掙扎幾下後,乖乖把臉埋進他的肩窩。淡淡的熟悉清香撲鼻而來,讓他滿足地瞇起眼睛。

午後的陽光透過窗簾探了進來,金色披在兩人身上,暖洋洋的、很舒服。

 

 

 

 

 

 

 

 

 

 

 

 

 

 

 

 

 

 

*小捏他

(1)玫瑰花的三個願望:自由、陪伴、愛情

(2)SYMIA的讀檔時間601分鐘:從我在痞客邦發出第一篇文到寫這篇的11/22剛好滿601天哈哈(誰得!?

(3)千年組是損友概念,沒有CP

 

 

 

-END-

 

*後記

結束了,傻花!!!(裸奔

沒想到這篇寫得比旋律系列還要長還要久,非常出乎自己預料......

感謝捏口小夥伴在這將近兩年的時間內耐心督促我,給了我非常多意見,愛你,我的心靈之友QQ

很多作者寫小說都有蘊含意義,但是很可惜我沒有(爆)

所以沒什麼好說的哈哈哈,這篇就是圖個讓大家輕鬆愉快而已,希望大家會喜歡這個結局囉

先前就有留言的讀者猜到了哈哈哈、大家果然很厲害明明就是文章太膚淺好猜

有番外篇喔,短短的四篇,但是只會收在本子裡嘿嘿,算是給買本的孩子的小禮物:)

啊,稍微劇透一下番外篇的米納斯吧

她會被亞那塞進黑色手環裡送給褚當禮物,以後就是永遠的小夥伴啦ry

哇後記寫太長了!

那麼,這次真的要從特傳收山了,有緣再相會!

感謝大家一直陪伴不成材的我,愛你們喲( ◜❤◝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硝音 的頭像
硝音

Dance in the Moonlight

硝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河豚
  • 硝音大大先別這麼早收山阿!!!!(爾康手
    .......給我一篇燉肉我就放過你(喂)
    好啦其實看到現在結局了,感覺超級舒爽der~
    過去這幾個月一直在猜冰炎的身分,心情扭的像麻花卷一樣xdd
    之後可能會潛水唷喔(踹飛
    現在的各種考試真是...令人無語阿囧
    但是會默默支持的(灑小花~
    希望還有餘本能拿到阿,唉喔。
    那大大加油啦~(戴好潛水裝備,咕嚕咕嚕
    ......嘻嘻
  • 抱歉讓你等這麼久才寫到結局啊啊m(_ _)m
    本子不會那麼快賣完的哈哈,畢竟這次比較貴(遠目
    謝謝這段時間河豚一直留言鼓勵,考試加油喔!(握拳

    硝音 於 2016/11/25 23:39 回覆

  • emily830723
  • 別收山阿T^T
  • 如果有想到其實還是會寫寫短篇啦,如果有想到XD
    謝謝你唷><

    硝音 於 2016/11/25 23:40 回覆

  • 璐絲
  • 嗚喔,半路開始跌坑一路看到完結的UOG終於畢業了
    然後為什麼完結看完我只想揍亞那呢…冰炎幫我多揍幾拳喔( ´▽` )ノ(麻煩自己想辦法
    是說硝音也要從特傳畢業了是吧QQ
    沒關係還有很多很多坑可以掉,比如最近一直在賣腐(刪除線)的那個YOI
    再見是為了下一次的相遇,下次有機會再見喔~
  • 想揍亞那就是我成功了!(驕傲挺胸
    畢竟特傳也寫了五年,感覺是時候了XD
    我有在想最近一直在賣腐的那個,不過還不確定哈哈
    謝謝璐絲的陪伴,下次見囉!

    硝音 於 2016/11/25 23:42 回覆

  • 幻雅法蘭斯
  • 完结了好舍不得~毕竟大大你的文都很好看~拜托不要收山啦~
  • 謝謝你的肯定><
    收到大家寶貴的留言就是我最大的禮物了QQ
    會寫寫別的題材,如果您有興趣的話,到時候還可以再相見!

    硝音 於 2016/11/26 23:57 回覆

  • 天青
  • 恭喜大大完結了~~
    真是個好故事 甜甜暖暖的 真好^_^
  • 謝謝~~
    這是我的榮幸><

    硝音 於 2016/11/28 22:23 回覆

  • 楠
  • 看著亞那......
    我突然能夠體會有句話叫做,
    "天才都有病,但有病的不一定是天才。" (被踢)
  • 恭喜你get精髓了!

    硝音 於 2016/11/28 22:2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