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2016新刊:冰漾/UOG 月見草通販中

●既刊購買請看置頂文章:D

●刊物履歷請走這裡→

*忘記更新啦哈哈

 

 

 

可是,小鯉魚一直沒有再回來過。七陵湖的成年禮是在春寒料峭之時,小鯉魚說,到時候它就能再來龍神湖找大家玩了。

一年已經過去,小鯉魚沒有出現。龍神想,或許是小鯉魚那些保護過頭的長輩們不放它出來吧。

第二年,小鯉魚沒有出現。鳳凰族的小姑娘奇怪地說:「漾漾是不是又迷路啦?」但龍神可清楚了,祂把龍神湖的方位資訊給了小鯉魚,沒道理會迷路。

第三年,小鯉魚沒有出現。柳樹鬱悶地開始拔自己的葉子:「等我的葉子掉光,漾漾還沒來的話,我們就不是朋友啦!」龍神默默地想,一生都無法離開生長地的植物,怎麼可能不認小鯉魚這個朋友呢?

第四年、第五年、第六年,小鯉魚還是沒有出現。

龍神從煩悶、生氣、到擔憂。難道是小鯉魚發生了不測?難道小鯉魚根本就沒有順利回到七陵湖?或者小鯉魚回到七陵湖後,得了不治之症?早知道就在小鯉魚身上放個追蹤術,就能得知它的情況了。

祂雖坐立不安,但仍然沒有離開崗位。小鯉魚在龍神漫長的生命裡,充其量不過是小小的過客,比起天帝交代的任務,難道小小的、生命短暫的、修為不高的小鯉魚會比較重要嗎?

龍神已經決定,如果今年小鯉魚仍然沒出現的話,就要開始認真從來龍神湖越龍門的鯉魚中挑選了。

狐妖聞言,在心裡想:難道認識了小鯉魚後,你就不曾認真挑選鯉魚了?

 

春季過後便是綠荷迎風的夏季,鯉魚們的成年禮、躍龍門的季節也再度來臨。龍神湖和往年相同,聚集了滿滿的鯉魚。同樣的景色龍神已經看了三百多年,但它仍是不厭其煩地隱藏起身形,坐在瀑布頂端觀察著今年的候選鯉魚們。

狐妖今年也來看熱鬧,鳳凰族的小姑娘也拍著小翅膀飛上來,擠在一龍一狐中間的空位上。狐妖跟小鳳凰沒有明說,但兩人都在猜測,今年龍神真的會從這些來進行成年禮的鯉魚中挑選出適合的鯉魚嗎?

不像龍神要背負天帝指派的任務,小鳳凰是毫無約束的,只要她想,就能回家族住的仙島詢問七陵湖的位子,去一探究竟了。但她始終沒有這麼做,原因無它,只是想知道天帝偷偷告訴她的「機緣」是否真有其事。如果此事不假,那麼無須自己的牽引,最後的結局仍會是一樣的。

她悄悄瞥了眼神色嚴肅、又不難看出有一絲焦躁的龍神,暗自祈禱著事情會如同天帝預測那般順利發展。

另一邊的狐妖和龍神的交情深,說話無須顧慮太多。眼見龍神情緒不高昂(雖然看起來和平常沒兩樣),狐妖想了想,說道:「冰炎,你真的不等了?」

這話說得曖昧不清,沒有指名道姓,但龍神明白好友的意思。

「我給過它機會的。」龍神語調生硬地說,沒有正面回答。

「你沒有考慮過親自去七陵湖?」狐妖又問。

「……」龍神斜睨了好友一眼。

狐妖能猜到祂的想法。祂是尊貴的龍神,那條小鯉魚又有什麼特別之處能讓祂這樣盡心對待呢?給點關住就已經是天大的恩惠了。

「但是你明顯很在意。」狐妖狀似不經意地點出重點。

「……呿!」龍神煩躁地轉過來低吼道:「有什麼話就快講!」

狐妖笑一笑,輕描淡寫地說:「那就不瞞著你了。畢竟有些在意,所以我前些日子去查了七陵湖,那兒跟這個龍神湖很像,是個世外桃源,少有外來生物會進去,裡頭住的鯉魚不算多,但各個無須修練,天生就有強大的靈力。」

聞言,不只是小鳳凰,連龍神都有些訝異。

無須修練就有強大的力量,任凡間哪個生靈都無法做到,更何況是在所有生物中排行不算高等的鯉魚。這七陵湖究竟有什麼特別之處?又想到小鯉魚的靈力並無特別顯目之處,也就難怪它會被同伴排斥了,原來不是只有外表的原因。

龍神皺著眉問:「那裡的環境條件好?」

狐妖搖搖頭,「我本也以為是環境的影響。但實際上去了一趟後,發現環境本身毫無特別之處。」

龍神迅速抓到重點,「你去了一趟!?」由於太激動,不小心將龍神強大的靈壓釋放出來,震得小鳳凰差點被吹走,狐妖趕緊伸手把她撈回來。

「冰炎,收斂一下,不然會被下頭發現的。」狐妖一手捧著小鳳凰,一手指指因為被靈壓波擊而有些騷動的鯉魚湖。

龍神這才握了握拳頭,坐回原處。「你去那裡幹嘛?」祂兇巴巴地問。

狐妖聳聳肩,「你不好奇嗎?在這塊大陸上,只要是有靈智的鯉魚族,就一定有聽說過龍門的故事,為什麼七陵湖的小朋友卻不知道呢?」他看到龍神陷入沉默,又道:「不是族裡的長輩刻意隱瞞,就是七陵湖太過隱密,導致消息傳不進去。但是七陵湖有成年禮後,要出遊大陸的傳統。那麼,那些四處遊歷的鯉魚難道就不曾聽說過龍門的傳說嗎?我認為不可能。」

的確,這是個矛盾點。遊歷過大陸的鯉魚不可能完全沒聽過這個傳說,它們回到七陵湖後,卻又為什麼沒把這個故事告訴後輩呢?七陵湖想要隱瞞什麼?

「會不會是因為爬瀑布失敗後,靈力修為容易受損,為了保護後輩才不說?」小鳳凰舉起翅膀發表意見。

龍神和狐妖一致地搖頭。

「不太可能。第一,七陵湖的鯉魚天生有強大靈力,對自己相當有自信。第二,讓晚輩出門遊歷的目的除了增廣見聞,不就是為了提升經歷嗎?以常理判斷,無論躍龍門是否真的能化為龍族,都是個不錯的歷練。」狐妖一一將問題點剖析給小鳳凰聽,一旁的龍神也點頭表示同意。

小鳳凰偏著小腦袋問:「那到底是為什麼呢?」

龍神也有同樣的疑問。難道成為龍族對七陵湖的鯉魚來說,沒有吸引力?

狐妖將長長的滾邊繡金衣袖抵在嘴邊,笑了起來,「兩位,聽說過應龍嗎?」

 

  ■

 

七陵湖的鯉魚們日子向來悠哉,除了那些要參與成年禮,準備出遊的年輕鯉魚之外,其他的鯉魚們該睡的睡、該吃的吃、該玩的玩。而今年的成年禮早在春季時舉辦完了,現在是欣欣向榮的夏季,水草長得特別好、湖邊的樹林棵棵枝葉扶疏,天晴氣朗,湖裡的天天鯉魚們成群結隊地到在附近小溪流玩耍。

景色氣氛一片和樂融融,除了躲在大石頭底下,寶貝地抱著一個閃亮亮小東西的灰鯉魚之外。

灰鯉魚已經不小了,彷彿要把先前的份都補上似地,它短時間內長大了許多,已經不再是能被稱為小鯉魚的年紀。回到七陵湖後,馬上被家魚們發現它的身體變得強健、靈力也大幅增長,一問之下才知道是吃了龍鱗。家魚們、尤其是姊姊和族長表哥,馬上安排灰鯉魚進行一連串的修練。詳細過程它一點兒也不願意回想,只有頭疼、身體疼、心靈也好疼的恐怖回憶。總之它在這六年來在各方面都成長了許多,表哥甚至還稱讚它:「繼續努力下去或許就能修練出人形」,也比較少鯉魚會瞧不起它了。

然而家魚們仍然把它當做孩子,不讓它參與成年禮。它每年都會努力爭取,也每年都被母親和姊姊給逼退。理由是──你唯一一次出門就迷路了快三個月才回家,若不是遇到好心的龍神,或許一輩子都回不來了。

灰鯉魚很無奈,它告訴母親和姊姊,龍神已經把回家的路塞進自己的小腦袋瓜裡,怎麼都不可能再迷路了,而且於情於理都該去向龍神致謝,卻還是遭到駁回。退而求其次地表示,那不出遊,就幫著族長管理族群總行吧?這回是族長笑著說:「不需要喔,漾漾只要快快樂樂就好了。」

兩個提議都不被接受,灰鯉魚很挫折。它願意配合修練的一個原因,就是擁有足夠保護自己的力量,就能出遊去。沒想到還是事與願違。

族長見它每年一到成年禮都悶悶不樂,特別為它破例取了名字,想讓它開心點。七陵湖的鯉魚在成年禮後,才會有真正的名字,在那之前都是取個小名。灰鯉魚的小名就是漾漾。經過家魚們認真的討論後,灰鯉魚有了個真正的名字,但它還是不開心。

「年紀比我小的鯉魚都出遊了,我還在這裡混吃等死……」灰鯉魚傷心地對著雙鰭捧著的小東西說道:「喵喵、衛禹和龍神大人,是不是都很生氣?」

如果可以的話,它很想傳個訊息去龍神湖報平安,表示自己是被強迫留在七陵湖,不是刻意破壞了約定。但是出遊們的鯉魚不是和它關係不好,就是對龍神湖沒有興趣,所以竟是找不到能夠傳遞訊息的管道。

灰鯉魚只能天天捧著亮晶晶的銀白色龍鱗,假裝它是龍神,對著它道歉,說服自己龍鱗能把心裡的話傳遞給龍神──這塊龍鱗不是龍神給的,而是喵喵從龍神常常打滾的那塊草地上偷偷撿來送它的。要知道,誰敢隨隨便便去撿龍鱗呢?偏偏喵喵膽子就是很大,灰鯉魚都替它捏了把冷汗。

現在回想起來,喵喵太有先見之明了,也幸好有這一小塊龍鱗,能夠多少安慰灰鯉魚:它的的確確曾經離開過七陵湖,去到一個叫做龍神湖的地方生活了將近三個月。龍神湖旁有大瀑布,還有美麗的桃花園,那裡的鯉魚都很熱情,自己還交到了朋友。那些都不是一場夢,是真實存在的。

每當它把這些經歷告訴表哥族長,委婉地央求想離開七陵湖時,表哥都只是說還不是時候,然後很溫柔地摸摸它的腮幫子表示安慰。

久而久之,灰鯉魚也就放棄跟家族溝通了,乾脆試著偷偷離開,卻被早有防範的姊姊給抓回來,狠狠訓了一頓不用說,還吃了幾記三百六十度大迴轉。但灰鯉魚彷彿學不乖似地,三不五時就要上演一次逃家大戲。

灰鯉魚總想不明白,為什麼大家都這麼不放心讓它離開呢?明明只是傳統的成年禮,為什麼要這麼擔心呢?它隱約覺得有什麼理由,但大家不肯說,它也無可奈何。無所謂,反正只要堅持下去,總有一天一定能夠到龍神湖去的。只希望到時候龍神不要已經收了別的徒弟,回到天界去就好了。

 

「你在做什麼?」一條純黑的漂亮鯉魚游過來問。

「啊!」灰鯉魚七手八腳地想把龍鱗藏好,「沒、沒事!」

黑鯉魚沒好氣地說:「別藏了,我們又不會搶那塊鱗片。」

是嗎?灰鯉魚很懷疑地看著它的姊姊──一條黑鯉魚。

黑鯉魚不客氣地一個華麗甩尾,打在弟弟嫩嫩的腮幫子上,「我們只是不希望你出去冒險,沒有禁止你做其他事。」

灰鯉魚痛得直揉臉,「嗚、可是……」

黑鯉魚當然知道它在想什麼,「沒有可是,這麼多年了你還不死心?」

灰鯉魚抽抽鼻子,「已經約好了,食言很不好。」

黑鯉魚:「情況不一樣,這我們也談很多次了。」

灰鯉魚:「……那叫命令,不叫談。」只差沒有把親弟弟的魚鱗全部刮掉了好嗎?簡直比傳說中吃魚的人類還要兇殘。

兩年前,姊弟倆的父母親以灰鯉魚終於長大了為由,偕伴四處遊歷去了,都是姊姊黑鯉魚和族長表哥在管束它。某些方面來說,這兩條魚比父母親還要難纏,灰鯉魚想起自己逃家失敗的心酸史,就想學人類掉眼淚。

黑鯉魚懶得繼續這個話題,轉身說道:「我是來叫你的,然找你。」灰鯉魚趕緊要把龍鱗收進石縫間,卻被姊姊阻止了,「那個就帶著吧。」

「……喔。」灰鯉魚滿肚子問號,也只能忍著等見到表哥再說了。

 

  ■

 

灰鯉魚的族長表哥是條白鯉魚,額頭上還生了一個大大的金色圓花紋,鯉魚中的,魚魚都說它是條俊帥又年輕有為的鯉魚,女孩們趨之若鶩,白鯉魚卻早早就有許諾的伴侶了。

灰鯉魚見到表哥時,表哥正在和表嫂談著什麼,發現灰鯉魚來了,夫妻倆笑瞇瞇地向它招招魚鰭。

「漾漾,快來。」表嫂也是鯉魚中的大美魚,和表哥一樣是純白的,只是身上沒有任何的花紋。

「然、辛西亞。」灰鯉魚乖巧地打招呼:「有什麼事嗎?」

表哥好笑地說:「漾漾,你忘了嗎?今天是你的生日喔。」

灰鯉魚這才猛然想起,今天是它的生日。每天只想著要怎麼離家出走,都忘記數日子了。「好像是耶。」它傻傻地說。

「生日快樂!」表哥、表嫂和姊姊異口同聲地說,然後拿出灰鯉魚最愛吃的水草當作賀禮,灰鯉魚高興地收下,當場吃了個乾淨。

「謝謝你們。」灰鯉魚吃完後,抹抹嘴巴道謝。

「客氣什麼。」表哥摸摸它的臉頰,然後轉頭對辛西亞使了個眼色,白色的美人鯉魚就揮揮魚鰭,先避開了。剩下白鯉魚族長和黑鯉魚,用複雜的眼神看著它們傻乎乎的灰鯉魚弟弟。

灰鯉魚發現氣氛有點兒緊繃,緊張地想:該不會是今天晚上的逃家計畫又被識破了吧?可是我什麼都還沒做呢!

一黑一白的鯉魚互看一眼,最後輩分大的族長率先開口道:「其實還有一樣禮物要送你。」它說著,不知從哪裡摸出一塊亮晶晶的、只比魚鰭小一點點的七彩小石子。

灰鯉魚瞪大眼睛,它還是第一次看到這麼漂亮的石頭,家裡珍藏的那些相比之下就顯得既單調又樸素了。「這個、這個要給我?」

「嗯。」白鯉魚點頭,「但是這不是珍藏用的喔。」

灰鯉魚不太懂它的意思。不是珍藏用的,難道還能吃嗎?

「就是吃的。」黑鯉魚把弟弟的心裡話講了出來,「至於要不要吃,取決於你。」

有說等於沒說。灰鯉魚仍是一頭霧水,「可以解釋一下嗎?」

白鯉魚慢慢地開口了,「這個是你本身的力量,你出生時就有的力量。但是由於太強大了,所以上一代族長、我的父親,決定暫時把它封印起來,以免引來過多的關注。」

灰鯉魚:「……」為什麼有種等等會聽到一個老套故事的預感?

就像灰鯉魚曾經在母親講過了睡前小故事:一條平凡無奇的小鯉魚,其實擁有強大的靈力,成年禮後覺醒,之後靠著自己的努力,當上了最偉大的鯉魚族長的……這種專門哄小魚兒的神話。

灰鯉魚的故事更是老梗,老梗到灰鯉魚都覺得是不是表哥在騙它。它還是顆卵時,所帶有的靈力就遠遠超過七陵湖的任何一條鯉魚,這股力量如果不妥善控制,恐怕會影響小灰鯉魚的生命安全。因此當代的族長迅速決定要將它的力量封印起來,等小灰鯉魚長大,有能力控制自己的力量後,再把這股靈力物歸原主。於是,靠著當時的族長和許多長老的努力,將小灰鯉魚的靈力凝聚成一球七彩的光芒,並尋來一顆上等的晶石做為媒介,把那股靈力封進了晶石裡。

這幾年表哥和姊姊強迫訓練它修練,也就是為了這個做準備。天生和其他鯉魚不同的灰鯉魚,成年禮也斷然不能隨意舉行。等到它夠強大了、時機也成熟了,就是物歸原主的時候。

而現在,就是抉擇的時刻。

白鯉魚族長:「事情始末大約是這樣。」

黑鯉魚姊姊:「有話就快問。」

灰鯉魚弟弟:「……為什麼不是從小就修練?」

真是個好問題。

白鯉魚無奈地笑:「七陵湖沒有修練的傳統,你小的時候,我們也是費了一番工夫才找到老祖先留下來的修練方法,嘗試過沒有危險後,打算有機會才教給你。但是,我們比較希望你當一條平凡快樂的小鯉魚就好,擁有強大的力量會遭到覬覦。結果,發現你的力量剛好因為吃了龍鱗而有了變化……或許這是注定好的吧。」

這股強大的靈力注定要回到灰鯉魚身上。

灰鯉魚還是覺得哪裡怪怪的,「可是,為什麼父親母親和姊姊都沒有這樣?」

黑鯉魚姊姊又是一個漂亮的迴身,尾鰭狠狠打在弟弟頭上,「怎麼問題這麼多!就說是天生的,跟爸媽不一定有關!」

灰鯉魚被打得暈頭轉向,「唔、不、不然是、有什麼古老的血緣嗎?」

聽金色小鳥說過,有種東西叫「古老的血脈」,雖然灰鯉魚不太懂,但好像很厲害,就隨口亂說了。沒料到此話一出,表哥和姊姊竟不約而同地陷入沉默。

等灰鯉魚緩過疼痛來,發現兩條鯉魚的反應有些詭異,瞪大眼睛問:「等等……難道我猜對了!?」

 

  ■

 

這一天,龍神湖異常平靜。

沒有吱吱喳喳的鳥語聲、沒有風吹過桃花林時的颯颯聲、沒有湖裡的鯉魚群聒噪的打鬧聲,更沒有龍神在巡視領地時從空中呼嘯而過的風聲。只剩下大瀑布仍盡責地為龍神湖帶來源源不絕的水源、還有鯉魚們想一夜成龍的夢想。嘩啦嘩啦沖在湖面上的水聲,此時竟讓湖裡的鯉魚們第一次有了「這瀑布不能安靜點嗎」的感想。

奇妙氣氛的起因無它,正是因為不知不覺就銷聲匿跡的龍神大人。

今年的躍龍門成年禮也如往年一般,沒有一條成功的鯉魚,受傷的被同伴背回家也是司空見慣。而成年禮一結束,龍神也不見了。

最一開始發現的,自然是龍神最常休憩的桃花園裡的桃花樹們,接著是棲息在桃花樹上的各種小鳥,小鳥們又傳到湖邊的柳樹上,柳樹又把消息告訴了湖裡的鯉魚們。然後就亂成一團了。

若是一天兩天還好,但是龍神大人已經整整七日沒有現過蹤跡。到現在還深信龍神是來找徒弟的鯉魚們驚慌地想:難道是龍神大人覺得這裡的鯉魚素質過低,決定到別的湖去尋找合適的弟子了嗎?咱們的祕密殊榮就這麼沒了!沒了!

受到刺激的鯉魚們陷入前所未有的低潮,沒有一條魚願意修煉、沒有一條魚願意說話。整個龍神湖安靜得彷彿生靈在一夕之間全都消失了。

 

而讓龍神湖的鯉魚們心心念念的龍神大人呢?

成年禮結束後,祂花了一天一夜來到了七陵湖。龍神的飛行速度是不容質疑的,本以為知道方位後,至多一個時辰便能抵達,沒料到竟花了這麼久的時間。

龍神由高處俯瞰著隱藏在茂密樹林間的湖泊,果真如狐妖所云,隱藏在一個隱密性勘比龍神湖之處,湖面只比龍神湖稍小,四周環繞著白霧,若非龍神的視力絕佳,或許也很難發現。

──那條蠢鯉魚當初是怎麼從這裡游到龍神湖去的?龍神不禁這麼想。

但這不是祂來這兒的主要目的,所以就暫且緩緩吧。最重要的是,一條小小的鯉魚竟敢食言,膽子可真肥。管它是什麼古老血脈的後裔,那又怎麼樣?自己可是龍神。龍神的發言權肯定比一條有古老血脈,但不僅沒覺醒更沒自覺的小鯉魚還大。

龍神仔細觀察四周,發現這片茂密的樹林沒有可以讓祂龐大的身軀落腳之處,只得屈就於一點兒美感也沒有的人類型態了。祂搖身變成一個體態修長、身穿繡有精緻刺繡深色長袍的人類男子,緩緩降落在樹林間──本想直接落腳在七陵湖,沒想到湖的四周布有強大的結界,無法由空中直接進入,只能由外圍的樹林走進去。

和空中遠遠看著時被白霧微繞著的神秘氣息有很大的不同,這兒鳥語花香、綠意盎然,走個幾步就能遇到各種不怕生的動物在樹林間悠哉地閒晃。對於龍神這個外來者,也只是好奇地看了看就走了。

拜天生的方向感所賜,龍神很快便走到了離七陵湖不遠的溪邊。有幾頭梅花鹿在喝水嬉戲,發現龍神,全轉過頭來,恭恭敬敬地伏下身軀行禮,和方才龍神在樹林間遇到的動物們明顯不太一樣,是有靈智的。

龍神停下腳步,「我是來找這兒的鯉魚的。」

其中一頭雄鹿稍稍抬起頭,不卑不吭地回答:「七陵湖主就住在前方恭候。」

已經被發現了?龍神有趣地微笑,點點頭,往梅花鹿們指引的方向走去。

 

  ■

 

灰鯉魚一直在腦中想像某一天表哥和姊姊遇到龍神時,會是什麼樣的景象。這兩魚一龍都是傲骨子,在灰鯉魚心中的地位是差不多等級的,這裡又是七陵的地盤,到時候會不會來場驚天動地的龍爭魚鬥呢?可惜它沒這個榮幸看到了。

它知道自己的族群擁有的古老血脈,也知道拿回它天生的靈力後會發生什麼事後,表哥和姊姊一臉嚴肅,但灰鯉魚仍然帶著一如往常的傻氣笑容說:「沒什麼好擔心的啦。」既然這股力量選擇了它,那麼逃避就不在灰鯉魚的考慮範圍內。況且,這樣就能以「我這段時間可是好好修練沒有浪費您的龍鱗」來回報龍神大人了。

接過七彩的石子,灰鯉魚毫不猶豫地一口吞了下去。

然後,一覺醒來,就發現眼前一片艷麗的紅。

 

「啊啊啊啊!」灰鯉魚驚聲尖叫。

──我我我我我的眼睛流血了嗎!

「叫什麼叫!」龍神一巴掌往他頭上拍下去。

「咦……咦!」挨巴掌後被打醒的灰鯉魚,不可置信地看著不該出現在這裡的龍神,「您、您怎麼會在這裡?」是夢?

龍神不悅地說:「夢你個頭!我來看看是什麼無聊的事情,讓你一個小小的刁魚?膽敢違背與神的約定。」

灰鯉魚才剛醒來,照理說腦子還不太清醒。但或許是被龍神給嚇到了,他迅速地答道:「我不是故意的!是然和姊姊不讓我離開……啊!」說到一半,他又想起自己吞了那顆七彩石子,頓時有些不曉得該怎麼把這看似錯綜複雜、其實簡單地像個傳說神話般的故事告訴龍神──搞不好龍神還不相信哩。

龍神看穿他的想法,嗤笑一聲:「你以為你昏睡幾天了?七陵湖的事情我都聽說了。」

灰鯉魚呆呆地反問:「幾天?」

龍神抬手又是往他頭上一敲,「整整三個月!」

在灰鯉魚吃下石子前,然和姊姊就說過,為了消化突然回到體內的靈力,必然需要一段時間沉睡。至於會睡多久,就要看灰鯉魚的造化了。畢竟以前也沒有鯉魚經歷過這種事情。所以龍神說三個月,他一點也不驚訝,本以為至少要睡半年呢,他甚至有些開心,這樣就能提早見到龍神湖的大家了。更是沒料到,一醒來就看見龍神竟然就在面前。

灰鯉魚高興地問:「您什麼時候來的?」

龍神黑著臉,咬牙切齒地說:「兩個月前。」一字一句彷彿都從牙縫裡蹦出來似地,特別兇狠。

但時隔六年多的重逢,灰鯉魚仍是那個傻傻的小鯉魚,他笑著說:「謝謝您!」一條灰鯉魚能得到龍神的關注,他想龍神湖的那些鯉魚們一定會羨慕到不行吧。

「……我說了,只是來看看你這刁魚。」龍神才不承認自己可是擔心了好一陣子,聽了好友狐妖告訴祂的消息後,勉強忍到來龍神湖參加成年禮的鯉魚們都離開後,才氣沖沖地飛向天庭,質問那個罪魁禍首,得到欠扁的肯定答案後,祂又一刻不緩地來到了小鯉魚所在的七陵湖。

灰鯉魚沒因為龍神的態度而退縮, 又問:「大家都還好嗎?」

龍神沒好氣地說:「好得不行!與其關心別人,你不覺得應該注意一下自己的現況比較好嗎?」這遲鈍的小東西。

經龍神提醒,灰鯉魚這才發現有什麼東西不同了。

龍神是以俊美的人類身型坐在自己身邊,而自己躺著的、濕濕軟軟很舒服的……是草地?

灰鯉魚整個人從草地上跳起來,低頭看看自己長出來的四肢,還有這副全新的軀殼帶給他的新鮮感。和他還是一條小鯉魚的時候完全不同。他試著握了握拳頭、轉動脖子、抬起雙腿、扭扭腰際,這才確信──他化成了人型。

難怪從剛才開始,跟龍神說話時,視線和角度就和之前有些不同了。

「我變成人了……」他驚嘆道。

「對。」龍神臭著臉說:「你以後還會是條應龍。」

灰鯉魚啊了一聲,小小聲地說:「您知道了啊?」

龍神擰住他嫩嫩的臉頰,「剛剛說了,七陵一族的事情我都聽說了。」

灰鯉魚眨眨那雙跟他還是條鯉魚有點呆滯的眼睛不同,有些濕潤晶亮的墨色眼睛說:「喔,是然和姊姊告訴你的?」

龍神收回手,「一半一半。」一半是從狐妖那兒聽來、進而向天帝求證的,另一半是七陵的族長告訴祂的。

小鯉魚揉揉被捏紅的臉頰,「其實我也還不是很懂,應龍到底是什麼……」

然說了,七陵的鯉魚們是應龍的後裔。

 

很久很久以前,應龍在遠古那場著名的涿鹿之戰中,幫助黃帝擊敗了的蚩尤,讓人族得以在大陸上成長茁壯。然而應龍一族在那場戰役中不僅沒有得到好處,還元氣大傷,應龍的祖先們便決議不再插手介入凡人的爭鬥中,祂們沒有回到天界,反而在凡間大陸上尋了個隱蔽之處,過起了隱姓埋名的生活。

應龍們選擇了這深處茂密山林中的七陵湖修身養息,為了藏起祂們龐大的身軀,祂們化做一條條的鯉魚,住進了七陵湖,成為這裡的主人。時光飛逝,應龍們的後代過慣了安逸的生活,漸漸忘了自己的根源,有些鯉魚又和外來的普通鯉魚生下後代,應龍的血脈變得稀薄,除了天生靈力強大之外,已經沒有特殊之處。只有成年後的鯉魚,才會在成年禮上被當代的族長告知這個過往,一起守著七陵湖的小祕密──直到灰鯉魚的誕生,才讓一切有了變化。

但灰鯉魚擁有強大靈力的事,也只有族長和灰鯉魚的家魚們知道。很顯然,先代與當代的族長,都沒有刻意要讓應龍重新回到天界的意願。

 

「然沒有告訴我,為什麼我們的祖先要選擇凡間做為棲息地?」小鯉魚對於這點還是很好奇。明明是龍族,還是特殊的有翼龍族,為什麼要躲起來呢?

龍神回憶著天帝告訴祂的故事,淡淡說道:「因為應龍沒有得到天帝的允諾,擅自下凡插手了人類的紛爭。做為神,這是被不允許的滔天大罪。」

雖然不曉得應龍祖先們為什麼會義無反顧地幫助人類,但事實是,祂們的後裔忘了自己的根本,做為一條小小的、平凡的鯉魚,在人類的世界裡過著無憂無慮的生活。在龍神看來,這何嘗不是另一種安逸的選擇呢?

「那、現在天帝還生氣嗎?」灰鯉魚問。

「應龍違反了天界的條約,但天帝從未因此生過氣。」龍神心想,搞不好那個死老太婆還在應龍一族奮戰時,在一旁把上品仙丹當零嘴啃著看熱鬧呢。

「這樣啊……」灰鯉魚懵懂地點頭,好奇地問:「您認識我的祖先嗎?」

龍神瞥了他一眼,「打過招呼,不算熟。」

銀白色的龍神是所有龍族中地位最高的,除了資歷因素之外,就屬祂的龍族眷族最多。雖然同是龍族,龍族也分成很多支族群,並非所有的龍都是相熟的。就像應龍插手涿鹿之戰時,當年還是條年輕龍的龍神也只是嗤之以鼻,不做表態。

沒想到天帝派給他的任務,竟是個幌子。天帝早就算到繼承了應龍純正血脈的後裔出世了,才派龍神下凡去尋找。什麼讓鯉魚一圓成龍的夢想,都只是個屁!還說得義正嚴詞,龍神想起來就有氣。到底為什麼不明講目的!

過了這麼多年,怎麼自己還老是被天帝耍得團團轉?龍神深深地反省起來。

 

那一廂,灰鯉魚還在感嘆:「沒想到我竟然是龍的後代……」

難怪其他的鯉魚都要努力修練成為龍,而七陵的鯉魚們卻從沒以這個為魚生目標。隨心所欲地過日子才是它們的處世之道。灰鯉魚想,自己以後大概也會貫徹這個七陵湖的魚生觀吧。

灰鯉魚試著擺動四肢,搖搖晃晃地站起來,龍神趕緊一把拉住他的胳膊,免得還沒習慣有腿的灰鯉魚跌倒。

「喔!謝謝……」灰鯉魚不好意思地說:「這腿好怪啊,不硬不軟的。」

龍神沒好氣地說:「我可以教你。」

灰鯉魚雙眼一亮,「龍神大人也曾經不適應人類的軀殼嗎?」

……為什麼關注點在這裡?龍神踹了他一腳,「少囉嗦,給我感激一點!」

被這麼一踹,本來平衡感就不好的灰鯉魚,馬上摔了個四腳朝天,「唉唷!」他哀嚎一聲,搖搖晃晃地從草地上爬起來,不熟練地拉拉身上的衣袖。

龍神站在一旁,沒同情心地看他把衣服越扯越亂,忽然眼角瞥到草地上一塊晶亮的小東西。

「喂,這是你掉的?」龍神彎腰要撿起來,卻被灰鯉魚一把推開,搶先把那東西緊緊握在手掌心。

龍神瞪著他,「你好大的膽子,竟敢推我?」

灰鯉魚這才發現自己無意間做了什麼,小臉緊張地紅了起來,「對對對對不起!這個是、那個……」被龍神發現的話,喵喵會被牽怒的!不能給!

但龍神馬上就知道了。

沒有如預期中露出憤怒的表情,反而勾起玩味的笑容,「你偷偷帶走我的龍鱗?還藏了這麼多年?」

眼前的鯉魚少年整張臉都紅了。

龍神邪惡地透過讀心術,發現灰鯉魚總是在對這小小的龍鱗說話,每天晚上一定要抱著才肯睡覺,父親母親姊姊表哥誰都不讓碰一下,還說服自己龍鱗能把思念傳達給龍神。

俊美的龍神頓時龍心大悅,「你這麼喜歡我?」

身高才到龍神胸口的鯉魚少年猛搖頭,「不不不不是的!」

龍神瞇起眼睛,「不然你討厭我?」

鯉魚少年又更慌張了,「沒有啊怎麼會!這個是、這個只是……」

龍神故意向前走幾步湊近他,「只是什麼?」

鯉魚少年不知所措地捏著龍鱗,答不出話來。

龍神湖的經歷對他來說很重要,是他唯一一次的出遊、唯一一次有了朋友、唯一一次見到了神。龍神很特別,和傳說中威猛的形象不同,會生氣、會微笑、會在草地上打滾,還對自己很照顧。這塊小小的龍鱗,就是一切的證明,承載了所有的回憶。龍鱗在不知不覺間成了鯉魚少年的精神寄託。

即使他不說,龍神也明白了。

原來不是自己在想著對方而已。本來還覺得只有自己擔心對方,而覺得忿忿不平的心情,一瞬間全被撫平了。

 

此時的龍神和鯉魚少年,還不曉得這份心情叫做什麼。

但卻不約而同地高興了起來。

 

龍神問道:「聽說你們成年禮後,會取名字?」

鯉魚少年點點頭,「我已經取好了。」

龍神昂起下巴問:「那?」

鯉魚少年馬上會意,不好意思地第一次向外人介紹了自己。「我、我是褚冥漾,你呢?」

微風吹過兩人之間,帶起龍神長長的銀色髮絲、精緻的長袍、還有淺淺的笑意,褚冥漾不禁看得出神。

「其他人都稱呼我冰炎。而你……我允許你稱呼我的真名。」冰炎一邊說,一邊俯下身,在褚冥漾的耳邊小聲地開口。

 

樹林間隱隱傳來脆耳宛轉的鳥鳴聲,還有枝葉被微風輕拂過而發出的嘆息;湖面撩撥起一陣陣的漣漪,兩人的倒影在湖面輕輕波動,如鏡花水月般地虛幻,卻又是如此真實地觸動著隱藏在人間仙境、沉寂以久的七陵湖。

 

-完-

 

 

*後記

希望大家喜歡這個故事:)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硝音 的頭像
硝音

Dance in the Moonlight

硝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楠
  • 我好愛喔喔喔!
    甜到我可以從床上滾到地上在滾回去的程度!!(興奮)
  • 謝謝><

    硝音 於 2017/02/14 19:43 回覆

  • 訪客
  • 啊啊啊啊啊好甜好甜<3 感谢大大产出那么好吃的粮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