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空文


那天肯定是吃錯藥了,否則以他的個性哪可能做出這種事?他不認為自己有這麼愛管閒事,也沒什麼資格去質疑別人的生存方式。
──不,說不定正因為是這種個性所以才說的出口。

「欸,你為什麼都不說話呀?」
他問。

然後,不意外,被對方狠狠白了一眼。什麼時候開始注意到那個人呢?褚冥漾已經想不起來了。
意識到時,他早就觀察了對方好一陣子。
例如那人的沉默,那人的冷淡,那人脫俗的氣質。彷彿這世界和他無關一般。非必要的時候,他絕不會主動開口,更不可能找人搭話。
所謂的必要是什麼時候?
褚冥漾滿心憐憫地想──這人好像沒有在分組研究外和其他同學交流過。

雖然那人是這種性格,但並不是不起眼又容易遭人忘記的角色。相反的,他很引人注目。不僅是因為他的特立獨行、優秀的成績,還有──褚冥漾覺得這才是重點──出眾的外貌。
很多人常常私下談論他,也不少女同學會在情人節時偷偷往他的置物櫃裡塞巧克力或告白信。
至於為什麼都是二十一世紀高科技時代的學生了,還用老套的寫情書?這點褚冥漾沒有特別證實過,不過據好友的說法是,因為沒人有辦法弄得到那人的手機號碼。
「哈哈哈怎麼想都太偶像劇了!」褚冥漾一邊大笑一邊和朋友吐槽。
「我倒覺得任何事都可能發生在冰炎學長身上。」雪野千冬歲推推眼鏡,滿臉認真。
啊、對了,那人的名字是冰炎。大他們一屆的研究生。
而褚冥漾和千冬歲是外文系四年級的學生。
「不過,你哥不是和冰炎學長同組嗎?常一起做研究的話,應該滿熟的吧?」褚冥漾聳聳肩問道。
千冬歲回以無奈的表情。
「沒那回事,連我哥有時也摸不清冰炎學長在想什麼。」
「也太誇張了!」褚冥漾忍不住又笑了出來,「那他們是怎麼溝通的呀?」
「那可是我哥耶,」千冬歲露出與剛才相反的驕傲表情,哼笑道:「就算對方很難溝通,他也有辦法的!」
……說的也是。褚冥漾小聲的嘀咕。
說到夏碎學長,千冬歲就有唸不完的哥哥經。最好趁他還沒發作前趕快打住這個話題為妙。
敷衍性地乾咳幾聲,褚冥漾收拾好書包推開椅子。
「走吧,下節課快要開始了!」


  ※


命運會捉弄人,這點褚冥漾再清楚不過。
從小就衰到大的他,什麼狗屁倒灶的事都遇過,基本上已經很習慣衰神纏身了。
不過,他從來沒這麼痛恨命運過。

「……學、學長早。」慘了慘了,手冒汗到書本都要拿不住了!
──為什麼偏偏要讓他們在發生那件尷尬的事後隔天碰到面!
褚冥漾硬著頭皮扯笑臉打招呼,心底則處於世界大戰狀態。
「早。」
倒是冰炎完全沒有特別的反應,冷淡的回應後,將鑰匙戳進喇叭鎖,逕自進了研究室。
……那個反應是怎樣?褚冥漾嘴巴開了又關關了又開,不敢開口問自己可不可以也跟進去。
就在他心想要不要找個藉口跟教授說研究室沒開所以沒辦法幫忙拿講義時,裡頭傳來冰炎不耐煩的聲音。
「磨磨蹭蹭的是要不要進來!」
「啊!要要要!」
褚冥漾嚇得連禮貌也不顧,一步踏入研究室後碰的一聲大力關上門。
轉過頭,正好對上了冰炎那雙銳利的赤紅視線。
「哈、哈哈……不好意思,打擾了……」
冰炎沒針對這句話回答,而是開門見山的問:「你來做什麼?」
縱使知道他沒有責問的意思,褚冥漾還是忍不住縮縮頸子。
「呃、提爾教授叫我來幫他拿昨天印好的講義……」
聞言,冰炎那秀氣的細眉皺得更深了。「那白癡!老是忘記拿講義!」
──而且還咬牙切齒的罵堂堂一位教授是白癡!
褚冥漾很勉強的才忍住別倒抽一口氣。
這學長也太可怕了吧!
罵歸罵,冰炎抓抓那綁成柔順馬尾的銀色長髮,動手翻起研究室中央亂七八糟的大桌子。
「啊,我自己找就好!不用麻煩學長了……」
褚冥漾慌忙扔下自己的東西,便跟著從那彷彿被轟炸過的桌子上找起講義。
「你確定?」冰炎冷笑一聲:「那傢伙東西都隨便丟。看你笨手笨腳的,一個小時搞不好還找不到。」
……一次槍兩個人?你講話一定要這麼毒嗎!
褚冥漾咬咬下唇,忍住想反罵回去的衝動,含糊的說了句那就麻煩學長幫忙了。
如果是平常的話他可能會忍不住,不過……他昨天才剛得罪過冰炎,再怎麼笨的人也知道要忍忍。
否則如果他順利進了研究所,負責指導的學長是冰炎的話就死定了。

後來找著找著,褚冥漾就受不了的順手開始幫忙整理起東西來。
參考資料、報紙、手錶、零錢,一大堆雜七雜八的東西,甚至還有刺繡!
「那是提爾的休閒娛樂。」
冰炎在褚冥漾困惑的眼神下,面無表情的回答。
不過褚冥漾並不是很意外那個怪裡怪氣的教授會喜歡刺繡──怎麼樣都比那個莫名其妙超愛屍體的文學史教授要好多了。
總之,離上課還有段時間,整理一下不會太久。而且在家裡兩個女魔王的訓練下,褚冥漾已經養成不把東西收拾乾淨就會渾身不對勁的怪癖了。
結果好不容易把垃圾丟掉、將資料分好堆、讓書本回歸旁邊的大書櫃後,回頭一看,再過一分鐘就要上課了。
「唔啊!」褚冥漾小小地發出一聲哀鳴。
這裡是九樓,上課的教室在一樓。悲劇的是照規定學生不能搭電梯!
沉默地坐在一旁,從幫忙褚冥漾找到今天要用的講義後,就回去做自己的事的冰炎,忽然走了過來。
「拿去。」
褚冥漾愣了一下,「欸?」
「之後記得還我。」冰炎只簡短的交代一下,就轉頭不理人了。

所以,那個學長到底是怎麼樣的人呀?
褚冥漾戳著那張貼著冰炎名字的電梯卡,整堂課都心神不寧。


  ※


「冰炎學長借你的?」
千冬歲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看著友人手中的電梯卡,毫不掩飾自己的訝異。
「我比你更驚嚇!」褚冥漾沒好氣的笑道:「早上去研究室幫提爾拿講義,在那裡碰到學長的。」
「他看起來可不像是會無緣無故把東西借人的類型,你做了什麼嗎?」千冬歲很感興趣的問道。
嗯……昨天「那件」尷尬的事應該不算吧?況且褚冥漾也不想把糗事說出來。
總不會是想欠自己人情?不可能,自己根本沒有什麼好處能讓別人拿,更何況是那個品學兼優的冰炎學長。
想了半天,也沒想到能解釋的理由。
「我也不知道耶……大概是心血來潮之類的?」
聞言,千冬歲眼鏡後的雙眼精明地閃了一下,「漾漾,胡猜也要有個限度。你之前沒遇過學長對吧?那八成就是你在研究室裡做了什麼讓他肯幫你吧?」
研究室?褚冥漾想了一下,自己只是幫忙收拾了下桌子,不成理由。
所以他聳聳肩,決定結束話題。
「隨便啦,反正也不是很重要!」

但不曉得是怎麼回事,當天下午,冰炎借了一個默默無名的學弟電梯卡的事情,立刻傳遍了整個外文系。
明明褚冥漾就只把這件事告訴千冬歲,而千冬歲也不是會到處傳八卦的無聊份子。到底是誰傳出來的?
「不、我和學長什麼關係都不是!」褚冥漾滿頭大汗的想擠過又一群包圍著自己想來挖八卦的同學學長學弟學姊學妹。
他這輩子第一次被這麼多人包圍!還不是因為自己的衰事!
太神奇了。褚冥漾心想。
他還以為,自己會被一大群人圍住,肯定是不小心從樓梯上滾下來摔死的那天。
「你們夠了沒,每節下課都來問。」千冬歲皺起眉頭,不悅地說道:「不就說了他們沒有特別的關係嗎?」
休息時間老是被打擾,也難怪他快要生氣了。
尤其是這些人問的又是些無聊問題。
「學弟你和冰炎以前認識嗎?怎麼沒看過你們走在一起過?」
「冰炎學長怎麼可能會借不認識的人東西?你說謊吧!」
「不是你說謊就是你去偷了學長的電梯卡吧!」
「欸欸、你是怎麼讓冰炎說話的?」
──真是夠了!
被轟炸了整個下午的褚冥漾和千冬歲,要不是因為七八節有課,早就跑回家避難了。好不容易擺脫了這群人,兩人乾脆利用還沒還回去的電梯卡,衝到高樓層去找人幫忙。


  ※


藥師寺夏碎一打開門,就看見灰頭土臉的弟弟和學弟,眨了下眼後馬上露出了然於心的表情。
「快進來吧。」退後一步,讓兩人進入研究室。
「謝謝。」千冬歲難得面對自家兄長時是黑著一張臉的。
跟在後頭的褚冥樣臉色也沒好到哪裡去,喘著氣含糊說了聲打擾了後就將背包往地上一扔。
「你們還好吧?聽說樓下鬧得很兇。」夏碎忍著笑,替兩人倒了茶。
「不太好。」褚冥漾咕噥,接過水就猛灌。
「哥你也聽說了?」
夏碎點點頭,決定放下手邊的作業,聽兩人抱怨順便休息。
「中午去餐廳就聽到有人在說了,『那個冰炎居然搭理人了!』之類的,把冰炎講得不像人呢!」一邊講還一邊笑。
褚冥漾往桌上一趴,「到底是誰在傳呀?我被逼問到都想哭了……」
「這我倒不曉得,大概是被誰看到你拿著冰炎的電梯卡了?」夏碎偏著頭猜測道。
千冬歲推推眼鏡,口氣冷如冰霜。
「被我查到後要他不得好死。」
「別反應過度,」夏碎溫和的勸道:「就當作一群好事份子找到事做,過幾天就會平息了。」
謠言傳不過七十天?是這樣說嗎?
不過褚冥漾沒有這麼樂觀,因為他是個衰人。任何衰事都可能發生在他身上。
而且冰炎學長向來是話題人物,好不容易出了件聽起來(明明超無聊卻)能引起所有人好奇的事情,大家肯定會緊咬不放。
話說,事件主角呢?
「冰炎嗎?他中午前就離開了。」夏碎答道,然後好心地問:「褚,要我幫你還東西嗎?」
本來想親自還比較有禮貌的,不過要是再被人看到,八成又是一場風波。
所以褚冥漾點點頭,將電梯卡交給了夏碎。
「麻煩學長了。」
「不會。」夏碎笑瞇瞇地拍拍學弟的肩膀。

  ※


雖然說夏碎已經幫忙還了電梯卡,還特別寄簡訊來要他別擔心……反正都被提爾以幫忙送資料之名來研究室了,就順便向冰炎道謝吧。
──搞不好還要順便道歉。
想起直到兩天前都還吵得沸沸揚揚的八卦,身為主角之一(還是配角?)的褚冥漾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禮貌性地敲敲門,聽到提爾那熟悉又開朗過頭的聲音喊了聲請進後,褚冥漾也不客氣的推開門。
「我把資料拿來了。」
原本趴在桌子上找東西的提爾愉快地奔過來迎接。「漾漾!我可愛的學生!」
記得第一次被這麼對待時還很恐慌,現在褚冥漾已經能冷淡應付了。「別靠近我。」然後將手中的資料夾往提爾手中一塞。
提爾也沒有不高興,說了謝謝後,便抓著那頭誇張的土著頭說道:「你來的正好,幫我找一下二年C班的學生資料,好像埋沒了哈哈哈!」
「……我上禮拜不是才剛整理過?」褚冥漾無言的看著再度亂成一團的桌子。
不曉得是不是錯覺?好像還比上次更慘烈,桌面甚至有被刀子還是什麼劃過的痕跡,桌腳還一晃一晃的。
「啊哈哈……」提爾的樣子變得有點心虛,「就、那個……發生一點事情……」
褚冥漾狐疑地皺起眉頭。
發生什麼事會變成這樣?世界大戰?
「因為他把冰炎惹火了。」夏碎不知從哪裡冒了出來,聲音帶了莫名的愉悅。
「啊,夏碎學長早。到底發生什麼事?」
與其問提爾這只會避重就輕的傢伙,倒不如問夏碎比較快。
「早安,褚。」夏碎不負眾望笑瞇瞇的直奔重點,敲敲桌上的痕跡,「你也知道提爾喜歡肢體接觸……」
──不,那不是一句喜歡肢體接觸就可以解釋的。那已經接近變態了。
褚冥漾默默吐槽。
「把提爾剛剛對你說的話,套用到冰炎身上就是了。」
「…………完全理解了。」
褚冥漾扁眼看向開始假哭的提爾。
「又、又不是我的錯!我只是想和亞好好相處嘛!可是他每次都這麼兇!」
「你也不想想你自己是什麼樣子!」
一道凶狠聲音從夏碎背後傳來,外加飛往桌上的美工刀一柄。
……這下連刮痕是怎麼來的都知道了。
「你真可憐。」褚冥漾同情的摸摸無辜遭牽連的桌子。
冰炎整個人看起來像隻惡鬼,尤其那雙紅色的雙眼幾乎要噴火了,頭髮看起來也亂七八糟的。
「我只是關心你嘛!」提爾嘴上反駁,身體卻開始往角落縮。
「你如果關心我就不要亂傳八卦呀混帳!」
貌似想起了惡劣的回憶,冰炎雙手握拳,緩緩朝提爾的方向逼近。
「我沒有傳!我只是講事實!」
「明知道學校一堆無聊的傢伙,講出去就會讓他們更高興!」
眼看場面快暴走了,夏碎趕緊出面緩頰。
「好了冰炎,你已經和提爾吵一個禮拜了,可以饒他了吧?」
冰炎惡狠狠地瞪了朋友一眼,「不、行!」
聽到現在終於整理出重點的褚冥漾驚愕地叫道:「電梯卡那件事是提爾你講的?!」
「你現在才知道嗎!」
冰炎半是牽怒的朝他大吼。


  ※


「所以,事情就是因為那天我把講義拿給提爾時,被他看到手上的電梯卡,結果提爾很高興的跟其他研究生說『冰炎居然交到其他朋友了!』,然後震驚的研究生又往下傳給其他年級的學生。導致對冰炎感到好奇的人和偷偷暗戀冰炎的女孩子全都開始追緝那個『冰炎的新朋友』?」
「沒錯,褚,你理解力很好呢!」
「……夏碎學長,你這樣說我也不會開心。」
「呵呵,抱歉。」
褚冥漾無奈的看向最後還是被冰炎踹到整個屁股都是腳印、躲在角落掩面哭泣的提爾。
而打人的罪魁禍首一點悔意也沒有。
「他活該。」冰炎一邊抽起插在桌上的美工刀一邊罵道。
「但是動用美工刀也太過火了吧……」褚冥漾小小聲地說道:「而且還打你的指導教授?」不怕當永遠的研究生嗎!
冰炎不屑地雙手抱胸,坐回自己的椅子上。「誰怕他?」
而夏碎很好心地幫忙翻譯,「在這裡,冰炎才是老大。」
「……是喔。」褚冥漾開始覺得自己好像一點也不了解讀了四年的大學。

結果,褚冥漾再度留下來坐免費勞工,幫忙將亂七八糟的桌子收拾乾淨。
等弄好後,他才發現這裡只剩下自己和冰炎。
「咦?」
人呢?
「他們去上課了。」冰炎簡短的替他解答。
「喔、喔……」
褚冥漾抓抓臉,然後看著冰炎認真啃書的背影。
這個學長,好像也沒傳聞中那麼冷淡又寡言嘛。如果是的話,夏碎和提爾是怎麼和他相處的?而他怎麼又會回答自己的疑問,甚至還借出電梯卡呢?
可能只是面對陌生人時,會比較安靜罷了。
可能只是大家看到他的外表,覺得不好親近,便沒想過主動找話題聊聊罷了。
「呃,學長……」
他想了想,走到冰炎身邊。放在桌上的手擺了擺表示有在聽。
褚冥漾露出微笑,「謝謝你借我電梯卡,夏碎學長說已經還你了?」
「嗯。」
「還有、不好意思,傳出了無聊的傳言造成學長的困擾……」
「……那是提爾白目。」
褚冥漾忍不住笑出聲音來,他還是會好好說話的嘛。
「對了……之前問你奇怪的問題,對不起!」
憑著別人那裡聽來的印象,硬是套到對方身上,難怪自己會挨那一揍。
終於,冰炎放下了書。「哼。」
雖然只有輕哼一聲,不過褚冥漾清楚看到了對方原本緊繃的表情,稍稍緩和了下來。
「總之、很抱歉我……」
「第一次碰面我還以為你和其他人一樣是故意來搭話的。」冰炎突然打斷他的話,解釋了起來,「所以才沒怎麼理你。」
「……搭話?」
這麼說來,千冬歲和夏碎都有講過,很多人曾經向冰炎搭話卻都遭到冷言相對,甚至是無視。
「我很討厭帶著目的或好奇接近我的人,」冰炎淡淡地說道:「沒有誠意的試探,我何必要認真面對?」
褚冥漾驚訝的瞪大眼睛。
理由就這麼簡單嗎?
「就是這樣。明白了嗎?」
「但、但是,學長的評價……」
「世俗的眼光我不稀罕。」
嘴角勾起淺淺的弧度,冰炎自信的笑了。
──原來真的有這種人和我生活在完全不同世界的呢。褚冥漾忍不住這麼想。


  ※


「所以?」
千冬歲挑起眉,看起來正在極力忍笑。
「所以……」褚冥漾盯著滿桌的原文書快要哭出來,「我再不讀的話等等會被學長宰掉!電影你找別人去看啦!」
「嗯,好吧。你加油。」
聲音有點顫抖的千冬歲,拍拍好友的肩膀表示鼓勵。

自然而然的熟了起來,那速度快到連褚冥漾自己都不可思議。
本來以為頂多就是到研究室找提爾或夏碎時,偶爾能和對方聊聊。
沒想到,意外讓冰炎得知自己正在準備考研究所後,藉著補習之名,兩人相處的時間越來越多。
而在冰炎的指導下確實學到了很多東西,做考古題時也沒之前那麼吃力了。
前提是,如果他能不要對自己又踹又罵又揍的話就更好了。

「專心!」
突然出現在背後的冰炎,順手往學弟頭上巴了下去。
「喔痛!」
「知道痛就不要分心,再發呆你就死定了!」
「……對不起啦…………」
褚冥漾哭喪著臉,拿起筆繼續和課本奮鬥。
眼角瞄到冰炎臉上那不可一世的笑容,不知道第幾百次在心裡嘆了氣。
──當初認識這個人到底是不是正確的選擇呀?
「幫你補習有什麼不滿嗎?」冰炎瞇起雙眼。
──而且他好像還會讀心術!
「那是你的表情太好懂。」冰炎冷笑一聲。
──哪有!
「懷疑我的判斷?」冰言威脅性的湊近他,然後用惡魔般的語氣說道:「再想這些有的沒有的,就種了你!」
褚冥漾趕緊舉起雙手投降。「是!」
冰炎滿意的點點頭。
過了半晌,他忽然敲敲桌上的課本。
「這本讀完,晚上請你看電影。」
「……欸?電影?」褚冥漾吃驚的抬頭,還以為聽錯了。
冰炎不耐煩的重複了一次。
「對,電影,你耳朵有問題嗎!」
看著他有點彆扭的表情,褚冥漾忽然偷笑了出來。
是剛剛千冬歲來邀自己時,被學長看到了吧?
「……笑什麼。」
「沒有。」褚冥漾強壓下嘴角的弧度,刻意用開朗的語氣說道:「謝謝學長!」
果不其然,彆扭的樣子消失了。
「別高興得太早,如果你下禮拜考試不順利,我會加倍討回來的。」冰炎勾起嘴角,態度恢復成往常一派從容。
看著他的側臉,褚冥漾默默地自嘲。
嗯……能看到學長的其他表情,也算是一種進步了吧?
不過他還是忍不住抱怨了一聲。
「……學長是鬼!」

然後,不意外,被對方狠狠白了一眼。


fin.


*後記

構想來自很久以前寫的一篇自創短篇。
中心主旨其實是想確認的話就自己去問(?),結果貌似寫得不倫不類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硝音 的頭像
硝音

Dance in the Moonlight

硝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