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2016新刊:冰漾/UOG 月見草通販中

●既刊購買請看置頂文章:D

●刊物履歷請走這裡→

※遊戲+系統



無殿的各項規矩訂得井井有條,從員工的素質就能輕易看出,無論是多無理取鬧的客人都能面帶笑容地應對。不僅是事前的員工訓練做得好,每天下班後還要全體集合開一次檢討會,員工們可以提出當天遇到的問題,全體員工針對問題點一起討論。當然,如果沒有特別要報告的事,就可以順利下班。

據說天天都會被抓出來鞭的靈芝草滿臉不好意思地鞠躬道歉,表示明天一定不會再犯錯後,這天的檢討會在領班經理的主持下,很快地結束了。
「漾漾長大了,以前都是漾漾被大家唸呢。」喵喵欣慰地墊腳尖摸摸褚冥漾的頭。
「是、是喔……」不好意思我沒有記憶。
這麼輕易就被女孩子摸到頭,褚冥漾尷尬地轉移話題:「我差不多要回家了,就先……」
「等一下。」神出鬼沒的主廚一掌拍在褚冥漾肩上,「你還不能回去,忘了?」
因為這句短短的話,還未全部散去的員工們,頓時鴉雀無聲,所有人的視線都忍不住地往這兒瞄。
休息室內的氣氛變得詭異起來。
褚冥漾瞪大眼睛,看看冰炎似笑非笑的表情,又看看一旁努力使眼色的喵喵,心想:不會吧?就因為我拒絕你,你要把我留下來做什麼!很恐怖耶!
冰炎一腳踹過去,「你想去哪裡了!」
「唉唷!」
喵喵趕緊開口想緩和氣氛,「漾漾,主廚今天有做新料理啊!」
褚冥漾正想回答那跟我有什麼關係,另一個眼熟的角色又冒出來。
「試吃是你的工作嘛,褚冥漾。」安地爾站在冰炎背後,笑呵呵地對他揮手。
「你也在這裡!?」褚冥漾反射性地叫出來。
這遊戲可以不要這樣嚇人嗎?有什麼人會出場都先通知一下可以嗎!對玩家的小心臟很不好!
安地爾很受傷地捧著胸口,「我一直都在這裡啊,你的話太傷人了。」
褚冥漾這才發現自己不小心把想法喊出來了,亡羊補牢地搖頭擺手:「我、我只是沒注意到……」
沒注意到個頭,安地爾這麼大一個人,胸口牌子還寫著副主廚,剛才肯定站在很顯眼的位子,沒看到他簡直就是眼殘好嗎?
但剛才褚冥漾光忙著安慰靈芝草了,完全忘了應該要趁這個機會觀察認識無殿的員工。
安地爾露出狹促的笑容,「喔?那你剛剛都在注意什麼?」
放在大街上應該會被一群女孩子圍著不放的俊美臉龐,此時看起來只有猥瑣兩個字可以形容。
「鬧什麼!還不快過來?」冰炎沒對安地爾的行為做出反應,反倒是扣住褚冥漾的手腕,二話不說就往廚房的方向拉去。
「痛痛痛!拜託你輕一點好嗎?」不愧是廚師的手腕,力氣特別大,褚冥漾覺得手腕的血液都要被卡住了。
「慢走~」安地爾抬手揮了揮。
「漾漾加油!」喵喵比了個fight的手勢。
是要加油什麼啊……褚冥漾欲哭無淚地乖乖被冰炎押走了。

  ※

工作了一整天累得只想回家倒床就睡,這時候忽然平白冒出一大桌的乾炒牛河、蝦仁腸粉、魚翅餃、蟹黃燒賣、烤鴨切盤、鳳爪、芝麻球、芋頭湯,等著你享用時……
就一點都不後悔跟著告白才剛被你打槍的主管走了。
褚冥漾瞪著桌上熱騰騰香噴噴的食物,如果不是為了形象,早就已經流了滿地的口水。
冰炎扯開領口坐下來,「快吃吧。」
褚冥漾淚汪汪地望著他,「遵命。」
嫁人就得嫁……不對,交往就得找個廚師當對象啊!好幸福!
聽說不少廚師下班後就不肯開伙了,冰炎一定是個例外份子。
褚冥漾一開始的動作還小心翼翼,後來見冰炎的注意力也只放在食物上,沒有要跟他談心的意思後,放心地開始消滅桌上這堆罪惡的美食。
腸粉軟嫩適中、烤鴨皮脆多汁、芝麻球酥脆Q彈,每一道菜都是無殿的招牌,褚冥漾在上菜的時候被燻得眼纏得要命,手裡的美食送上客人的餐桌後,眼睜睜看著勾起他食慾的食物就這麼下了別人的肚子──當個服務生真辛苦啊。
菜樣多,不過份量卻是剛剛好的兩人份,盤子很快就見底了。
這裡明明是虛擬的遊戲世界,感覺竟然如此真實,好像真的有吃東西似的。不知道現實世界的我怎麼了?褚冥漾捧著芋頭湯,不禁神遊起來。
對面的冰炎放下筷子,「吃飽了?」
褚冥漾也放下碗,不好意思地舔舔嘴角,「飽了,謝謝招待。」
「嗯。」冰炎點點頭,站起來開始收拾碗筷,褚冥漾也趕緊幫忙。
等東西都收拾好了,褚冥漾才赫然想起:「不是說有新菜色嗎?是哪一樣?」
正在背背包的冰炎動作一頓,轉頭用一種你是白癡嗎的眼神看著褚冥漾。
嘴巴上卻什麼也沒說,褚冥漾卻瞬間懂了他的意思。
「啊……」他臉頰紅了起來,「我……」
「閉嘴。」冰炎煩躁地揉揉額角,「我有預感你講出來的話只會讓人生氣。」
褚冥漾迅速地在嘴邊比了個拉拉鍊的動作,安安靜靜地跟在冰炎身後走出餐廳。
到了路口,褚冥漾見冰炎往左轉,於是很自然地往右轉。
「你要去哪裡?」冰炎伸手拉住他。
「啊?」褚冥漾正要說回家啊,卻想起他還沒問系統自己的「家」在哪裡。
冰炎冷笑一聲,「我還是第一次看到有人累到變蠢的。」
這人真的喜歡我?褚冥漾非常懷疑。
「我們同一個方向,過來!」冰炎二話不說再度跩住褚冥漾,動作極其自然,好像他們只是一般的同事而已。
其實如果人蔘學弟沒有爆料的話,褚冥漾還真的看不出來,冰炎的設定是喜歡自己的。一整天下來,如果不是最後那頓宵夜,也沒見冰炎對自己有多特別。
這個角色設定真的沒問題嗎?
褚冥漾看著自己被冰炎抓著的手腕,對方好像完全沒有要鬆開的意思。
天氣正好是轉涼的秋天,褚冥漾本來就有些怕冷,此時居然覺得冰炎的手挺溫暖的,牽著好像也不壞……等等。
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溫馨接送情!
「主、主廚。」
「幹嘛?」
「我們怎麼牽著手?」
「不行嗎?」
「不是不行,可是我…」
「不是不行的話,就不需要加一個可是。」
「……不行。」
「為什麼?」
「那個、我昨天……」
「朋友就不能牽手?」
「呃?」
「嗯,看來你同意了。」
「……」
冰炎走著走著發現身後的人一聲不吭,停下腳步想了想:「我冷了,你手借我。這樣可以嗎?」
褚冥漾覺得自己的眼睛快脫窗了。
這個死皮賴臉的人是哪來的冒牌貨!系統快快把他收回去啊!
冰炎往他頭上敲下去,「哪來這麼多意見!」
這一下力道毫不客氣,讓褚冥漾痛得頭皮發麻。
他正要開口抗議,系統卻有了反應。
『角色爽度:5%』
「…………」
褚冥漾目瞪口呆地看著冰炎的後腦勺。
原來爽度要這樣賺?這種也算是「接觸」嗎?
如果被冰炎敲一下腦袋可以賺5%的話,只要敲個十四次就能達到系統給的任務目標了!
「笑什麼?」
「你都沒回頭怎麼知道我在笑?」你眼睛長在背後?
冰炎嗤笑:「你的反應很好猜。」
褚冥漾忍不住翻白眼,「你是說被你打我就會傻笑?」
冰炎轉過頭來,挑起形狀姣好的眉,「不是嗎?」
「我沒有!」這遊戲到底趁我還沒進來的時候,把我設定成什麼可怕的角色!受虐狂嗎?
針對這點,冰炎顯然是不予置評。
他問起別的事情,「你的學弟還好吧?你是他的指導人,覺得他的實習可以順利通過嗎?」
「這個嘛……」準確來說褚冥漾跟人蔘學弟的接觸也不到二十四小時,頓時有些不曉得該怎麼回答。
「論笨手笨腳程度,還真的有人能跟你拼。」冰炎瞇起雙眼,「難怪是你學弟。」
「對不起喔。」褚冥漾沒好氣地回答。
褚冥漾倒是認為自己還比不上靈芝草。至少前兩個任務讓他累積了一些經驗,從一開始送個貨都會把推車翻倒,到現在已經能雙手各端一盤餐點上菜。
……偶爾還是會被茶壺燙到就是了。
想起被燙到時的疼痛感,褚冥漾下意識地握了握拳。
「怎麼了?」冰炎感覺到他的手在動,以為他要掙脫,就順手鬆開來。
「啊,沒有啦。」褚冥漾見冰炎好像有些失望,趕緊解釋:「下午被茶壺燙到,不知道消腫了沒。」
冰炎抬腳踹他,「說過多少次要小心!蠢死好了!」嘴上毫不留情,卻不由分說地拉過褚冥漾的手腕查看,「燙到哪裡?」
「這邊,冰敷過了。」
「剛才怎麼不講!」冰炎急躁地打開背包,從裡面找出一捲繃帶,熟練地開始幫褚冥漾包紮,動作就好像做過幾百次一樣。
褚冥漾哭笑不得地想阻止他,「沒有這麼嚴重啦,我回去擦個藥就好。」
因為這裡是遊戲世界的關係,疼痛感其實沒有那麼強烈,根據之前的經驗,通常這樣的小傷恢復得也快,隔天就能全好了。
「閉嘴。」冰炎兩個字就把他堵了回去。
包紮好後,還仔細地打了個小小的蝴蝶結。
褚冥漾不好意思地道謝:「謝謝。你怎麼會帶這個出門啊?」
冰炎又露出那種你是白癡的表情,把東西收回背包裡。
「你以為廚師都不會受傷啊?」
褚冥漾恍然大悟,低頭看向冰炎修長的手指,果然有著幾個小傷口還有脫皮。他沒有在內場看過冰炎的工作,只在外場看過他指揮廚師們的模樣,但主廚並沒有想像中的光鮮亮麗啊。
冰炎不自然地拉拉外套的長袖把手遮住。
「有什麼好看的。」
褚冥漾搖搖頭,「辛苦了。」
冰炎瞥了他一眼,「你現在才知道。」
然後順手又拉起褚冥漾,大步往前走去。
這次褚冥漾沒有想要掙脫了,只是看著冰炎微紅的側臉,覺得這人怎麼這麼彆扭呢。


-TBC-


*後記

寫得我好餓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硝音 的頭像
硝音

Dance in the Moonlight

硝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天青
  • 能在考生化前看到大大的文 就算被炸沉了都死而無憾啊~~
    學長果然到哪裡都傲嬌xdd
  • 考試要加油喔XDDDDD
    學長本來就是傲嬌....吧(欸

    硝音 於 2015/11/17 14:07 回覆

  • 暗夜
  • 唉唉唉唉唉唉唉學長你別彆扭了啊~
    彆扭把不到漾啊(大概
    新菜就是你啊漾,懷疑什麼!
  • 給你點讚
    作者寫得很崩潰(咦

    硝音 於 2015/11/17 14:1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