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概念偏差=學長有病


 

 

某天早上刷完牙洗完臉換好外出衣後,冰炎闖入隔壁的房間準備把人挖起來一起出門,沒想到這個時間應該都在睡回籠覺的妖師學弟,竟坐在床上滿臉呆滯地盯著前方。

「褚,」冰炎出聲喚他,「醒了?」廢話當然是醒了。不過樣子明顯不太對勁,本來就呆呆的臉,比平常還要蠢十倍。搞不好還在神遊。

過了幾秒鐘後,褚冥漾好不容易接收到剛才的問句。他轉過頭看著冰炎,語氣平板地嗯了一聲。

冰炎奇怪地走過去,拉拉他的一隻耳朵,「真的醒了?」

「欸?」禇冥漾忽然瞪大眼睛,像是現在才發現旁邊有人,臉頰一紅,「唔唉啊啊啊啊啊啊走開別過來別過來!」然後掀開被子鑽進去把自己綑成一隻蓑衣蟲!

──這是在演哪齣?

搞不清楚狀況的冰炎非常不爽地抬腳狠狠踩上禇冥漾的背。

「叫什麼叫!」黑袍大人親自來叫你起床還讓你嫌棄嗎!不要過來是什麼意思!

「嗚嗚嗚走開啦……」蓑衣蟲繼續把被子捲得更緊。

「禇、冥、漾!」冰炎怒吼,收回長腿,俐落乾脆地扯開被子將蓑衣蟲剖開,「你在搞什……」

剩下的質問在看到禇冥漾快哭出來的臉後全部吞回肚子裡。

他鬆開棉被,慢慢在床邊坐下。

「怎麼了?」

「沒、沒什麼……」學弟的臉皺成一團。

「說謊。」

都抖成這樣了還叫沒什麼?

褚冥漾開始偷偷摸摸地拉著棉被又想躲回去,卻被冰炎拉了過去。

「呃!?」

比自己大不了多少的手,輕輕揉了揉他的腦袋瓜,又拍了拍他的背。「做噩夢了嗎?」

──學長神準!

褚冥漾傻傻點頭,覺得放在自己背上的手的溫度有點舒服,於是便不再掙扎,乖乖地被順毛。

冰炎心裡有點刻薄地想,反正你折騰來折騰去還不是都那幾招,而且臉上寫得清清楚楚的,還不好猜嗎?同時口上還冷哼一聲,「說。」

「……我不想講。」禇冥漾神色很窘迫。

雖然被學長拍拍背挺舒服的,但他還是不想講!

「不想說?」冰炎在看到學弟猛點頭後,冷笑道:「那給你選,說,還是讓我踹死你?」

「這不是不給人選嗎……」禇冥漾哭喪著臉,拉拉冰炎的衣角,有點討好的意思。

不過想改變冰炎的主意比登天還難,所以他聽見那好聽的嗓子兇狠地說道:「誰叫你剛才看到我跟看到鬼一樣!」

──你本來就是惡鬼學長!褚冥漾在心裡吶喊。

掙扎了很久,終究是敵不過黑袍的淫威,可憐兮兮地點了點頭。

「我講就是了嘛。」

「乖。」冰炎很滿意。

「可是,你聽了、不可以笑我喔……」禇冥漾小小聲地補上一句。

「嗯。」正當禇冥漾滿臉欣喜的時候,冰炎也學他補上一句,「我聽完再決定要不要笑你。」

──可惡!

冰炎好笑地捏了捏他吃癟的臉,「快講。」

褚冥漾摸摸鼻子,心不甘情不願地開口。

「剛剛做了一個夢。」

嗯,廢話。

「我夢到一個國小同學,他約我去聚餐。」禇冥漾低下頭,「我很高興地答應了。結果……」

他捏緊拳頭,覺得全身冒汗,有點不想往下說了。

冰炎不耐煩地敲敲他的頭,「講下去!」

「好啦!很痛耶!」禇冥漾抗議,但也沒膽子揮開黑袍大人的手,「就,和那個同學見面之後,我、我就被……」

「你就被?」

禇冥漾深吸一口氣,決定一氣呵成地講完,破罐子破摔反正要被笑就被笑了!

「我就被同學強暴了。」

他非常冷靜地講完這句話,然後不意外地看見冰炎愣在那,於是趁機迅速地把剩下的情節交代完。

「隔天我醒來發現喵喵和千冬歲他們在照顧我替我罵那個人是畜生我問他們那個該死的傢伙去哪裡了千冬歲指著一個大型股票的液晶看板說你看他去馬來西亞投資股票說要賺錢負責養你然後我就醒了你就進來我房間了。」

連斷句都不敢斷地講完後,褚冥漾縮起肩膀閉上眼睛摀住耳朵準備防爆。

不過預想中的暴怒或大笑都沒有出現。

他感覺到冰炎稍微挪動了身子,自己的臉頰被輕拍了兩下,「欸、睜開眼。」

猶豫了一下,褚冥漾聽話地張眼。

然後便看見冰炎非常不屑的表情,「就因為這個夢不想看到我?」

「呃……」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才好。

和學長沒有直接關係,只是想到這種丟人又莫名有點害羞的夢,如果被學長知道的話會有什麼反應。於是下意識就想躲人。

而且,他是妖師。

看那糾結的臉也大約知道那顆破腦袋瓜在轉啥,冰炎冷笑。「你不是要告訴我,你怕這夢成真吧?」

「唔!」禇冥漾咬咬下唇,別過臉,「可是、可是你們說過,妖師的夢是有意義的,誰知道會不會……」

誰知道會不會變成真的!他會怕啊!

「白癡啊你。」冰炎一掌揮過去,沒讓褚冥漾有控訴的機會又道:「你說說,這個夢裡有我嗎?」

「……………嗯?」什麼你?褚冥漾雙眼呆滯。

「我在哪裡?」冰炎認真地問。

褚冥漾愣愣地搖頭,「沒有啊,沒出現。」

「那就是了。」

完美的黑袍大人露出完美的笑容。

──什麼鬼啦你什麼時候得到結論了啊!

褚冥漾嚥嚥喉嚨,小心翼翼地問:「學長,你在講什麼?」

冰炎環起雙臂,一臉你反應真慢的鄙視,「笨。你想想,如果這是真的的話,我怎麼可能會讓你一個人去赴約。」

「………」

「就算你答應了,我也會去把那人先拆成兩半。」

「為什麼啊!!!」

褚冥漾面對冰炎那理所當然的表情覺得很崩潰。

雖然說他的確有點擔心夢會成真,但對方又不一定真的會做什麼!

冰炎挑起眉,「未雨綢繆聽過沒。」

「……嗯。」

褚冥漾揉揉太陽穴,想起天才的腦子都和凡人不一樣這句話,覺得實在是太對了。

──我在講什麼,學長又在講什麼啊!好想吐槽!

顯然他的表情很古怪,因為冰炎馬上發現了。

「怎麼,我有講錯嗎?」

「不,怎麼會呢?」禇冥漾立刻一臉諂媚。

冰炎先是懷疑地瞇起眼,幾秒後決定相信他,滿意地點頭,然後起身指指牆上的掛鐘,「要十一點了,快點下去吃早餐。」

「好。」褚冥漾乖乖點頭。

本來在被夢嚇醒後,還打算睡個回籠覺,但被冰炎這麼一攪和,睡意全沒了。

此時正要開門離開的冰炎,忽然又停下腳步,頓了一下後,回過頭開口,「對了。」

「嗯?」褚冥漾不明所以地看著他。

接收到蠢學弟還有事嗎的電波,冰炎勾起唇角,露出傾國傾城的笑容。

「下次你敢再叫我走開……」

──糟!褚冥漾心中警鈴大響。

差點都忘了自己迷迷糊糊之中做了大不敬的事!

黑袍瞇起眼睛,「哼,你知道了吧?」然後比出大拇指在喉嚨作勢一劃!

妖師點頭如搗蒜。

 

──就知道學長愛記恨!

目送冰炎愉快地走出房間後,他忍不住哀嚎起來。

 

-end-

 

*後記

歡迎抓蟲或留言: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硝音 的頭像
硝音

Dance in the Moonlight

硝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