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空文


很偶爾很偶爾,才會出現這種情況。
對被譽為本世紀鋼琴天才的冰炎來說,失去靈感簡直不可能。
雖然不是無法想像哪天就這麼江郎才盡了,不過一提筆、一閉眼,五線譜上便繪出行行旋律。音符總不時在腦中浮現,就像太陽從東升起般的自然。
但是再怎麼有才華,他也是個人。
──是人的話,就會遇到瓶頸。

於是,冰炎和褚冥漾就這麼相互瞪眼近半個小時之久。
「我說,學長……」
沒魄力沒地位更沒人權的助理總算鼓起勇氣,緩緩舉手想發問。
不過,所有的話都在暴躁上司的一個怒視下全吞回肚子裡。
褚冥漾很想斷然放棄溝通,既然冰炎都一副你別想從我這裡打聽出什麼的表情,那就別追問了。
但是…………這樣夏碎學長交代的任務不就無法完成了嗎!
想到這點,褚冥漾簡直胃痛。
在這裡大眼瞪小眼也不是,回去報告說對不起我問不出來也不行。這焦慮的現狀令他如坐針氈。
冰炎學長很恐怖,但是夏碎學長也不是普通等級的傢伙。
「唉……」
褚冥漾摸摸鼻子,偷瞄了還在瞪自己的罪魁禍首一眼。
都是學長害的。

從昨天晚上開始,學長不知道為什麼看起來很不尋常──走路晃神,叫人也沒反應,碰一下還會被打。
夏碎學長說,他問不出原因,所以就請了鋼琴王子最沒轍的小助裡來幫忙。
「……哪裡最沒轍呀…………」
褚冥漾小小地嘀咕一聲。
明明是反過來才對吧!
鋼琴王子又是誰呀!是鋼琴魔王吧!
從自己進學長的房間到現在已經過半個小時了,學長也不吭聲,更別說講出個字來了。
但是總得做個了結。褚冥漾心想。
不是逼問學長然後被打個半死,不然就是問不出東西回去被夏碎學長的微笑閃個半死。
只有兩個選擇。
『可以的話我真不想回答這題……』這題目根本比高中數學還難!
最後在先死跟後死的抉擇中,褚冥漾選擇了早死早操生。
他假惺惺地咳了一聲當開場白──假裝沒看見冰炎的殺人眼神──然後露出討好的神情,「學長,你怎麼了可以告訴我嗎?從昨天開始就很奇怪呢。」
「不要。」冰炎果斷的拒絕,附贈一個迷死人的笑容。
唔──!會死會死!絕對會死!
一陣恐怖的顫慄竄過褚冥漾全身,這跟以前的驚悚程度簡直小巫見大巫呀!
但是男子漢大丈夫,敢做敢當!
……雖然是夏碎學長逼自己來問的。
「學、學長,為什麼不說呀?有煩惱的話,大家可以一起想辦法嘛。」
褚冥漾邊說邊發顫,拼命壓住想逃跑的衝動。
冰炎冷冷的瞥了他一眼,「反正你又幫不上忙!告訴你有用嗎?」
「唔……」褚冥漾有點被激怒了,「你又沒說怎麼知道!不要瞧不起我!」
「喔?」冰炎懶懶的挪動坐在天鵝絨單人座沙發的身子,單手撐起側臉,「這麼有自信嗎?」
這句話的意思是如果回答「有!」的話,就會把煩惱說出來的意思嗎?
褚冥漾在心裏迅速的判斷過後,猛力從座位上起身。
「有!學長你就不用客氣了!」義不容辭的表情。
「客氣?我什麼時候對你客氣過了?」滿不在乎的聲調。
……學長你也知道你很不客氣嗎?
褚冥漾忍住想爆出這句話的憤怒,勉強笑笑。
「學長告訴我的話,我就會想辦法的。………雖然也可能做不到啦。」
冰炎忽然露出了笑容,那表情就好像抓到獵物的獸。
「我就相信你,當作沒聽見後面那句話囉。」
褚冥漾起了鼓強烈的不祥預感,看著學長的笑容,他有點後悔了。
「也、也可以不用那麼相信我啦!」他用力擺擺手,滿臉黑線。
「不不不,難得你這麼積極。」冰炎往前探出身子,「不順著你的意我就過意不去了。」
……你什麼時候順過我的意了?不都是任性的想幹麻就幹麻嗎!
褚冥漾在心裏猛烈吐槽。
不過想到很快就能知道冰炎的煩惱,可以向夏碎交差了事後,就放棄說出來了。
「那……」褚冥漾嚥嚥喉嚨,有點緊張,「可以告訴我了嗎?」
「可以呀。」冰炎站起身子,走到他身邊坐下,靠得很近很近。
「呃?」
「頭抬起來。」
雖然有點懷疑對方到底想幹麻,不過褚冥漾仍乖乖的照話做。
「很好,乖孩子。」冰炎神色飛揚的樣子和一分鐘前完全不同,眼底還閃著詭異的光芒,表情就是彷彿早就計算好似的。
褚冥漾忍不住想往後退,卻被對方眼明手快的給抓住。
「學長!你到底想幹麻啦!」
「明明說了要聽我的煩惱吧?」冰炎一手勾住褚冥漾的腰,一手捏住他的下巴,「乖乖的別動喔。」

褚冥漾從來沒這麼痛恨自己奴隸般的卑微本性。

他完全動彈不得,只能眼睜睜看著冰炎那夕陽般的雙眼越靠越近越靠越近,一直到冰炎身上沐浴乳的淡淡清香都能聞得到。
然後,濕濕軟軟的觸感碰上自己的唇,輕輕點吻。
搔癢的感覺讓褚冥漾本能的想躲開,但身子緊緊被冰炎給攫住。
「後悔也來不及了喔。」
冰炎輕笑,小力地啃咬他的唇瓣。
輕吻後,接著是令褚冥漾腦袋空白的、囂張掠奪的吻。
濕軟的舌頭滑過口腔內壁的奇異感覺,讓他想抽開身,卻被擁的更緊。
「唔、唔……嗯……」
沒辦法呼吸。
褚冥漾有點難受的瞇起眼睛,催逼出的淚水就這樣積在眼角。
冰炎的雙手緊緊抱著他,像是要把人融進骨子般地,霸道的放肆的用力吻著。
直到兩人都快喘不過氣,唇和唇才分了開來。
「學、學長……」
褚冥漾腦袋完全當機,只能傻愣愣得看著對方。
冰炎勾起勝利的笑容,故意伸舌舔過嘴,像隻偷腥的貓。
「哼。」
「……呃?……欸?!」那那那那是什麼動作呀!!!!
「謝謝招待囉,褚。」冰炎順手又摸了他臉頰一把。
「什麼……蛤?我不懂……你…………」褚冥漾仍舊反應不過來。
難得沒有對遲鈍的他發怒,冰炎愉快的捏捏他的臉。
「我去工作了。」
他站起身拿起桌上的資料夾,走到門邊時彷彿想起什麼似的回過頭,露出傾國傾城的笑容。
「我的煩惱沒囉,謝謝你。」
──看樣子可以寫出不錯的作品,都是你的功勞喔。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硝音 的頭像
硝音

Dance in the Moonlight

硝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